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熊小姐_分节阅读_14

亲爱的熊小姐 作者:作者:安度非沉

亲爱的熊小姐_分节阅读_14

      她是不是还得感激柏之笙不杀之恩?哆哆嗦嗦地跟着柏之笙出去了,她估计这以后都不敢对着柏之笙叫唤了怕挨揍,当然惹恼了她也是会咬人的。

    拍了拍她的肩膀,指了指那个小窗口,又画了个问号。

    “防狙击手的。虽然你家都是窗口但是那个格外危险。”柏之笙不好说之前的相弥就是在浴室里被狙击手一枪砸在了手腕上,那也是躲得快,她要防备一切因素,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够有效。

    这些话都是不能对相弥说的。

    但还是把相弥吓得哆嗦了一下。

    这女人好可怕。□□!私藏枪支是犯法的!

    况且她一个小老百姓也没什么本事为什么会有人盯上她!

    这岂不是无稽之谈!柏之笙自己脑洞大开在这里想什么呢究竟!

    这些话相弥也没法儿表达,只是又画了个问号,柏之笙却一把抱住了她,因着她已经个子远远超过了柏之笙,所以柏之笙窝在她怀里看起来楚楚可怜梨花带雨。

    ——不要脸!

    相弥觉得脑子发热,如果自己还是人的模样的话一定会脸红的。

    “相弥,我不能说,你也不要跟任何人说,我说过这些话。”

    都是些什么鬼。相弥耸了耸肩,把她扯开,一把推搡到地上,却是很轻易地丢过去了,像是扔一只布偶娃娃一样毫不费力。

    所以柏之笙对她毫无防备么!那怪力是摆出来看的么!

    脑海中的吐槽已经不能够再用语言去表达了,相弥保持了沉默,柏之笙缓缓爬起来,柔柔地笑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看起来无比勉强,接着就是爪子被拉过去,放在了胸口上。

    柏之笙的胸口。

    虽然自己的熊掌也是软软的,但是柏之笙的似乎更好看一些,因此带来的冲击力让相弥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

    “相弥,你讨厌我的话,程度如果够,就杀掉我,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毫无损害,你今天杀掉我也无所谓,明天的话,明天——你明天变回人形。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你到我一会儿告诉你的地址去看一眼吧——算了,明天,如果你见到我,杀了我,只要你觉得,我对你是有害的。”

    柏之笙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她用手臂揽着相弥的熊爪,熊爪太过锋利甚至划破了胸前的衣服,直勾勾地看过来:“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对你有害的话就杀了我,别在乎什么法律啊道德啊,现在的我不会有人注意的,知道了吗?”

    柏之笙疯了么……相弥傻了傻。

    如果柏之笙不是那么认真的态度的话,我就一定撕碎了她!相弥自己瑟瑟缩缩地想着,想了多少次千刀万剐柏之笙也没能付诸实施,现在肥肉自己上门待宰自己反而扭扭捏捏起来,不知道在扭捏些什么,犹豫半晌,把爪子抽出来,冷哼一声。

    “我就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

    怎么得出的结论!

    相弥一巴掌呼了上去又把她拍倒在沙发上面,自己扭过头去,如果熊也会叹气,就一定是相弥这样的呼噜一声,眼帘垂下去闭上眼睛坐在地上,她不知道柏之笙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只好歪过脑袋去假寐着。

    “又要睡了么?”柏之笙轻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又是什么柔软的东西盖在身上一般,接着就是重物压过来,相弥不耐烦地睁开眼睛,变成熊后明明是夏天也开始嗜睡,被打扰了感觉心情郁闷,只是柏之笙窝在她肚皮那里靠过来躺着,合上了眼睛,不多时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我叫你睡!我——相弥才要把她掀起来丢开,却鬼使神差一样,把她丢上了沙发,动作粗暴也没吵醒她,看看身上的毯子,不正是那天自己第一次变成熊后醒来身上盖着的那条么!

    捏起来,笨拙地搭在了柏之笙身上。

    如果柏之笙一开始就这样有多好。相弥有些无奈地想着,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开始睡觉,脑子里琢磨着下次去定做一个超大的床,总不好每次都在地板上睡着吧,哪怕是熊,思维也是人类的,总觉得不对劲。

    背过身子的那一刻柏之笙睁开眼睛,自己拉了拉毯子,望着相弥臃肿的背影,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叹了口气,合上了眼睛。

    她困死了。

    闭上眼睛,相弥却扭过头来,用熊的小眼睛盯着柏之笙看。

    她真好看。

    不不不怎么能夸她好看呢!

