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1

快穿之辣文女配求甜宠_高h 作者:貓叔友盡吧

分卷阅读211

      快穿之辣文女配求甜宠_高h 作者:貓叔友盡吧

    快穿之辣文女配求甜宠_高h 作者:貓叔友盡吧

    第一百四十二章 玻璃鞋(十一)高H

    安岸的绵吻从鹅颈移上耳垂,问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她一把抹掉眼角的泪,嘴唇倔强地抿着“自己造的孽自己了。”69

    安岸笑“原来你还记着,嗯?”

    叶未言咬牙用手撑起身体再次蹲起来,慢慢提臀收膝摆动着腰肢,水光泛滥的下体自动吞吐他的硕大。

    这个体位,她可以自已控制速度、深度和角度,但是一切的重心都要放在腿上,偏偏她又在高潮过后腿软了。

    即使如此,她也坚持自己是言而有信的人,说好要他射出来就会做到底。69

    直到五分钟后……

    慢了,动作太慢了…想让他射出来要等到猴年马月?

    叶未言越想越着急,节奏也开始变得凌乱不堪。

    就在她的动作逐渐趋向缓慢时,安岸有力的臂膀一下子伸了出来,环抱住她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把她向上提起。

    “嗯…”没等叶未言反应过来,坚硬的肉棒开始了令她又爱又怕的大力抽插,顶进去的时候直达穴底,抽出来的时候整个拉到了外面。

    在这疯狂而激烈地抽插中,安岸又突然压下身来,叶未言惊呼一声,微卷的长发散乱在床单上,腰肢被他高高提起,方便那粗大的肉棒急速贯穿她的身体。

    “啊啊…哦……啊…停下…快停…啊啊啊…”在叶未言近乎狂乱的淫叫声中,安岸在她体内的巨棒一阵膨胀跳动,终于把精液再次射进了她的蜜穴里,油然而生的满足感由生殖器扩散至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而叶未言的体内也被迫接受着他注入的灼热刺激,伴随高潮席卷而来的同时头脑一片空白,双眼迷茫气息微弱的躺着,而下体正缓缓流出浓稠的汁液…

    安岸倒在一边粗重的喘息,直到快感在脑海中的回旋渐渐消去,等他回神时,叶未言依然失去生气一样动也不动

    “你…”性欲极度发泄后带有一丝沙哑的嗓音“还好吗?”

    “……”

    没有得到回应,安岸开始感到慌乱,又是拍她的脸又是掐她的人中“醒醒…你没事吧…醒醒…叶…”

    ‘啪’

    叶未言突然拍掉他的手“小场面,淡定。”

    她费力坐起身,竟发现他的眼睛红了。犹豫片刻,问“你莫不是要哭了吧?”

    不会吧?

    安岸清隽的眉眼瞬间冷下来,下床往洗手间走去。看那直挺的背影,也知道是置气了。

    “老公…”突然背部一重,紧接着感受到如棉花般柔软的触感,原来她已经从后面抱着住他,更是故意用胸部往他的背部蹭了几下。

    “别闹。”他看似呵斥,却有种说不出的柔情。

    很快,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响起,还有叶未言咯咯的笑声……

    ‘您拨叫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

    “没人接。”电话那头的播报音响起时,许思远扯着嘴角如实报告。

    他的对面,是从HK回来不久的余宛月,简单的淡妆,知性优雅,旁边跟着刚从轮椅中解脱出来的莫蓝珈,高挑美丽。

    余宛月温柔微笑“安岸现在具体住在哪里呢?”

    “容我查一查…”许思远挪着鼠标在电脑上点着,心里暗叫糟糕!

    东方早已泛白,阳光自窗口洒入,有些刺眼,但可以感觉它的温暖。

    这个时间点,本该在公司坐镇的安岸,此时还躺在床上,脑子里没有任何想法。许是怀里趴着一个呼呼大睡的女人吧,像被施了定身咒。

    与她相处的画面,总是让人似曾相识!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动作温柔自然。

    突然,客厅里传来说话声,安岸可是分明记得,惠姨刚离开不久。

    “确定是在这边吧?”莫蓝珈在环顾了客厅一周,干净整洁,不像是有人住过的样子。

    “许思远不敢骗我。”余宛月温雅地笑了笑,走向唯一的卧室。

    安岸似乎算好一般,及时打开门走了出来,然后不慌不忙的把房门阖上,且有心的留了一条缝。

    四眼相对,短暂的沉默后,他眉头一皱,俊脸明显不悦“母亲来做什么?”

