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这样(H)

嫡兄(H) 作者:青灯

喜欢你这样(H)

      李夫人气得生出一大场病,要叫楚楚过去侍疾,李轸为楚楚找来的成妈妈却是个有手段的。凡楚楚在李夫人床前的时候,李夫人吃的用的不叫楚楚沾手,她带下人便布置得妥妥当当,李夫人有心寻些嫌隙指派楚楚的不是,成妈妈一一挡下来。
    如今李轸也向着楚楚,连个告状的人也没有,李夫人卧床半月,每日招楚楚过去伺候。即使楚楚被护得滴水不漏,每见一回就要气一回,她仍然乐此不疲。
    楚楚放下账本摇摇头,成妈妈奉上一盏茶,“今儿刘大夫过来,老奴仔细问过了,夫人的病虽险,将养了这些日子也该好了。”
    “她要身体不适,多歇些时候也不碍事。”楚楚复拿起一本书,闲闲得翻看。
    成妈妈双手拢在袖子里,就着明亮的灯光看楚楚,娴静的侧脸恰到好处,老天厚爱,多一分嫌浓,少一分过淡,不知费多少心力雕刻这么一个玉人儿。不怪大爷捧着含着,不肯叫外人多看一眼。
    这夫妇俩有多恩爱她瞧在眼里,情义难得,自然该好好守着,“按理说老奴不该多嘴,只是奶奶待我用心,但凡是个有血气儿的,也要为您着想。夫人再如何刁难,奶奶不但在大爷面前要弱着,就是外人瞧来,处于下风对您也只有好处。”
    楚楚放下书轻轻叹了一口气,成妈妈这是在教她内宅的手段,虽不至于也不好拂她一番好心,笑道:“能处到一起便是缘分,有什么好不好,妈妈过誉了。”
    成妈妈也不将那些恩惠拿在明面上来说,横竖心里记着就是,“夫人久病不愈,奶奶刚进门,外头那起子人不知怎么编排呢,说得有鼻子有眼,于大爷的孝道也有妨碍。”
    一般不怎么关注外头的事情,楚楚倒不知府里这就有流言了,她才进门多久?
    成妈妈宽慰道:“就是因着大爷娶了您,咱们家就算开枝散叶了,大爷身份贵重,多少人瞅着。这一进门就落个气病婆婆的罪名,夫妻情分一时无碍,久了难免生嫌隙,多少爱侣毁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奶奶不可轻视。”
    成妈妈是真心为她着想,楚楚一直活得内敛,刚开始不明哥哥情深,越瞧得多越恐慌,生怕承受不起。李轸却耐心,真心实意的尊重爱宠,给她名分疼爱,从来不说露骨的情话,却用行动证明她值得最好的一切,将军夫人的尊位也双手奉上。
    这样难得,不说他俩之间的牵绊,就是成妈妈等人瞧来,小将军也是世间难求的良人。她也想打理好后宅的事情,让他安安心心的忙外头,楚楚想了想,笑道:“若要让夫人好起来,这也好办。”
    成妈妈凑近楚楚,听她耳语一番,随即舒心地笑了。第二日平妈妈便听见谣言,慌里慌张赶来禀报李夫人,李夫人一听也顾不得生病,不过两日身子便好了起来。
    成妈妈正在楚楚跟前伺候,听完小丫头百瑞的话,笑着朝楚楚道:“奶奶果真聪慧,如今夫人大好了,外头的传言也就烟消云散了。不过奶奶如何得知放出那些话,夫人就好了。”
    楚楚也不好告诉成妈妈她从小就知道李夫人是个爱权势胜过亲生儿子的,府中的中馈大权是李夫人眼中头等大事,她微笑道:“大爷明显向着我,我若说想掌中馈,他未必不答应。到时候,大爷和权势一个都不在手里,夫人受不了的。”
    所以她就放出风声,经由平妈妈传进李夫人耳里。她到底是继续病着为难她,还是赶紧好起来以免李府大权旁落。很明显的,李夫人舍不得权势。
    这晚李轸回来,听说李夫人病好了,晚些时候开始看账本料理家事,虽没什么表现,也松一口气,抱住楚楚感叹,“她不闹了就好。”
    楚楚窝在他怀里,脸在他下巴处蹭了蹭,李轸继续道:“没事多跟东府那边的嫂嫂婶子们来往,有她们支持,时日久了,母亲不待见你也没办法。”
    到时候,外头有宗亲妯娌,里面有他,李夫人一旦被架空也就翻不起什么风浪了。楚楚把玩李轸的耳垂,在他嘴边亲了一口,“知道了,哥哥。”
    李轸看着粉色明艳诱人的唇,微咽唾沫,气息开始乱了。三两下解开她的衣襟,湿热的呼吸在她脖颈里乱窜,一只手拢不住的酥乳任他揉圆揉扁,气音带笑,“好阿楚,它又大了。”
    楚楚脸色臊红,往他腰间拧了一把,因着接触情事早,那时候刚开始发育,又每每被他内射,吸收了他的东西,楚楚的身子生的比旁的女子丰腴。夏季的衣裳单薄,越发显得胸前丰硕,一手难控。
