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ǔsんǔщǔб.cом 蝴蝶谷一星象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χyǔsんǔщǔб.cом 蝴蝶谷一星象

      公元前二百四十七年,秦国君王秦异人病逝,谥号庄襄王。其子嬴政十叁岁,即秦王位。
    蕲年宫,一场盛大的祭祀仪式正在举行,高台上有一身着玄色华服的少年,头带玄色冠冕,衣摆迎风猎猎,高台下的步步阶梯上,皆是伏地而拜之人。
    唯有右侧一位衣着同样华贵的妇人和左侧一位须发皆白却激动不已的老者还站着,那妇人眉眼之间风韵犹存,便是少年的亲生母亲—一赵姬,今天过后就是大秦最尊贵的女人之一!另一位则是在奏国权势滔天,即将辅佐第二位君主的相国吕不韦!
    那少年的面容在太阳的笼罩下,显得越发烨然若神人,剑眉星眸,薄唇轻屁,冷静得似乎不像个即将屹立在大秦权力体制顶峰的人,神色也十分谦虚,可若有人能仔细瞧瞧那隐藏在十二串白玉珠阴影下的眼睛,能发觉其中熊熊燃绕的火焰,那是野心,是壮志。
    可惜,高台下的伏跪的群臣与宗亲不敢抬头,而太后赵姬和相国吕不韦正在为他们即将到手的,更为宏大的权势狂喜不已,都未曾发现少年眼中的乾坤,只当是少年没见过大场面,吓坏了,才一动不动。
    吕不韦背对着少年国君,对着面前匍匐的众人大声宣读,  “应天顺时,受兹明命,先王遗志,今传王位于子政。特昭告于天地,宗亲,四海,愿佑我大秦昌荣,一统东方六国!”少年先是举香行礼,待把叁柱香插入青铜鼎后便开口道:  相国吕不韦,多年来费心朝政,为大秦立下汗马功劳,如今我初即位,还需要相国主持大局,如此功劳,寡人应当尊相国为仲父!”说完,便对着吕不韦深深作了个揖。
    吕不韦嘴上说着,这如何当的起大王一拜!却压抑不住语气中以及脸上的骄傲得意,此时意气风发的他,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是何等惊才艳艳,又将亲手谱写出大秦乃至古代历史上最辉煌的帝皇故事。
    即位后,因秦王年幼,秦国朝政被相国吕不韦和太后赵姬把持。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与此同时,崤山,函谷中,一个身量不高,须发皆白,面色却依然红润的老人站在太初宫楼顶,看着满天闪烁的星星,喃喃自语道:“紫薇星向西边运动,如此明亮,身边文曲星、武曲星、将星云集,不得了,不得了,这世道要变咯!秦国,秦国,其运势不可阻挡啊,东方的苍龙七宿则是有现世之兆,真是千年来难得的天象,这对我们天宗来说,  到底是福还是祸”说完便陷入了沉思。
    这时,另一位看起来略年轻些的老人轻松地说,松珑子师兄,我们天宗与人宗不同,向来不问世事,无需太过担心。”
    先前说话的那老人,便是道家天宗辈分最高,  也是功力最为深厚的前代掌门—一松珑子,如今自请退位,看守太初宫的同时专注修行。而后接过话题的则是天宗目前的掌门,北冥子。
    倏地,天空中的星象极速变化,一颗本来黯淡无光的星星突然变得明亮至极,与众多明星呈拱卫之势盘聚在紫薇星旁。松珑子大惊,急忙推演星象,他的脸色不断变换,最终叹气道:  看来,这一次,天宗终究是躲不过了,难以独善其身啊!
    北冥子立刻问道:“师兄何出此言?
    “我推算出,这颗新出现的无名星与我天宗有极深的渊源,我甚至可以断言此子将来必定会深深影响我天宗的命运,所以才说,我们难以独善其身啊!”松珑子脸上莫名的出现了悲伤、复杂之情,这恐怕是他那徒儿的骨肉,他曾去看过那孩子,天资超凡,没想到命格更是如此不凡,看来当初给她取的名字并不算错。
    看着脸色复杂的师兄,北冥子轻叹:  “唉天宗一件秘宝,又如何抵得过瑶光那孩子与宗门接近二十年的情谊,我们天宗修行向来自然而然。这种外力找回来如何,找不回来又如何?师兄,你是否太严苛了?逼得瑶光只肯待在蝴蝶谷中,新入门的弟子不知她是天宗首徒,旧弟子又对她讳莫如深,若是有心人加以利用,怕是瑶光想回来也回不来了。”
    松珑子心中暗叹,那可不是区区天宗的秘宝啊!又淡淡道:“我们与阴阳家本就不睦,她与阴阳家的人相爱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打伤了你,欺世叛祖,  偷盗秘宝,实在是罪无可恕。”
    北冥子有些着急,“那是她受奸人蒙蔽,况且那点伤我早就好了!”