    余宛月似乎有些紧张,连一贯保持的温柔笑容都凝固了“听说你生病了,妈回来看看。”

    安岸没有丝毫客气“半个月前的事了,母亲的消息可真灵通。”

    这话令余宛月心头一凛。儿子生病,作为母亲的没有及时关心,是她的失职。

    在他们母子之间,莫蓝珈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外人一样,完全插不上话。

    其实严格说来,她就是外人!

    ……

    自两人同房开始,很少在醒来后见不到他了。

    叶未言刚睡醒的时候,就像呆子似的坐在床上,一头长发睡得凌乱,素面朝天,可以看出她的皮肤是精心保养过的干净白皙,也更显得五官精致颜值高。

    她的身上是他的白衬衫,昨晚两人一起洗完澡后,她故意在他面前穿上的。

    外边居然传来电视广告的声音,叶未言难免觉得奇怪,据她所知,安岸从来不会主动打开电视的,那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摆设。

    客厅里,莫蓝珈在削苹果,安岸则拿着遥控器假装在找剧看,而余宛月,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母子难得相见,气氛却格外凝重。

    房间内,叶未言通过门缝窥见了一切。既然是隐婚,她也没有出去打招呼的必要了,这似乎也是安岸特意留着门缝的用意。

    她苦笑着转身靠在墙边。不向外公开的婚姻,有时真的很尴尬呢!如今可算是体会到了这滋味。

    安岸送她们离开后,身上寒冷的气息依然无法散去,就这样带着进了房间。

    见叶未言站在门边,安岸先是顿了下,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动了动嘴角,转眼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抬脚进了洗手间。

    叶未言最受不了他这副样子,好似两人之间又多了几分疏离感。

    安岸站在马桶前专心排空膀胱时,忽然听到身后有流水的声音,背影一僵,缓缓扭头。

    “继续啊!”叶未言在洗手台前挤了牙膏开始刷牙。

    即使他们有过身体的深度交流,也互相为对方搓过澡,但是在她面前如厕是第一次。

    “我在…”

    “在尿尿,我知道。”她含着满口的泡沫对他笑,一脸天真无邪。

    “……”69相比叶未言的习以为常,安岸表情略显尴尬,愣是在原地站了很久。

    叶未言刷完牙又挤了洗面奶,边打泡沫边说“如果排尿困难,可能是前列腺增生哦!”

    安岸顿时沉下脸,这都托谁的‘福’啊?

    不料,他接下来的刷牙洗脸刮胡子,她都笑嘻嘻的陪在一旁,似乎察觉不到自己满脸的泡沫显得有些傻里傻气,最后甚至紧随他的脚步进了衣物间。

    安岸全程佯装看不见她,三两下把身上的睡意脱掉,挑了衬衫和裤子换上。

    长时间没有互动,叶未言脸上

    也渐渐少了笑意,呆站在一旁看他系扣子,打领带。紧接着又随他走到玄关口,看着他眉宇间持久不下的冷淡,眼眶莫名有些发酸。

    也许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过分,安岸一只脚已经踏出去了,又回头道“我该去公司了。”

    她低头看着脚尖,喏喏道“我知道。”

    “自己在家无聊,可以上网逛逛,买些喜欢的衣服包包。”

    “嗯…”

    “肚子饿了打电话让林大厨给你做菜,少喝冰水和饮料,少吃零食……”安岸并没有意识到,他这一刻就像老父亲叮嘱子女一样。

    “啰嗦。”叶未言不耐烦的把他推出去,关门后又顺手打开墙边的可视电子猫眼。

    只见门外的安岸似乎知道她就在那头看着自己般,终于淡淡一笑“出门穿多点,尤其不许穿露脐装。”

    “……”露脐装,那是原主之前最爱的搭配!

    他居然还有闲心管她的穿着?

