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春药 ТIαпмéIχs.cǒⅯ

玩大了(玩成了闺蜜的后妈,1V1) 作者:萎了的世贤

2.春药 ТIαпмéIχs.cǒⅯ

      “嗯…”
    “呃…”
    随着女人虚弱的一声痛吟和男人低沉的一声闷哼。
    屋内渐渐响起了一阵让人听了面红耳赤,口干舌燥的声音。
    与屋内暧昧气息渐浓不同的是,站在门外的满脸泪水谭云清听着屋内的动静,此时此刻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满脑子都是她害了念念和她爸,害得他俩上床了。
    事情回到两个小时前,为了顺利进行拍床照计划的谭云清和林念在上完周四上午的课后就早早回了谭云清家。
    毕竟谭明很忙,说不准什么时候在家。
    今天谭明下午就回来了,把谭云清给高兴的哟!傍晚,阿姨做好菜后,特别勤快地跑去厨房帮阿姨端菜上桌。
    留林念和谭明在餐桌上大眼瞪小眼的。
    林念怕谭明看出来她心虚,喊了声“叔叔好!”之后就低下头玩自己的手指。
    “听谭云清说,你们快要实习了,有找到合适的实习单位吗?”
    谭明看坐在小姑娘低着头坐在旁边,感觉很怕自己的样子。
    准备改变一下高不可攀霸总的路线转走和蔼可亲路线,让小姑娘别那么害怕。ⓕцщℯňщц.мℯ(fuwenwu.me)
    “嗯?啊,实习单位还在找。”
    一直低着头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林念,被谭明的问题给拉回到现实中来。
    实在是不知道和蔼可亲路线怎么走的谭  不近人情  霸道总裁  明竟脑抽地回了句“你和谭云清都来我这儿吧,我让陈成给你们安排。
    “好啊好啊,爸,你记得叫成哥给我们安排个好摸鱼的职位哈。”
    本想拒绝的林念还没等张口拒绝,端着汤从厨房出来的谭云清刚好听到这句,急忙回话道。
    林念也只好把没说出口的话咽回去,然后面带尬笑的看向谭明,附和谭云清道“那就麻烦叔叔了。”
    说完还瞪了在一旁笑得贱兮兮的谭云清一眼。
    谭云清把汤放好后,殷勤地拿着大汤匙先是往谭明桌前的汤碗里盛汤,接下来又往林念和自己的汤碗里盛汤。
    盛完之后说道:“爸,这可是王姨炖了一下午的鱼胶鸡汤,快尝尝。”
    说完,谭云清就坐下拿起碗筷准备吃饭了。
    突然客厅里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谭云清一听是自己的,放下手中的碗筷,过去接电话了。
    电话刚接通,那边噼里啪啦地一阵机关枪似的话语传了过来,“清清,上次小峰给你的迷药拿错了,他给你的是春药……”
    “啪嗒……”一声,谭云清耳边的手机掉在地上了。
    电话那边的人还在喊“清清,喂,清清,你没事儿吧?”
    反应过来的谭云清赶紧把手机捡起来问道:“那这春药效果怎么样,有啥解决办法吗?能去医院洗胃吗?”
    问着,谭云清一阵头大,她刚才可是亲手把下了药的汤递给他爸,还亲眼看见他喝了一碗。
    “呃,清清,这个药是新出的,药效很厉害,几滴就能让人亢奋一晚呢,去医院也没办法,只能靠疏解,疏解不到位的话会给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咳咳咳……”电话对面的彭昊回道。
    “你还没用上吧?”彭昊小心翼翼地问道。
    “艹,昊子,你这回可坑惨了我”,说完就挂断电话,想着她当时怕药效轻可是把大半瓶都倒进鱼胶鸡汤里了,想着赶紧跑回餐厅希望还能挽回,这一回去傻眼了。
    林念正捧着自己的小汤碗喝下汤碗里的最后一口汤。
    “……念念,你喝了多少汤呀?”谭云清脸色苍白地看向正在用纸巾擦嘴巴的林念问道。
    “清清,王姨炖的汤真的很好喝,我喝了两碗呢!”
    说着林念还不好意思地瞅了主位上的谭明一眼。
    怕谭明觉得自己太能吃了,克制住喝第叁碗的林  可可爱爱    乖巧懂事  念老实地回答谭云清道。
    谭云清的脸这下是真的惨白了,她不顾还没擦好嘴的林念,急忙一股大力把林念拉到客厅。
    还没等谭明反应过来,眼前的俩人已经不见了,谭明只得在内心吐槽一句“做事毛毛躁躁,看来得教育教育了。”
    而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林念在听完谭云清说的一切之后,被吓得浑身瘫软在了沙发上。
    眼睛被刚知道的事给刺激得通红,泪珠也跟着跟不要钱似的一颗颗地落下。
    看见林念被吓成这个样子,谭云清从知道这个消息后混沌的大脑终于清晰了一下。
    瞬间嚎啕大哭了起来。
    那声音吓得刚吃完饭还坐在餐厅的谭明和正在厨忙碌的王姨都赶到了客厅。
    “清清和念念这是怎么了?先生在这儿呢,有什么可以说出来,别哭呀!”
    王姨蹲在俩人跟前拿着纸巾心疼地给她俩边擦泪边说道。
    谭明也皱着眉头十分困惑地在一旁看着,心里却想着“谭云清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能让她哭成这样?还有林念这个小姑娘也跟着一起哭?”
    “谭云清,发生什么事了?”实在是想不出原因的谭明只好向谭云清问道。
    正哭得惨痛的谭云清没空回谭明,反而是在谭云清旁边小声啜泣的林念站起身来对着谭明道。
    “叔叔,我知道原因,您跟我过来一下”
    说完就往二楼走了上去,谭明看小姑娘这是缓过来了,以为没什么大事,跟着上楼了。
    可是走着走着感到不对劲,怎么往自己房间去了?
    --

2.春药 ТIαпмéIχs.cǒⅯ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