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二十一粗暴一(H)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鬼谷二十一粗暴一(H)

      最让人恨的,自然是那张爱说谎的小嘴,卫庄用手托住忘机的头,“你不是说不知道痕迹哪儿来的吗?刚才,倒是熟练的很。”
    “不…不是,哥哥,你明明问是不是蚊虫,我…我才说不知——”忘机想解释。
    卫庄挑了挑眉,“我不想听。”薄唇便覆上了心心念念的地方,香软而温热,卫庄扫过浅浅的唇纹,弄得她唇瓣又痒又麻,忍不住张口,想伸舌舔弄。
    趁此,卫庄轻而易举地将舌头送入她嘴里,划过牙关,与丁香小舌痴缠在一起,“唔……唔!”房间里回荡着啧啧的水声。
    忘机瞪大了眼睛,满脸嫣红,说不上是害羞还是缺氧,卫庄不肯放过她的软舌,像野兽一般强硬的填满了她口腔每一寸内壁,甚至不断扣紧她的头,连一丝一毫的空气都不肯放进来。
    暧昧的津液从嘴巴两边缓缓流下,更多的却是被咽进对方喉中,等到卫庄终于肯放开她时,忘机只能抖动着,大口大口的喘息。
    性感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怎么?他这么久,还没教会你换气?”卫庄含着她的耳朵问道。
    她拼命呼吸着空气,眼角含着泪,春意盎然,媚态横生,委委屈屈的说不出话来。
    卫庄叹了口气,大拇指擦去了她眼角的泪珠,“我没别的意思,别生气了,是哥哥不好。”说完就见着忘机眼角重新挂上笑意。
    “他教不会,哥哥来教你。”卫庄翻身躺下,举着忘机跨坐在他腰间,轻轻勾着她的脖子往下一拉,忘机整个人便伏在卫庄胸膛上。
    温香软玉在怀,状若无骨的少女紧紧贴在卫庄身上,隔着几层织帛,他能感受到她咚咚的心跳,“再试一次,这次你可要记得呼吸。”
    卫庄双手捧着忘机绯红色的脸,轻轻印了上去,不同于之前的粗暴,这次是如此的温柔,好像对待着易碎的珍宝,他引导着忘机主动探出她的粉舌,将纠缠的地点换到他的嘴里。
    品尝完少女的唇舌,卫庄咽下了口中的津液,“真甜。”那模样色气极了,忘机有些出神,哥哥长得真好看……
    “盯着我看,是要付出代价的。”卫庄一脸戏谑的望着忘机,银灰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深意,手指抵着忘机后颈的突起,慢慢向下滑过她深深的脊柱沟。
    忘机猛地坐起来,别过脸蛋,秀发滑过耳侧落到胸前的亵衣上,咬着嘴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有些碍眼。”卫庄抛出了一句让忘机不明所以的话,“脱了。”他躺在床榻上命令忘机,神态自若丝毫看不出异样。
    忘机反应过来,继续咬着嘴唇,磨蹭着终究是听话的拉开了绳结,亵衣便顺着白嫩的肌肤滑下,胸前的奶团儿已经颇有分量,两颗红梅嵌于其中,粉红的乳晕较之小时候大了不少,小腹平坦,腰肢纤细。
    即使是紫蓝轩最妖娆的女妓也比不上她尚有些稚嫩的少女胴体,烛光遥遥打在她羊脂玉般的身体上,眼中水光潋滟,清纯与妩媚并存。
