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分分钟娇喘给你看 作者:芬伦

分卷阅读38

      ,他很有可能会再一次被打晕带走。

    那么,今后该怎么办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节久违地阿树和顺子登场(当当当当——)

    ☆、第二十三声娇喘

    第二十三声娇喘

    “叩叩叩……”

    木屋内,顺子正磨着豆,听见敲门声,头也不抬,随口对正在洗碗的阿树道:“有客人来了,快去开门。”

    “好。”阿树将手上的水珠擦了擦,边走边道,“这么晚了,会是谁来?”

    “开门就知道了,我正忙着呢。”

    “吱呀——”

    阿树一开门,顿时就被震惊住了。

    门口处赫然站着一名黑衣男子,他惨白着唇,脸上还有着不正常的红晕,哑着嗓子道:“借住。”紧接着便双眼一闭,身形晃了晃,晕了过去。

    ………

    “莫卿,现在好多了么?”顺子将药勺凑到莫卿嘴边,很是担忧。

    莫卿张口便将苦汁喝下,眉头也不待皱一下:“嗯。”

    阿树走进房间来,将一盆温水放下,放入干净的帕子,拧了拧水:“莫卿,你到底怎么了,最近听说昆仑派很不安宁,又是前一任掌门消失,又是他的未婚妻继任。最近大家还在谈论昆仑派的比试,据说打赢了那个女掌门,就能够成为新掌门人。”

    说罢又补充一句:“我记得你是昆仑派公认的大师兄,同时也是未来的掌门人。现在怎么落到如此田地?”

    莫卿将那碗苦药全部喝尽,回答道:“我是前掌门。”我已经当过掌门人了,换句话说,那个失踪的掌门人就是我。

    要说的字数太多,即使莫卿想全部说出来,也没有办法,只能够简练回答。

    顺子瞬间就悟了,惊讶道:“莫卿你是那个失踪的掌门?!”

    见莫卿颔首,顺子撇撇嘴,接过阿树递来的湿帕子,擦了擦莫卿的脸,大开脑洞道:“莫不是你的未婚妻想要当掌门人,所以谋害你。而就在此时,你却逃跑了。她正在满江湖地通缉你,于是你就躲到了这里来?”

    莫卿一愣,笑着摇摇头:“也箐是好人。”随后拿过顺子手中的帕子,自己擦拭了起来。

    “那就是有人逼她当掌门人,因为她更好控制。而你挡在中间扰乱了他的计划,所以她要将你……哎哟,阿树你打我干嘛?”

    见上一个猜测不对,顺子继续大开脑洞。正起兴着,忽然有人从后面狠狠的敲了敲他的头顶,生疼生疼的。也不用猜,顺子就可以知道那人是谁。委屈地捂着头,顺子不满地转头道,“话本上都是这么说的啊,这些爱恨情仇,江湖黑暗云云,我也没说错啊。”

    阿树“哼”了一声:“话太多,莫卿需要休息。”

    转念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顺子点点头闭了嘴,将位置让给了阿树:“你问吧。”

    阿树叹了口气,轻轻揉了揉之前对顺子敲击的位置,然后问莫卿:“你现在的状况是……”

    “昆仑不能回。”莫卿说完,觉得自己的话有歧义,又补充一句,“是回不去。”

    “有人追杀你?”阿树蹙眉问道,“你惹了什么人?”

    莫卿凝视了阿树一眼,苦笑起来。

    也不怪阿树会如此谨慎,他们现在好不容易的宁静生活指不定就会被自己打乱,自然对自己不会有好脾气。更何况别人还救助了他一晚,若不是他们,自己可能早就死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幽幽叹气,莫卿无力道:“不会牵连的。”不会牵连你们,若有一天会这样,我会离开你们的。

    一旁的顺子终于忍不住这种气氛,不等阿树开口便大声嚷嚷道:“阿树你说什么啊,我们的平静生活还是莫卿带来的呢,你再这样问下去我就跟你翻脸!”

    “我不是这个意思。”阿树拉住了顺子的胳膊,有些歉意地对莫卿道,“只是单纯地想了解一下,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当年是你救了我和顺子,我又怎会忘恩负义?”

    “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皱一下眉的。”

    莫卿顿时睁大了双眸,顿时有些感动,忽然皱眉猛烈地咳嗽起来,咳地满脸通红。

    顺子一下便挤开阿树,扶起莫卿轻拍他的背,责备地对阿树道:“莫卿现在的身子虚弱得很,几天内吃饭,又发高烧。虽说现在好些了,但也要注意点。”

    阿树默,心道:怎么不见你对我这么温柔。

    好不容易缓着了,莫卿淡淡地微笑起来,将顺子轻拍他胸前的手扯下来,用指尖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这是……”顺子没震惊多久,渐渐对莫卿感动道,“你说什么呢,我和阿树一定会照顾你的!好好养伤才对得起我出的医药费。很贵的!”

    莫卿只是微笑不语,然后示意自己想要躺下来。

    ——我不会让人伤害你们的。

    天痕晴,风景很美。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这般享受到永远。

    昆仑派。

    “还有谁来?”高台上的女子踢下去一个之前失败了的登台者,冷面对台下的弟子们道,“今天是最后一天,若不继续,那么,我当掌门,你们——可有异议?”

    也箐再也没有从前的娇俏,几天的比武下来,沉淀的是另一种气质:“既然没人,那么就此作罢!”

    台下静悄悄,无人答话。也箐在这几天后终于露出一抹浅笑,道:

    “听我命令,从现在起,每个弟子每天都要饶山绕一圈,加强体力。其次,每月进行一次师兄弟间的比武,但期间不得伤人。最后,每年进行一次考核,考核成功的弟子有机会晋级,失败的弟子原来是什么,以后依旧是什么。”

    “明白吗?”最后一句话,也箐猛然拔高了音,势必让全场弟子全部听到。

    弟子们低头,齐声回道:“谨遵掌门命令!”

    就在这一根针都可以清楚听到的场景里,突然传来一阵物体倒地的声音。也箐寻声看去,便见得青衣长老附在桌前,埋着头一动不动。他身后的小弟子像是杯吓了一跳,小小的后退了一步,见也箐看过来,瞬间惨白了一张小脸,咬唇不敢出声。

    也箐蹙眉,走进道:“爷爷?”

    无人答话。

    良久,在全场的注视下,也箐推了推依旧不发声的也长老,却不想这一推便将人推翻了一个身,让也箐清楚地看到了也长老的正面撞击。

    看清楚后,全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也箐不可置信地后退一小步,声音脆弱地仿佛可以直接随风而逝:“……爷爷?”

    红色房间内。

    玄衣男子端坐在莫卿曾坐过的木椅上,修长白皙的手整提着笔绘画着什么,时不时还笑出了声,但仔细一看,他的笑意不达眼底。

    半

分卷阅读3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