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cOм 有了(H)

嫡兄(H) 作者:青灯

PO-18.cOм 有了(H)

      楚楚完全被制服住,几次想起身,又被压回去。李轸像是变了一副模样,表情在烛光下沉着,双目炯炯,滚烫灼人的呼吸喷在肌肤上,欲望被完全点燃。
    他急切地甚至来不及将她的衣裳全部脱下,刺啦一声便感觉两条腿都凉飕飕的。楚楚直起半边身子,朝下看了一眼,李轸本来就只着里衣,此刻更是一丝不挂。
    只见他浑身肌肉紧绷,条条分明流畅,刚劲铁骨般在皮肤下蓄满力道。发达的胸肌上伤痕遍布,左右滚动,健硕的腹肌两排六块,块块棱角分明,瞧着便硬邦邦的。
    黑色丛林中的巨物生机勃勃,足有五六寸长,紫红的肉棒怒涨坚挺,青筋暴露,龟头向上斜挑,整个茎身直挺挺微微颤动。鸭蛋大的顶端晶光瓦亮,马眼处溢出粘腻透亮的液体。
    楚楚只看了一眼,被扣着腰压下,衣裳从领口拉扯开,露出雪白娇艳的胸脯,肌肤柔细光滑,乳房高耸丰腴。乳尖的朱蕊经过长时间的啃咬舔舐,变成红艳艳的颜色仿佛熟透的樱桃,一小块皓白柔软的肌肤布满青红的吻痕,还有少许晶亮的唾液。她轻轻嘶了一声,低低哀求。
    李轸此刻什么也听不见了,一阵猛过一阵的浪潮疯狂朝他扑过来,身体深处的欲望越积越多,整个人都热得快要烧起来。他迫不及待蛮力撕开楚楚的裙摆,平坦结实的小腹映入眼底,阴户饱满如绵软的馒头,细细的小缝隐藏其中,似乎受了刺激,一翕一翕挤出蜜液。
    坚持许久的理智彻底断开,此刻,他只想疯狂得挤进那一方小天地,缓解浑身的火热。龟头自发凑上汩汩流水的春涧,对准黏糊潮湿的殷红小口,用力一挺,整根火辣辣的大肉棒便长驱直入,深入花穴最里面。
    楚楚没有准备好,被突如其来的填充刺激得猛吸一口气,整个阴穴完全被撑开,内壁紧紧巴住比平常更粗大的肉棒,每一条褶皱都变得平平整整,细小的神经受到刺激,深处的软肉麻花糖似的发疯地搅动,吸得柱身酥麻疼痛。
    小穴口也被涨开成一个透明的大洞,两片阴唇惨兮兮的附在肉棒上,一抽一抽得颤动。情欲如同决堤的长河,席卷走所有思绪,尾椎一麻,肉棒精神抖擞,大拉猛送起来。
    楚楚被拉入欲望深渊后的脸蛋如桃花鲜艳,接连不断的呻吟忽高忽低,身子时而猛缩时而颤抖。李轸如同才从水里捞出来,腰腹不要命一般狂抽猛送,喘气如牛。
    一股热浪同时涌入两人身体相连处,心中的欲火烧得更强更烈更旺,楚楚用力搂住李轸的脖子,这样才不至于被撞飞出去。李轸滚烫粗暴掠夺般的亲吻铺天盖地将她淹没,只能小猫一般发出无助的啜泣。
    肉棒每一下都进的很深,次次直达花心,重重撞在紧闭的子宫小口上。甬道被永无止境狂热的摩擦,烧起一团辣辣的火,很快袭便全身。肉棒还在不停加快速度,直进直击,急抽猛插。
    颤巍巍的子宫口受不了无止无休的撞击,缓缓绽放开花穴。楚楚哭的很厉害,柔软的腰肢像一条疯狂舞动的蛇,急急想摆脱这样狂放的撞击,却被肉棒钉住一样狂击花心。
    嫩肉紧裹肉棒,死命勒住。李轸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只觉得有无数小嘴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咀嚼吞吃着肉棒,又似乎有数不清的小尖爪不停地轻轻抓挠,那种舒爽、飘飘欲仙的滋味让他浑身发软、麻木。本書來自于腐讀閣備用站:3ω點γμωàиGsHě(慾朢社)點Μě
    他却只是紧紧扣住楚楚的小屁股,一下接着一下机械撞击着,越来越快,越来越热,楚楚躺着的小案子甚至被怼到墙上。狠狠抽插了百来下之后,宫膣口终于缴械投降,承受不住猛烈的进攻,被龟头一下冲开小口,挤进更深处。
    楚楚指甲掐进李轸手臂的肉里,如同一条缺水的鱼,天鹅颈高昂,汗流浃背。那粗大的肉棒猛然一刺,一下子穿透了五脏六腑,直达心口,一股强大的刺激像强烈的电流射向每一根神经直至末梢。
    她只能像一条藤蔓紧紧缠在他身上,感觉阴户燥热发烫,四肢皆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浑身兴奋的发抖。他却还在狂抽猛送,整根肉棒悉数拔出,再重重撞进去,刺开红肿的宫口,捣入子宫,直捣得花心开裂、穴壁奇痒、小腹痉挛。
