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分分钟娇喘给你看 作者:芬伦

分卷阅读40

      ,正在喝鸡汤的人。

    “嗯?”莫卿端碗喝汤的动作停下来,“不讨厌。”

    现代的思想可要比古代的开放的多,大学时,有一次他可是被学妹骗到图书馆里,戴耳机听男男h的。

    只是尴尬罢了。

    更何况之前还被顾栩这么一表白,他有些不大适应男男,嗯,而已。

    不过是不大适应,又不是歧视。

    顺子显然不怎么相信,将被子又拉了拉,拉到了他自己的头上,闷闷道:“但是很多人都厌恶这个,并且看不起这个。”

    莫卿喝完鸡汤,回道:“你喜欢就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做法,别人无权干涉。

    “好兄弟!”顺子一下子哭了出来,将莫卿吓了一跳。他口不择言道,“以后你吃我家的豆腐脑,我都不要你的钱了!”

    “……谢谢,”跟顺子谈钱,是很不明智的选择,说不定待会儿他就跟你急。于是莫卿决定转移话题,看向四周,故作疑惑,“阿树呢?”

    房间内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阿树也在顺子扔出枕头的时候抱着枕头离开了,而莫卿就这样被顺子唤到房间里喝鸡汤。

    鸡汤是保温的,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保温的,但是莫卿喝的时候还是温温的,味道也还不错。

    “磨豆腐去了。”一提到阿树,顺子瞬间便炸毛了起来,“那个魂淡,弄得我好痛!”

    “……痛痛飞?”莫卿一顺口就接上了。当年哄顾栩的时候,这招没少用。

    顺子地脸霎时便涨红了。

    “……咳。”莫卿有些尴尬,端着碗起身,“我先走了。”

    “快去快去!”顺子凶巴巴道,说完便蜷缩起来,“我要再睡一会儿,待会记得帮我关门。”

    “嗯。”莫卿出了门。

    “关严实点,今天我都不想再看到阿树了。”顺子嘟囔道。

    “嗯。”莫卿瞥眼间就看到了躲在门口的阿树。

    “呼……关门吧。”顺子打了个哈欠,闭眼道。

    这次莫卿没有再“嗯”,用轻轻的关门声回答他的话。

    “莫卿,”阿树道,“谢谢。”

    谢谢你的理解,也谢谢你解开顺子对这种情感的纠结。

    回答的是莫卿的笑容。

    “那……你和顾栩呢?”阿树道。

    阿树其实一早便发现了莫卿的不对劲,这几天来,莫卿对顾栩只字不提。而应该出现在他身边的顾栩也像消失一般没有出现。

    每次当顺子提及顾栩时,莫卿总是以自己不适而绕开话题,顺子在莫卿面前表示担心顾栩时,莫卿总会回答“不用担心”,语气十分肯定,丝毫没有曾经见不到顾栩便担心得不得了的模样。

    由此,阿树就可以猜测出莫卿和顾栩之间绝对出了什么事。以顾栩对莫卿那种粘糊劲,不大可能是顾栩不愿意理莫卿,反倒像是莫卿单方面对顾栩冷战。

    那么莫卿来到这里,大概就是为了逃避顾栩。

    究竟是要逃避什么呢?阿树一下子便从顺子那得到了提醒,是“情感”方面。

    莫卿说过,绝对不会牵连到他和顺子身上,那么这般说来,追捕他的人,一定是只要莫卿一个人,并且不会牵连到他人。

    这下,阿树就可以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了。

    这下说出来,不过是担心莫卿对自己感情的不确定,想要开导一番罢了,作为他开导顺子的感谢。

    不过莫卿却并不想提及这个人,唰地一下,脸上的笑容便消失。莫卿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转身离开。

    他不想再回到那暗无天日的小黑屋,以及顾栩那变质的情感。

    “莫卿!”阿树在莫卿身后喊到,“千万不要在后悔时才去珍惜!”

    莫卿逃也似的离开,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又怎么去劝告我,如何去劝告我?

    而且……我为什么会后悔?

    我不会后悔。

    逃出那里,是我最好的选择。

    莫卿提笔,取出一张纸,写下自己出去散心的留言。

    远处,红色房间内。

    无数张画在书桌前堆了一堆,玄衣男子缓缓放下自己的笔,将刚刚上完色的画吹了吹,满意地笑了。

    “师兄,乖乖等顾栩过来接你。”

    “到时候,可不许逃跑。”

    男子说罢,拂袖离去。刚完成的画纸翩然落地,与那一堆画纸放置了一起。

    里面画的显然都是同一个男人。男人白衣半敞,里面的皮肤清晰可见,上面隐约还有些红痕。俊秀的容颜上无一不是朦胧着眼,双颊微红,一副快要哭泣的模样。

    是个人都看得出那些是一幅幅龙阳图,还是同一个主角做出不同的姿势,表达出了作画者心中的渴望。

    ——师兄。

    ——玩得高兴吗?

    ——该我了。

    ………

    阿树发现莫卿不见的时候,已经晚了。

    房间里空空荡荡,明明已经是夜晚已经该吃饭的时间,但莫卿却还没有回来。那张留下来的纸仅告诉他莫卿的离开,但没有说他去了哪里。

    顺子知道时,直接放下手中的碗筷就要出去找人,接着马上就有一个孩童敲了敲他们家的门,告诉他们莫卿被顾栩带走过新年去了,不用担心。

    阿树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安慰性地拍拍顺子落寞的脸,让他回去吃饭。

    顺子气呼呼道:“莫卿是个白眼狼,住完就走,招呼也不打一声。”

    此时被顾栩带走的莫卿正皱着眉,待在之前逃离出的红色房间内,冷笑不语。

    ——又回来了。

    而那个罪魁祸首笑得一脸灿烂,将筷子塞到莫卿的手中。

    “师兄,快吃饭吧,凉了就不好了。”

    莫卿盯着他,不说话。

    “阿树那边已经通知过去了,师兄不用担心。”顾栩拉着莫卿的手,蹭了蹭,“师兄听话,吃口饭,不然对身体不好。”

    莫卿还是没有吃饭。

    “……当然,师兄如果坚持这么做,顾栩也没有办法了呢,只好……”

    话未说完,莫卿便迅速地夹了一个菜放入口中,吃了起来。

    顾栩见此,笑得更加灿烂,又推了推其他的菜:“师兄这些也要吃。”

    莫卿蹙眉,但还是伸出手将那些菜夹了过来,犹豫了片刻,吃了下去。

    吃饱后,莫卿将饭碗一推,擦了擦唇便起身向床走去。

    后面传来顾栩欣喜的声音:“原来师兄也迫不及待啊。”

    莫卿正想反口解释,却被顾栩突然抱在了怀里。顾栩轻轻地舔了舔莫卿的耳垂,满意地看见莫卿不自觉地一颤,低声道:

    “师兄不要拒绝,让我高兴一下也没关系啊。”

    “因为……今晚,师兄你逃不掉了。”

    莫卿一惊,伸手便想要挣扎,但是身体不

分卷阅读4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