    当真是人间绝色,卫庄面上不显,耳朵却绯红一片,他对情事一向没有欲望,但看她一眼,便让他硬的发烫,“怪不得师哥忍不住,就连我,也恨不得马上要了你。”卫庄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卫庄猛的翻身将忘机压在身下,含上她的乳肉,小乳尖颤颤巍巍的挺立,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牙齿毫不留情地不断伸拉、碾压,小小的乳尖很快就被玩弄的红肿充血,直直的挺立着。
    忘机被卫庄舔得实在难耐,“轻点儿~啊~啊哈~嗯~”,白嫩的乳肉被他不停的亲吻舔弄,敏感的红果被粗暴的啃咬,少年火热的鼻息不断打在她的乳肉上,身体传来的酥痒感让她的奶团儿发涨。
    “还有一只……哥哥舔……舔一舔!痒~”她的眉头因为疼痛和酥麻而微微皱起,两颊绯红,两扇雾蒙蒙的眼眸半阖,渴求的看着卫庄。
    他挑了挑眉,骨节分明的手覆上了软肉,整个包在手里,或揉或搓,复而用双指掐弄着硬硬的红果,勾弄着乳晕。
    “疼!啊,好疼~哥哥,轻点儿!”忘机极少被如此粗暴的对待,但这样带来的是更加强烈的快感,“啊啊~要去了,要高潮了!”她弓起身子向前送着乳肉,整个人微微颤抖着。
    随着娇躯猛地一落,乳肉不断起伏着,“啊——”忘机失神的看着卫庄,身下的亵裤早已被潮吹的蜜液打湿。
    卫庄银灰色的眼眸里蒙上了厚厚的阴暗,声音更低沉了,“身子这么敏感,叫的这么淫荡……看来师哥没少碰你,没少教你……嗯?”一只手轻轻划过高潮过后依然挺立的乳尖,惹得少女一颤。
    他扣住忘机不安分的小手,扯下自己的发带,将两只手举过头顶紧紧绑在一起,雪白的皓腕被勒出两道红痕,有一种凌虐的美感。
    “他还碰过你哪些地方?”卫庄像是在询问忘机,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语气惹人发悸。忘机瘫软着高潮后身子,红唇微启似乎想要回答。
    却被卫庄眼疾手快塞进了一团柔软的东西,原是他随手抓起的亵衣,那衣服上还带着忘机自己的体香,现下浓浓充斥在她的鼻腔里,凌乱的绸缎有些隔绝了她的视线,看不太清卫庄的神色。
    “小骗子,我不想听,我只需要你点点头。碰过,你就点头。”卫庄面无表情的看着全身被染上了情欲色彩的少女,她似乎想要挣扎,“我很生气。”卫庄淡淡的补了一句。
    忘机不再挣扎,她的确可以用武力强行挣脱,但她更愿意卫庄不再生气,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生气。
    眼见忘机不再挣扎,乖乖巧巧的躺着,卫庄的心情稍微变好了几分,他探向少女的亵裤,早已被淫水濡湿了一大片,稍一用力便撕开了。
    忘机的下身骤然第一次暴露在哥哥面前,她难得有些害羞的夹紧了双腿,“别…别看。”说着天方夜谭般的话。
    卫庄目光灼灼,打量着一直被他视为妹妹的忘机,细长的双腿比例完美,皮肤光洁细嫩,大腿膝盖泛着微红,通体光滑的叁角处根本藏不住蜜穴,细细的肉缝紧闭着,蜜水却源源不断地倾泻着。
    忘机被卫庄越来越火热的目光盯着,肉缝甚至忍不住蠕动起来,流淌出大片大片的蜜液。
    “妹妹还是个天生白虎,真美啊,所以饥渴地去勾引师哥,是不是?”卫庄一边赞叹着,一边强硬的掰开少女紧闭的大腿,指甲从细缝划过,冷冷问道,“他碰过吗?”
