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cOм 作计

嫡兄(H) 作者:青灯

PO-18.cOм 作计

      尽管王富贵一再小心,但在外头打听房子不是小事,要走家里的人脉人情,他的差事交代,也有财账上的一些记录往来。家里人多眼杂,李夫人手下的人不少,很快便听说了。
    李夫人愤恨道:“要做什么?唯恐我会吃了那贱人不成,着急忙慌地就要带她搬出去。这是我自己生的儿子?我看是给张姨娘那贱人生的。”
    平妈妈也一筹莫展,本以为大爷再爱护二姑娘,送过去那么些美人,时间长了难免不偷腥,却原来人家打算使出这么个釜底抽薪的法子。
    “夫人这话岔了,就是因为还维护您,所以将大奶奶移出去呢。总好过那边恃宠生娇,与您别苗头不是?”
    李夫人听着这话也不过觉得讽刺,瞧瞧人家府里,哪一家夫人像她这样憋屈,儿媳妇半点管不住,儿子还跟自己离心离德。李夫人气得心肝疼,拿着帕子悄悄抹泪。
    平妈妈与李夫人从小一起长大,陪嫁到李家,上斗公婆,下斗妯娌,便是李老爷也时常与夫人耍心眼子。她与其他陪嫁的丫头早劝过夫人,那些都是虚的,将来要靠的能靠的唯有儿孙。
    夫人却从来不听劝,大爷从小到大待这位母亲如同陌生人,夫人也浑不在意,这才给了二姑娘亲近大爷的机会。后来倒是醒悟了,老爷死了,依仗只有儿子了,可惜大爷早慧,那个时候再如何讨好也不中用了。
    虽说自己作出来的,李夫人黯然垂泪的模样,平妈妈瞧着也不好受,只好再给李夫人出主意。李夫人是当局者迷,一心想把二姑娘拉下来,殊不知上了族谱的奶奶,不容易休妻,何况大爷还对那头巴心巴肺。
    李夫人听完平妈妈的话,自己想了想,“只是这样还不够,有这么个人在,总是一根刺。我绝不会叫那贱人讨得了好,你去把金钏儿叫来。”
    那金钏儿便是先前送进楚楚院子里四个丫头之一,生得不是几个人里最美,却是个最会来事的。那个犯错被李轸弄出去的丫头便是她撺掇着去试探李轸态度的,见大爷如此雷厉风行不留情面,顿时安分下来,不再作妖。本書來自于腐讀閣備用站:3ω點γμωàиGsHě(慾朢社)點Μě
    即使其他两个丫头跃跃欲试,总觉得自己特殊,一定能引大爷留恋,她也隐晦劝着。大爷丰神俊逸,年纪轻轻手握重权,对他有心思的丫头不在少数,见他第一眼她就沦陷了。她命不好,出身低贱,却自小聪慧美貌,从来不肯屈就莽夫,只有成为大爷的人,才不枉这世上走一遭。
    虽然是被夫人送来,之后夫人却没怎么联系她们,金钏儿也不着急,沉稳有耐心,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偏偏这个时候得知大爷将要带着奶奶出去住,金钏儿再稳重也不由有些着急,她知道大爷一定不会带她。
    就在她准备去寻夫人时,平妈妈便找过来,正中下怀。楚楚不怎么关注底下的丫头,自然不知道李夫人将金钏儿叫过去说话了,她忙着完成李夫人交代的任务。
    过两日夫人娘家也就是李珍亲表弟娶亲,李家与那头关系近,早早邀请了李夫人婆媳。李夫人借口身上不舒坦,动弹不得,叫楚楚过去住几天,俗事上搭把手。
    楚楚接触李轸辈夫人奶奶圈子不久,因着身份高地位重,众人不曾为难过她,也得拿出本事来叫人敬服,何况往后这样的事情不算少。
    李轸倒是听说她要离家几日,颇有些舍不得,妹妹前两天像他往常疼爱她一样取悦他,教人颇有些食髓知味的意思,还没同她温存够。一时却被强行分开,难免放不开手。
    大脑袋枕在肩窝里扶不起来,哼哼唧唧不准她走,楚楚觉得哥哥在她面前越来越小孩子气,“我离开几日也好,你正好在家里想想,我嫁进来快一年,也该有动静了。”她还是在说孩子的事。
    李轸搂着纤腰,颇为不满,“有我一个缠着你还不够?才一年,何必着急。”他就是不想要孩子,一来不肯拿妹妹犯险,她要康康泰泰陪他到老,甚至比他先走,免受失去他的痛苦。二来有了亲生孩子,妹妹心神难免分出去,那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的,他要一个人长长久久的霸占她。她的注意力、她的眼睛、她的一切都只能围着他转,这是他很早以前就得的心病。