    小穴疯狂得起伏滚动,咬得肉棒酸麻发颤。李轸猛然抽出肉棒,又狠劲顶进,这样直拉直入几十下,最后一次冲进宫口,龟头上的凹槽被小口卡住挣脱不得,随即一股浓热阴精喷涌而出,兜头淋下,泡得全身大爽。
    李轸咬紧牙关,浑身剧烈颤抖,肉棒猛跳,精关大开,一泡极多极浓极烫的精液一滴不剩全部射进子宫。
    楚楚泪眼迷离,神志已然不大清楚,身子过电,一抽一抽地痉挛着。李轸浑身汗水油光,手臂皮肤下盘踞的肌肉滚动着,半晌卸不完力气,他怔怔盯着妹妹的身子。
    他的分身还留在里面,艳红的阴核仿佛一颗红色的玛瑙,糊满淫水直立着。穴口大张,等他拔出来许久也合不上,里头红艳艳肿泡泡的嫩肉推挤蠕动,一股一股吐出混着淫水的精液。玉腿修长健美,小屁股丰满圆厚,抓在手里极舒服有手感。
    楚楚还陷在高潮的余韵里,久久回不了神,李轸低头看了一眼即使才射过不久又生龙活虎的阴茎。两条铁铸一般的手臂轻柔地将妹妹捞起来,抱着她进了重重纱帐后的床榻。不久,木床便响起规律且沉重的咯吱咯吱声,猫一样可怜兮兮哭泣得求饶声,和猛兽进食般欲望蓬勃的低吼。
    楚楚感觉自己睡了许久,有一点意识的时候便在哥哥身下,被他哄着很快就好,却看不到尽头的索取。醒来的时候在下午,橙黄的光晕透过窗户打进来,满世界的静谧无声,屋里的摆设陌生,她突然很恐慌。
    成妈妈听到动静进屋,笑道:“奶奶醒了。”
    楚楚一瞬间的恍惚,愣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先前发生的事情,随即便被身子沉沉的酸软唤醒了记忆。两腿磨了磨,下身刺疼的厉害,想必破皮了,她扫了一眼屋子,“这是哪里?”声音也还哑着。
    “枣巷,咱们搬出来了。”
    楚楚这才知道,她足足昏睡了三日,那晚被要的太狠,导致她昏迷发烧。李轸直接将她带出来住进新房子,至于罪魁祸首金钏儿,扒了裤子打了五十板子,人没死,两条腿却废了。
    就在夫人院子前头的甬道上打的,金钏儿惨叫得李府上上下下都听见了,李夫人紧紧关着门,一眼没出来看。随后李轸搬出来那日听说李夫人病得起不来身,平妈妈过来苦苦哀求大爷好歹去瞧一眼,李轸转身就走了。
    楚楚盯着床上的穗子发愣,成妈妈道:“奶奶就好生养着,横竖那府的事情碍不着咱们什么。”
    楚楚正要问大爷哪里去了,成妈妈便退了出去,随即李轸进来。那晚的记忆不免又涌上来,楚楚拉起被子遮住脸,李轸往床沿上一坐,“怎么了?”
    “没……”。
    李轸眼见妹妹在他靠过去的时候缩了一下,心里受伤,硬将人按在怀里,低声道:“那晚,我以为我要死了,不知道他们哪里弄来的药,我感觉血管都要爆开一样疼。又有人打扮成你的样子,还好我清醒了一点神志,险些对不起你,我答应你的,只跟你在一起,若是别人……”
    若是别人假扮成妹妹还跟他发生了关系,他绝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恐怕会气怒到发疯。楚楚摸到他手臂上的异样,想起那一日见到他一身的血,顾不得害怕了,“你伤了哪里?”
    对上妹妹关切着急的目光,李轸仍是一副后怕的样子,严肃道:“就手臂上一条小伤口,不碍事。”他温柔贴上她的脸,“还好阿楚回来的及时,总是你在救我。”
    他的目光复杂,饱含爱恋、依偎、深情、庆幸,楚楚原本被勾起的惧怕记忆悄无声息便无影无踪了,拉起他的手拆开绷带,分明三四寸长的伤口,缝合得蜈蚣一样丑陋,顿时就心疼得不行,眼泪汪汪的,“这么长,一定好疼的。”
    李轸满不在乎,“不疼,我觉得伤得很值。”这一条伤口换来的清醒让他没有犯错,甚好。
    楚楚不知该说什么,嘴唇喏嗫,好一会儿才道:“没关系的,那样的情况下,就是……就是怎样了,我……”话还没说完,见李轸沉默而且脸色阴沉沉的,就知道惹他不高兴了。
    “我也不想你跟旁人有关系,一想到有人和你跟我一样亲密,我就受不了。”想一想那个场景,她就觉得会窒息,“可是比起你受伤害,这些便都可以忽略了,哥哥,我舍不得你疼,你明白吗?”