    相弥又翻过去,把身子蜷起来,任凭自己化作一个远远的毛球丢在梦里玩耍,似乎化作了各种各样的球在跳动着,一直玩闹下去,最终变成一颗篮球落在了一个男生的手里。

    投中三分线,从篮筐里蹦出来,脚边有个人把她捏了起来然后狠狠摔在一边。

    陡然睁开了眼睛,身子浮了起来,再努力让视野清晰一些,她发觉有人抱起了她,往不知道哪里走去。

    一个挣扎,噗通一声,相弥把柏之笙压倒了,一头熊骑在一个漂亮女孩的身上,大眼瞪小眼。

    “下去!”柏之笙终于下了命令。

    相弥傻了傻,滚到一边去,缩了起来。

    ☆、bsp; 17

    柏之笙怎么还没走!

    她赖在这儿不走了么!

    不要脸了么!

    相弥脑子里第一时间的弹幕是这样的。

    第二时间,就是自己把柏之笙压倒在地上时,那张惊慌失色,啊不。花容失色的脸那样好看。

    原来她是一个肤浅的颜控啊!相弥愣了愣。

    柏之笙这么好看?也没多好看啊!她和徐若水都深刻探讨过柏之笙的颜值硬伤,是额头!年纪轻轻的看柏之笙发际线一年比一年高马上就要变成地中海的趋势,大好的年纪估计再戴上假发片那就画面太美了,柏之笙虽然没有那东西但是相弥也是见证过她的刘海一点点稀疏下去的场景,到后来就是大光明。

    压力大,经常熬夜,或者说是营养跟不上,还有焦虑都容易造成脱发。

    怎么看柏之笙也没多大压力啊,已经是成名画家了在文青里面很有人气,出版商也觉得这是个香饽饽,才有个草稿就开始操心了,有男朋友很帅很有钱,自己长得好看。

    相弥自己胡思乱想着,柏之笙从地上起来,叹一口气:“相弥,你怎么突然起来?”

    “……嗷呜嗷呜嗷呜”

    怎么着我还不能起来!

    顺带说柏之笙的力气真大啊!相弥心有余悸地歪了歪脖子缩在后面,看着柏之笙似乎不跟自己计较这回事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柏之笙却摸了摸她的皮毛,似乎她很喜欢摸自己的皮毛一样,总之摸过来,恋恋不舍的眼神对着自己,这眼神是把自己变成熊的罪魁祸首,都已经变成熊了,目光就毫无忌惮地揉在自己身上,缠绵地如同床上纠缠的恋人。

    什么破比喻!相弥耻笑着自己的词汇水平,柏之笙却不说话了,揉了揉她的耳朵,于是她开始想一些一直露出水面但是自己忽视了的事情。

    捋清楚思路,她思索着,为什么柏之笙前后判若两人,而之后似乎柏之笙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这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如果是装出来的,柏之笙有什么阴谋?如果是真的,那也没听说过柏之笙有双胞胎姐妹,只有人格分裂这种说法应该说得通。

    但是变成熊这种奇幻的事情让她只能想到一个电影,生化危机,自己也被什么病毒感染了从而身体结构都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

    盲目猜测也无果,柏之笙所说所做似乎都在防备着什么一样,似乎是很厉害的东西,也可能是柏之笙的妄想。

    对了!还有,还有惊蛰!

    为什么柏之笙会在一开始叫自己把惊蛰送走,还说了危险什么的。

    惊蛰的名字也确实有些奇怪,和自己相弥这两个字一样在人名大辞典里不怎么会出现,她们都是没有姓的人,只有名,惊蛰是二十四节气之一,那么——相弥指了指一边茶几上放着的手机,柏之笙拿过来:“怎么了吗?”

    “嗷嗷嗷!”

    她指着手机叫了起来。

    这是柏之笙的手机,柏之笙解了锁打开,抬眼再看相弥,相弥指了指日历。

    打开。

    相弥比了个往前翻过去的动作。

    翻过去。

    再比一个。

    一连翻了几页,相弥点了点大脑袋。

    “有什么异常——”

    相弥指了指一个日期,那个日期下面写着惊蛰两个小字。

    “惊蛰。”

    “嗷嗷嗷。”相弥激动了起来。

    “你是想问……惊蛰是什么人……?”柏之笙犹豫了一下,“我不能告诉你。”

    摇摇头。

    惊蛰是什么人我还用跟你问么!你做出这么了解的模样来是干什么!

    “那你是……要问惊蛰……等等……我知道了,你是要问我为什么要你把惊蛰送走!”

    点点头。

亲爱的熊小姐_分节阅读_14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