    叶未言无语转身,突然嘀的声门被打开,腰间一紧,温热的气息骤然逼近。

    第一百四十三章玻璃鞋(十二)高H<快穿之辣文女配求甜宠(简)(老揂)|臉紅心跳

    ろЩ·ΡO壹⑧.US/7931771

    第一百四十三章玻璃鞋(十二)高H

    “我不该那样对你,对不起。”安岸从身后搂住她,唇也随着音落压在她的后颈,重重一吮。

    瞬间轻微的刺痛感从皮肤直达大脑,叶未言有些吃痛的闷哼了一声,心头却软绵绵的“以后不许了。”

    他用鼻尖去蹭着她的香气,说“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嗯?”

    紧接着从颈部、背部、胸部甚至到小腹、大腿,只要安岸认为她可能会露的地方,都被印上了深深的吻痕。

    她别扭的动了动身“我尽量不出门就是了…你别这样!”

    似乎信不过她,安岸又在她的大腿上多吮了几个草莓印。

    被安岸这一番瞎闹,叶未言浑身都是软的,不知何时已经靠在墙上,而他舔着刚被标记过的腿部肌肤,缓缓向上…

    她的身体也开始舒痒起来,渐渐发烫。

    “不行。”叶未言轻喘压住他的脑袋,手指陷进他茂密的黑发里,提醒“你是要出门的。”

    安岸清俊的脸庞已经停在某个位置,且眼前水嫩嫩的风景不像是要制止他的样子。

    叶未言难为情的咬了咬唇,她知道那里又不受控制的湿了,可是她嘴上是认真的。

    终究抵不过安岸嘴上也是认真的,唇部紧紧贴满那处,慢慢的由下往上滑动,一下一下舔着,用舌尖仔细地描绘品尝。她的阴蒂勃起像颗珍珠一般坚硬,分泌出丰沛的爱液。

    当安岸的舌尖滑入花唇时,可以清楚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痉挛、在发烫,柔软又有弹性的壁肉在紧缩着想夹住什么,他坏心眼的顺势搅动起来。

    她脑海中早已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发出娇吟。

    三分钟后,一波波强烈酥麻和快感冲向她的全身和大脑,很快使得她眼冒金星,丰润的花蜜黏答答的流出。

    “这就是你尿尿的样子吗?”

    “你傻吧,那是巴多林氏腺液。”

    “哦?为什么会流这么多,像尿了一样!”

    “你真的…讨厌!”

    ……

    “嗯…哈啊…嗯嗯……”叶未言细眉微皱,羞人的音符不时从红唇吐出,雪白的双臂搭在他的肩上,宽大的白衬衫下,顶着美丽蓓蕾的双峰高高挺起,随着动作上下跳动着。

    就在这玄关处,她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盘绕在他精瘦的腰上,被压在墙上狠狠地抽插。

    安岸的衬衫和西装裤都完好的穿在身上,只是拉开裤链释放坚挺的硕大,毫无阻碍地借着蜜液的润滑,挺腰贯穿她的身体。

    身前的男人,外表风轻云淡的,甚至在做着这种淫靡的动作时,都不见破坏他通身清冷优雅的气质。

    而她呢?双目紧闭,秀眉都皱在了一起,一副似痛苦似舒爽的神态,更别说她的小嘴正毫无形象的大张着,发出春心荡然的吟哦。

    安岸双手改撑在她雪白笔直的长腿上,向两边分开到最大,将她的下体完全展开,挺动腰身尽根而入。

    她全身的重量由他撑起,整个下体被塞得满满的,两片红肿的花瓣被挤得大开,每一记顶入,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又热又硬的东西在刺激着她的G点,令人不觉全身痉挛颤抖,嗯啊乱叫。

    随着叶未言的神经紧绷至极点,他也直接触入她的子宫“啊…太深了…好深…啊…额嗯嗯……”

    安岸自然感觉到她的里面一阵颤动,那强烈的收缩甚至要将自己给挤了出来,紧接着被前端触碰到花心突然喷出一道清泉。

    被下半身传来的液体温热感一阵刺激后,安岸似乎也即将到达终点了,咬牙一阵密集的抽插。

    刚高潮过脑袋一片朦胧没有恢复理智的叶未言,感到整个下半身热辣辣的,极至的快感亦如浪潮般一波接一波,随着他的火热注入,如排山倒海而来的二度高潮将她的思想全部淹没。

    待安岸把自己从抽搐着的花径抽出时,她娇哼一声,在体内滚动的爱液渲泄而出……

    被安岸珍惜万分的抱进卧室后,叶未言慌了,真的慌了。

    他落在她锁骨上细碎而绵密的吻,还有抵在她腿间的火热坚硬,就是要打持久战的架势啊!