    见忘机拼命摇着头,又以微不可见地幅度点了点,卫庄冰冷的神色瞬间被深深的嫉妒所替代,他觉得大脑已经被暴怒填满,恨不得明天就是鬼谷决战,强忍着怒火,他将两根手指强硬的塞进少女的私处里。
    刚一进去,指尖立即就被紧紧的吸附住了,连拔出来都费劲,“这么紧,不像被他破身的样子……”卫庄的怒火减轻了些许,他用力的张开手指,尽可能将穴肉分开,丝毫不顾少女颤抖的身体。
    卫庄俯下身仔细看了看,烛火太暗,并不能看得真切,视线扫过旁边,离贝肉不远的白嫩肌肤上遍布着深浅不一的红痕。
    他心中已有猜测,但仍需证实,撩起下袍,褪下帛裤,硕大的硬物便弹了出来,布满了青筋,高高昂首。
    卫庄双手掐住少女的蜂腰,分开她的双腿,不顾她的挣扎,将硬物抵在了不知比它小多少的蜜穴外,缓缓的向里送去。
    忘机的蜜穴未经人事,有不曾有手指先开拓,骤然被塞入巨物,自然疼的她难受无比,眼角的泪珠早已盛满,泪痕滑入耳鬓,塞在嘴里的布团也被津液打湿,破碎的呻吟从唇齿中流出。
    卫庄面无表情的看着泪痕满面的少女,不为所动,双手甚至在忘机腰间留下了深深的掐痕,纵使她的蜜穴早已湿透,但想吃进少年的巨物还是太过勉强。
    差不多过了一炷香,卫庄的硬物才塞进去一个头,层层迭迭的软肉往外推着他的肉棒,却正好含的他酸软无比,几乎忍不住要泄出来,咬牙切齿道,“真是勾人。”
    卫庄紧了紧牙关,不顾忘机发白的脸色,继续向前深入,终于,他感觉抵住了一道薄薄的膜,才勾起一个浅笑,看来,他跟师哥还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他享受着湿软的内壁一点一点吞吐着肉棒,肯定的问道,“他只是舔过。”忘机难耐的点了点头,她已经从疼痛中找到了快感,甚至能感受到肉棒的进出,渐渐放松了对少年的抵抗。
    知晓了结果,卫庄心情愉悦,克制的开始耸动起来,每每刚好停在薄膜前,避免伤到忘机,毕竟她还没来过初潮。
    但忘机的小穴太紧太窄,而卫庄的尺寸着实太大,他的硬物在蜜穴里抽动十分艰难,碾过每一寸皱褶,都会引起内壁一缩,周遭软肉就会贴附上来,含得卫庄也万分酥麻,他每动一下都有射出来的冲动。
    “妹妹,叫出来。”卫庄借着往外抽的时候,拿走了忘机嘴里的东西,淫糜的呻吟便管不住了,“啊!啊~好胀,好满!”她双腿交叉缠住卫庄,“慢一点,哥哥,啊~啊哈,太快了!”
    卫庄听着忘机带着哭腔的叫喊,有些心疼,稍微放慢了速度,却刮过一块软肉,察觉到身下的少女猛地一哆嗦,露出了有些恶意的微笑,“妹妹……未免太淫荡了,这么浅都有敏感点,以后破了身怎么办。”
    接着他也不用什么速度和技巧,对着那块软肉重重研磨起来,“啊——不要!”忘机不禁发出惊叫,有些受不住的挣扎了起来。
    她当然怎么也躲不开卫庄的肉棒,只能任凭酥酥麻麻的快感由尾椎骨传遍了全身。蜜液被大量带出,弄得两人的交合处湿滑无比,忘机不住地扭动着身体,舒服得连脚趾都蜷缩起来,“啊——要去了,要去了!”
    卫庄的肉棒骤然被忘机喷出的一股股蜜水冲过,烫的他差点射了出来,卫庄借着少女高潮后更热更紧的蜜穴,不顾连颤抖都没有力气的少女,猛的又抽插了数下,然后抽出肉棒射向她胸口上,忘机的脸上,身子上都沾满了白浊的液体。
    忘机失神的躺在床榻上,双眼紧闭,脑子一片空白,只有浑身的疼痛能提醒她刚才发生过什么。
    卫庄明明已经射过一次,那高昂的硬物却不曾有半点软化的痕迹,他伸出手温柔轻轻为忘机擦拭着泪痕,低声吐露的话语却又透露着危险,“你以为结束了?”
    --

鬼谷二十一粗暴一(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