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

兄长为夫 作者:黛妃

分卷阅读59

      蓦然消瘦的五指隔着飞凤的金罗宫装按在小腹上,晦暗的面色让她整个人格外阴沉。

    “究竟发生了什么?”

    “十天前,有人在我的安胎药里做了手脚,当天夜里孩子就没了。”

    因为还是头三个月,姜福媛有孕之事,即使在入宫之后,齐灵帝也不曾在朝堂上明说过,可也不乏有心人探知,显然下毒的人是不想让齐灵帝有后,以至于姜福媛流产后,也只能忍痛吃下哑巴亏,没流出消息来。

    “可查出是谁做的?”

    姜福媛微微抬头,咬牙切齿道:“是柯盈,她已经自缢了。”

    柯盈这个名字晏鸾不陌生,就是此前姜福媛与她提及过的海昏侯家的三姑娘,姜福媛入宫后,她也被送进了宫,封了贵嫔。

    “莎莎,你振作点,这事没有这么简单,柯盈只怕是枚棋子罢了,她后面还有人。”

    晏鸾心头也不好受,此前她与姜福媛还为了这个孩子而欣喜若狂,转头不过二十几天的时间,就这么没了……

    “我知道,一定是王雍老贼,陛下的御膳里也发现了毒药,他们这是要谋朝篡位了,小婉,你一定要帮我,帮我的孩子报仇!”

    姜福媛再也忍不住了,扑在晏鸾的怀中大哭了起来,任她以往个性再坚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不痛。晏鸾鼻头发酸,眼眶微红的抚着她的后背。

    “这个仇会报的,莎莎,不要哭了,你现在身子不好……”

    说着晏鸾也落了泪,她早该料到会出事的,却没想到他们会从姜福媛这里下手,暗害一个还未成型的胎儿,其心可诛。

    59 婚事

    顾念着姜福媛失了孩子,晏鸾便准备留在宫里陪她一夜,晚间传膳时,齐灵帝才姗姗迟来,孩子一事对他打击也不轻,素日温润的龙颜也阴沉了几分。

    “下午寡人见了璟表兄,他说姑丈应该无大碍了,阿鸾这几日就留在宫中陪陪阿媛吧。”

    晏鸾注意到了元浚对姜福媛的称呼,不是一个单纯的皇后也不是小字,而是喊着她的乳名,想来也是爱极了姜福媛吧。

    “是……陛下也要保重龙体。”

    齐灵帝点了点头,面目柔和了些许,姜福媛流产一事让他意识到不能再隐忍了,永康公主传书招回晏家兄弟也是他的主意,他自幼便敬佩晏璟良多,如此风云变幻时,他能求助的也只有这一人了。

    ……

    晏鸾在宫中一留就是好几日,期间晏璟每日都来看她,今日也不例外,牵着她到了永华宫外的兰台上,眺望着巍峨帝宫。

    “过几日就要转凉了,且多添些衣裳,若是不想在宫里住,我便带你回家去。”

    百丈高的兰台上能望尽整个宫闱,却又凉风不止,他自然而然的站在了风头处,以高大的身躯为她遮住了风,又留了最美的景。

    “过几日再回去吧,听说爹要将淮阴侯的位置传给你了?”

    晏鸾静静的依偎在晏璟的怀中,这几日齐灵帝总是与她说些朝中之事,莫过于晏璟处处打压王雍的壮举,而晏荣前日里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将晏家军的军印和淮阴侯印交给了晏璟,现在他成了晏家名副其实的掌权人。

    揉了揉晏鸾梳着花髻的头顶,晏璟略略沉吟:“嗯,娘这些年过的并不好,接位后,我准备送他们回恒国会稽去。”

    晏荣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人知道他是真的喜爱卞夫人,还是借那事来抵触永康公主,但他是个绝对有野心的人,多年来南征北战招兵买马,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次他大难不死,能主动将位置和权利传给晏璟,大概是想通了什么事情。

    “再过十来天就是阿鸾十四的生辰了,到时候定要为你办场华宴。”

    清冽低醇的声音温柔的入骨,晏鸾微微抬头,就撞进了晏璟一直注视着她的目光里,皓月星海般的深邃鹰目里,溢着满满都是爱的宠溺。

    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在朝中杀伐决断的璟世子,也会有这样柔情的一面吧。

    “大哥,我爱你们……”

    没来由的,晏鸾就脱口而出了,看见晏璟在片刻的呆滞后,忽如其来的狂喜表情,莫名撞的她心头发酸,这句话她早就想说了,可是一直没有说出口。

    “阿,阿鸾……你且再说一遍。”过于激动,难得让晏璟失了态。

    “我说,我爱你和二哥,永远。”

    这一次她的坚定,彻底让晏璟听清楚了,紧紧的环住晏鸾的纤腰,将泛凉的薄唇印在了她光洁的额间,贴下一个炙热的吻来。

    “我们也爱你,永远。”

    他的气息并不稳,身后抱着晏鸾的大掌还有些激动所致的轻颤,大概是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这句话吧。晏鸾闭上眼睛也紧紧的抱住了他,脸颊上隐约有热泪滑过的触感。

    这一世能再遇到他们,是她之幸,就让苍天来见证这场爱吧,她要至死不渝。

    ……

    回到栖凤宫时,姜福媛也才从长乐宫褚太后那回来,这几日难得转好的脸色又有些难看了,生生饮了一杯清茶,便愤愤说到。

    “这么迫不及待要将那个褚云裳嫁进王家,她也不怕养个白眼狼出来反咬她一口。”

    “好了,你莫要生气,她此举不过是想拉拢王家罢了。”

    孩子流产一事,姜福媛是彻底恨上了王家,连带着齐灵帝也开始借助晏璟之势,在朝堂中发号天子令了。而掌控朝政多年的褚太后,自然会被这样的变故惊扰,或许以前她是个杰出的女政治家,可现在是真比不了当初了。

    事已至此,她还妄想嫁出一个褚云裳,去平复王家的野心,当真是愚蠢。

    “我怎能不气,她如今势力虽没有以前庞大了,可到底还是握了些王牌在手中,都到这种时候了,她不帮元浚还一心去维护自己的权势,算哪门子的母亲。”

    晏鸾叹了口气:“所以说,野心不是个好东西。”

    褚太后因为野心,便毒杀了丈夫顺帝,辅佐亲儿做傀儡天子,让自己一跃成为万众之巅;晏荣因为野心,弃了青梅竹马的卞夫人娶永康公主为正室,让式微的淮阴侯府达到了空前的地位高涨……

    “说来,当前我们要防备的,还有一个褚云裳。”

    褚云裳前世喜欢晏璟求而不得,转化为恨,入宫做了贵妃妄图生下皇子,效仿褚太后来个杀夫佐子,可她太激进,让王家人有了可乘之机,十月怀胎生了个公主,最后被逐出了宫廷。

    穷途末路找到了晏霏,潜入宫中毒害了晏鸾,最后也落得惨死的结局。这一世,她仍旧不甘心,因为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情,她就妄图联合王安之来复仇。

    姜福媛极为赞同的点点头,说道:“你之前不是说她有重生的可能么,想来她定知道不

分卷阅读5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