    “别…不要了…”叶未言眼睛睁得大大的,其中的朦胧感尚未消去,一颗晶莹如露水般的泪顺着秀丽的面庞滑落,贝齿把下唇咬得又红又肿,有种被凌虐的美感。

    她这段时间真的被要得过分了!

    “好。”安岸无奈翘了翘嘴角,紧接着与她面对面,乌黑漂亮的眼睛近距离凝视她“吻我,就像第一次那样,可以吗?”

    温柔绅士的请求,让人说不出关于拒绝的任何字眼。

    叶未言虽然还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却没有半分犹豫地点点头。

    一如从前抬手环住他的脖颈,先是启唇伸出小舌描绘他完美的唇形,然后熟练的诱他张嘴,进去触碰那柔软温香的舌头,霎时间甘甜又柔软的气息在双方间环绕。

    这个吻,已经在安岸的脑海里出现过太多太多次。

    沉迷了,从此无法自拔!

    “最后做一次好吗?”

    “你真的…嗯啊…讨厌死了!”

    ……

    敞亮的高层办公室内,安岸一脸风轻云淡的坐在办公椅上,量身裁剪的西装裤将他的双腿裹得修长而笔直。

    在他面前,许思远头低低地站着,像一个犯错的学生。

    “你在我身边多少年了?”他只投来一个淡淡的眼神,许思远差点就给他跪下了。

    且看他拥有良好的教养,再生气也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到凶狠发怒的神情,大多时候是与生俱来的优雅淡然。但是,不会叫的狗才最会咬人啊!

    许思远一再小心翼翼“三年又八个月了。”他是所有的秘书中,唯一一个能坚持下来的。

    安岸勾唇轻笑,却莫名使他清隽俊美的脸庞有些阴冷“这么多年也该懂事了吧?”

    “对不起,我错了。”他首先是来了一个极其标准的九十度鞠躬“不管是谁,就算她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透露先生的住处。”

    安岸有一个老习惯,不管是住所还是出行的车辆,都会出现频繁更换的情况,原因是不想他人知道自己的固定行踪。

    唯有那栋公寓,他破格的连续住了半个多月,也算生出了点感情,现在居然却被身为秘书的他暴露了。

    令人极其不悦…

    安岸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道“换了。”

    “小的一定会妥当处理,请先生放心。”许思远偷偷松了一口气,再次鞠躬。

    “尽快把我和她结婚的消息放出去!”

    “什么?”

    安岸睨了他一眼“耳朵用不到就捐给有需要的人。”

    在他面前,别人连一点点疑问的时间都没有。

    “对不起,我现在就去做。”许思远转身的时候一阵苦恼,这么着急公布消息的原因是什么呢?

    坐在电脑前一阵敲敲打打后,许思远发现公布新闻这事好办,只要把任务交代下去就行。可搬家…又要怎么说服叶未言呢?

    “甲醛超标,真的假的?”当听到许思远拿这种蹩脚的理由搪塞过来让她立即搬走后,叶未言涌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来“我就这么见不得人?所以他才想把我支得远远的?”

    百万的高档公寓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可想而知啊!

    “真是天大的误会!”许思远好想哭。

    叶未言冷声道“余宛月来过不久他就叫你来安排我搬走,不是这个原因能是什么?”

    “难道夫人没有看过新闻吗?”许思远这才明白,安岸昨日为何叫他公布消息了。

    她说“我不喜欢看新闻。”

    “你们结婚的事昨天已经出消息了,现在网上还挂着热搜呢,全世界都知道您是安氏董事长的夫人!”

    “……”感到震惊是一定的,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他这么快就愿意公布出去了。

    “夫人?”许思远试探着递上一本册子,那是她曾经翻过的房产册。

    叶未言抬眸便看到他带有些许哀求的眼神,也不想为难他,伸手接过……

分卷阅读211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