    李轸坐着交椅,将楚楚两条腿架在扶手上,在他的爱抚下早已泛滥的阴穴便抵着他小腹。一边揽着她,一边褪下裤子,粗硕的阴茎从裤腰里弹出来,啪啪打在阴户上。
    身子起了感觉,敏感到轻轻一碰便止不住地颤,酥麻的痒意从淫水泛滥的肉穴攀爬,背上的汗毛开始跳舞。他只管四处点火,勾得她欲火焚身,迟迟不进来,楚楚难受得贴着他蹭。
    李轸偏偏逗弄,含着粉嫩的耳垂轻咬,“好阿楚,想要就自己扶着它吃进去。”
    两条腿为支点固定,小屁股搁在他大腿上,用力紧绷的肌肉硬硬的。乳尖又被重重吸了一下,楚楚闷哼着挺腰,整个人都送进他怀里,摸索到那根粗粗烫烫的大东西,灼手似的捏了一下连忙丢开。
    不轻不重的一抓,李轸喘息更重,一根手指在小穴里抠挖,嘶哑声音道:“阿楚不喜欢它吗?它可喜欢你的很,时时刻刻都想待在你下面这张小嘴里。”
    肉穴在他的掌控之中瘙痒更甚,一根手指的抽插已经不能满足,火上浇油一样渴望更多。楚楚羞得想藏起来,身子止不住轻颤,捂住他的嘴,嘤咛一声,“别说了。”却被既色情又缓慢地舔了一下,仿佛被电到,楚楚松开手,落进他满是情欲诱人沉沦的眼涡中。
    她扶住铁柱一般的巨物,趴在他身上借力,轻轻抬起小屁股,感受阴茎一点一点被吞吃殆尽。到底了,撑的太难受,楚楚嘶嘶抽气,阴穴不受控制缩了缩。
    夹地李轸似痛非痛长哼一声,也不给她反应的机会,捧着小屁股摇椅一样套弄起来。这个角度,很容易戳到小穴深处一处凸起的软肉,所以没一会儿,楚楚便汗如雨下,敏感地抖个不停,轻而易举高潮来的很快。
    她趴在他身上细微的啜泣叫人无意生出一股凌虐感,没干多久小穴便一阵绞紧,哗啦啦一股淫液泼在龟头上,身子汗流不止,烫的不行。
    李轸高高地挑眉,试探地戳了几下,发现某一个角度只要他一插进去,甬道便控制不住缩拢。他坏心眼儿,掌控她的身子,次次戳在那一点上。没一会儿楚楚便受不住了,抖如筛糠,阴道一下比一下收紧,吸着肉棒也痉挛一般绞动,快夹断一样咬得死紧。
    “阿楚,你要咬断哥哥吗?”话音未落,便一下比一下用力重重地撞在敏感点上,似乎永远也做不够,力道大地快将她撞飞出去,却被紧紧掐住腰又拖回来,墨发狂乱飞舞,粘在雪白的脊背上。
    所有感官都没有了,只有身下狠狠的戳弄,甬道被张开到最大,肉棒撤出时放松不过一瞬,随即又撑地满满的。越来越多的快感在小腹推挤,火热从深处蹿遍全身,甬道也热的似乎下一刻便烧起来。
    颠乱中看不清他的脸,只有粗重的喘气声打雷一样响在耳边。楚楚突然浑身抽搐,哭着摇头,紧紧抱住他,肉穴猛地收缩几下,一大股蜜汁喷涌而出,将肉棒全方位吞噬包裹。
    今晚上她高潮地特别快,还很多次,趁着她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回神,李轸起身将楚楚放在椅子上,两条腿岔开,阴户全部暴露在眼下。调整好位置,握住她的腰,便猛肏猛干起来,肉棒次次全根没入捅进最深处,毫不停留,抽出时只剩龟头卡在小洞口,再狠狠用力撞进去。一下比一下迅猛,一下比一下用力。
    永无止境的插入抽出,运动的男人禽兽一样有力的腰腹,永远不知疲倦,全身的肌肉调动起来,肩背上蠕动的肌肉下藏着野蛮无穷的力量。热汗沿着线条流畅的轮廓滚下来,落在地上洇湿一滩。
    楚楚被强迫沉浸在欲望的浪潮里,受不了他这样蛮操猛干,不知是痛是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房间里经久不绝肉体啪啪啪的摩擦声,浓烈刺鼻的腥麝味儿。被他针对一个点,狂肏猛入了许久,楚楚感觉身体里那一块儿快被撞烂了,呜呜哭出声,“哥……嗯唔……哥哥,太多了,饶了我……”
    李轸紧紧盯着楚楚蹙成一团的脸,劲腰状如公狗不知疲倦运动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是残暴的性子,可每一次楚楚在身下被干到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安全感。
    妹妹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只有他能给她这种欲仙欲死的快乐。妹妹的心里,思想里都只有他,她的吻、她的泪全部围绕他打转,世界都只剩了他二人。
    “夫、夫君……呜呜哥……哥哥,够了,不要了……慢点,求、求你……”
