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兄长为夫 作者:黛妃

分卷阅读38

      宫口上。

    瞬间瞪大眼睛的晏鸾想要尖叫,却被晏璟吸住了舌头,旋转在喉间的惨叫俱被他吞入了腹中。

    “哎呀,阿鸾射尿了!”

    这一击太出其不意了,正在缓和点上的晏鸾瞬间就被撞的失了禁,情欲浓浓的美眸翻白差些晕了过去,晏璟终于放开了她,好整以暇的看着从尿道口里喷出的淡黄水液,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

    “阿鸾射尿的模样越来越好看了,唔,有股草莓味儿。”

    大脑空白一片,浑身每个毛孔都刺激到张开的晏鸾,高潮的剧烈颤栗着,方才被晏璟捅入的玉瓶也从过分湿滑的甬道里落了出来,待淅淅沥沥的尿液无意识的射完时,大开的腿心深处,还潺潺淌着丝丝透明淫液。

    晏焘晃了晃玉瓶,听着里面的水声,笑道:“还泄了不少,阿鸾真是水做的小淫娃。”

    这下大床是彻底湿了个透,等将晏鸾被绑缚的小腿取下时,雪白的双腿还在余韵中抽搐着,晏璟制止了晏焘解开绑着双腕丝带的动作。

    “先别急。”

    他跪坐在了晏鸾的身前,激烈的不断高潮让她娇躯绯红的如同娇花般,散发着诱人又可怜的气息,那对被交叉着捆起的雪乳,也涨到了极点。

    玉白嫩滑的挺翘奶子,被绑的透着丝丝血脉,鼓涨的异常,晏璟用手捏了捏,只听着晏鸾无意识的轻咽着,似乎是在说疼。

    他招过晏焘,两人一左一右凑近,开始舔吸她的玉奶,一边有节奏的揉捏着,直到晏鸾开始嘶哑着哭喊涨疼,晏璟就知道时机差不多了。

    39 狼狈为奸

    西市夜放花灯,盈盈点点的火光渲亮了偌大西城湖,结伴相行的皆为夫妇或情侣,写下心愿放入花灯送上天际或放入湖中,相视一笑而拥,且让人羡慕。

    走在中间的晏鸾抱着花灯却是尴尬极了,她这一左一右两座大山,走在人头攒动的街上,是异常亮眼。

    “开心些。”

    看出了她的不自在,晏璟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而另一侧的晏焘则是握紧了她的手,默默的护着她。

    在湖畔握笔写心愿时,晏鸾想了想只写下四个字——【一世安康】,或许姜福媛说的对,她之所求应该是生而安乐,不是为世所困。

    最先写完的她将不大的纸张卷了起来,侧目好奇的看了看晏璟和晏焘,两人不疾不徐的写了一行小字,奈何天色太暗,她也不曾看清楚。

    晏焘颇是幼稚的捂住了纸条:“不许偷看。”

    待三人将写好心愿的纸条,放在了做工精细的花灯中,选了处空旷些的地方,一起点燃往上一推,轻巧的花灯便乘风而去了。晏鸾一直抬头望着,直到那花灯汇入灯海中再也不见踪迹。

    “希望愿望能实现。”她小声的低喃着,再回头时,才发现负手立于身后的两人真注视着她,眸中翻涌的情愫让她微愣,她忙说道:“我们回家吧。”

    “不急。”

    随后两人带着她去逛了夜市,卸下平日高贵的身份,难得融入了平民中,这一夜晏鸾终于是开怀了,倒是不曾想到这古代的夜市不比现代的差,甚至还有很多新奇的玩意儿,让她大开眼界。

    直到宵禁前,三人才回了淮阴侯府,晏璟晏焘抱着买给晏鸾的小食和玩物,将她送回了芳华馆。彼时月色正浓,摘了面纱的晏鸾,娇靥还笑如百花,喋喋不休的同他们说着方才的趣事。

    俏如出谷黄鹂般的清音满是欢喜,身侧的两人只静静的聆听着,最后相视一笑间,都是满满的宠溺,可惜晏鸾并不曾发现。

    ……

    六月中旬皇家仪仗络绎不绝的出了东华门,皇帝开始了陪都避暑之行,晏鸾送永康公主时有幸见了这场盛况,可谓是奢侈至极,难怪有朝臣反对避暑铺张,也有人消尖了脑袋想陪驾。

    永康公主一走,晏鸾就被送回了京郊的皇庄,而晏璟晏焘则是随了舅父梁王协理朝政,忙的不可开交。

    晏鸾一连在皇庄闷了好几日,听闻后山处有一片花林,闲来无趣她就带着侍女出了庄子,到后山转悠去了。

    “这是什么花?”

    素指从落满花朵的地面上,掬起一把雪色花瓣放在手中的银面团扇上,似桃花又似梨花,香味扑鼻,她一时也摸不准是何品种了。

    “这是白茶。”

    回答她的并不是侍女,熟悉的男音让晏鸾迟疑的转过身,几米开外的花树下,英姿勃发的武安侯王安之正摇着扇子,淡笑而视。

    “原来是侯爷呀,你怎么在这里?”

    清风拂过,花雨纷飞,一袭绯色云烟长裙的少女,绝美如花仙般撩人心魂,蔓延在空中的花香似乎有股甜甜的味道,王安之些许迷离,手中的扇子蓦然落在了地上。

    啪~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王安之清朗的目光都有几分尴尬,狂动的心房让他呼吸不稳的说道:“我家的庄子也在近处,每年白茶花开我都会来看看,未料能遇上翁主,我之幸也。”

    他的目光异常炙热,不是第一次见这种眼神了,晏鸾莞尔一笑,已带着些许疏离,只叹今日没选对时间,这片花林只能改日再来了。

    “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侯爷赏花了。”

    她拢起裙摆蝶步翩然,踩在落花上的绣鞋走的有些急促,路过王安之时,一丝停留之意都没有,颔首一笑就走了。

    “慢着……翁主可是不待见我?”

    此时的王安之是失落的,从痴迷中走出的眼神恢复了几分睿智,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晏鸾的去路,面色阴沉的看着比他矮了太多的少女。

    晏鸾心下一紧,被他逼视的往后退了一小步,姝丽的娇颜上笑意都淡了,讪讪道:“侯爷多虑了,只是这会儿突然有些不适,我想回去了。”

    “是吗?”他的声音突变的阴寒,沉沉的目光从她的脸上,落在了齐胸襦裙不曾遮挡的精致锁骨处,危险的微眯着。

    被他看的头皮发麻,晏鸾忙低头看了看锁骨那里,顿时就有些慌了神儿,昨夜里晏璟吸允着留下的暧昧痕迹竟然还在,淡淡的红印却不难看出是怎么留下的。

    晏鸾忙用手中的团扇挡在了胸前,努力淡定说着:“不打搅侯爷雅兴了。”

    这次王安之没再阻拦她的离去,侧身放她离开,只那阴沉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纤细的背影,摇曳间窈窕妩媚的让人心动。

    “人都走远了,侯爷这么看着有何用?”

    一身华裙的褚云裳从花树后走了过来,花枝招展的面上笑如灿莲,看着王安之紧握成拳的手,她摇着扇子冷哼了一声,却心上一计。

    “她这样不识抬举,可真枉费了侯爷的喜爱。”

    “你的舌头不想要了?”再回过头的王安之已然变回了人前的阴郁森冷,看着褚云裳的目光隐有杀意。

分卷阅读3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