    楚楚笑了一会儿,却叹口气,“哥哥就是跟我横罢了,偌大一个李家,外面那么多双眼睛,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我不要孩子,你倒是说说可能吗?”越在他身边待得久,看的越多,越发现他的地位之尊崇,李氏一族都靠着他,越明白身处俗世,他们不可能真活得神仙眷侣一般,万事随心。
    之前还没和哥哥心意相通的时候,她确实有种病态的执着,一定要有个孩子。后来和哥哥在一起,却慢慢解开心结,哥哥于她,亦兄亦夫,他们血脉相连,是世间最密不可分之人。
    便是亲如姨娘妹妹也没拿她当回事,就是亲自生个孩子,她也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担忧。可是不行,活在这样的氛围里,哥哥为了她瞒天过海、偷天换日,她只想让他活的舒服,至少别因为她没有孩子又和所有人对抗,这事无解,她如果不要孩子,李夫人就永远不会放过她。
    他们都将彼此看的比自己重要,总是谁也不能放过谁。李轸感叹,“你想着我就是了,思虑那劳什子做什么?只管记住,不论发生何事,哥哥不会放开你且会永远站在你面前就是了。”
    李轸出门办公,楚楚也上了舅舅家专门来接她的马车。一连两日,李轸回来院子里没有楚楚的身影,闷闷地一个人上床睡觉,想得不行的时候只想飞过去将她掳回来。
    今儿回来的早,回去了妹妹也不在,冷清清的没意思,李轸便在书房办公。看了一会儿兵书,抬头见窗外暮色浓浓,“什么时候了?”
    柱子挑亮烛火,“戌时正,夫人传话,叫大爷过去吃饭。平妈妈过来请了几趟了。”
    李轸捞起衣架上的袍子,自己穿上,“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奶奶过去了五日,今儿正是娶亲的日子,明日也就该回来了。”柱子半点不含糊回答道,毕竟这个问题大爷一日要问好几遍,记得滚瓜烂熟了都。
    还要自己睡一晚上,李轸眉头压下来,双手负在身后,踱着步子朝夫人院子去。李夫人似乎没想到儿子会来,惊喜万分,忙叫人将撤下去的饭菜都送上来,平妈妈道:“大爷尝尝这个,您最爱吃的,夫人今儿亲自下厨做给您的。”
    李轸筷子顿了顿,自己夹了一筷子,李夫人只看着他吃,示意平妈妈斟酒,叹道:“上回你陪我吃饭还是你妹妹在家的时候,一晃过去许久。我命不好,就只得了你们兄妹,湉丫头远嫁也不回来瞧瞧我,你也跟我疏远……”
    说着就要落泪,李夫人性子强势,今儿算是第一回在李轸面前服软,竟然有几分凄苦的意味。李轸将杯中酒喝尽,冷硬道:“母亲永远是李家尊贵的夫人,只要你安享晚年,儿子自然不会亏待你。”
    “前提就是我不能与那小……你那大奶奶作对是吧?”李轸眼神凌厉,李夫人气焰稍褪,随即气苦道:“可是大爷,你扪心自问我什么时候有意与她为难?她原来那样的身份,你俩的事传出去李家还有立足之地?你父亲将这个家交到我手里,若是垮了,我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就是现在,我也不过给你送几个玩意儿,为的还不是李家血脉?你比你父亲出息,挣得家大业大,却连个继承人也没有,往后要当个若敖之馁鬼?李家断不能到我这里没了香火。我还能活多久,半截身子入了土,旁的我都不计较,只是你必须有个孩子,且要是个健康聪慧的,母亲就求你这一件事……”
    李夫人言辞恳切,声泪俱下,直叫李轸保证李家不会断了承嗣,这才醉混混由平妈妈扶去后头。平妈妈将李夫人放在床上,小声道:“夫人放心,大爷喝了不少,金钏儿也不是个笨的,今晚一定能成事。”
    李夫人叹口气,就着平妈妈的手喝了水,“那就好,机会我已经给了,能不能抓住就看她的造化了。”
    “上天也会眷顾夫人。”
    酒似乎喝的有点多,李轸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便是身上也热起来,挥退了跟着的柱子,自己朝楚楚院子走去。越走越发觉酒劲儿上来了,身体里热浪一阵一阵的直冲下腹。
    蹙了蹙浓眉,抬眼看见院子里主卧亮着,李珍脸上一喜,阿楚回来了?他两步奔进屋,果然看见阿楚坐在梳妆镜前拢发,朝他低眉浅笑。
