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谷叁成长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蝴蝶谷叁成长

      待二人离开后好一会儿,床上的女婴才倏地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冷静的分析着,说话的长者似乎是她此世身体母亲的师傅,然后她的母亲叫瑶光,之前接生的那个少女和风应该是瑶光的徒弟。
    《道德经》心法?天宗?《太上忘情心经》?庄子?庄子会武功......难不成这里还是个武侠世界?看来瑶光和她师傅是一个大门派的人,有庄子那必然是道家,道家什么时候又叫天宗了?
    名字,道号,忘机,女婴心里默念着,忘机,越念越感到心神合一,冥冥之中好像感觉她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加深了,似乎之前的她还不被承认,如今才被世界认定为属于此地之人。
    秘宝丢失,魏国公主,苍龙七宿,这个世界,似乎隐藏了许多秘密,魏圉,听着这个名字她实在推测不出年代,则来之即安之,暂时不考虑这些了。
    《太上忘情心经》,听起来似乎是要断情绝爱,武侠世界那最紧要的就是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那就这样吧,既然再一次与爱绝缘,不如选择实力。
    忘机与身体中的力量有明显的感应,难道这就是内力?她能感受到这股温暖的气息充斥在幼小的身躯里,暖洋洋的,不断流淌循环,就像还在瑶光的肚子里。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在和风的照顾下,忘机渐渐快满周岁。虽然她外表看起来依然是个吃了睡,睡了吃的无知婴儿,实则无时不刻在观察周遭的一切,她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名为蝴蝶谷的山谷中,有一颗特别大的树,风景秀丽。
    一个现代的自由灵魂禁锢在一个婴孩的身体里,忘机却并不觉得无聊,也许是因为上辈子的她也异于常人。内力不断拓宽着她的经脉,甚至时不时,忘机能感受到风从万物拂面而过,雾出云山流淌而去的触感。
    谷中的一花一木,山间的一鸟一兽,它们身上似乎都有某种力量在流动,当树木花草凋谢,动物逝去以后,这种力量便流动到别的生物上,生流不息。
    瑶光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笑,忘机并不能时常看见她。连带着一开始还有些活泼的和风也愈发沉默寡言,蝴蝶谷里再没有别人,没有谈论,没有书籍,忘机对所处时代和环境一无所知,但她已经能控制自己不去思考这些了。
    一切都顺其自然,等忘机能接触到竹简典籍之时,答案自然会浮现,她不必去考虑一定会发生的事。
    忘机知道瑶光不喜欢她,但还是低估了瑶光。
    在竹屋旁早就新修葺好的,是一座药庐,里面有瑶光不断带回来的珍奇药材,屋后甚至有专门开辟的药圃,看着比照顾忘机还小心翼翼的和风,她不难猜出那些药材有多么珍贵。
    瑶光在为忘机准备药浴的事上十分上心,不断修改药方,浪费的药材让和风心疼不已。
    “师尊......烈焰金棘草和八角玄冰草这两种材料,长在内有熔浆的地上,一个长在千年玄冰旁,药力强悍,成年人也难以忍受疼痛不说,且属性相克,根本不相融啊!”和风焦急的看着瑶光,“忘机还那么小,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瑶光闻言,并未停下动作,“在药浴里的确不融,但若用身体作为承载,找到最合适的份量,让药力直接在经脉里融合,那就没问题。”瞥了一眼和风,“师傅用的借口怕是命你外出历练,你离开天宗快一年了,该回去了。我已不再是你师尊,以后...唤我蝴蝶夫人,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出入蝴蝶谷。”
    和风压下心中的些微不忍,的确,和风本身对忘机并没有多大的感情,更多的,是对师尊的爱屋及乌,定了定心神,拜别瑶光,“师尊,望您安好。”瑶光久违的勾了勾唇角。
    忘机躺在院子里的婴儿床上,看见从药庐出来的和风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就背着一个包袱出来了,凑到婴儿床前,“忘机,我走了。”说完又摇摇头,“真傻,跟个婴孩有什么说的。”忘机侧着头目送她离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蝴蝶谷中虽然少了一个人,却又似乎什么都没变,照顾忘机的事落到了瑶光身上,她已经不再出谷,虽然冰冷,喂食、换衣、如厕却细致不已,甚至让忘机感到了一丝丝温柔。
    直到和风久违地回到蝴蝶谷,“师...蝴蝶夫人,您让我准备的《道经》《翠虚吟》《清静经》都带来了,只是您要这些竹简做什么?总不能是给忘机用的吧,她还未开蒙,看不懂的。”和风答道。
    瑶光淡淡地对她说,“东西放在屋子里,你就走吧,我打算用这些书给她开蒙。”瑶光直言,“若学不会,也不过是不堪大用。”不知怎的,瑶光对忘机似乎很有信心,哪怕这个孩子一年多以来都没有开过口哭闹。
    忘机的确不是一般的小孩,她看着眼前竹简上密密麻麻的字,不认识,却觉得她自己应当是识字的,只是好像不是这种字,应该更简单些?
