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心结(为公子WV盟主加更1/3)

最终深渊 作者:一条咸鱼而已

187、心结(为公子WV盟主加更1/3)

      最终深渊 作者:一条咸鱼而已

    187、心结(为公子WV盟主加更1/3)

    看到切割者的表情也缓缓变得凝重了起来,韩逸忽然一笑:

    “这个推测刚刚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自己立马就否定了,因为一切看起来似乎太过虚假了些。”

    “别废话,快说,到底什么猜测”

    看到切割者瞪大了眼睛,韩逸微微一笑,随后缓缓道:

    “我猜测北莫就是兵博,而他杀死饭店老板他们就是为了吸食气血和灵魂恢复自己,还记得我们之前在饭店的时候吗,饭店老板二儿子身上的血少了血腥味。”

    切割者点了点头,不过眉头也不自觉的一皱:“按照北莫所说,他是为了报复饭店老板不断指引去支云村吧!而且这个手法是兵博当初虐待北莫的方式,只不过被铭记在心的他重新用了出来而已。”

    “而且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在支云村的那只血手是谁?莫非是北冥神?”

    韩逸摇了摇头,眼神闪烁不定:

    “那可能也是兵博!”

    “啊?”

    切割者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也是兵博?有两个兵博?不可能吧,而且北莫可是能打开北冥神宝库的人”

    说着切割者看了眼戴在脖颈的项链,这条“虚无链”便是从北冥神宝库中拿出的东西,而且介绍中有交代是北冥神在虚无中打造的。

    “我觉得只有一个兵博,但是这兵博身上似乎出了问题,他的手率先突破了封印,并且摄取了大量血肉、灵魂后诞生了自己的灵智并且压迫住了整个躯体,并且想要夺取兵博的身体。”

    “而你说的他能打开北冥神宝库,你可要搞清楚,兵博是和北冥神一个阶级的存在,杀死对方后拿走对方的宝库很难吗?”

    “这个推理的一切都是基于北莫所说的都是虚假的。”

    听完韩逸的判断,切割者一拍额头:“走一步看一步吧,管它是谁呢,早点完成任务马上滚回空间,到时候他就算真是兵博,要毁灭世界也随他喜欢了。”

    “其实让我再次想起这个推测的就是连续隐藏任务的触发,其中任务中显示的是阻止封印血手,而不是阻止封印兵博。”

    切割者顿时一愣,随后脑海中过了一遍刚刚看过的连续隐藏任务,心中也是一惊,觉得韩逸的猜测可能性大幅度提升。

    因为任务不会撒谎,但是任务提示竟然是封印血手,而北莫给他们的任务是封印兵博,这看起来意义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有一点,原本以为北莫不敢接近支云村,是害怕被兵博抹杀,但是现在想来,他或许害怕的是被血手吞噬,因为他们本是同源。

    他终于知道韩逸为什么会如此猜测了,随即他露出了苦笑,这任务被称为“诡神录”当真一点都没错,剧情太过离奇,完全不会按照正常的发展进行。

    “我还有个推测你要不要听!”

    “放!”

    切割者没好气的瞪了眼韩逸,觉得韩逸不一次性将他的推测讲出来,而是一点一点的吊着他,实在让他难受的很。

    “假如我之前的推测都是正确的,按照正常完成传说级任务,或许封印血手后北莫会给我们一个选择,那就是效忠于它,为他改造他想要的世界模样,那或许也会是个大任务,而任务奖励会更加丰富,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死亡”

    切割者没好气道:“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我们肯定是站在北莫的对立面了,现在该想想怎么在封印血手后活下来吧。”

    “最起码我能保证你活下来!”,韩逸忽然沉声道。

    这让切割者一愣:“为什么只是我活下来!”

    韩逸笑的很坦然:“这本就不是你的任务,所以我打算先完成主线任务,然后再去进行传说任务和连续隐藏任务”。

    听完这些,切割者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靠着完成主线任务后的攒留时间去完成连续隐藏任务,在打破封印后立即返回空间,到时候在空间光柱的保护下,来再多兵博都不用担心了。”

    韩逸点了点头,这一点就是他现在所打算的,如果在破坏封印的后有极大的风险也是他自己承担,而完成了全部任务的切割者完全可以选择返回空间。

    “那你怎么办,到时候你的任务还没完成!”

    “这一点不用你担心了,本身这就是我的任务,你能留下来帮助我,我已经很开心了,所以不用想太多,别忘了,空间的主旋律永远是活下去!”

    切割者忽然握紧了拳头,失落感忽然涌上心头,这种失感觉只有在他很小的时候有过,虽然韩逸说的一点都没错,但是他还是不甘心。

    切割者张了张嘴,想要说愿意留下来帮助他,可话到嘴边,他却又咽了下去。

    看着韩逸认真的眼神,他忽然觉得自己十分可笑,原本以为在进入空间后,他觉得自己的心会变得寒冷,同情心这种东西早已经被他抛弃了,可现在,他竟然犹豫了。

    他没有朋友,没有真正的朋友,身边的人即便对自己再尊重,可他们的心永远都是冷漠的,甚至他对父亲的印象都只有刻板、严厉、冷漠,永远要求自己的只有不断提高实力这一点。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是那么的完美,出生那一刻起便是家族中的骄傲,家族未来的掌舵人,可只有他知道,他的成长中没有一丝亲情。

    还记得只有十岁的自己,在黑风呼啸的黑森林中蜷缩成一团,躲避着哀嚎的寒风,那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但是他心中始终觉得自己的父亲一定会来帮助自己的,可他错了,错的离谱,如果不是运气好,他早已经死在了那里。

    但是跟韩逸在一起的的时光不一样,他可以真正像个孩子一般胡闹,可以真正的放纵自己,所以他十分珍惜和韩逸在一起的时间。

    对于韩逸,他也渐渐有了依赖,甚至早已在内心中将韩逸做为他真正的第一个“朋友”。

    可此刻,他面临一个选择,是为了朋友去拼死一战,还是完成任务后为了自己的性命返回空间。

    虽然心中早已有了打算,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吐不出口,自己凭什么留下来帮他,凭什么?

    韩逸曾经就将自己当做工具,或许在他看来自己真的只是个小屁孩,不成熟,又蠢、又笨,还爱胡闹,甚至都没有将自己当成过朋友,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成为他的朋友来帮助他继续任务呢。

    这一刻切割者忽然感觉胸口很闷,随后他猛然挥拳砸在韩逸斜靠的树干上,双眼通红:

    “老子管你去死,有危险我就跑,别以为会傻乎乎的为了你留下来!”

    187、心结(为公子WV盟主加更1/3)

    - 肉肉屋

187、心结(为公子WV盟主加更1/3)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