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九亲密一(H)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鬼谷九亲密一(H)

      盖聂伸出手,指腹慢慢地拂过忘机粉嫩柔软的脸蛋儿,再慢慢探向了嘴唇,手指与女孩娇软的肌肤形成奇妙的触感。
    在盖聂冰凉干燥的薄唇触碰到身下的樱唇那一刻,他确信,自己没有半点后悔。
    忘机困惑道,“睡觉需要……唔…唔!”虽说以往也与师哥有许多亲近的动作,但从未像现在这样,当师哥的脸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她浑身有些战栗,心却猛地跳漏一拍。
    盖聂没有回答,他趁着忘机杏口微张的一刹那,便将自己的舌头送了进去,用他的舌头细细描绘着她的牙关,一点一点掠过她的牙龈,再与她红艳的小舌痴缠在一起,忽上忽下,亦或是轻轻啃噬着她无处躲闪的舌尖,寂静的房中只能听见轻微的水声。
    盖聂微微起身,看着眼前被他放开后喘着粗气的女孩,她双眼迷离,面色酡红,眼角带着缺氧后流出的生理性泪水,轻笑一声,“小傻瓜,怎么连呼吸都忘了?”
    忘机的大脑晕晕的,“呼…吸?”盖聂不等她反应过来,又俯下身去,右手伸到了忘机的脑后,稍微一用力,便轻易地加深了这个吻,“唔…唔……恩!”忘机温顺的承受着,他既欣慰又生气,欣慰在她的全然配合,不愠是怕她学不会拒绝别人。
    待盖聂终于结束深吻,他们二人嘴里已满是对方的津液,唇舌分离时,淫糜的透明丝线与二人嘴角相连,盖聂的手再次拂过忘机微张的嘴唇,这里已经被他吮吸的发红甚至有些发肿了,“师妹的口水,比师哥喝过的任何东西都甜,不过,一会儿还有更甜的……”
    他先是舔了舔唇角,又将两根手指塞进忘机口中,一进一出,戏谑地玩弄着她的小舌头,她的嘴巴无法合拢,以致于津液缓慢的流出,散发出旖旎的气息。
    忘机被玩弄着舌头,有些缺氧的大脑还未缓过神来,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烫,尤其是下腹的位置,丹田下叁寸简直像有火灼一般,又像是有小虫子在啃咬,“师…师哥,唔…啊哈,好奇怪,我感觉好奇怪…嗯,好痒……”
    盖聂的右手缓缓抽出,顺着下巴一路抚摸到胸口,拨开衣领,轻易的便伸了进去,女孩的胸前还只有微微的起伏,但手感细腻滑嫩,两颗朱果状如红豆盖聂或搓或捻,小小的软软的,让他爱不释手。
    另一只手便也不闲着,解开腰带,一件一件的,剥开了女孩如盛放花朵般的衣裙,漏出了中间洁白的花骨朵儿,在摇曳的烛光下,如同最上等的羊脂玉,又如祭祀的羊羔般纯洁无辜的幼女胴体全然暴露在空气中,忘机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盖聂的一个吻便马上印了上去,从额头到鼻子到脸颊再到下巴,再到忘机敏感的耳垂,仅仅是呼出的热气就让她微微颤抖着,盖聂的吻时而轻柔,时而吮吸,从五官再到精致的脖颈,再到胸口。
    两颗红豆已经在手指的玩弄下微微挺立,再由盖聂湿热的舌头划过,被津液润泽狗变得更加红艳诱人,忘机不由得娇喘连连,“好痒,嗯…湿湿的…难受…”
    舌尖一点点下移着,舔过一寸又一寸的肌肤,来到忘机通体光洁的下身,直遇到那轻轻蠕动的细缝才停下,“师妹竟然是天生白虎,听闻性欲极强......不知是否如此?”,淡粉色的阴唇在少年炽热的目光下,似乎动的更厉害了。忘机不由得想要夹紧双腿,“好…好奇怪啊!”
    盖聂不容置喙地用力地掰开忘机的双腿,“连师哥也不给看么?”只见那薄薄的阴唇一点一点地挤出了透明的粘稠液体,慢慢地往下流着,盖聂饶是他接触的女人少,也惊讶了,不由得出言,“还这么小,就会自己流蜜水了,师妹的身子真是敏感呢……”
    盖聂用手指接住蜜液,凑到忘机眼前,手指一捻,便拉起了长长的丝,“看,这是师妹你流的蜜水。”难得的忘机别过了脸,“不想看……”
    盖聂挑眉,低头便惩罚性的重吻了一下胸前的红果,惹得忘机一声惊呼,“啊!”身子一颤。他看忘机不愿也不勉强她,“最好的地方该留到最后。”转向了两旁的大腿根,一点一点啃咬着,留下暧昧的红痕,被盖聂双手钳住的大腿不住地抖着。
    “真是太敏感了,师妹,你这幅身子合该被男人养着。”一路吻至脚踝,他捏起掌心小巧玲珑的脚丫,紧贴在自己脸庞,转头轻啄了一下,“我要你身上的每一寸,都留下我的痕迹。”轻松的将女孩翻了个身,一口咬在尾椎骨上,一点一点,沿着脊椎沟向上攀附着,“痒…好痒!唔…别咬了,别咬了!”忘机的反应更加剧烈,只觉得盖聂划过的地方酥酥麻麻,又像是有火烧过一般,烧得她唇干舌燥,浑身使不上力。
    盖聂用手抚摸着她精致的蝴蝶骨,再烙下一个个吻痕,“这么敏感,以后怎么受得住?”最终,他吻遍了女孩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盖聂再伸出手向忘机下身探去,肉瓣一张一合,早已泥泞不堪,蜜液潺潺地流淌不停,身下积了一大片水渍,“这么宝贵的蜜水可不能浪费了!”
