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这下真回不去了

末世之召唤悍妞 作者:李古丁

176,这下真回不去了

      噗!
    利器入肉声响起。
    塞恩斯、希斯科特各持一把短剑,在威尔伯主教愤恨的诅咒声中,将剑狠狠刺进主教要害,还各自用力旋转了一下剑身,尽可能扩大伤口。
    两剑下去,本就因神罚变得衰朽不堪的威尔伯主教,哼都没哼一声,便两眼一瞪,两腿一蹬,霎时了账。
    王铮拊掌笑道:“剑用得很熟练嘛!二位练过?”
    希斯科特抹了一把拔剑时,不慎溅到脸上的血渍,讪笑道:
    “我们施法者,在学徒和低阶法师阶段,法术不多,实力微弱。因此冒险时,并不会随便施展法术,不到最关键、最必要的时候,我们一般用手弩、短剑,乃至法杖战斗。所以,凡是在学徒和低阶时期,就参加过冒险、战斗的实战派法师,基本都有一定的近战能力。”
    “原来如此。”王铮恍然:“看来我对施法者的理解还远远不够。”
    说罢,他上前几步,紧紧握住希斯科特的手:“欢迎加入燃烧军团,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军团的一员了。”
    接着又抓着塞恩斯的手,用力摇了两下:“欢迎加入!”
    “谢谢,谢谢奎托斯阁下!”
    塞恩斯、希斯科特感动得热泪盈眶——好吧,感动是不可能感动的。两位高阶施法者的眼泪,纯粹是出于演技,以及对于逃过死劫、捡回一命的庆幸激动罢了。
    收降了两位施法者,王铮也无意在这个陌生的位面继续滞留,暗自对外挂说道:“位面传送门还能再用两次吧?现在立刻进行传送,我们要回地球。”
    “虚空水晶已消耗一空,传送可以进行,但没有虚空水晶保护。宿主确定要进行无防护传送?”
    “虚空水晶消耗完了?”王铮愕然:“不是可以使用三次么?怎么一次传送就用完了?”
    “只是正常消耗的话,可以使用三次。但在之前的传送过程中,虚空水晶形成的护罩,被异界神、施法者、圣武士们多次攻击,消耗成倍增加。为保护宿主不受时空乱流侵袭,被迫动用了储备,导致虚空水晶一次消耗完毕。”
    “……”
    王铮眼角微微抽搐一下,又问:“也就是说……我现在必须找到虚空水晶,才能安全传送?”
    “是。必须找到至少够用一次的虚空水晶。”
    王铮深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问希斯科特、塞恩斯:“你们身上,有带虚空水晶么?”
    “虚空水晶?”
    希斯科特摇头:“虚空水晶,本来就是只会在天然生成的时空裂隙中,偶尔出现的奇物,产量非常稀少。再加上诸神教会联合规定,除非是传奇强者,否则禁止私人执有虚空水晶,即使幸运得到了虚空水晶,也只能卖给诸神教会。所以……我身上没有虚空水晶。”
    塞恩斯也一脸歉意地说道:“抱歉,我也没有虚空水晶。”
    王铮手指捏了捏眉心,问道:“那你们平时是怎么传送的?”
    塞恩斯道:“在位面内部传送的话,普通的传送法术就够了。跨位面传送的话,若没有传奇强者或者神祇化身带着,就只能通过固定的传送门了。”
    听到这里,王铮脸色不禁微微一沉。
    见他脸色不对,春丽不由问道:“军团长,出什么问题了?”
    王铮吐了口气,用力揉了揉脸,无奈道:“我们暂时回不去了。”
    “哈?”春丽愕然:“为什么?”
    王铮摊手:“因为没有虚空水晶。”
    将虚空水晶的重要性,简单解说了一遍,王铮叹道:“想要回家,就必须设法找到虚空水晶。要不然,咱们就得直面时空乱流的冲击,赌仅仅万分之一的幸存机率。”
    春丽啧了一声:“那还是不要赌了。”
    木兰也点头赞同:“对,仅仅万分之一的幸存机率,和必死毫无区别。咱们还是想办法寻找虚空水晶吧。”
    “嗯。”王铮点点头,又问希斯科特和塞恩斯:“以你们对虚空水晶的了解,知道该上哪儿寻找虚空水晶么?”
    希斯科特道:“凡是存在天然时空裂隙的地方,就有可能出现虚空水晶。”
    塞恩斯详细解说:“天然时空裂隙所在,往往会出现许多诡异的现象。比如,经常莫明其妙出现人员失踪,同时会经常出现一些不属于本位面的奇物,乃至奇异生物。
    “这种地方,如果存在的时间够长,一定会成为充满恐怖与禁忌的传说之地。我们可以凭这一点,找本位面土著打探消息,寻找天然时空裂隙所在。当然,也可以直接在市面上求购虚空水晶——如果市面上有的话。”
    王铮对二人的答复很是满意,同时也庆幸自己听从了小小龙女的建议,接受了二人的投降。否则,没有这两个知识渊博的施法者,他还真不知道该上哪儿寻找虚空水晶。
    “说说这个位面的情况吧。”王铮说道:“你们对这个位面,有多少了解?”
