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他的盛宠 作者:明摇

分卷阅读34

      他的盛宠 作者:明摇

    分卷阅读34

    许是车内真的太过舒适,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看着路边的景物,身体反射性一跳,睁大眼睛慌慌张张道:

    “陆深,这不是回家的方向,你走错了啦,你要带我去哪里?”

    “把你卖掉。”嗤了一声,他收回视线继续开车。

    “……”

    “安静点,老子带你去一个地方,一会儿就到了。”陆深弯起嘴唇,眼底笑意媚里媚气,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宋初颇为好奇的看着车窗外。

    轿车穿过黑夜,停在空旷的路边,宋初的心口直抽,将书包放在位上,豁出去似得出了车外,冷风呼啦呼啦的在耳边回荡,微拢的头发被吹得张扬,她一脸茫然的看着黑漆漆的夜晚。

    陆深单手插兜慵懒的走过去,握住她软软的手心,朝她眨着眼睛,带着撒娇的意味:“老子带你来看好东西,感动么?”

    宋初不明所以,这么晚这么黑的天哪里会有好东西,四周无人家像荒山野岭似得,还不知这是哪个地方。

    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陆深握紧她的手,低声说:“现在开始从心里数,我带你走了几步。”

    宋初扭头看他,没有意会过来。

    “呃?”

    “开始。”陆深说。

    宋初不解其意,陆深究竟想要带她去哪里,风冷冽的刮着冰冷的脸颊,像刀子一样磨蹭着皮肤,空气中有咸咸淡淡的味道,走着走着她猜到了陆深要带她看什么了。

    迎风望去,眼睛倏地瞪大,她怔在原地。

    平静的夜间,海浪声有节奏的敲击着岩石,哗哗哗的扑上岸边,海面上闪着银灿灿的光亮,像无数颗小星星璀璨。

    宋初弯起眼睛与他停在原地,放眼看向远处的大海。

    “走过多少步?”陆深问。

    宋初疑了下,摇头说:“我忘记数了。”

    “啊嗤,真他妈没情趣。”

    “一百零三步……”她的声音比风声来的还要柔软,抬起脸朝他弯弯眼地笑。

    “靠!你耍我啊!”陆深鼓着嘴巴,双手插兜懒散的样子,低视她斜挑着眉毛,说:“小圆脸,喜欢这里吗?”

    “嗯,……喜欢。”宋初轻声说。

    她没有见过大海,只知道海是蓝色的,原来大海是这样子,宽广辽阔,走在沙滩上偶会踩到砂石和各种贝壳。

    银色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她低头捡着陷在沙子里的贝壳,笑着说:“陆深,这里好多漂亮的贝壳,还有螃蟹,你快看。”

    看着她纯真的眼睛像极了星空璀璨的浮光,连眼角都变得温良柔善,娇小的身体缓缓蹲下摸索着砂石中的贝壳,这样的宋初是那么的天真烂漫,稚嫩的像个婴儿让他心疼的想要小心翼翼的呵护在怀里。

    陆深倾下身子刮了刮她的鼻骨,说:“宋初,你可要记住,老子带你去过的每个地方,永远都不准忘了,知道么。”

    “才不要呢,谁会记得那么久。快来,我们一起捡贝壳,可以做成风铃哦。”

    宋初心情愉悦地牵住他的手蹲下身子准备捡,陆深面色一沉,眼底暗潮汹涌,手指施力将她的身体提起,快速托住她的脸颊,俯身吻住她的唇。

    耳边的海水声汹涌澎湃。

    宋初睫毛微颤,惊得全身僵硬。

    然而腰间的那双手却四处不安分的摩挲,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唇都有些哆嗦,不敢乱动。

    陆深咬了咬她的唇,身子竭力克制,额上的青筋凸显出来,他狂乱而又粗暴的吻着她,

    亲吻之余,手指力道过重,掐重了她的腰,宋初瞬间露出吃痛的神情,微张的嘴唇柔软而又湿润,唇间夹着薄荷叶的气息,吮吸中却是那么的诱人。

    稍微避开一下,仿佛再也离不开一样,舌尖的触碰使得两人背脊发热,全身惊颤。

    他真是太过贪心,几乎贪得无厌。

    想要这样牢牢地缠住她,抓住她,占有她。

    宋初被他亲的浑身直颤,只觉得吻她的那人似乎永远都亲不够,碰了一下再碰了一下,连续的浅吻如微弱的火苗再一次蔓延开。

    深深吻了会儿,两人才缓缓喘息着分开,宋初脑袋乱糟糟成了浆糊,小心翼翼的睁开眼,惊慌的脸颊滚烫,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腿脚早已不知是否还在陆地上,然而身体突然被个硬蹦蹦的东西给嗝了下。

    她双膝发软,猛地一哆嗦,吓得理智在一瞬间全都回到了脑中。

    陆深的嘴巴稍微移开半寸,低哑的嗓音饱含了浓烈的**,问:“宋初,老子什么时候可以碰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jewel”,,“a”,“d.”,“lanzzzing”,“赢琴”,“天秤座的日光倾城”,灌溉营养液,(???)投的地雷~,(づ ̄3 ̄)づ╭?~

    ☆、第25章 想要你

    星辰下, 被黑夜笼罩着的大海风平浪静。

    宋初蓦地将他推开, 踉跄了几步。

    “陆深, 你能不能别老是说这些话,天色太晚了, 我们回家吧。”

    陆深心口凉了半截, 哼了几声说:“今天不回去, 咱们就睡海边吧。”

    “不要!”

    “你要的。”

    “你……”

    宋初皱眉背过身去, 黑溜溜的眼睛静静的凝望着这片大海,咸淡的海味融入到毛孔里, 有点凉,鼻子开始发酸。

    陆深终究是心疼她的。

    没办法, 两人互相别扭了会儿才慢慢窝回车内。

    宋初低头不说话, 眼睛困倦的看着车外。

    陆深靠着椅背,从抽屉里拿出烟跟打火机,猩红的火迅速点燃了烟芯, 他掩着睫毛抽了口烟,迷醉而冗长的吐出烟雾。

    修长白皙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敲打着方向盘, 眼睛时不时打量身旁的人。

    貌似还在生闷气。

    车内弥漫着尼古丁的味道, 宋初目不斜视,淡定的说:“不要抽烟。”

    “怎么,不喜欢?”他抽掉烟放在烟缸上弹了弹烟灰,懒懒地说。

    “我不喜欢。”烟味会令人头晕,她呼吸着空气,心里都觉得压抑,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么躁动不安。

    陆深熄灭烟芯,开启车窗换气。

    冷风吹走车内的气味,逐渐抚平他燥热的心,那种摸得到却吃不到嘴的滋味,真他妈煎熬。

    陆深泄气似得拱了下椅背,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轮廓很深凸显有致,下巴的曲线稍微翘的含蓄,狭长的眉

    分卷阅读34

    -

分卷阅读34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