    忘机学的很快,她天资卓绝,且过目不忘,瑶光在旁边轻声诵读着,每念一遍,忘机就捧着竹简跟着念一遍。
    只需一遍,无论是什么样的典籍,只需听上一遍,就不再需要瑶光复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忘机对着竹简重复地念了一会儿,一边念一边观察着字形,不顾瑶光复杂的神色,毫不掩饰自己的特别,便把书关上,背诵给她听。
    即便忘机不明白单个字的意思,但读音,字形却已经学会了,开蒙自然完成了。如此重复数月,竟然将和风带回来的所有典籍都背诵完毕,要知道,几个月前,她还是个目不识丁的孩子。
    奇异的,在这场不算教学的教学中,忘机竟然再次感受到瑶光的别样温柔,瑶光的眼神里总是情难自禁地流露出赞赏与高兴,是啊!她怎么可能不生出与有荣焉之感,如果这孩子没有流着姬珩的血,那她自己一定会很爱忘机。
    “我该称呼你什么?”在小小的人儿学会了识字以后,她认真的询问瑶光,清澈的蓝眸倒映出女人的面庞,“你是我捡来的,算是我徒弟,但我不想当你的师傅,以后叫我蝴蝶夫人。”瑶光眼神复杂的望着忘机。
    瑶光在无人之处用银针刺着自己的手臂,那玉臂上满是渗血的红点,神色癫狂,她在想什么?她对那孩子心软了?忘机不是她的孩子,不是!忘机是一把剑,是一把用来杀死姬珩的武器!
    瑶光将忘机抱到冒着热气的浴盆边,那浴盆里装满了黑乎乎的药汁,这是瑶光苦心研制成的药浴,其霸道的药力甚至都有些超乎她自己的想象。
    是的,就连喜怒不形于色的忘机,也痛的难以自抑,她本想装作普通婴儿假意哭喊,却不想是真的痛彻心扉,明明水温高的惊人,身体里却有连绵不断的寒意涌入,药力如同针锥刺入骨髓,冷,好冷,她不住地颤抖着。
    前所未有的痛苦让她变得各位软弱,她甚至还生出可笑的幻想,瑶光,她的生身母亲,是否会因此对她有那么一丁点儿心疼?
    忘机在木桶中挣扎着,想要逃离,想要有人拉她一把带她离开,她已经冷的有些神志不清。瑶光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忘机虚弱的望着那只手,眼睛里有了一丝希冀。
    那只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胸口,温柔却又残忍,往下用力,忘记的整个身子就浸在了药汁中,忘机不再挣扎,她咬破了嘴唇,暗自发誓,那些可笑的幻想,永远,永远不会再出现。
    “药汁越热,你就会越冷,等一会儿药汁变冷,你就会觉得周身火热,等到你既不冷又不热,便算结束了,大约是半个时辰,以后你每天必须泡药浴。”
    “我知道了,夫人。”忘机体温慢慢回升,却并未舒适多少,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瞥了忘机一眼,瑶光补了一句,“你有着超凡脱俗的天资,就更不该浪费,寻常资质日日用天材地宝温养,二十年后必然不会逊色于你。”要想超越姬珩,必须跨越年龄的差距,这些...还远远不够.......
    --

蝴蝶谷叁成长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