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

兄长为夫 作者:黛妃

分卷阅读44

      ”一声,一颗沾满了水液的葡萄自少女的娇穴中挤了出来,砸落在果盘中,隐约还散着丝丝热烟。只见那微微外翻的娇嫩穴肉还挂着几抹透明水液,好不淫糜。

    “唔!不行了,里面~出不来了!”

    一连排了三颗出来,只剩下最初放入的两颗,卡在了甬道深处怎么都弄不出来,急的晏鸾扭着小屁股就嘤嘤泫哭。

    晏焘最先忍不住了,放下手中的果盘,就抱住了少女的纤腰,扶着勃起高昂的巨龙,在穴缝中磨蹭了一身的粘液,就冲了进去。

    “干!原来在这里面啊~哦!”

    “啊~不要顶!葡萄还在里面呢~呜~”

    男人的阳具瞬间将紧缩的甬道填充到极端,而那狰狞的肉头一举撞在了最深处,将那两粒排不出的葡萄顶的一个劲儿往里钻。

    “别动,让哥哥的大棒给你弄碎,不然出不来。”

    晏焘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好在晏璟不跟他抢,还默许他第一个进来尝这口鲜。掐着晏鸾的小腰,全身的重心都放在了胯间,硕大的龟头对准了花心,猛然操干起来,百来下就将那两颗果儿捣的细碎。

    “唔!好酸~太快了~我,我不行了!”

    妙不可言的宝穴裹的晏焘绷紧了脊背,打桩般迅速撞击着,直操的晏鸾往前扑,想要逃离他那可怕的巨龙,却被他钳住了腰身,根本躲不脱。

    肉汁四溅,白的、红的,染满了男人的阳具和少女的玉门,大量的汁水甚至从腿间往下淌,好不淫乱。

    “啊啊!好多水,浪穴干起来真爽!快让我射给你,小荡妇快点叫!”

    可怜的晏鸾已经被撞到了晏璟的怀中,浑身颤抖的厉害,咿咿呀呀呻吟着的小嘴还流着吞咽不及的口水,含娇美目全然承受不住这样激烈的操弄,哭的眼圈都红了。

    晏璟扶着她香滑的玉肩舔吻着,不时凑在她的耳边笑着:“阿鸾还是快叫出声来吧,不然你二哥一定会干到晚上的,嗯?”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身后的晏焘干的更用力了,次次都捣在了最深处,戳地晏鸾平坦的小腹都隐约凸起,细看的话不难认出那是男人龟头的形状。

    “呜呜!好大好舒服~二哥,二哥快射给我吧!”她几乎是用了最后的力气喊出这些话儿来,就娇喘着发不出声了。

    快射的时候,晏焘都爽的忍不住低吼了起来,分泌着淫液的内壁紧缩,圈圈层层的嫩肉裹的肉棒快感一波接一波,沾满了白沫的阴囊已经快涨到不行了。

    “射给你,都射给你这个荡妇!哦哦~”

    滚烫的男液从龟头中喷涌而出,千千万万炸开在少女娇嫩的阴道深处,晏鸾被烫的直哆嗦,紧绷的双腿在高潮来临后随之瘫软。

    有那么一秒间,她仿佛听见男人射精的声音,浓浓的灼液争先恐后的喷入子宫,惊人的量,竟然让她又了腹胀的错觉……

    等到晏璟再上时,晏鸾已经软绵成泥了,被他摆着各种的姿势干弄,少女娇弱的哀求和呻吟,在寝殿里回荡了很久很久。

    这场性爱一直持续到傍晚,等到他们再放开晏鸾时,少女平滑的莹白小腹已经鼓涨的如同有孕般,里面堵满了男人一下午射入的精液。

    晏鸾被涨的哭,怎么哀求都无用,被晏璟用一粒葡萄塞着紧缩的穴口,只有少量的灼液潺潺往外溢出。

    “大哥大哥,我好难受……啊~”

    穿上中衣的晏璟又恢复了素日的优雅高贵,温和的抚摸着少女鼓起的小腹,深邃的眸中是散不去的变态腹黑,笑道:“阿鸾看起了真像是怀孕了般。”

    苦闷着桃颊的晏鸾微愣,从第一次发生关系到现在,她都不曾吃过药,他们本就是乱伦的关系,若是生下孩子……

    “怎么了?不想怀孕?”

    晏璟似乎看出了她的抵触,轻笑的揉了揉她凌乱的头际。连一旁穿着衣服的晏焘也回过头看向了晏鸾,冷峻的脸色有些黯然,随口说了一句。

    “怕什么,能怀早就给你下种了。”

    霎时晏鸾有些怯懦迟疑的看着晏璟,她不太明白这句话。

    “放心吧,知道你是不愿意的,我和二弟每次都有用药,不会怀上的。”

    晏鸾默然,难怪这么久都没反应,他们俩都是天赋异禀,按理说这么做上几次,不怀孕都难,原来如此,她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该难过。

    他却不曾告知她,因为怕女子避孕的药物伤她身,他们选择了自己用绝育药,是药三分毒,久而久之只怕这辈子他们都不会有后代了……

    七月流火,转眼便是一月而逝去,月底远去陪都的皇亲国戚们,也到了该回程之时,晏璟晏焘再次忙的不可开交。

    晏鸾早几日就被接回了淮阴侯府,闲来无事就逗逗晏璟送来的番邦小香猪,软软萌萌的小短腿还带着异香,挂着小铃铛满院子跑,逗的晏鸾可欢喜了。

    “翁主,是武安侯府送来的请柬。”从前院端着信盒过来的侍女轻声回禀着。

    “王安之?”晏鸾微微皱眉,放开了撒娇的小香猪,起身抽过盒子里的信笺,洒了金箔的香笺可谓高端,洋洋洒洒的几排苍劲小字,大抵是王安之亲笔书写的,倒是颇有文士之风,可较之晏璟的字,他似乎又差了那么一筹。

    除却一些客套的废话,最后才说明了是邀请她参加七月茶会的,她莞尔看着那恭候之三字和信盒中的小玉牌,只觉这茶会是去不得。

    “去帮我回了送贴的人,就说……罢了,随意找个由头打发了吧。”

    侍立在一旁的嬷嬷,瞄了一眼被晏鸾随手扔在花案上的香笺,忙出声道:“依老奴看,翁主可前去,武安侯每年都会准备茶会,宴以邺城上流文士和勋贵,此玉牌难得。”

    这位嬷嬷是永康公主走时留在府里的,听她这么一说,晏鸾美眸轻扬,迟疑问着:“会去很多人?”

    还不及嬷嬷答话,捧着信盒的侍女就一脸笑意说着:“是的,听说很多人想去还苦恼没有请柬呢,武安侯的眼光极高,往年倒是给府里送过一两次玉牌,可惜翁主都去陪都避暑了。”

    “是吗?”

    晏鸾玉指芊芊拿起那块坠着流苏的小玉牌,上面用鎏金刻着一个楷体的茶字,背面还印有王家的家徽紫荆之花。

    “那就去凑凑热闹吧。”

    45 做你的夫君

    王安之此人比晏璟只长一岁,时年不过二十三,如此年纪便获封侯爵,在邺城中还是第一人,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他有个好爹。

    晏鸾的香帷宝车甫到武安侯府时,玉玲声乍停,便惹了诸多注视,少女绝美纤柔的窈窕身影缓缓步下,门庭若市的侯府正门忽而静默一片。

    “翁主来了。”

    最先迎上来的是王安之,风度卓然向晏鸾施了礼,阴郁的眸中有些掩不

分卷阅读44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