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分分钟娇喘给你看 作者:芬伦

分卷阅读37

      莫卿对饭菜无胃口,甚至十分厌恶,生生地让病情迅速恶化起来。

    小青脸上似有不耐,却依旧轻柔地将手中的药勺递到莫卿嘴边:“大人,教主最近很忙,怕是来不了了。奴婢希望您好好吃药,少了教主的烦心事。”

    莫卿将头撇去一边,翻身背对着小青:“不。”

    这种事情做一次就够了,小青再也不想再去像哄小孩一般去共第二次。本来就是在做样子的小青,见到此人不知好歹,她也没有再去逼他喝药的想法。

    起身将药碗放置一边,小青将自己的衣裙整理了一番,思索片刻,生硬地开口道:

    “罢了,大人好生待着别乱走。奴婢去将教主唤来便是。”

    若是教主看到自己不但没将此人好生伺候好,让他生病,还在病情加重时不告诉教主,任他更加不适,那可就糟糕了。

    “那么,奴婢告退。”

    啧,真是麻烦。

    莫卿不做声,背对小青躺着,一动不动,好像已经陷入沉睡。

    小青嫉妒地瞪了熟睡的莫卿一眼,咬咬唇,克制住自己想要伸过去刮花男子脸颊的手,愤愤地甩袖开门,按下石门开关。

    “咔——轰隆——”

    石室里的另一个石门再次开启。不知为何,那婢女竟然没有将这两扇石门再次关上。莫卿微微睁开眼,稍稍瞥了瞥没有关紧的红木门,虚弱而又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这石室的位置应该相当偏远,而最近顾栩忙着他的公事无法顾到他。那么,在小青跑去禀报的这一段时间内,莫卿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去逃跑。

    现在外面定是有人守着,而此时的他内力全无,找不到恢复内力的药。若是跟人正面对抗,输的可能性很大……倒不若用巧计。

    莫卿起身,稍微动了动一下自己躺了几天已经快要散架的骨头,将视线看向了那鲜红的香炉。

    之前自己失去内力很有可能是因为这香炉的原因,那么此次他也可以利用香炉逃离这里。

    事实上,几天前莫卿就已经谋划好了这一切。之前一直在等待,而现在,正是逃跑的最佳时间。

    虚弱地轻咳几声,莫卿拿起那有两只手大小的香炉,借着蜡烛的火焰点燃内部的香料,轻轻地笑了。

    ——再见,不,永别了,我曾经最重要的……顾栩。

    ………

    “滚!”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满脸的怒气,用力地将地上求饶的粉衣女子踢至石壁上,“你明知道师兄千方百计地想要逃跑,偏偏你还将石门大敞。现在好了,师兄……没了。”说到最后两个字时,顾栩的声音直接变冷,就像是毒蛇一般令人不禁颤抖起来。

    小青不顾身上的疼痛,连忙爬到顾栩脚下,狠狠地往地上磕头,磕出了一地的鲜血:“教主我知错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饶?”顾栩的声音有些诡异,“好啊,饶了你。”

    粉衣婢女立刻抬头,眼中不住地溢出欣喜与爱恋。

    果然教主待我是不同的,那个男人只不过是教主一时兴起的产物,转眼间就可以忘掉。现在的满身伤痕,我也不亏!幸好之前故意将人放走,否则教主的心指不定还在那狐//狸//精身上!

    小青沉浸在自己的庆幸里,却没发觉眼前人越来越诡异的音调。

    “那个男人本座并不在意呢……小青,本座现在最在意的是你。”

    “真、真的?!”

    “是啊,人是不是你放的?”顾栩道,“若不是他消失了,否则我一定还沉迷于他呢。”

    “你不知道,他的皮//肤堪比女子,就连长相也……”顾栩徐徐诉说着,全然装作没有看到粉衣婢女充满嫉妒的表情。

    “教主!”

    小青以尖锐的声音打断,在顾栩蹙眉看向自己是,忙用柔和的声音歉意道:“是的,教主。是奴婢放跑了人,但是、但是这是因为……”

    “呵!”顾栩突然冷哼起来,直接打断小青接下来的话。

    小青错愕地抬起头,突然明白了什么,慌忙道:“教主,教主你说过会饶了奴婢啊!不过是一个男人,随便——啊!”

    滚热的红色液体溅起,顾栩蹙眉躲开,冷声道:“本座确然是饶了你,不过……是在你死后才会饶了你。”

    接着对刚才挥剑的黑衣人道:“你来得太迟了,自己回去领罚。”

    “是。”黑衣人的声音很是沙哑。

    顾栩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寒声问道:“之前你怎么没阻拦师兄逃跑?”

    “属下有罪,”黑衣人立马单膝跪地,将那香炉拿了出来,“中了他的药。”

    顾栩狐疑地瞧着黑衣人,突然道:“师兄!”

    黑衣人不为所动。

    “罢了,你回去领罚罢!”顾栩袖中的手紧紧捏住,转头向外走去。

    ——师兄啊师兄,不管你逃到何地,我都会把你捉回来。

    到时候,我在也不会放开你!

    待那黑色的背影终于消失,单膝跪地的黑衣人这才舒了一口气。背后全是因为冷汗而黏在身上的布料,他软倒在地,瞥了一眼死不瞑目的粉衣婢女,摇了摇头。

    怪只怪你太贪心,奢望这种不应该属于你的东西。

    全身都是之前打斗时所弄到的伤痕,此时的黑衣人,或许说是装扮成黑衣人的莫卿狼狈至极。随手碰了碰自己身上的伤口,“嘶”了一声,也只能默默地暗骂那正牌黑衣人下手太狠。

    莫卿舒活舒活胫骨,走到那个隐藏性好的石块后面,赫然躺着的是一名晕倒的男子。他将自己脸上的黑布扯下,然后将地上男子身上放置的白衣拾起,向他狠狠地刺了一剑,彻彻底底地让他死去。

    之前不敢是因为沐浴在鲜血中的人会对血的味道分外敏感,怕会穿帮。现在顾栩走远了,他就可以不管这些了。

    一切按照自己的计划所进行,利用这种香料让黑衣人失去内力,然后以纯武力去攻击。只可惜黑衣人带了长剑,让莫卿花费了好些时间。好不容易把他打晕,莫卿便听到了脚步声,拖着黑衣人藏了起来。

    也亏得莫卿前世没少看武侠片,知道顾栩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等黑衣人出现,于是连忙便装作黑衣人,将小青杀死。

    幸亏顾栩没对黑衣人稍加为难,否则……自己一定会穿帮。

    莫卿觉得自己现在的运气应该回来了,都说倒霉之后会迎来大幸,现在估摸着就是这种情况了。天知道之前顾栩唤的那一声“师兄”有多吓人,差点让莫卿以为穿帮了。

    幸好、幸好……

    仰望着布满繁星的天空,莫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今昆仑派怕是回不去了,现在也只能靠自己过活。

    即使成功地回到了昆仑派,就凭之前顾栩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掳走的情况来看

分卷阅读37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