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兄长为夫 作者:黛妃

分卷阅读20

      油亮的可口。

    好不容易才从窒息的狼吻里逃出来的晏鸾,娇声几不可闻的低哑:“你们,你们两个变态!呜呜!”

    没了手绢的塞堵,她终于能放肆的哭了,娇靥如花的小脸一片潮红,半掩着胴体的红纱裙早被晏焘扯的四分五裂挂在纤腰间,全然是任人采撷的凄美可怜。

    “可是,阿鸾都湿了呢。”

    晏璟的手指在那处被他舔开的细缝口沾了沾,透亮的淫水滑腻不已,撩在指尖他恶意的凑到了晏鸾的眼前,沉声笑着,摸到了她微硬的粉红奶头上。

    “你!你无耻!啊,我恨你们!”

    她实在是弄不懂,一个晏璟就算了,为何连晏焘也对她有了非分之想,简直是不可理喻……可是晏璟完全不给她思考的时间。

    变态的将方才撩过淫水的手指放入了自己的嘴里,轻轻舔了舔,似乎在回味着那股可口的甜美,然后在晏鸾看神经病的眼神中,将沾了他口水的食指,对准了她无力颤抖的花心。

    晏焘也识趣的控制住了晏鸾的双腿,握着玉润的肌肤,将腿儿打开,目光如注的看着晏璟将手指一点点插进那个几不可见的小孔里。

    “啊!不!不要插!好疼~啊!”

    青涩的幽穴花口过于紧小,哪怕是男人的食指,才探入了一点,她就疼的大叫了起来。

    “唔,太紧了,好烫。”可是就是这样的紧致,让晏璟瞬间迷上了这股感觉,他下意识的想将手指插的更深,可是指尖卡在穴口根本就动不了,他只能挫败的拿出来。

    晏焘皱眉道:“这么小,你和我的东西都那么大,就这么插进去她会疼死的,用我拿的那盒东西吧。”

    说来也是可笑,无论是晏璟还是晏焘,身为侯府公子,身边美人环侍,却都还是处男……唯一的经验之谈,就是春宫图了。

    晏璟跨间的肉棒几经涨疼了,速速拿过晏焘那会儿放在床头的东西,巴掌大的百宝嵌盒子甫一打开,就是一股幽香。

    “这可是外邦来的香油,听说抹在女人的穴口和自己的东西上,插进去会方便点。”

    为了今天,他们俩都准备了很久,不过毫无经验的晏璟只顾着备下事后止疼的药膏了,好在晏焘多了个心眼,拿了润滑油和即学的春宫图。

    看着他们两个生手如临大敌,晏鸾是彻底绝望了,她现在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过被破处的,可是一看到晏璟腿间那勃起的东西,她就觉得肚子疼。

    “要不,还是以后再来吧,我还太小了,呜呜~我不要被疼死!”

    22 流水了 h (涉及3p慎入)

    此时晏鸾已经被剥的精光了,撕碎的衣物尽数被扔到了地上,软绵赤裸的娇躯微颤在晏焘炙热的怀抱中。

    看着晏璟从旁边的托盘里拿过一块雪白的方巾,细心的垫在了晏鸾的臀下,晏焘就掐了一把她嫩滑的屁股,咬着她玲珑的耳垂恶狠狠说:“闭嘴,今晚必须干!”

    他的大鸟已经涨到不行了,就这么半途而废,估计会落下隐疾的……

    “阿鸾乖,第一次都会疼的,不要怕,插进去就好了,把腿张开些,忍一忍,不会有事的。”

    瞧着楚楚低泣的晏鸾,晏璟的心就软了,不住安慰着她,一边将那润滑的香油涂在了她的小穴上,动作间可是丝毫没有怜惜的迟缓。

    晏焘最见不得他这幅表面温柔,内里腹黑的老狐狸样,大力捏着晏鸾的一对玉乳,就冷哼道:“大哥,你说这些话不牙酸?对了,多揉揉她的阴蒂,书上说揉多了会流很多水。”

    正往自己肉棒上涂着润滑油的晏璟,一个凌厉眼神扫过来,晏焘就不说话了。

    “把我的手解开吧,反绑着好难受。”已经认命的晏鸾,只能眨巴着湿漉漉的美眸微自己争取最后的福利,绑在背后的小手本就不舒服,还不时被晏焘的肉棒摩擦着,那骇人的尺寸让她更加害怕了。

    正享受着软绵绵小手揉搓肉棒的晏焘不高兴了,舔咬着晏鸾的后颈,贪婪吸着少女秀发的芬芳,冷冷说道:“等大哥插进去了,就给你解开。”

    “躺下来些。”

    握着晏鸾光洁的小腿,将她往下面拉了几分,让她正好躺在晏焘的怀中,靠在男人胸膛上的小脸又能无误的看着自己腿心处。

    晏璟扶着自己跨间硬勃已久的肉棒,将硕大的龟头抵在了饱满诱人的花心上,还未来及用力,晏鸾就叫了起来:“别!我害怕!太,太大了!”

    那是绝对异于常人的尺度,挺立在男人的腹下看起来格外狰狞,像一头被情欲吞噬的猛兽般,要不顾一切的摧毁。

    “别乱动!嘶~”

    箭在弦上是不得不发,可是晏鸾的花穴格外稚嫩,晏璟扶着伞状的肉头好几次不得而入,俊逸的额间都布满了热汗,不得不让晏焘帮手将晏鸾的两片阴唇往两边分开。

    那比鸡蛋还要大些许的龟头生生才进了小半,尽管做了润滑,晏鸾还是被那股撕裂的疼弄哭了,尖叫着:“好痛!啊!”

    晏焘忙按住了她,不禁催促道:“大哥你快点!”

    “别夹着!”晏璟也不好受,强行插进还未绽放的小花苞是要付出代价的,不仅晏鸾疼,他的龟头也被夹的生疼,就着润滑油又往里面挤了一点,就卡住了,隐约间似乎抵在了一层阻隔上。

    晏鸾只觉得阴道口火辣辣的涩疼,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的巨棒和自己连在了一起,她哭的力气都没有了,抽泣道:“不要,不要顶了,太疼了!”

    这痛就和她那次梦见被强奸是一样的,不,还要更疼!

    “是处子膜,阿鸾放松点。”

    晏璟将龟头退了出来,看着来不及闭合的幽穴口,上面湿滑一片还黏了血丝,他又接着进入了几次,努力让晏鸾适应,每一次都增进了几分,直到肉头进入大半,彻底顶在那片距离穴口不过几厘米的薄膜上。

    然后他按住晏鸾的大腿,狠狠的一个挺腰!

    “啊!!”

    锥心刺骨般的剧痛袭来,在晏鸾的惨叫还没喊完,晏璟退出了几分,就猛的往花心深处撞去,大半的肉棒随着龟头破开少女紧致的内壁,实实的塞了进去。

    和娇小的阴穴口相较,硕大的龟头擦过层层紧箍的肉褶后,才知道什么叫做曲径通幽,晏鸾生的美,更是天生媚骨横生,破开了青涩,通往深处的花道简直让人神魂颠倒。

    晏璟甚至还未插到底,就被那股可怕的紧缩吸射了……

    晏焘看着他黑沉着脸色将肉棒从花穴里缓缓退出,随之淌出的精液混着处子血,顺着臀缝淌在了晏鸾屁股下的方巾上,沾在白巾上的血痕还带着一丝丝淡粉。

    “大哥,你这么快?”

    别说晏焘了,晏鸾还挂着泪珠的美眸都有些不可置信,完美强大的晏璟,居然是传说

分卷阅读2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