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

他的盛宠 作者:明摇

分卷阅读59

      他的盛宠 作者:明摇

    分卷阅读59

    “陆深。”

    “什么不好学,学喝酒。”陆深冷着脸,将酒杯搁在旁边,敲了敲李成玉的脑袋,漫不经心道:“你他妈想带坏好学生,也不怕遭雷劈。”

    “屁嘞,你懂什么,男生可以喝酒,女生就不可以了吗?”

    “你别忘了,喝酒坏事,至于什么坏事,你不妨试试。”

    “你脑子里进狗屎了吗?成天想着这种事情,你害不害臊啊。”李成玉重重搁下酒杯,咒骂道。

    宋初弯起眼睛,将高脚酒杯又接了过去,轻声说:“你怪成玉做什么呢,是我自己要来的,还有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深紧皱眉头。

    “难道我都不可以出来玩么,你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宋初毫不留情的直视他,目光淡淡道。

    陆深眉尾颤栗,利索的拿开她的酒杯,将她拉起来往外走。

    外面的空气比酒吧里舒服多了,不会令人感到压抑。

    芭蕉树生长茂盛,爬山虎延绵着墙壁一路向上。

    陆深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干脆直接扛到肩上,往自己的爱马仕方向走去。

    肩膀上颠簸着,宋初刚喝下去的水就差没被折腾的吐出来,她喘了口气急急忙忙道:“陆深,你放下我下来,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你好烦!”

    陆深脸色很阴沉,抬起手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将她打的一愣。

    “你……”

    “从头到尾都是你说了算,开始说分手的是你,要在一起的也是你,无论什么事我都认了,因为这场交往根本就没有老子说话的余地,全部都是你在抉择。”

    空气稀薄,初夏的夜却透着股凉凉的寒意。

    宋初抓住他肩膀的手指渐渐松了下来,黑发软趴趴的遮在脸上,温婉的眉目显得更为青涩。

    她心口一痛,恍惚回过神。

    “你放开!”

    “你的性格还没有开放到来这里喝酒,你还在乎我对不对?”

    她急声咄道:“我没有,你别乱说,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是嘛,老子今晚如你所愿深入了解你。”陆深浪笑着扬起眉眼,一丝阴狠从中慢慢漾出来。

    宋初睁大眼睛拍打他的肩膀,手心涨痛,心下惶恐挣扎着:“陆深,你别乱来!”

    车门打开。

    “嘭!”

    宋初甩在真皮后座上,蜷缩着身子,脑袋撞得晕成浆糊。

    车内空间很大,后座位一点也不拥挤。

    她惊恐的看着陆深在面前脱掉衣服,矫健的身体微微拱起,浮出一层薄汗,一把将她凌厉地拉了过去。

    “陆深,你要做什么,不要——”

    胸前的衣服快速被扯开,胸衣扣毫无预兆地松掉,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视线中,她的身体都凉了。

    他眼底流露着锐利的光芒,盯住宋初嫩白的小腿无措地蹬着自己,慌张的想要抓到遮掩身体的衣服。

    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呜咽声无疑成为致命的诱惑,**如火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宋初脸都白了,喘了口气,心痛的快要呼吸不过来,一切话语都被吞没在喉咙中。

    蜜色的肌肤覆上她的身躯那刻,背脊因兴奋而战栗起来,他噬咬着她的唇。

    “我真的很喜欢你,就算你一辈子都不接受我,我还是那么喜欢你。”他的吻并不温柔,唇舌用力舔舐,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低哑的声音久久回荡在耳畔。

    他像野兽一样肆意qin zhan,手指却很温柔的抚摸她瘦弱的蝴蝶骨,揉搓着那一带柔嫩。

    宋初脑中一片空白,手脚痉挛着,哆嗦的像只猫咪想要蜷缩起来,痛苦的摇了摇头,泪流满面地叫了出来。

    “好痛……”

    陆深箍住她的腿脚,利索地扯开皮带,对上她惊恐的眼睛,无动于衷地冷冷一笑。

    “今夜无论你怎么哭,我都不会再停下来。”

    事过,宋初惨兮兮的趴着,眼睛哭的都睁不开眼。

    天已亮。

    晨曦的光芒透过百叶窗照进屋内。

    宋初目光无神地趴在被褥里,眼角残留着干涸的泪水。

    这一夜荒唐的过去了。

    想要爬起来,可是怎么也动不了,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干了一样,连给他一个耳光的动作都变得迟疑。

    陆深泡了杯咖啡端在手上,浅浅喝着,依着桌沿神色淡定的看着她。

    “宋初,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她不说话,兔子一样的眼睛瞪得很大,有什么东西从她眸中破碎。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脑袋昏沉的快要炸开般,牵扯着身体的每一处疼痛。

    “昨晚的声音很好听,现在可以把你的委屈全部哭出来,有多恨我就大声的哭。”

    宋初喉咙动了下,抿着干涩的嘴巴,唇边被他咬破了,不时有腥味蔓延开,声音沙哑地不成样子。

    糯糯道:“…我要回去。”

    陆深指尖一顿,戏虐道:“你现在这样回得去吗?身体软的跟一滩水似得,没想到我是你第一个男人,怎样惊不惊喜,怨不怨恨?”

    “陆深,我不恨你,可我再也不想看见你。”她捏紧被褥动一下,某个地方神经像断裂了一样,理智完全崩溃时。

    陆深放下手中的咖啡,走过去从兜里拿出刚买的药,猛浪了一夜,听见这样的回答无疑被杀了他还痛苦。

    他面无表情的停在床边,修长的双腿靠在一起,懒散地坐回她身边,眼底一丝不忍,故意扯了扯唇角,痞笑着说:“做了那么多次,那里很疼吧。趴下,我给你擦药。”

    她咬紧牙,避开他的碰触,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要碰我!”

    陆深鄙夷的目光在她心上挖开了一道口子,痛彻心扉,他蓦然固定她的双手,邪浪一笑,有点不太耐烦:“诶,我也不想这样下去啊,不过你一直起不来,窝在我床上会让我很为难,况且床单这么脏你确定要一直躺下去。”

    宋初脸色一青,巍巍颤颤的看着残留的痕迹,想到身上都是属于陆深的气息,耳根通红,背脊因气氛而颤抖的厉害,猛地圈住瘦弱的身躯,她一直赤luo着。青紫的暧昧色布满全身,衣服早已丢在地上,像垃圾一样无人问津。

    她唇色惨淡,睁大黑溜溜的眼睛瞪着他。

    “我自己擦。”

    “你擦不到的,要是你亲自来,小心我会控制不住噢。”

    她终于压抑不住,眼圈红了一阵。

    当回到陆宅,陆深面无表情不顾

    分卷阅读59

    -

分卷阅读5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