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兄长为夫 作者:黛妃

分卷阅读50

      像是担忧,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这些年他身为皇帝却受制于王雍,早盼着有人来收拾那老家伙了,晏璟这一冲动,终于是要开始制衡之势了,他这龙心甚悦。

    晏鸾缄默,此事是因她而起,尽管王家理亏并未当即找晏璟对峙,可这几日她常听晏焘说及,晏璟在朝堂上被王雍发难,好在都是有惊无险。

    “陛下放心吧,大哥说应付的来。”

    拜别了齐灵帝和姜福媛,晏鸾就回了府去,还未到芳华馆便瞧见匆匆来迎的赵妪,说是晏霏回来了,永康公主让她过去正堂一趟。

    “晏霏?”

    晏鸾吃惊,赵妪何尝不是,低声朝软轿中的晏鸾说道:“是被侯爷接回来的,听说前月里被蛮夷所掳,糟蹋了身子,还落下了身孕。”

    到了正堂,晏荣和永康公主俱是坐在上首,晏鸾行了礼,才瞧见跪在地上痛哭的晏霏,不禁愕然,记忆中楚楚怜人若白莲般的女子,才短短三两月,竟然差些认不出来了。

    以前的晏霏弱不禁风行若摆柳,端得一副美态,现下却是面黄肌瘦,长发脱落了一半,残腿似乎被医好了,可不知何故,左腕却好似折了。

    后来晏鸾才知晓,当初晏霏被晏荣连夜送回了恒国会稽去,她母亲卞夫人母家在会稽乡下务农,起初晏霏害怕永康公主着人再来取她性命,惶惶不可终日,躲在庄子里不敢出门。

    可乡下农庄又如何能与邺城的侯府相比,金砖玉瓦的寝居变成了茅草土坯的房屋,久而久之她便有了怨言,最后惹的舅家厌恶,将她逐出了庄子。

    她残腿已医好,便想着回京再求晏荣,更想过去找褚蒙,奈何身无长物,走投无路流落入了烟花之地,最后被蛮夷所掳走,费尽心思才找人送信回邺城给晏荣,得以被救。

    可到底是迟了,肚子里已然有了两月多的身孕。

    “父亲,母亲!我愿落发为尼,只求能留下腹中骨肉,求求你们了~”

    她的遭遇,晏鸾是同情的,可不代表她会心软。前世的晏霏到最后都伪装的很好,与晏鸾姐妹情深,在晏璟登基的前一夜,便是她偷偷带了褚云裳进了栖凤宫,诱骗她喝下了毒药,直到毒发时,晏鸾才彻底明白人心之可怕。

    晏荣头一个发了话,碍于永康公主的气场,他甚是轻言细语的说着:“公主,城南的庄子还空着,霏儿此次也是凄然,便打发她去那儿过活吧。”

    却见永康公主摇着手中的飞鸾团扇,讥讽一笑:“侯爷便这般不在意你晏家的名声了,往后传出去,倒显得是本宫失了责,没教养好庶女。”

    最后,晏霏的孩子还是保住了,也不知道晏璟同永康公主说了什么,不仅允了她留下孩子,还将她送去了庄子,只命她隐姓埋名不可声张即可。

    ……

    “大哥,你究竟同娘说了什么?还有,你为何同意晏霏留下那个孩子?”晏鸾含住晏璟喂来的樱桃,乖巧的卧在他怀中,好奇的问着。

    晏璟用手接住她吐出的樱桃核扔在旁边的金钵里,用湿巾擦拭了手,便笑道:“往后你便知了,阿鸾不是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难道你不想我这么做?”

    他和晏焘都没想过这辈子会有子嗣之事,可偌大的淮阴侯府总是需要继承人的,晏霏虽然只是个庶女,可到底是晏家的血脉,而那个孩子……

    “唔~大哥你又来!”

