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哄她

强取豪夺(np) 作者:游梦

第二十八章哄她

      “我们哪有什么关系?”慕清垂着眼反驳。
    齐钧怒极反笑:“好好好!我们是没什么关系!”他算是看明白了,眼前的女孩看起来娇娇软软,平时平易和气的模样,实际上对自己不在乎的人亲疏分明油盐不进,在某些事上脾气倔得很。
    他有些自嘲,可惜面对这样的慕清他除了无能狂怒又不能真把她怎么样。
    齐钧被气狠了,憋着一股气不再说话,慕清这个时候更不会主动去跟他说话。
    偌大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弥漫着沉闷的气氛,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规律的敲门声。
    齐钧一言不发地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原来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把饭送了上来。
    齐钧接过餐车就让人离开了,他知道此时的慕清一定不愿意房间里再多个人走动,而他自己也不乐意让别人看到慕清现在的模样。
    餐车上的食物种类丰富,色香味俱全,齐钧有条不紊地将碗碟一个一个摆到了桌上。
    他猿臂蜂腰,腰间束起的黑色睡袍完美的将他的身材优点展露无疑,齐钧性格恶劣,面无表情不说话时虽然看起来很不好惹,但是扛不住他皮相优越,哪怕只是普通的一举一动也十分赏心悦目。
    只是房间里的另一个人无心欣赏这一切。
    齐钧走到床旁,帮慕清系好衣带。慕清红着脸想要拒绝的:“我自己系就好……”
    然而齐钧却好像没听到一般,我行我素地继续手中的动作,帮女孩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慕清还想再说什么,却猝不及防地被齐钧抱起而打断:“啊……你要做什么?放我下来!”
    慕清挣扎的动作于齐钧而言不过是小打小闹,他牢牢地抱着女孩掂了掂,他眸中深沉:“你要是不想吃饭,我到是不介意咱们再做点别的什么……”
    慕清听出了齐钧话中意有所指的含义,瞬间安静了下来。
    齐钧面色黑了黑,明明怀里的人如他所愿了,可他心里并没有预想中的变好是怎么回事?
    他强压内心的不爽,将慕清小心翼翼地放在椅子上,替慕清摆好餐具。齐钧的表情严肃认真,仿佛在做什么大事一般。
    慕清隐忍着不舒服的感觉,哪怕椅子被垫了厚厚的垫子,她依然能感受到下体的疼痛。
    这个人……在床上实在是太横冲直撞了,现在药效消退,她已经完全清醒了才发现自己被他弄得很疼,甚至不亚于她第一次和……
    那些不堪的记忆被强制翻开,面对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她却食不下咽,举起筷子又放了下来,脸上带着倦容:“我不想吃,我想回家……”
    “不行,先吃饭。”齐钧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他知道慕清昨晚就没吃多少东西,又和他做了将近一宿,再不吃饭身体肯定受不了。
    吃饭,吃饭。
    慕清想起慕宸也总喜欢逼着她吃饭,真是可笑,他们明明外貌性格完全不一样,这一刻慕清却仿佛看到了慕宸的影子重迭到了齐钧身上。
    还是所有男人都这样?一面不顾你的意愿强行和你发生关系,一面又假惺惺地关心你的身体。
    啊,也不对,昨晚明明是她不知廉耻地求着齐钧睡她的不是吗?
    慕清扯了扯嘴角,有些自甘堕落地想道。
    “我都说了我不想吃,我要回家!”慕清红着眼睛瞪着齐钧,拼命克制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却无济于事,只能任由它们涌出,她真是恨死自己那不争气的眼泪了。
    她吸了吸鼻子,双手撑着桌子想要离开,然而下一秒男人冰冷的话语仿佛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清清,你现在这副模样从我的房间里出去,是要告诉所有人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她昨晚穿的裙子早已被撕得支离破碎,而她现在穿的睡袍根本遮不住昨晚齐钧在她身上留下的激烈的痕迹,脖子、胸口、小腿甚至连脚上都有玫粉青紫的吻痕和咬痕。
    慕清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愤恨地看着他,被泪水浸湿的眼睛显得愈发莹润。
    齐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先吃饭,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他一手掐住女孩小巧的下巴,迫使她抬头,慕清不适地皱了皱眉头,试图挣脱齐钧的钳制,奈何齐钧并不给她机会。
    他稳稳地控制着手下的力度,盯着慕清红肿的唇,眸色渐深,唇齿间涌上一股莫名的干渴之感,他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唇……
    想吻她,想让她眼里只有他,想让她一辈子都像现在这样注视着他,想让她像他喜欢她一样喜欢他。
    齐钧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有些恨恨地想道,人的欲望可真是无穷无尽。
    他想要的太多,只是看着慕清红着眼睛,像只委屈的兔子一样看着他,难得良心发现,意识到自己把人欺负得有点狠了。
    他吻了吻女孩通红的鼻子,低声哄道:“清清乖,吃一点,你一晚上都没吃东西了,吃一点我就送你回家。”
    从来没哄过人的齐大少爷无师自通地哄着自己心爱的女孩。
    若叫认识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眼珠子都要被惊得掉下来,可是齐钧却哄得无比自然,仿佛早已在心中预演过无数遍一般。
    慕清在齐钧的诱哄下终究还是半推半就地吃了点东西,吃完之后齐钧让人准备的衣服也刚好送到。
    慕清接过袋子才发现里面是一件意外保守的小裙子以及……
    女孩看着袋子里的胸衣和内裤,面上迅速染上一片火烧云,她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在发烫。
    她不知道还好自己是跑到卫生间里后才发现的,不然齐钧看到她现在的模样,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对她那汹涌的欲望,怎么说也得吻上好久,吻到她软了身子才肯放过女孩。
    慕清拍了拍自己泛红的脸,给自己做了一通思想工作后才不太情愿地换上手中的衣服。
    衣服虽然看着款式简洁,料子却意外的舒服,而且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被包得严严实实的,身上的痕迹全被挡在了裙子之下,慕清原本纠结的心放松了一些,连带着对齐钧送的衣服的抗拒都少了一些。
    --

第二十八章哄她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