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谷完外敌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蝴蝶谷完外敌

      在与世隔绝的蝴蝶谷里,忘机一天一天地重复着枯燥的修炼生活,直到有人来打破了平静。
    在忘机刚满六岁不久后,一天夜里,瑶光感知到了许多股奇异的气息,有些不似活人,还有叁股十分强大,多半是来者不善,瑶光坐起身来,飞快向谷口略去,有自己潜心布下的阵法,她并不担心那些人能闯进谷里。
    至于叫忘机躲起来,也没那个必要,蝴蝶谷内并无可以隐蔽的地方,而且,外人想有所图谋,也有瑶光自己在,她若是都解决不了,忘机又能做什么?
    浓重的夜色里,只见蝴蝶谷外的九宫八卦阵中困着大批身着紫衣,面色苍白之人。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或许不能称之为人,应该是人傀儡。瑶光冷哼一声,阴傀这样邪门的手段,普天之下只有阴阳家才会用。
    为首的叁个人身形有些狼狈,喘着粗气,“不愧...不愧是天宗的前任首徒,掌门之位的有力争夺者,实力果然深不可测!”心里都在暗暗怨恨,东皇大人派他们几个来,难道是存心叫他们送死?
    说罢,为首的红衣男子便画起了阴阳合手印,一个巨大的血红太极图出现在他面前,那男子的双手通体赤红,看着颇为不详,另外两个似乎是对孪生姐妹,一人聚起一大堆树叶,另一人则催生出数条藤蔓。
    用内力催生再加上特定的的阴阳手印,与道家的某些相似的五行术法比起来来说,威力的确要强上不少,只可惜代价也很明显,瑶光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双令普通人害怕的赤红双手。
    火属性,木属性……瑶光厉声道,“想要我的性命,区区大司命、少司命也敢来?实话告诉你们,除非东皇太一亲自前来,否则就算是你们五大长老齐聚,也绝不可能如愿以偿!且今天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说完,竟然在叁人提前结的印出手前,一个闪身便出现在叁人后面,正是道家至高心法和其光,同其尘。
    好快!叁人心中一惊,大司命,少司命陡然失去目标,迅速背向背靠拢。瑶光手中的青云剑出鞘,剑芒划破夜空,也划过了叁人的眼睛,美丽夺目,却带着森森杀意!瑶光竟然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强,那叁人暗暗心惊。
    剑在半空疾落,忽然一分叁,叁化九,倏忽间化作数十道肉眼难辨的寒光,交织成天罗地网,呼啸着向叁人杀去,瑶光用起叁才剑法,比她当初下山早已更加炉火纯青。
    叁人瞬间感知到身前的无边危险,当下左支右绌地立刻分散开来,树叶与藤蔓环绕在叁人周围,纷纷被斩碎殆尽,才抵消了那变幻莫测的剑光。
    他们目光迅速相接,知道若不配合着立刻脱身,今晚叁人必定葬身于青云剑下。一大波阴傀儡遵循主人的指引,挣脱阵法向瑶光冲来,赫然也是一个阵法,且以困为主。
    那红衣男子轻声说着,“少司命有独门轻身之法,黑、白你们立刻走,我断后,若是叁个人一起走,那谁也走不了!”说罢脸上便浮现出了一道道咒印,应当是某种秘术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功力,复而朗声道,“我等只是奉命来拜访蝴蝶夫人,夫人何必如此动怒,痛下杀手?”
    两个女子来不及跟红衣男子多说,匆匆甩下一句,“多谢大司命,你保重!”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其实她们心中清楚,大司命今夜必然命丧于此了。
    大司命双手迅速结印,一具巨大的血红髑髅出现,鬼气森森,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向着瑶光被困的方向冲去。“哼!雕虫小技!”瑶光一步不曾退却,抬手用内力写下数行字,然后将青云剑置于正前方,全力运功形成一个巨大的防护罩。
    二者的碰撞形成了一到巨大的冲击波,将周围近十米的一切摧毁。“说!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瑶光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将剑锋横在了红衣男子的脖子上。“道家天宗首徒被逐出师门,这么…好的机会削…削弱你们道家,不好…好把握…怎么行?”忘机只见红衣男子说完这句话后便气绝身亡。
    “哼,自尽!是阴阳家惯会用的手段!”瑶光冷目看着地上的尸体,似乎这些人并不知道真相,姬珩……你到底是为何派人来?你是否…知道了忘机的存在,是为了来带走她呢?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始祖殿,东皇太一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二人,“东皇大人,大司命和其他人应该…应该都……”姬珩漫不经心地道,“大司命死了......也罢,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们下去吧。”两人放下提起的心,恭恭敬敬地行礼,“是!”
    竟然只有大司命死了,可惜,本来以为能一举换掉两个职位的。大、少司命的新人选早就准备好了,也罢,少司命的人选现在还太小,前任就留给新的少司命了结吧。
    到底瑶光和他有没有孩子,最终还是不得而知,这件事不能声张,不听话的棋子,已经排除的差不多了,也不能让过多的人折损在瑶光手上。姬珩默然,看来他要找个时间,亲自去找一趟瑶光。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姬珩,你想来找我,却不知我更想来找你,还多谢你给我提供了一个新思路……杀不了你,其他阴阳家的人我还动不了吗?瑶光杀完人后咬牙切齿的喃喃道,这些年她虽足不出谷,手里的势力却也在慢慢发展着。
    只是派的这几个人,实力这般不堪,想必多半是试探,后面应该还会有不小的麻烦,说不定姬珩会亲自来,她带着忘机也没办法做事,瑶光盘算着。正好,忘机天生剑骨的天赋也不能浪费了,现下还回不去天宗,不能让师傅为难。也许,那个人,能帮我.....
    次日清晨,瑶光冷着脸过来问忘机,“藏书室里的书,你可都记下了?”忘机不卑不亢,冷淡的说道,“虽然还有些许不理解,但已经全部背下了。”
    瑶光眼睛里似乎有一点欣慰,“我能教给你的术法都已经教了,只是融会贯通这件事在于你自己。再过一个月,我准备送你离开这里。”
    忘机有些奇怪,“离开?为什么要离开?”虽然谈不上喜欢,可也绝不讨厌,她不想无缘无故地离开蝴蝶谷。
    “去学剑!去跟着当世最强的剑客学剑!怎么?你不愿意?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通知你!”瑶光淡淡地说。
    剑!学剑!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忘机什么都不再过问,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要学!”声音里透露着少见的欣喜,几乎算得上是她出生以来最大的情绪波动。
    半个月后,蝴蝶谷里已经什么都不剩了,瑶光抱着她一路用轻功赶路,风餐露宿,丝毫没有为忘机这个孩子考虑,专门挑些荒无人烟的山林行走,甚至多次来回绕行,又过了一个月与虫鱼鸟兽相伴的日子。终于,她们二人在寒冬里到达了目的地。
    --

蝴蝶谷完外敌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