    “好什么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伤了根子?如此心慈手软,我看这天宗掌门你趁早别当了,还不如快些交给你那徒儿赤松子!”松珑子瞪了一眼北冥子,“她给自己换了名号,自称蝴蝶夫人,'庄生晓梦迷蝴蝶’  迷失了自己的道心,却也没忘咱们道家的教诲,你就遂了她的心,对外,就当这个世界没有瑶光这个人!”
    若是瑶光还在,掌i门之位非她莫属,又如何轮得到赤松子!”北冥子闻言感叹。
    夜空中的星星依旧高悬,无论下面的人怎么谈论它们,依旧巍然不动,二人倚在太初宫的凭栏旁,相顾无言,过了半晌。
    “那个孩子怎么办?就是你说与我们天宗渊源极深的孩子,需要去瑶光那儿接回宗门吗?瑶光想必一定会愿意的。”北冥子开口问道。
    松珑子沉默了一会儿,依旧淡淡:“不急,一是机缘还未到,该来的时候那孩子自然会来。二是如今她独自幽居,且遭逢大变,我们还要带走她辛苦怀胎十月刚生下的孩子。未免太过不近人情。”
    闻言,北冥子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没说话,默默想到,看来师兄,你也并不如你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情。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另一面,骊山,摘星楼上,同样有两人感知到天象的异变,为首之人穿着宽大的黑袍,头戴璀璨古朴的金色冠帽,他便是阴阳家的掌门——东皇太一,但很少有人知晓他的真名是姬珩,以及他神秘的古周后人身份。
    他身后那位紫发蓝衣,戴着白色面纱的美人则是位列阴阳家两大护法的月神。他们所用的推演法,名为占星律,是阴阳术中极高的境界层次。
    女子率先打开话茬,恭敬地说道,“东皇大人果真是神机妙算,不出您所料,秦国的运势如今是越发势不可挡了,看来一统六国也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们阴阳家找机会与秦国合作,是再明智不过的选择了!”
    东皇太一对女子的奉承视若无睹,再次看了一眼天空,“月神,  你是否发现这紫薇星边上多出了一颗星星?它,是最大的变数,与探寻苍龙七宿有着莫大的关联,即便是我,也无法看透。”
    月神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苍龙七宿的确有所异动,这是一个好消息,我们阴阳家苦苦追寻了百年,终于要有结果了。只不过,连东皇大人您也看不透”
    姬珩在心里默默想到,解开苍龙七宿的关键到底在谁身上呢?星星指向东方,能被他感知到,说明距离并不远,秦国东方最近的有韩赵魏叁个星宿传承地魏国,让姬珩联想到了瑶光,修道之人的预感是极为特殊的,会不会,是他与瑶光有了孩子?不过,这只是一个概率极小的猜测,以瑶光的个性,就算有了孩子,也绝不可能生下来。
    那么,韩赵两国的布置必须开始了,还有,即使不能确定,也必须找机会试探一番,可惜,瑶光与他已经彻底决裂,在道家有心防范后,饶是姬珩也难寻其踪,那就只能主动等瑶光送上门来了,仇恨会让人失去理智,只需要稍微刺激一下瑶光,她就一定会盯着姬珩。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姬珩一定要将这个孩子带回阴阳家,瑶光和他的孩子,将是拥有最尊贵的血脉和最超群高的天赋的人,一定有很大可能就是这颗异星,可以找齐所有的苍龙七宿。
    “目前来看,  这颗星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暂时不用管它,接下来主要盯着韩国和赵国。”不知为何,出于一些隐秘的心思,姬珩并未告诉月神另一部分,他不想广而告之,他有可能与道家留下血脉,姬珩语气平静的说道,月神应了声,“是,东皇大人!”行了一礼,缓缓走出宫殿。
    姬珩的身影,也隐匿在了黑暗里,宽大的黑袍与金盔下的黑缎隐藏了他的面容和神色,要是让人知道他现在还不满叁十岁,  却已经拥有如此高深莫测的功力,真不知道要如何评价其不可思议的天赋。
    此时,命运已经按照它的轨迹悄悄开始运行。
    --

χyǔsんǔщǔб.cом 蝴蝶谷一星象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