    晏鸾轻吟了一声,推开晏璟捏着她玉乳的大掌,回了皇庄这几日,三人是成日的行敦伦之事,没羞没臊的更没节制,她是彻底怕了他们俩。

    “乖,只摸摸。”晏璟慵懒的抱着她,温和的眸中丝丝情欲沉浮,凉薄的唇轻蹭在晏鸾的丹唇上,色情的舔舐着檀口中残留的樱桃汁液。

    “少来!”晏鸾的小手抵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桃颊绯红,娇嗔着:“昨日你也是这般说的。”

    结果呢,摸着摸着就将她按着插的哭天喊地都不放,晏焘亦然,连假话都没有,晏璟一动手他就成帮凶,弄的晏鸾现在看着他们的阳物,双腿都禁不住发颤。

    晏璟沉沉一笑,俯身就去吸咬少女的雪白椒乳,细嫩的乳肉在唇齿间轻弹,那感觉真真美妙至极,挑逗着沾满口水的乳尖,听见晏鸾的低吟声,他的大掌就开始往下移了

    “呀~别揉!”

    修长食指隔着透薄的纱裙揉按起小阴核,酥麻的快感即起,晏鸾敏感的腰肢轻扭想要躲开。

    “别动,今日阿焘不在,大哥和你玩些别的东西吧,一定会让阿鸾欢愉的。”

    这话他是咬着她的耳朵说的,被他揉的浑身发软的晏鸾,顿时一个激灵,天知道她是最害怕晏璟和她玩别的东西了!

    “我不要!你又想骗我,拿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塞!”

    上次是葡萄,在上次是毛笔,这次呢?皎若秋月的明眸里浮起了满满的拒绝,可来了兴致的晏璟,哪是她能拒绝的,抱起她走到轩窗下的大凉榻上,捏了捏布满吻痕的乳房。

    “阿鸾且依了我吧。”

    50 撑的好难受 hh (含道具 慎入)

    晏鸾到底是没抵挡地住晏璟的诱惑,稀里糊涂极点了头,他那低沉性感的笑声直在耳旁旋绕,酥软的娇躯顺势被他剥的精光赤裸。

    不多时,晏璟拿着一个花梨漆木的锦盒过了来,行走间,单薄的上等紫绸中衣微敞,蜜色的健硕胸肌上,还印着几个晏鸾啃下的绵绵齿印。

    “挑了几样趁手的,阿鸾一定会喜欢。”晏璟扫了一眼侧卧在引枕上的少女,赤裸的雪肤莹白,风娇水媚的玲珑娇躯上,布满了不曾褪去的斑斑吻痕,让人难免心生凌虐之欲。

    待他打开盒子,晏鸾的双颊就红的透彻,惺忪的秀目愣愣的看着晏璟拿在手中的玉势,便没好气:“大哥尽收集这些玩意儿折磨人。”

    晏璟拍了拍她的娇臀,笑道:“把腿儿张开,好玩的在后面,且先松松你这肉壶。”

    晏鸾无法,含娇凝睇的缓缓展开了软绵的双腿,仰躺靠卧在引枕上,羞赧的看着晏璟拿起一物往腿心送去,立时一惊:“别,会不会太硬了。”

    那比男人肉棒小了些许的玉势,做工精致的很,上等的白玉镂空雕了花,头端是和阳具差不离的蘑菇头,看着甚是硕大,玉身不长,足以整个插入穴缝中,为了方便取出,尾端处系了棉绳。

    “硬么?阿鸾试试看,是此物硬,还是大哥更硬。”

    “呀~”

    冰凉的圆润玉头在嫣红的花缝间来回蹭着,挑着丝丝透亮的淫水,滚动在牡户之上,抹的那颗敏感的小阴核湿滑,晏璟再用手指轻揉,晏鸾就受不住了。

    “大哥别,别揉了~”往常他与晏焘,一人揉着阴蒂,一人用双指插穴,不出片刻功夫就能叫她泄上一回,她是生生怕了这种刺

分卷阅读5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