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二十转变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鬼谷二十转变

      好想知道,哥哥到底要跟师哥谈什么?两个人居然都想瞒着她,忘机不喜欢这种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
    “你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掌握,也不可能永远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知道的越多,思虑的越多。”忘机如释重负的自言自语着,“不再做过去的自己,不好吗?你已经拥有新的人生了。”
    “还是你觉得师哥与哥哥商讨的是如何对付你?既然跟你没有关系,就不要再想了。”
    想到这里,忘机觉得轻松了许多,如果不涉及到她想做的事,别人不告诉她的,她何必去探究。
    忘机向下一沉,脖子以下都浸在药浴里,然后坐起来,她看着自己被蒸汽熏得泛红的胸口,红痕依然清晰可见,又努力扭过头看了看后肩,忍不住用手蹭了蹭。
    “这是师哥留下的么......”她的脸蛋儿绯红一片,不知道是熏出来的,还是害羞所致。
    沐浴完,正当忘机安逸的趴在凉席上看书时,突然有一股气息快速接近房间。“谁!”忘机合上竹简,烛火猛地一颤,她对着门外站着的人轻声问着。
    “是师哥吗?”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除了盖聂,晚上不会有人再找她,但盖聂一般会主动出声然后自己推门进来。
    门外的人没有立刻回答,卫庄说不清楚他现在的心情,愤怒吗?生气吗?还是……嫉妒。
    “是我。”卫庄忍下复杂的情绪,“哥哥?”回答他的是一阵开门声,屋里的女孩一边开门,一边继续说着,“哥哥你怎么不早点出声。”
    “你以为是师哥,对吗?”卫庄觉得自己有些忍不住了,语气充满质问。
    “因——”忘机刚想开口解释,身子便一个踉跄。卫庄不想听她承认,他铁青着脸,一只手猛的推门,“怦!”,另一只手有些粗暴地扯过忘机的胳膊,向房间内走去。
    “啊,哥哥,疼!”忘机被迫拉大了步子,忍不住娇呼,她实在不知道卫庄为什么突然发怒。
    卫庄眼角的余光扫过女孩,身量尚不及他胸口,黑丝倾泻,穿着系带青色亵衣,胸口如小丘般隆起,当中有小点微凸,薄纱亵裤松松垮垮的挂在不盈一握的腰间,光洁的后背大片大片的裸露着,粉嫩的小脚踩在光洁的地板上有些瑟缩。
    如果盖聂进来,看见的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景色?
    卫庄觉得心中有些燥热,说不清是生气带来的,还是看见忘机带来的,只知道手比眼快,“不知道自己身子多虚?还敢光脚下地?”一把打横抱起她。
    忘机窝在他怀里,额头贴着卫庄滚烫的胸膛,小心的解释了一下,“太热了,而且离门口没有几步。”
    卫庄不置可否,轻轻将忘机放在床榻上,顺手捏了捏她的小脚,“一点温度没有,下不为例。”又看向她手臂上被他扯的有些发红的皮肤,“……抱歉,弄疼你了。”
    “哥哥来干嘛?”忘机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突然这么晚来找我。”卫庄私下里找她并不多,似乎他总有做不完的事。
    不提到还好,一提起,尤其是忘机自己提起来,简直像引爆炸药桶的导火索,深深激起卫庄的不虞,“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师哥不是天天找你吗?他可以,我就不行?”如此酸味十足的话居然会从卫庄嘴里蹦出来,着实少见。
    “当然不是,不过,师哥也没有天天来吧?”忘机煞有其事的认真回答着。
    卫庄简直要气笑了,低沉的声线带着几分咬牙切齿,“你很希望他天天来,嗯?”他扯过椅子,把剑拍在桌子上,双手合抱坐在忘机对面,“你身上的红痕哪儿来的。”
    “你是指这些?”忘机竟然掀起亵衣一角指给卫庄看,好像没发现少年瘆人的脸色,认真思考了一下,“其实,我也不知道原理是什么,是师哥留下的,好几天都散不了。”她带着点抱怨,却没有厌恶。
    “……小骗子。”卫庄以为自己能接受,可是真的听到忘机承认与盖聂有关时,他只有一个感觉,妒火中烧。
    忘机听见了他的话,以为卫庄指的是她刚刚说的话,“唔,真的不太好解释……我想想,怎么说……算了。”她从床榻上一跃而起,向前一扑,正好撞上了起身的少年。
    卫庄克制不住自己站起来的冲动,却不想被撞个正着,看到空中眼带失措的女孩,心中漏掉一拍,幸好下意识的反应让他接住了。
    忘机浑圆的小屁股被卫庄抬着,她的双脚紧紧缠在他腰间,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与卫庄四目相接,瞳孔里满盈的水色好像要让人溺死其中,“像这样。”
    她带着温度的樱唇吻上了卫庄光滑脖颈上的唯一凸起,她不断加深着这个吻,啃咬吮吸着少年的喉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卫庄听见自己冷静地问道,声音却沙哑的不得了。
    “唔……难道不可以吗?”他听见女孩困惑的回答,卫庄在心里讥笑,看来师哥什么都不教忘机,她果然什么都不知道。
    他收回那句话,他跟盖聂是一样的,他一直恪守着那条线却被盖聂不知道什么时候捷足先登,就算不是盖聂,也会有其他人,难道他能忍受忘机嫁人?他后悔了,他不想只把忘机当做妹妹。
    卫庄明白,他大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已经完全断裂,脖子上不断传来的濡湿感觉,从未被人碰过的致命处被女孩像小兽一般舔舐着,欲望从他心底不断滋生。
    “好啦!哥哥你看,红的!”好一会儿,忘机终于放开了少年,像是邀功一般对着卫庄说道。
    卫庄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是你先靠近的,所以别想他放手。
    瞬间,一个欺身,卫庄单膝跪在床榻上,将忘机压在身下,她的手依旧搂在他脖子上,脸上带着不明状况的茫然。
    “蠢丫头,留在我的脖子上,我怎么看得到?”卫庄没好气的说道,复而充满深意一笑,“留在你身上,才能让我看得见。”说完,便覆上了忘机细嫩的喉咙。
    卫庄吻的很重,甚至用牙齿撕扯着忘机的皮肉,好似要将女孩拆吃入腹,颇有发泄之意。
    忘机还未回过神来,却突然觉得脖子上一疼,用力低头,发现好像正如卫庄所说,她看不到自己的脖子,只能看见银灰色的发丝不断扫过自己的胸前,带着微微的痒意。
    她的身子本就敏感极了,再加之盖聂以前时不时的爱抚,欲望来的更是快极了。明明是粗暴的对待,却好似一把火点燃了全身,忍不住把卫庄的脖子搂得更紧了,“啊...啊哈~”
    “他还碰过哪些地方,嗯?”卫庄抬起头,看着忘机脖子上红的像要滴血的吻痕,淡淡的问道。
    忘机本想说实话实说,却听出了卫庄话语里隐藏起来的愤怒,惴惴不安地选择了隐瞒,“没...没有,只有这些。”她自然指的是留有痕迹的地方。
    细碎的头发在烛光下给他的脸蒙上一层阴影,卫庄笑了,银灰色眼睛里盛满了欲望,像被包裹在冰块中的火焰,他伸手扣住忘机的下巴,“我的妹妹,小骗子,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以为他听不出女孩的心虚?忘机也太小看他了。
    卫庄冷哼一声,“只有你的身体是最诚实的,它不会骗人。”他会一点一点亲手,把盖聂留下的痕迹全部,全部换成自己的。
    --

鬼谷二十转变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