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谷四修炼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蝴蝶谷四修炼

      自从暗自发誓后,好像一切都不能在忘机心中留下波澜了,似乎这么说有些奇怪,但她真的是这么想的,既不爱,也不恨。
    过了两天,瑶光递给忘机一迭丝帛,可以看得出它被保管的很好,但难掩泛黄的模样,想必历史久远,“这是你以后要练的武功,这本心法是昔年庄子所创,近几十年来甚至无人能入门。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们道家修炼,必须依靠自己参悟,你若参不透,我也不勉强你,可与我一同修炼《清静经》。”
    终于见到了真容,忘机打从出生后没多久便听闻了这部心法。“好,让我独自看看。”  带着些许不明的心思,她打开迭好的丝帛,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太上忘情心经,下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小字,略读两句,便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庄周将这份心经分为叁个境界,第一重无情,第二重入情,第叁重是忘情也是极情。怪不得如此难以修炼,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每重境界下又有不同的篇章,入静篇,周天法,锻骨篇,胎息法等等,类目繁复,内容深厚。
    开始修炼的第一个月,忘机毫无收获,连第一句话都无法读懂,身体里的内力也毫无反应。甚至,这玄妙的心经还比不上一卷普通的道家典籍带给她的体悟多。
    不得已,忘机整日埋首于藏书室中,藏书室,是忘机两岁时,在小屋旁加盖的一座房子,存放了道家历代典籍,她反复研究前人心得,想要有所突破。
    瑶光就如她所说的,对此不闻不问,忘机突然发现,她第一次出现了急躁这种情绪,她自前世至今,向来情绪波动不大,这不是她。
    忘机觉得自己应该换一种思路,她突然想起曾经听到的一段对话:和风曾惊诧,“师尊,忘机似乎少有情绪,莫说大哭大笑,就是连偶尔微笑和哭泣,也难得一见。对一个一岁不到的孩子,这未免...”未免太过可怕了。瑶光的回答则是,“这难道不好吗?如果她能保持着种心态,以后修炼必定事半功倍。”
    思及此处,忘机迈着小短腿,朝蝴蝶谷深处走去,她选了一块地方坐下,安静地打坐,每一天都在重复,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
    闻人籁而不闻地籁,闻地籁而不闻天籁乎?她与万事万物有差别吗?她与其他人有差别吗?其他人与其他人之间有差别吗?其他的万事万物之间有差别吗?忘却物我之别,人与动物与自然是无差别的,世间万物都是平等的。
    《太上忘情心经》第一重,无情,并非是真的无情,而是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对万物和自己的感情都是一致的,融情于天地之间。刹那间,似乎天地万物都在流转,风起水流,一花一叶,在忘机的感官下都无比清晰。
    之前,她所看到的流动气息,便是万物的生命力,是生机,生机消散而又凝聚,万物生而死,原来...她的心境早就达到太上忘情第一重了。
    默念心经上的口诀,无形的气体涌入她的身体里,与内力融为一体,以一个奇异的路线在身体内运行,七七四十九个小周天化为一个大周天,成就了这心经的第一重。忘机终于真正可以控制些许流动的气息,将生机转化为死气,从死又向生转化,生生不息。
    忘机葱白的指尖轻轻碰了碰身旁的一片绿叶,内力灌注的一瞬间,茎干迅速长大,嫩芽萌发,舒展出无数叶片,片刻,整株植物便同她一样高。她抽取其中的气息,那植物瞬间变得枯黄,化为腐朽的灰烬。
    这样奇异的力量,似乎心经中并没有记载......忘机看着葱绿的地上刺目的灰烬,决定保留这个秘密,不告诉瑶光,毕竟,任何时候都需要留有余地。
    忘机回到小屋,扣了扣瑶光的房门,“夫人,我学会了第一重。”
