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分分钟娇喘给你看 作者:芬伦

分卷阅读29

      时候向魔教讨个说法了。

    房间里。

    “啪!”

    “师、师兄……”顾栩捂着被打的脸,咬唇哽咽道。

    旁边的也箐和林荫被这一巴掌吓懵,全部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莫卿打完就后悔了,抚摸着被自己打出的那片红色,有些心疼,但更多是后悔:“以后不许……不许这般。”

    一句话硬生生让莫卿拆成两句话说出来,莫卿抱住顾栩,心就跟针扎似的疼。

    怪不得之前师父说要对顾栩说谢谢,原来……原来……

    “以后顾栩不会了。”顾栩埋在莫卿脖颈间,闷闷说道,可被遮挡住的双眸里却是一片阴冷。

    以后顾栩不会了,不会让师兄受伤了,所以师兄打我也没关系,只要师兄没事就好。

    让师兄受伤的人——都得死!

    作者有话要说:  嗷呜嗷呜顾栩要暴走了*^_^*

    好吧,我错了,要两章节去过渡以及交代某些重要事件。所以,下章节也很重要,然后剧情就可以开始——大转折!

    最后会开虐,

    虐虐更健康233333

    伏笔也可以全部粗来啦!

    ps.因为文中太多bug还没办法修改,于是蠢作者决定砍大纲!

    别急别急,这篇文至少也有10w+然后我就可以开新文进行文笔训练了。

    我有罪orz

    ☆、第十七声娇喘

    第十七声娇喘

    “蠢!你这买得是什么破书啊!”山坡上,一名绿衣女子一手叉腰,一手拿着书敲击着青衣男子低下的头,脸上还有着不正常的微薄红晕。

    男子一脸茫然,待他稍稍斜眼看清楚书里面小部分露出来的内容时,脸顿时变得通红,捂着被敲的额头委屈极了:“师姐,我买的时候没清楚看就让那个摊子老板包起来了,我、我根本就没有仔细去翻啊!”说罢就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怪不得那个老板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他,还啧啧说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啊……”原来、原来竟是这种意思!

    也箐微哼一声,将那本书随手一扔:“告诉你,这事儿没完!等我告诉爷爷你看这种书,还企图教坏我……”

    “师姐别啊啊啊!!”林荫猛地抱住也箐的手臂,鬼哭狼嚎起来,“我是冤枉的啊!我的性取向绝对正常不行你可以试一试!”比如让我看春宫图试试,绝对那啥的起来啊!——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也箐狐疑地睨视林荫:“你这么认真地解释,我总觉得有点不正常,莫非……莫非你是在掩饰什么?!”

    接着又点点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怪不得这么在乎大师兄,原来你是喜欢他啊……”

    林荫捂脸,泣声道:“师姐,你这么说对得起你的师弟我吗?”有这样的一个师姐我很忧郁啊!

    “少废话!”也箐用手指关节处狠狠地敲了敲林荫一击,“等这次讨伐魔教结束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再去买一本话本过来,切记别再买什么龙阳图,还有,你出钱,作为这次的补偿。”

    听罢,林荫揉着微疼的额头,不满地嘀咕道:“明明这次师姐也没出钱。”

    “……你说什么?”也箐对着林荫和蔼地微笑。

    林荫抽泣道:“……没。”师姐最近越来越可怕了,原来娇俏可人的师姐在哪里?!

    “嗯,有觉悟。现在你就给我去摘些果子来,我们去探望探望大师兄。”

    跟随在也箐身后的林荫撇撇嘴,似是有些不情不愿:“好。”

    待也箐林荫两人走远后,山坡下的一棵大树后面缓缓走出一名少年。他站立在那,冷漠地瞧着那两人彻底没了身影才踱到那本书被丢掉的大概位置,稍微寻了一番就找到书写着“龙阳十八式”。

    顾栩拍去上面的尘土,抿着唇,捏着书本的手指很是用力,在一番心里斗争后终于颤颤巍巍地掀开一页。顾栩稍稍瞥了一眼书的内容,依旧是一副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咳了一声就关上那页,并将书好好收到袖中藏严实。

    实际上在也箐说道“喜欢大师兄”的时候顾栩就硬生生地停下即将迈出去的脚步,放弃去打招呼,反而躲到树后面一脸冰冷地仔细偷听。幸而林荫好好解释一番让顾栩缓和一下表情,否则顾栩自己都不确定会不会忍不住冲过去掐人。

    ——师兄只是顾栩的,他人休要染指!

    远处小木屋内,躺在床上翻阅话本的莫卿手一抖,莫名觉得背后冒出一股寒气,但又在下一秒全然消失。

    “错觉吗?”莫卿摇摇头,微咳一声,继续看书。

    纯爱的花朵已染上鲜血,疯狂的偏执使其主人更加嗜血,未来的轨迹已经发生改变延伸至另一条未知的道路——那条通向血域的道路。

    若是之前莫梧再刻意提醒莫卿一句,结局是否会是之前所说“如鸟一般自由在江湖”?

    但,命运又有谁能够真正勘破?

    不日,江湖上的正义人士就已经集结完毕,为了表达出此次铲除魔教的坚定决心,昆仑派掌门亲自上场。由于莫卿重伤未愈,被留在小木屋被休息,连带着刚入门的顾栩也一块留在原地。

    但与之相反的是,也长老的弟子林荫被一起带上这次讨伐中去。用莫卿的话来说就是去历练一番,毕竟有掌门特地关照,再怎么也不可能出太大事故,还能够见见血色磨砺自己,只可惜也箐不能够上正面战场,顶多也就是打打后勤工作,便也没去。

    这是临走前一天,林荫和也箐相伴而行,打算好好探望一番莫卿。

    林荫还是那般嘻嘻哈哈地开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但坐在床上的莫卿莫名地心中一滞,总觉得有某些重要的东西即将离去,这种怪异感让整个人变得十分沉默,呆滞地端坐着却不知如何是好。

    顾栩从一进屋起就关注着师兄,自然是最先发现莫卿有点不正常的,趁着屋内另外两人聊得开心便蹭到莫卿耳边小声问道:“师兄是不是有什么不适?”

    莫卿抬头,紧紧揪着被褥的手有些泛白,酝酿了好些时间才干巴巴开口:“没事。”

    “真的?”顾栩对莫卿的隐瞒有些恼怒,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弯腰搂住莫卿的脖颈,使劲蹭蹭,“师兄不想说就算了。”

    莫卿好笑地拍着顾栩的后背,心中微微一暖,但很快就因为不安的沉重感停下手,许久闭上眼叹口气,松开了回抱住顾栩的手。

    “师兄?”

    “真没事。”莫卿将顾栩推开,努力地吸了一口气,转头对林荫道,“林荫。”

    “嗯?大师兄!”林荫笑容满面,一蹦一跳道莫卿床前,“大师兄有事?”

    莫卿艰难地扯了扯笑容,努力将胸中闷着的

分卷阅读2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