    李珍不由轻轻将楚楚拥进怀里,低低的喃语满是思念,“阿楚,我好想你。”
    金钏儿望着李轸俊美的容颜如痴如醉,这样温柔缱绻的大爷她何曾见过,他所有的爱慕都给了大奶奶,叫人又恨又嫉。如今也是她的了,金钏儿痴迷地捧着李轸的脸,想到夫人的话,只要她今晚能成功上了大爷的床,明日便给她名正言顺的侍妾名分,她就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
    当时她是怀着怎样忐忑欢喜的心情走出来的,现在还有感觉,想起来便热泪盈眶。所以即使她们三人早在大奶奶出门前一日便被赶出院子,今儿她也想办法施了好处与守门的婆子,说进来拿东西,然后换上大奶奶常穿的衣裳,坐在那里等。
    终究还是叫她等到了,金钏儿忍不住凑上去想吻李轸,倾吐自己的爱慕,“大爷,我也好想你……”
    李轸却突然惊醒过来,在她的嘴挨上去的前一刻将人推开,自己也因为重心不稳摔得扶住桌子,喘气如火,“你不是,你不是阿楚……你是谁?”阿楚不会喊他大爷。
    他努力想看清到底是谁,可是欲望的凶猛即便是他忍耐强于常人也有些招架不住,李轸这会儿也回过味了,他不正常。身体烫的烈火一般,身下涨得发疼,理智被欲望席卷,只想抓个人就干那事。
    金钏儿见李轸面色通红,眼神迷离,咬咬牙扑上去,“大爷,你要了奴婢吧,奴婢喜欢你,第一眼看见就喜欢。我只想待在你身边,陪你一辈子,你要了我,现在只有我能帮你。”
    浑身狠狠一哆嗦,可是不同于阿楚的味道扑过来,他却只想吐。想通了什么,李轸抓住头发,眼睛红入厉鬼,声音阴冷,咬牙切齿,“母亲,我的好母亲,你就是这样爱你儿子的,你真是好,好得很……”
    安顿好亲娘子,直到新郎官回了新房,宾客都散了,楚楚才得以喘息。她端着茶发怔,成妈妈收拾屋子,笑道:“奶奶累了几日,剩下的事也就好办了,今儿早些歇息,明儿便回了。大爷遣人来了几回了。”
    楚楚没应声,成妈妈看她脸色有些疲倦,关切道:“果真累了?老奴将床铺好,奶奶就睡吧。”
    楚楚摇头,捂住有些闷疼的心口,“心神不宁的,总感觉慌得很,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成妈妈也不敢断定是楚楚的错觉,只是问她具体的感觉,楚楚也说不上来,单是很难受,浑身不得劲儿。就叫成妈妈将被子铺好,准备睡了。
    刚准备睡下,却又猛得坐起来,脸色更白了,吓得成妈妈忙上来扶,楚楚颤声道:“回府,回府……我不舒服。”
    成妈妈不敢怠慢,忙叫人出去驾车,也惊动了舅家,舅家夫人赶过来请楚楚明儿再走。楚楚说什么也不听,一定要回去,没了法子,只能安排人护送,放她离开。
    李府都已经歇下了,大门叫人拍的震天响,门童赶紧起来,嘟嘟囔囔的抱怨。跟着楚楚的管事一巴掌拍过去,将人打的脑袋一扎,“瞎了你的狗眼,大奶奶回府,还扰了你的搅?”
    门童一惊,“怎么这时候回来了?要报给上院不?”
    “天晚了,扰了夫人歇息,明儿再说。”
    楚楚一路跑着回了院子,见上房灯亮着,微微松一口气,进了门来一口气却吊起来。只见一个穿着她衣裳的丫头满头鲜血,昏死倒在门栏上,屋里一片狼藉,她心跳得蹦蹦响。
    听到浴房里似乎有动静,喊着哥哥走过去,李珍整个人埋在水里,手臂上一条长长的伤口触目惊心,染得浴桶通红。楚楚心疼的眼睛都红了,扶住他滚烫的脸,“哥哥,你怎么了?”
    李轸嗅到熟悉的气息,朝楚楚身上倒,急切疯狂的吻铺天盖地而来,“阿楚,阿楚帮帮我,我好难受……”
    李轸仿佛疯了一样不管不顾,直接将楚楚压在案子上,手上忙不迭去扯她的衣裳。成妈妈与楚楚一道进门,一看这光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眼见大爷忍不了了。带着人拖着金钏儿下去,挥退了所有人远离前院,又叫人去准备伤药和热水,自己守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听候差遣。
    --

PO-18.cOм 作计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