    即使心里有所准备,瑶光还是忍不住再一次惊讶,她自诩为天才,还是参悟不透《太上忘情心经》,只能退而求其次学《清静经》,而天宗的功法对资质的要求极高,《清静经》有的人用了数十年才能入门,所以天宗的年龄与辈分相差极大,她的师弟赤松子已经年过半百了。
    仅仅用两个月,忘机便进入了太上忘情的第一重境界,简直是匪夷所思。可惜,瑶光不知道的是忘机并非普通的叁岁孩子,两世为人已有十来年了。
    瑶光稳了稳心神,也罢,若不是这样,怎么有机会杀了姬珩,对忘机说道,“如今你心法已入了门,对应的招式、术法自然也必须勤加修炼,从今天起,你正式随我修炼,从辰时到申时,其余时间自行修炼心经。”
    瑶光站在溪水旁,内力外放,溪水翻涌而出,汇聚成了一朵透明的莲花,慢慢讲解到,“我们道家向来以内力修为见长,多修行练气之术,气有五行之分,水,火,木,金,土,五行之间相生而又相克,每个人都有自己更擅长的气,或多或少。”
    “这一招名为——万川秋水,乃是道家天宗绝技,能在叁尺之内控制气流便算高手。”瑶光抬了抬手,莲花便从水中慢慢腾空,然后分散成几道水流拂过忘记身边,“这一招是——心若止水,这两招虽然都是关于控制的绝技,但一个放,一个收,内功心法截然相反,同时掌控的内力越多,能控制的水流便越多。”
    忘机看着女人在数丈开外随心所欲地调动至柔水流,看来瑶光的实力比普通的高手更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忘机放出自己的内力,尝试着将内力包裹在涓涓的溪水上,很快,一朵小了许多的水莲花出现,她试着抬手,想让莲花离开水面,那花朵颤颤巍巍的腾空了一点,再慢慢的分成两股,便倏地破碎了,她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瑶光眼神复杂,看一遍就能成功模仿,“这些招数对内力修为的要求都极高,看一遍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非常厉害了。”
    忘机脸上丝毫没有因夸奖出现任何的情绪波动,“是吗,谢谢夫人。”
    瑶光收回了内力,“啪”的一声,水溅到草地上,“这两月你就专心练万川秋水和心若止水,什么时候能控制莲花两炷香不散,并把水流分为十股,便算完成。”
    一个月后,瑶光看着自己眼前完美的二十股水流,她已经不会惊讶了,“好,接下来我教你银海生花,可以催动植物生长并小范围的控制它。”
    忘机突然插嘴,“可以让它消失吗?催生之后的植物。”瑶光有些奇怪忘机的问题,“自然不能,已经成熟后,你要如何剥夺植物的生命?”
    忘机回复沉默,看来,那种奇异的能力果然只有自己才有,“没什么,继续吧。”
    一年多以后,忘机已经学会了瑶光所有的五行之术,“我本想借教你控制五行之气的机会,判断一下你最适合的属性。”瑶光轻笑一声,“没想到相生相克的五行,在你身上竟然能达到完美的平衡,无论哪个属性的气都能为你所用。”
    她该高兴才是,瑶光想着,忘机日日勤学不辍,她逼得极紧,从未给忘机放松的机会,进度一日千里,她应该高兴才对啊......
    “接下来,我会教你更高级的天宗绝技,不可有片刻放松。”瑶光冷漠的叮嘱着,除了探讨修炼,她们之间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但二人都不觉得这种相处模式有问题。
    物我两忘,可以封住对手的内力;无为,用内力隔断对方的经脉;与光同尘,能够达到移形换位的效果;天地失色,释放出至纯内力覆盖四周,可使中招之人慢慢死亡,忘机学的很快,不断掌握着道家从初级到高级的术式,海纳百川一般,无论多么晦涩,精妙的绝学都能容得下。
    但冥冥中忘机总觉得她该学另一个东西,瑶光有一把通体青绿的剑,寒气逼人,很少用,她却总是不自觉的盯着那么剑,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渴望。
    就这样,稚龄的忘机,已经能算的上是江湖上叁流高手,只可惜即使有药浴的调养和道家的至高心法弥补,年龄还是限制了她,内力修为不足,除非有百年难遇的先天至宝或是有高人愿意传功给她。
    --

蝴蝶谷四修炼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