第十七章 滑头又甩锅,立冬佳节到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十七章 滑头又甩锅,立冬佳节到

      衙役们用牛车拉着尸体进入城门,木质车轮吱吱呀呀在后方留下长长雪辙。
    人群拥挤,争相观看,窃窃私语:
    “来啦,来啦!”
    “快看那身皮,竟是红的!”
    “脑袋怎么没了?”
    “听说是王大人一枪……”
    人心便是这样,若危及自家性命,谣言会越传越恐怖,但若没了威胁,什么砍头、死尸、妖精…大家伙越吓人,越想看。
    图的就是个刺激。
    李县令出了名的滑头,深谙人心,故意叫衙役们大摇大摆从正门而入,因此恶劣影响还未发生,便已被消解。
    当然,王玄的名字免不了又被提及。
    声望便是这样,虽有种种妙处却似空中楼阁。罩得住,里子面子都有,但若是罩不住,丢的可不仅仅是面子。
    瞧过稀罕后,人群便纷纷散去。
    对于永安百姓来说,受袭商队、可怕的石尸精,都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三日后的城隍庙庙会才是柴米油盐。
    当然,永安县衙却是另一番气氛。
    ……
    “唐子雄,你可给本官瞧仔细了!”
    县衙后堂,县令李思源负手而立,脸色颇有些难看。
    他曾经也志向远大,想要去那朝堂之上搅动一番风云,但多年仕途不顺早已磨灭雄心,只想在这偏僻小县安心养老。
    谁知先是石瓦村被屠,随后又有尸精作怪,还牵扯到江湖邪修,一连串事件令他头大。
    王玄也在一旁观望,原本名声已经获得,这些事也不在职责之内,但心中却莫名有种不安。
    堂下木板上,那具剖腹死尸已彻底冻得僵硬。
    唐子雄仔细辨认一番后,脸色阴沉拱手道:“回禀二位大人,此人正是山阴县‘班头’乌老三,为人阴狠毒辣,和不少黑道邪修来往密切,还不知从哪得了门传承,能够将阴邪鬼物用刺青封于皮肤之上。”
    “鬼刺青?”
    王玄来了兴趣,令人扒开死尸外衣,当即看到满背乌黑刺青,全是些魑魅魍魉模样。
    这段时间,他没少向白老头打听江湖之事,也曾听闻鬼刺青这门秘术,下九流的许多行当里都有传承。
    然而很快,他便眉头一皱:“并无阴邪鬼气,难道是被人破术反噬?”
    一旁的唐子雄连忙摇头:“回大人,在下也听过这门秘术,被反噬者通常皮肤溃烂,癫狂自杀,应是他人所为。”
    “那必定是江湖仇杀!”
    县令李思源一脸怒容,对着旁边主簿沉声道:“将此案发公文告知山阴县,就说这乌老三勾结江湖邪修于我永安作祟,若不给个交代,本县必要上书告知刺史大人!”
    “是,县尊。”主簿匆匆离去。
    旁边王玄有些无语,好家伙,这滑头又要甩锅。
    这是官场常用套路,毕竟山阴县是中县,治下不少矿产,远比永安富庶,能派出调查的人手也更多。
    牵扯到江湖邪修,永安县衙上下都不想招惹。
    然而,王玄总有种感觉,事情不会就此罢休…
    ………
    夜晚,风雪更加急促。
    虽然白天出了那档子事,但府兵们的训练却未终止,甚至开始逐步加大烈度,负重进行严苛训练。
    血煞锻体术便是这样,依靠锻炼肉身将精神意志磨练到极限,从而激发出凶悍血脉煞气,越是环境恶劣,效果越好。
    如今,兵丁们早已沉沉睡去,军府衙门一片安静。
    后院厢房,风雪中烛光昏黄。
    王玄手中的《妖变经》已经翻阅了数遍。
    这本古籍也不知传承了多少年,书页腐朽,字迹斑驳,唯有中间几篇大致能看清,讲的是配制妖丹之术。
    此方世界修真之风盛行,各种传承纷繁复杂,就比如外丹之术,还演化出了草丹、人丹、妖丹、鬼丹等术。
    草丹就是最常见的草木丹药,采集天地灵粹融于一炉,以君臣佐使配伍,以火炼水炼等法门制成灵药,各家法脉都有秘方。
    人丹则是完全的邪术,乃是从邪祟处获得灵感,或采集河车,或偷盗婴儿,或收集血肉魂灵炼药,进境迅猛,毕竟天地灵药不是随处可见。
    修此术者,便被称为邪修,是朝庭和各个教派重点打击对象,血衣盗,还有今日剖尸取走内脏者,俱是邪修。
    鬼丹比较神秘,不为外人所知。
    而这妖丹,则是用来喂养灵兽,使其无需化妖,便能吞吐灵炁不断壮大,为主人所用。
    “四蕴丹,取地水火风四属邪祟灵韵,植于鼠、蛙体内,置翁中深埋地炁灵窍,吸天地精华,七七四十九日后阴干磨粉……”
    “还怪麻烦的。”
    王玄看的有些无语,培育灵兽耗时日久,怪不得那侯家逐渐没落,看来今后,要专门寻个人做此事…
    脚下,四耳小黑狗蜷缩盘卧,不时睁开明亮眼睛抬头观望。
    这小东西却是精明,来到军府不到半日便已知道谁是老大,寸步不离跟着王玄,尽显舔狗本色。
    又看了半个时辰,王玄忽然眼睛一亮。
    天道推演盘下方列表中,赫然出现了《妖变经》(残),同时脑海中涌入大量信息,不仅有妖丹配置之法,还多了一个总纲:
    妖者,飞禽走兽变之道,感应天精,汲取地华,犹如逆水行舟,生杀存乎一心…
    王玄仔细查阅,眼中若有所思。
    怪不得这传承名曰《妖变经》,乃是人工培养妖物之法,却又用血脉秘法改变过程,有些类似炼器,只不过炼的是灵兽。
    此法最珍贵的一点是,可以将普通兽类直接进行血契驯化,利用各种手段使其成妖,却无妖性,演变成不输于天生灵兽存在。
    而且,兵家亦可修行。
    普通兽类…
    王玄低头,望向脚下两耳小黑狗。
    “阿福,过来。”
    “汪汪!”
    ………………
    立冬,万物收藏,百姓休养生息。
    一年一度的城隍庙会如期举办,沿街商家全都张灯结彩,走街串巷的货郎屁股后一群熊孩子,南城北城街道搭台唱戏,城中选出的数百汉子抬神龛游行…
    除夕的时候,人们窝在家中守岁,立冬便算是燕朝年末最盛大节日,热闹一番后街上便会逐渐冷清,直至明年开春。
    永安镇邪军府也比往年热闹许多,王玄特许休息一天,差刘顺买了数头肥羊,瓜果若干,犒劳兵丁。
    “让开,这熬羊汤先得用冷水去腥…”
    院内几口大锅热气腾腾,张横粗犷的声音最为响亮。
    如今的府军兵丁大多是石瓦村难民,有了张横这粗胚插科打诨,思念亲人的伤痛也少了几分。
    王玄则抱着小黑狗往南城而去。
    城隍庙祝李守心在庙会前从野外归来,听闻尸精作祟的事后,差小道童上门邀请。
    而王玄心中也正好有个计划,需要购买灵符。

第十七章 滑头又甩锅,立冬佳节到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