    李轸觉得有必要跟妹妹讲清楚,他扶着楚楚肩膀,两人面对面,认真道:“阿楚,如果有一天迫不得已,你遇上跟我一样的情况,你会愿意吗?”
    楚楚设想了一下,跟哥哥以外的人做那样亲密的事,她就浑身鸡皮疙瘩,恶心得想吐。李轸柔声道:“一定受不了吧,我也一样,我们俩生来就只能是彼此的,身与心都只能交给对方——不过,阿楚,对我来说,你这个人最重要。你要答应我,在任何情况下,不管遭遇什么,你得先保全自己的生命,我不要你为了所谓虚无缥缈的东西,丢下我一个。”
    那一次楚楚被林安生抓去,他就想过,如果妹妹被强迫,只要她能安安生生回到他身边,他就不介意。于他来说,怎样的妹妹都是他最重要的宝贝,她只要一直在,就好。
    外头有李轸,里头有成妈妈,即使李府一直派人来请大爷回去,消息一点没传到楚楚耳朵里。近来,楚楚与东府那边族里妯娌走得更近。
    这一日去瞧十三奶奶,十三奶奶肚子越发大了,楚楚看着羡慕的很。芸香便安慰她,该来的总会来,她与七叔才成婚,孩子总会有的。
    楚楚不想在孩子的话题上纠缠,芸香便说起先前她怀疑李羡在外头有人的事,好容易找到点线索,等她摸过去又不是那么回事。楚楚劝她放宽心,十三弟不会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乱来,再者瞧得出来,李羡确实看重芸香。
    晚上回来的时候,在二门上远远看见一个人走过来,楚楚定眼一看,那打扮形容仿佛是李羡。做好了打招呼的准备,那人一见是她,转身朝里去了。
    楚楚一头雾水,成妈妈道:“兴许是本来就要去里头,没瞧见咱们呢。”
    过了几日,楚楚又来看芸香,听闻她身上有些不好,见不得客,她站了一会儿就回去了。芸香听完小丫头的回禀,知道楚楚回去了,微微松一口气,随即蹙眉道:“我看着七叔本本分分一个人,怎么也爱外头玩起那套时兴的把戏来了。七嫂哪里不好,还是他费尽心力求来的,这才多久,男人的心变得果真是快,可怜我知道了还要帮他遮掩,七嫂的面也见不得,就是这样,纸包不住火,迟早要知道。别看七嫂温温柔柔的性子,知道了这事,不定多伤心,哎,难为她一心为着七叔。”
    十三奶奶轻轻抚肚子,李羡脸色僵着听她说完,连忙岔开话题,“不过就是个玩意儿,值当你们放在心上,七哥还是很看重七嫂的,哪用你操心。如今要紧的,第一你这肚子,里头两个呢,别再乱跑,仔细我儿子。”
    十三奶奶哼了一声,不理会他,“那扬州瘦马就那样好的,没见那许多人养瘦马弄得倾家荡产。七叔正派,不会去那些不干净的地儿,他这个哪里来的?”
    被十三奶奶怀疑的目光一看,李羡头皮一紧,随即不满道:“你看我做什么?七哥那个身份,多少人巴结来不及,听说就是求他办事的一个刺史送的,别赖我。”
    “瞧给你紧张的,我说什么了。”
    “你少胡思乱想,累着我儿子。”
    “你就知道两个都是儿子……”
    搬进枣巷,楚楚还没仔细看过,这一日趁着日头好,便带着成妈妈逛起院子。虽说不如李府家大业大,小小的庭院,亭台楼阁,样样俱全,院子里青葱花树,绿意盎然。
    西北角上有一个小院子,楚楚前些时候便见婆子提着食盒过来,今儿一见却是上着锁。门前两个婆子闲磕牙,一个说,“咱们大爷也真是,金屋藏娇,还是个怀了的,叫奶奶知道,咱们也没好日子过。”
    “听说咱们奶奶不能生,这不是明摆着?这位肚子可金贵,就是奶奶发现了,就能怎么样?指不定这位更得大爷的心。”
    “我看不见得,住进来这许久,大爷一次也没来过,日日就在奶奶房里,她算个什么?”
    “人虽没来,这大好的东西一日一日送进来,可见极上心的……”
    成妈妈脸色苦得很,就等着楚楚发作,或者冲进去将里头的人揪出来,她迅速想好了对策。却见楚楚只是听完两个婆子的话,一言不发,转身回去了。
    --

PO-18.cOм 有了(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