    他疯狂地想,两个人该融为一体,他就这样操干进她肚子,整个人都撞进去,化在她身体里。她越哭求他越兴奋,气息滚烫,“阿楚,再求哥哥一下,就放了你……”
    楚楚整个人都被欲望烧起来,仿佛水里捞出来般汗湿透,头发胡乱贴在脸上,柔弱无助,被一次一次接连不断的高潮摧毁。求饶到嗓子沙哑,可他根本没丝毫放过的意思,似乎用这种方式确认她真的存在。做的太多太久,干到她哭泣崩溃,眼见楚楚又要晕过去,他连忙重重做了几十下,再一次释放在她身体里。
    楚楚浑身痉挛抽搐,许久没办法缓过神,缩成一团,脚尖绷得紧紧的。被李轸搂在怀里软语安抚许久,精神渐渐清明,窝在他怀里时不时轻抽一下。
    小腹酸痛,阴户轻轻缩一下都刺痛的厉害,一直有水往外淌。甬道里木木的没有知觉,浑身抽不出一丝力气,她扭头躲开他为她擦汗的手,艰难翻身背对他,默不作声。
    李轸凑上来,不顾她挣扎非把人圈进怀里,楚楚累得气喘吁吁,终于不再动,他闷闷地,“阿楚你生我气了。”
    楚楚气的想哭,他要她的时候太可怕了,仿佛就想这样将她做死一样,面色狠辣没有表情,如同他第一次强迫她那样叫人害怕。
    “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一定轻点好吗?”他小声认错,“我错了,你别不理我,我会生病的。”
    就像他们小时候,李轸只想跟楚楚待在一起,李纤纤偏要跟着他们玩,李轸叫人把她骗进后院废弃的屋子关着。他倒是独独霸占了楚楚一天,却将李纤纤忘在脑后,隔了一天被找到,吓得精神恍惚许久。
    楚楚气到了,难得硬气一次,几天不理他,还说气话永远也不理会他了。李轸当晚就病了,发高烧稀里糊涂地哭,梦里的呓语都是‘我错了,别不理我。’
    他壮地像头牛,每每被她气得生病,想起那几次,楚楚心又软了,红红的眼睛有些肿,气恼道:“我都不要了,你还、还那样,弄得我疼死了。”她摸了一下下面,肿肿的,穴口肯定破皮了。
    “还骗我,说好的我求你就、就放过我,可我越求饶你要的越狠。”他做起来仿佛一头狼崽子,让她也感觉自己是被干的服服帖帖的母狼。
    李轸顺着她的手摸了一下,楚楚一缩,他起身找来药膏,不顾楚楚挣扎掰开她的腿。原本粉嫩的嫩肉变得红艳艳的,阴唇肿了一大圈成了透明色,穴口轻微撕裂破皮。
    他既心疼又懊恼,想起那时候的状态觉得自己鬼迷心窍,绷着脸给她清洗上药,抿住唇一言不发。楚楚舍不得他失落,说出来就不气了,她也知道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青年,于房事上丢不开,何况他本就异于常人。
    两人紧紧相拥,李轸愣了好一会儿神,抿住唇面孔沉肃,楚楚亲亲他耳朵,安慰道:“我没怪你,我也喜欢你那样疼我,可有时候太多了,我受不住。”
    良久,他才嗯了一声,楚楚以为好了,却听他小声说,“那你现在还恶心吗?我这样对你,大多数时候你是喜欢的对不对?”这也是他固执地在疼爱她的时候喜欢她喊哥哥的原因。
    他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似乎难于启齿,楚楚却如遭雷劈,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心尖被刺了一下似的疼。他从来都没有忘,他还记得牢牢的,甚至非常在意。
    她后悔了,后悔自己当时为了伤害他口不择言,叫他介怀这么久。楚楚抿嘴,捧起哥哥的脸,“我没有恶心,喜欢你之后,我就、就特别喜欢跟你这样,你亲我、摸我,在我身体里的感觉,我都特别喜欢,还很舒服……”
    她硬着头皮解释了很多,碍于羞耻心不肯轻易出口的话也说了不少,躲开他亮起的眼睛,也忘了生气。自从楚楚接受他以来,说过的情话加起来也没今晚多。李轸心满意足,只是在妹妹面前稍微‘脆弱’一点,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而她只顾着安慰他,忘了计较被他干到奔溃的事,李轸沉默,黝黑的眸子里笑意稍纵即逝。
    ~楍書蕟佈于:叁щ點N╄2╄q╄q點c╄ο╄M(粑╄厾鋽)
    一跟妹妹做爱,就突然病娇鬼畜,肯定是哥哥太色了。
    --

喜欢你这样(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