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兄长为夫 作者:黛妃

分卷阅读16

      了晏鸾,把空的琉璃碗搁在了旁边的桌案上,就一把捉住了晏鸾的柔荑。

    “你,你松开!嘶~”

    他的眼神有些诡异,晏鸾这一急,腹间又是一股巨疼,连带着腿间更是汹涌了,倒抽了一口凉气,秀眉紧蹙着胡乱揉按着小腹。

    见她疼的厉害,晏璟就伸出了空余的手,拨开她的细腕,将大掌贴在了她的腹间,有些生疏的轻揉了几许,男人阳刚的炙热掌心瞬间就温暖了晏鸾寒冷的腹部,缓解了疼痛。

    他似乎是第一次给女人揉肚子,还有些不习惯,不过看着晏鸾越来越舒服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是做对了,揉压的动作也越来越有技巧。

    晏鸾这一舒服,靥畔的梨涡便深陷了几分,以前听说女孩子来大姨妈有男朋友揉肚子是很美的事情,她羡慕了那么多年,没想到今天终于实现了,虽然对象是她的亲哥哥……

    “舒服些了?”晏璟沉声问了句。

    少女点了点头,方才因为疼痛而氤氲了雾气的美眸瞬间明亮了些许,轻咬着丹唇正在纠结要不要说声谢谢,晏璟却没有给她那个机会。

    “啊!你!”

    “我把你揉舒服了,你也该替我揉揉吧,嗯?”

    看着一脸正经耍无赖的晏璟,晏鸾气的差点背过气,柔弱无骨的小手被迫握住了男人跨间的巨擘,那一手都险些握不住的硬物,让晏鸾又惊又惧。

    亏得她方才还差点感动了!

    她不肯配合,他就强迫着来,握着她的小手就隔着单薄的中裤开始上下撸动,那滚烫的炙热勃起的经脉皆是清清楚楚的传递在晏鸾的手心中,就算不用眼睛看,她都能想象那东西是怎样的可怕。

    “大不大?硬不硬?”

    晏璟一边替晏鸾揉着肚子,一面欣赏着她欲哭无泪的表情,带着手中软绵的小手撸的越发起劲,急喘的笑声中都带着恶劣的流氓气息。

    等到他终于在她的手中泄了后,用手绢擦了擦她的小手放回了被中,就起身换衣服去了,看着他挺拔的高大身影消失在寝殿门口,晏鸾忙不迭的叫来仆从端了盆热水。

    用香胰子连洗了好几遍,掌中依稀还残留着那股湿腻腻的感觉,等到晏璟换了一声新的衣袍入殿时,仆从正端着金盆从他身边过。

    他看了一眼并未说什么,再度坐回晏鸾的床边,这次是极为认真的开始给她揉肚子了。

    新换的墨色锦袍偏薄,穿在他身上格外衬人,退却了情欲的晏璟,又变回了那个俊美无双,温润如玉,威仪震人的晏世子了。

    “方才我问了医师,他说女子葵水期间要多休息,你且睡会吧。”

    他似乎开启了好哥哥模式,晏鸾还有些不适应,可惜也抵不住他那双似会魔力的大掌,揉着揉着就睡着了……

    晏鸾是初潮,午间又在凉水中浸泡了许久,所以这次葵水期是格外的痛苦,晚膳时,晏璟特意让厨房做了些清淡的食物端入寝殿,将晏鸾抱入怀中给她喂食。

    起初,晏鸾是拒绝的,奈何抵不过晏璟强硬的手腕,只能随了他,可喂久了,她也发现了享受的乐趣。

    “唔,不吃这个,我要那个!”

