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他的盛宠 作者:明摇

分卷阅读2

      他的盛宠 作者:明摇

    分卷阅读2

    宽松的校服穿在身上将她罩住,露出只脑袋在外,黑发软趴趴的垂在耳畔,刘海遮住她小鹿般圆溜溜的大眼睛。

    从陆深的角度斜视过去,只能看见她小巧白净的鼻骨与粉色温软的唇瓣。

    陆深心里一窒,玩世不恭的样子。

    他问:“你叫宋初?”

    宋初搅在一起的手指微颤,脑袋垂的更低,讷讷点头,像小兵见了军官一样,声音细小微弱:“是。”

    “妈的,你说话都不看人眼睛的啊,我长得很丑吗?嗯?”陆深将脸凑过去,对上她小心翼翼的眼睛,邪笑道:“乖宝宝的胆儿都这么小?”

    宋初:……

    “别怕,我不欺负小丫头,只要帮我做件事就行。”他手指有节奏的敲打桌面。

    “什么事?”

    他眯起眼睛,薄唇上斜,浪荡而又放纵。

    “上课帮我记笔记,下课给我做作业。哥哥今日特别困乏,力气昨晚上都泄光了,只能劳烦你,可爱的小圆脸。”

    宋初鼓着脸蛋,呆愣会儿,乖乖的点头。不答应都不行,这人可是s中大佬,一根指头都能撵死她。

    陆深一来学校就如此无精打采,至于原因,她没敢深入了解。

    常听班级里的同学议论纷纷,s中一班的老大陆深,神龙见尾不见首,失踪的次数往往比出现的次数频繁。

    每次班导主任点名时,见陆深的座位始终空着无人应答,她对这位神秘的学生早已忍无可忍,天天打爆陆家电话。

    这陆家的孩子真是神奇了,高中就开始逃课,月考分数排名前五,倒着数准有他的名字。

    现在这s中,陆深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简直比明星还要拽!

    第三节课是班导主任的语文课,她身着白色裙子踩着高跟鞋走上讲台,习惯每次开课前就点名,担心其中有些漏网之鱼从她眼皮子底下逃掉。

    “现在开始点名。”

    “鄢陵。”

    “到。”

    “方信。”

    “到……”

    “……”

    “宋初。”

    无人应答。

    “宋初?宋初没来么?”班导抬眼,严肃道。

    然微弱的声音传来,一道娇小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举着手:“到。”

    “你早上没吃饭么?声音跟个蚊子似得,我得戴个扩音器才听见!”班导主任话音刚落,全班笑成一团。

    后排的林源大声说:“老师,你太凶了,瞧人家这棉花糖的声音,哪里经得住你这大嗓门呐。”

    方信跟着嚷道:“是啊,老师,你学学人家小圆脸,这嗓音柔的快滴出水来了,哈哈哈,老师你的嗓音像极了轰天炮,人听人怕啊!”

    原本肃穆庄重的课堂,现笑声一片,风气极差。

    班导主任那张脸气的铁青,瞪着宋初:“下次嗓门大点知道吗?!”

    “我,我知道了。”宋初垂着脑袋,感到有些委屈,她自出生,声带就带有损伤,声音大了会变得嘶哑,所以她对此谨小慎微,害怕会出现嘶哑症状。

    “我发现小圆脸还挺可爱的,下课咱们拉她出去乐乐。”林源色眯眯地看着她。

    方信笑道:“你满脑子大便,被你暗恋的季璇身体吃的消吗?”

    “滚吧你!”

    “嘘,陆老大在补觉呢,还是小声点吧。”

    “你们叽叽歪歪的都在说什么?!”班导主任不满道。

    宋初越听越难看,这些男生说话越来越黄段子,很多话她都绕不过弯来,不明白什么意思,当她明白了又羞愧的连头都抬不起。哎,一班的风气真的好差劲。

    这时趴在桌上补觉的陆深突然阴沉着脸,冷幽幽地扫过四周笑哈哈的同学,狂躁暴怒道:“他妈的谁敢再说一句,我让他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

    “……”

    教室里瞬间空气骤冷,一个个像哑巴了一样,不敢再多言。

    宋初惊讶的看向脾气火爆的陆深,这人是火山喷发吗?这么及时?

    他一开口教室内鸦雀无声,连呼吸都让人感到压抑。

    “陆深,你给我站起来!我的课是让你来睡觉的吗?!一个月就露一次面,你当体察民情啊!像你这种无恶不作的人渣,白天跑来睡大觉,你怎么不滚回去?!”班导主任怒气冲冲,走到他面前。

    “操!谁稀罕上你的课,嗤——”陆深阴恻恻笑了笑,毫不留情轰隆一声抬脚踹倒书桌,吓得班级里的女生们大气都不敢出。

    他坐在椅上双脚笔直地靠在桌上,像极了气势凌人的恶霸。

    宋初吞了吞口水,站在一边默不作声。

    班导主任气的直喘气,大吼一声:“给我立马滚出去!以后我的课,不准进来,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站外面好好反省!”

    陆深无所谓的站了起来,耸了耸肩,痞里痞气冷哼一声,道:“是,老师,我现在就走,你悠着点,别被气的急火攻心,还要学生我贴医药费呢。”

    看着陆深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悠悠的走出去,班导主任看向后面几排的男生,严厉道:“你们几个也给我滚出去,好好反省!”

    “领旨老师,您老大,我怕你~”林源笑抽似得捂住肚子,跟着陆深一起出去了。

    教室里终于恢复安静,班导主任深吸口气,继续上台点名讲课。宋初坐下后边听边记录笔记,她看向手边的书桌,地上散着的是陆深刚拿出来的书本,上面干干净净,连书角都平叠整齐,一看就知道没有翻阅过。

    她埋头在自己的书上画记号标注了下,想了想,暗自叹了口气。

    又将陆深的书本捡了起来,打开崭新的书,翻到今天要讲的课程刘禹锡的《石头城》,耐心的用不同颜色笔在上面做同样的标注。

    既然答应了别人,出尔反尔终归不好,她要信守诺言。

    宋初轻飘飘看了眼外面几人的身影。

    陆深靠在墙壁上,他微睁眼睛打了个哈欠像只猫儿眯了眯,随手接过林源递来的烟衔在嘴里。方信用火机给他点着烟头,几人抽着烟有说有笑的,倒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群体,不知道陆深对旁边的林源说什么,只看见林源点头哈腰,笑得身子直颤。

    宋初脸色微敛,收回视线,将手下的书又悄悄放回陆深的桌上,自己全神贯注听课不再过问窗外事。

    陆深久违的出现,让s中女生心神动荡,一个个挤在窗外寻找他的身影。

    宋初将作业本交到班长那里,收拾了下书桌,准备出去上

    分卷阅读2

    -

分卷阅读2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