    他抓住忘机的两个脚踝便往自己肩上放,顾不得她的惊呼,嘴唇猛地覆了上去。忘机只觉得她腿间竟是一凉,随后出现了一片柔软的触感,她试图用手推了推盖聂,“师哥…不要……”却被腿间那股热气呵得一阵哆嗦,霎时力道就小了许多。
    盖聂的舌头先是上下来回溜达着,一会儿又往里钻,湿湿热热的舌尖伸进去,又倏地跑出了,来来回回几次把忘机搞得难耐极了,只能扭着屁股不断哀求着,“师哥~慢点~别舔了~”身子却不自觉的往上拱着。
    盖聂当然是都看在眼里,“师妹,不诚实……是要被惩罚的。”他用舌头轻轻剥开湿透的阴唇前端,找出了隐藏在大小阴唇下,那一粒小小的阴核,猛地含住那个小点,用力地吮吸起来,  “啊啊~啊~”忘机像刚上岸的鱼儿般,两腿不由自主地紧紧夹着盖聂的脑袋,背部高高躬起,手不自觉地用力,让盖聂那张嘴更加贴近自己的腿心。
    忘机喘着粗气,“啊哈…啊~不要了,啊啊—”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瘙痒的下身出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突然,盖聂停止了动作,忘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诶……诶,为…为什么停了,师哥。”话音里暗含不解。
    盖聂理所应当的说,“因为,师妹刚才开口说不要了呀!师妹一向是有话直说的性子,从不掩饰,我当然相信你。”忘机咬了咬嘴唇,“不,不是的,我…我要,师哥你继续。”
    盖聂还是没有动作,“要什么?师妹若是不说清楚,师哥还是不知道啊!”忘机愣了一下,“要…要师哥舔…舔下面。”她指了指泛滥成灾的下身,委屈的说道,“我不知道叫什么。”
    盖聂这才意义不明的笑了,“那师妹记住,这里叫蜜穴,包着它的叫阴唇,这个是你的蜜核,流的叫蜜水,记住了吗?再说一遍,嗯?”
    对忘机来说,羞涩是一种少见的情绪,她毫不犹豫的重复了一遍,“我要师哥舔我的蜜穴,吸我的蜜核!”
    话音刚落,盖聂便猛地的动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品尝起忘机的蜜液来,她的蜜液甘甜清新,芳香异常,“啊,好…好奇怪,有什么要来了~啊啊啊——”忘机背部猛的弓起,又重重回落,脚趾头绷紧,肉穴顿时喷出一大股液体,“啊…啊…啊”她整个人瘫软了下去,呼吸急促的好像喘不过气来,双眸失神,眼角含满了泪水。
    盖聂咽下了口中的蜜液,爱怜地擦了擦忘机的眼角,“小傻瓜,这叫高潮,记住,你人生的第一次高潮是师哥给的。”
    望着女孩稚嫩无辜的眼睛,盖聂并没有停手的意思,“还有,师哥,可是还没享受的……”
    高潮过后,忘机的肉穴还在一张一合的痉挛着,湿的一塌糊涂的蜜穴方便了盖聂手指的出入,一根食指慢慢将两片肉唇撑开,“啧,紧的过分了。”盖聂皱着眉头,下身的异物侵入感让忘机扭了扭屁股,“蜜穴难受……”
    盖聂感觉到里面那层薄膜时,便抽回了手指,只留下一个指节,而后又插入,带着薄茧的指腹旋转扣挖着,蠕动的肉壁紧紧吸附着手指,蜜液再度大量涌出,“完全放不进第二根手指…算了,你还太小了,今天就用别的方式补偿师哥吧……”盖聂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过。
    忘机张着嘴,大口呼吸着,还未从前一阵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就要迎来第二次,自己的蜜穴却瘙痒难耐,“啊~嗯…啊,师哥,快点,再快点!”她的请求自然被自家师哥记在心里。
    他食指猛地加快速度,大拇指同时揉着有些充血勃起的阴核,“啊啊啊啊——高潮了!”这次忘机的蜜液甚至喷到了盖聂的下腹,身子弹起落下,两片变得深红的阴唇不住地抽动着。
    --

鬼谷九亲密一(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