    推开晏璟夹在象牙筷箸上的樱桃肉,她指了指不远处的白玉豆腐,上面淋了不知名的汤汁,看起来格外好吃。晏璟只得将她不吃的食物放在了自己的嘴里,耐心的用勺子舀了豆腐递来她的嘴边。

    宠溺的看着她那粉嫩的小嘴唇,一点一点的将嫩白的豆腐吃进小嘴里,腰间搂着她的手臂微微有些发紧。

    “来,喝些燕窝汤吧。”

    上等的宫廷燕窝晏鸾才抿了一口就不要了,推开晏璟的手,坐在他怀中扒拉着桌沿,眸光烁烁的看着一桌子佳肴,独独也就喜欢其中几道。

    随意将手中的勺子丢回了盛满燕窝的白玉碗中,晏璟就拍了拍晏鸾的小屁股,语气颇重道:“不许偏食。”

    晏鸾在他怀中仰起瓷白的小脸娇嗔了他一眼,不欲和他争吵,自己拿起筷箸就去夹爱吃的,看着她似是闹小脾气的娇俏举止,晏璟无奈一笑。

    “以后再治你。”说罢还捏了捏她鼓鼓的桃腮。

    18 午后的和谐

    次日,趁着晏璟不在的空当,晏鸾叫来了贴身嬷嬷,轻声嘱咐道:“阿嬷,你且找个信得过的人,回趟淮阴侯府见我阿娘,告知她,我不喜这地儿,要回去。”

    昨日那么一闹,晏鸾才知晓,这庄子里的仆从都是听从晏璟的,唯独这照顾她到大的嬷嬷是永康公主的人,昨日被打发开了,怪不得她哭喊的那么厉害都无人来救。

    “回去?翁主这才来了一日,长主交给您的事都没办呢。”嬷嬷吃惊的看着晏鸾,以为她又是在闹小性子,不免有些不赞同。

    晏鸾才想起她母亲交办的事,让她改造下庄子,不禁苦笑,她这要是再待下去,只怕晏璟就要改造她了……

    “日后再来,你且让人先捎信回去,让阿娘身边的赵妪来接我。”

    她可不傻,现在一举一动都被晏璟控着,若要离开这个地方只怕比登天还难,当务之急就是趁机找人回府去,只要永康公主派人来接,她不信晏璟不放她回!

    “总之一定要快!还有,这事切勿让大哥知道。”

    她这葵水可拖不了几天,一旦身上干净了,保不住晏璟就要一逞兽欲了!所以,必须先回到永康公主的眼皮子下去躲段时间,然后找机会跑路。

    见她神情凝重,嬷嬷也不好多问,应下就出去了。

    可是一连两天都过去了,淮阴侯府都不见人来,晏鸾的心顿时就悬了起来……

    昨日里一场大雨,驱散了闷人的暑气,午间昭阳当头,难得酷暑中带着一丝凉凉清风,晏璟就使人在花苑中摆了双人凉榻,撑起轻罗遮顶。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晏鸾是被晏璟从床上捞起来的,还有些未睡醒,抱出正殿时,一身茶白的雪纱长裙在男人的臂弯间随风轻扬,格外出尘。

    踩着飞落一地的粉白花瓣,晏璟将少女轻放在了凉榻一端,拍了拍她长发柔顺的头顶示意她安静些。

    “你躲在殿中几日不出来,难得今日天气不错,陪我在这喝茶吧。”

    晏鸾嘟囔着小嘴不悦,说是喝茶,一米开外的另一幅遮顶下倒是有侍女在备茶,可身侧的凉榻小案几上却放的都是信笺折子,分明是要让她看他处理事务罢了。

    “都是些封地的政务,宓阳郡的也在当中,你过会自己也过过目。”

    他不急着过去,温柔的撩了衣袍,坐在晏鸾的脚边,将她往怀中拉了一把,从候在一旁的侍女托盘中取过一条金凤纹发带,修长的手指开始游走在晏鸾浓密的乌发中。

    晏鸾的头发长及臀下,且柔顺乌亮,是时下男女都羡慕的美发,轻撩间隐

分卷阅读16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