    希斯科特皱着眉头,缓缓说道:“根据沙漠之王的说法,这里是‘歌伶与蛮子’的位面。据我所知,这个位面,是由一位传奇法师发现的。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据说当时,那位传奇法师做实验时出了意外,导致他的法师塔毁灭于一场大爆炸。而他本人,也被大爆炸撕裂的时空裂隙,抛到了这个位面。
    “由于位面规则的强力压制,那位传奇法师几乎无法施法,因此在这个位面足足飘泊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才在十年之前,得到了一件可以进行位面传送的奇物,返回了我们的世界。
    “因为那位传奇法师,在这个位面,蒙受了不少羞辱,他发誓要征服这个位面,因此返回后,他就将这个位面的时空坐标,以及位面情报,提供给了诸神教会。关于这个位面的情报,也因此流传开来。”
    说到这里,他看了塞恩斯一眼,塞恩斯知机地接上话头:
    “‘歌伶的蛮子’这个充满了鄙夷意味的名称,正是由那位传奇法师命名的。据他所说,这个位面的施法者,乃是通过歌唱来施法。且绝大多数法术,都是大范围、辅助型的光环类法术。或用来增益己方战士,或用来削弱敌方战士。攻击型的法术极少。
    “正因此,这个位面的施法者们,能在大规模战场上,发挥极大的作用。用那位传奇法师的话来说,这个世界的战争模式,简直就像是歌唱大赛。哪边的歌伶多、嗓门大,哪边就有更大的胜算。
    “除了歌伶——哦,在这个世界,人们以‘战歌使’称呼那些歌伶,除了战歌使之外,这个世界的其他人,都是是靠蛮力与武技战斗。没有我们世界那么丰富的职业体系,也没有那么多特殊技能。
    “因此,即使最精锐的普通战士,在没有战歌加持的情况下,个体战斗力,也就和大地精差不多。当然,如果有强力的战歌使加持的话,精英战士的战斗力,可以提升至食人魔的水准,算是非常强大了。
    “另外,在这个世界,除了普通战士之外,还有一种称作‘英雄’的战斗职业。据说这种战斗职业,乃是体内流淌着‘神血’的神裔,虽然同样没有特殊技能,但力大无穷、快若闪电、不知疲倦,皆有以一敌百之能——这个百,是指最精锐的普通战士。”
    听到这里,王铮不由开口问道:“神裔?这个世界有神?”
    “并没有。”希斯科特道:“那位传奇法师,在这个世界飘泊了十多年,对这个世界的信仰深有研究。他发现,这个世界虽然有着众多的神祇信仰,但并没有出现过任何神迹,教会的牧师们,也没有任何神术。
    “按照我们世界的信仰规则,既没有神迹,也没有神术的话,便可认定神不存在。毕竟,在我们世界,就连伪神,都能偶尔制造一场‘神迹’,或是为牧师赐下几个简单的神术的。”
    王铮皱眉道:“没有神的话,那些流淌着神血,个人实力出类拔萃的神裔们,又是怎么回事?”
    塞恩斯答道:“可能性有很多。有可能是这个位面的上古时期,出现过一些天生的原始神祇,但位面规则渐渐发生了变化,原始神祇没能适应规则变化,渐渐灭绝,只留下了血脉后裔。
    “也有可能,所谓的神裔,只是单纯的体质变异——毕竟,这个世界虽然没有神,也没有魔法,但还算是有超凡力量。而在有超凡力量存在的世界,出现体质变异的人类,也是很正常的。”
    王铮点点头,道:“继续说说这个位面的风土人情。”
    希斯科特道:“呃,因为那位传奇法师,立誓要报复、征服这个世界,所以他对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最为关注,流传出来的情报,也基本是这个位面的力量构成。至于风土人情之类的,就比较少了,只是一些最最基本的情况。”
    王铮道:“说来听听。”
    希斯科特道:“这个世界的主流种族,当然是人类。人类之外,还有极少量的精灵、矮人、侏儒、兽人等异族。人类有数十个大小国家,关系错综复杂。完了。”
    “完了?”王铮愕然:“就这么一点?”
    希斯科特讪笑:“我听说的基本情况,确实就这么多。”
    “那你呢?”王铮又看向塞恩斯。
    “我补充一点吧。”塞恩斯道:“这个世界除了少量异族之外,没有什么异类怪物,也没有魔兽存在。补充完毕。”
    “……”王铮无语。这还真真是最最基本的情况啊!
    沉默一阵,他面无表情地说道:“那这个位面的语言呢?我们要打探情报,总得能与当地人交流吧?你们两个,会说这个位面的语言吗?”
    “这个没有问题。”希斯科特道:“我恒定了通晓语言,只要与当地人稍微交流一阵,就能学会他们的语言。”
    “我也是。”塞恩斯笑道:“说起来,这个位面虽然对施法者极不友好,几乎令一切法术失效,连只是自我加持的强化法术都无效了,但恒定在身上的‘通晓语言’,还能持续生效,这倒是不幸中的大幸。”
    希斯科特猜测:“可能是因为通晓语言没有任何攻击性吧。”
    “有可能。”塞恩斯点点头。
    “好了。”王铮摆摆手:“既然交流不成问题,那我们就马上出发,寻找当地土著接触吧。”

176,这下真回不去了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