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分分钟娇喘给你看 作者:芬伦

分卷阅读28

      旁,可此时……

    莫卿伸出手,慌张地摸着被子企图找到顾栩的身影,颤着的双手不安地四处摸索。莫卿一把掀开被子,连鞋子也顾不上就赤脚下地,却不想自己脆弱的身子根本支持不了此刻的动作,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双手由于惯性向前一撑,使得莫卿呈现出一种跪地在卧的样子,白色的亵衣稍显单薄,凌乱的发丝斜斜地侧倾两旁。

    受不住这等的刺激,莫卿倾身向前一吐,又是一口血出来。欲起身而不能,欲呼声而不得。意识渐渐模糊,莫卿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昏倒在地。

    顾栩……顾栩……

    “以后跟着我,顾栩。”在曾经记忆中的暖色房间里,白衣男子对着一个小小的孩子如是写道,脸上的笑容略微僵硬,却是发自内心。

    大堂中。

    “掌门,魔教中人公然挑衅,我派的某些弟子虽是该死,却也不该是他们所能够管辖的。”

    “更何况他们还有人潜伏在我派之中,破坏一年一度的夏试不说,还伤了莫卿,简直可恨!”

    “我提议集结众位江湖之人,一起讨伐魔教!”

    “我赞同!”

    “我也赞同!”

    大堂高位上的莫梧也是一脸冰冷,寒声道:“好,今日就派人去,我倒是要看看魔教究竟要做什么!”

    “掌门,我有话要说。”一长老从一边走出,拱手道。

    “请说。”

    “据也箐林荫所说,魔教之人此次目标很明确,针对的是被莫卿刚带回门派的顾栩。不知掌门有何打算。”

    “那……他们俩现在如何?”

    “被那铺天盖地的鲜血吓住,状态不大好。”

    话刚落音,便有人议论起来,莫梧沉默半响,道:“先得处理门派中的叛徒才是,这次会议也不能够传出去,否则魔教那边会有所防备。”

    “是!”

    “如此,长老们都散了罢,切记不可外……”

    “掌门,不好了!”一名弟子冲进来打断莫梧的话,神色慌张,匆匆忙忙地行礼道,“大师兄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了!”

    莫梧皱眉,并没责怪那名弟子的逾越,抬手计算了一下时日,突然道:“不好,这七日醉的毒性,今日已经是第六天了。”

    七日醉,顾名思义,中毒者一日比一日状态虚弱,第七日时会呈现出醉态,最后七窍流血。

    不是没有解药,而是这解药只有魔教才有。可从魔教中偷出解药难于上青天。

    未等众位长老说些什么,莫梧拂袖问:“莫卿现在如何?”

    “大、大师兄,他……他……”

    “莫再吞吞吐吐,有话直说!”

    “大师兄咳血了,他爬起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那名弟子被掌门吓到,一瑟缩,全部说了出来。

    “原本守在那里的顾栩呢?!”莫梧神色焦急,眉间有着挥之不去的愠色。

    “顾师弟他……他不知所踪!”

    这句话让众人间的气氛全部炸开,惊讶声连绵不绝。莫梧冷哼一声,提脚向莫卿那边走去,众长老见莫梧离去也不好继续留下,纷纷相互告退,其中一长老还嘱咐那名弟子闭好嘴,谨言慎行。

    殊不知那名弟子在人看不到的地方窃笑起来。

    树林里。

    青衣弟子左顾右盼地行走在小道上,向上伸手间便有一只信鸽飞下,稳稳地落在那名弟子的手中。

    从腰带中拿出一张卷好的小纸条,正准备插//入信鸽爪上的小鞘处,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令他的动作一顿。

    “什么人?!”

    “诶,师兄是我,别挥剑啊刀剑无眼的!”青衣弟子双手向上一举,打哈哈道。

    白衣弟子将剑收好,狐疑道:“你来这荒郊野岭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青衣弟子摇摇手,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将手搭在白衣弟子的肩膀上:“怎么这么说呢,我来啊,是……”

    “噗——”

    匕首刺入心脏,白衣弟子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张口欲说些什么,却见青衣弟子又是一狠狠刺入,彻底无了声息。

    青衣弟子满意地笑了,并没有急着拔出匕首,将尸体拖入一个隐蔽性极好的灌木丛中,拍拍手走了出来。他从袖中拿出一只细小毛笔,想了想,又在准备寄出的小纸条上添了几笔,然后才插///入小鞘内。

    ………

    迷迷糊糊中,莫卿听到了顾栩的呼唤声。他挣扎着从睡梦中苏醒,入目的就是顾栩哽咽的模样。

    “师兄,你……”

    莫卿虚弱地笑了起来,抬手就敲敲顾栩的头:“别哭了。”

    顾栩呼吸一顿,随后用力抹抹泪水,猛地抱住莫卿:“师兄,你终于醒来了!”

    “咳、咳咳。”莫卿即使是难受,也依旧挂着笑容,“顾栩急了?”

    “嗯……”顾栩将头埋入莫卿的肩膀上,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师兄不要我了……”

    “笨。”莫卿也不在乎顾栩之前怎么不见了,用力地回抱着顾栩,一脸满足。

    幸好、幸好,顾栩没有消失,不然莫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咳咳。”莫梧坐在一旁看着床上两人的互动,咳声表示自己的存在感,缓声道:“醒来就好,你还虚弱得很,也箐说你的状态不适宜有过激的情感。”

    “谢谢师父。”莫卿的脸上挂起了微笑,并深深地鞠了一躬。

    顾栩紧紧地抱着莫卿的脖子,没有放手。

    “你该谢的,是顾栩啊……”莫梧扶着白胡摇摇头。

    “嗯?”莫卿不解,勉强地抱着顾栩,鼻尖发出微哼。

    莫梧笑得意味深长:“嗯。”

    “碰——”门忽的被打开,从外走进来的也箐和林荫高兴地将环抱着的水果放在床边,随后一名弟子将装有水的水盆放下,恭敬地行礼后离开。

    “大师兄,这是给你摘的新鲜水果。”也箐洗了一个水果,向莫卿递了过去。

    林荫则扯扯也箐的衣袖,歉意地对莫梧道:“掌门好。”

    莫梧又换上之前淡漠的表情,咳了一声道:“为师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这些年轻人就聊聊吧。”

    “恭送师父/掌门。”

    莫梧踏出房间,天还是那个天,其中有什么不一样了,谁也说不清楚。

    近日来清理的弟子不算少,整整有一堆,其中不乏有内门弟子。莫梧不得不感慨昆仑派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混进了这么多魔教中人,若不是顾栩的那件事,恐怕今后这些弟子还要蚕食整个门派。

    一个顾栩,竟炸出这么多叛徒。

    想之前自己还误会了顾栩,以为他潜逃,却不想他是只身一人前往魔教,不知怎的居然将解药带了回来,回来时还狼狈不堪,想必莫卿马上也该知道了。

    现在人员准备就绪,那么……

    是

分卷阅读2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