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二十四默契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鬼谷二十四默契

      两个人并肩走着,谁也没有先说话,盖聂心中思虑良多,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开口。
    那少女似乎悠然自得,丝毫不见烦恼。忘机背对着盖聂,站在清澈的溪水边,发动万川秋水,凝成一朵水做的花,悬浮于手掌之上。
    她将花献宝似的送到盖聂跟前,“师哥,送给你,好不好看?”带着些许不容反驳,那花在太阳下流光溢彩,内部有细小的水流不断活动,晶莹剔透,美极了。
    “……好看。”盖聂认真的告诉她,却不明白她的用意。
    “啪!”失去控制的水流从指尖滑落,毫无形状,落入泥土之中,片刻便被吸收了。“很多东西,都如同这水莲一样,看似唾手可得,却又虚幻而不真实。”忘机淡淡地说道。
    盖聂抬起手,似乎想碰碰忘机的头发,却颓然的放了下去,心中有些苦涩,师妹是想暗示他,对他而言她就是那花吗?
    忘机则是向斜后方的树上瞥了一眼,那里还有个人,她知道是谁。
    “我没什么在乎的,也似乎没人在乎我。”忘机看着盖聂,同时也像是在说给另一个人听。
    “直到遇到你们。”她轻声道,“我看过许多书,许多故事,可我还是不太懂。”
    卫庄站在树上听着,果然,忘机没有回应过师哥的表白,她会在二人中选一个吗?
    少女将头发拂至耳后,继续说道,“对我而言,你们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都很特别,不论是师哥,还是哥哥。”
    忘机稍微提高了一点声线,怕另一个人听不见,“这种感情,还是第一次出现在我心里,我无法描述。但是,毫无疑问,遇见你们我很高兴,并且,做那种事,我不讨厌。”
    盖聂一个箭步,抱住了少女,像是要把她按进自己的身躯,“这样就够了。”让他知道自己的感情并不是毫无回应,哪怕是要跟别人分享,这样就足够了。
    “抱歉,我不该诱你做那样的事。”才会让小庄在她身上留下同样的痕迹,这些本来该由她自己选择的,盖聂有些羞于启齿。
    “顺应自己的本能是很正常的事,我不觉得有什么,孔子那一套我可不喜欢。”忘机不放在心上。
    盖聂笑着放开她,替她理了理皱巴巴的衣裳,“你先去练剑吧,我一会儿来找你。”他还想跟那个人谈谈。
    也是,卫庄并未做什么遮掩,忘机能发现他,盖聂没理由不能发现。
    “又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忘机嘟囔了一句,还是听话的离开。
    注视着少女的背影渐行渐远,盖聂来到卫庄藏身的树下,“小庄,你听到了。”
    穿着黑色劲装的银发少年轻轻一跃,落到地上,连一片树叶都未惊落,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自然。”忘机难得剖白她的心意,叫他如何不高兴,虽然眼前的人也有份就是了。
    “她和你我之间,你是怎么想的。”盖聂淡淡地问道,有一个现实的难题摆在他们面前,历代鬼谷弟子都要面对的事,再加上她,更叫人考虑许多。
    盖聂时常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过去,他一直以为卫庄不喜忘机,最近发生的种种,让他觉得或许有圆满解决的可能。
    卫庄并没有回答,而是提起了另一件事,“我从师傅那里听说了你来鬼谷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盖聂神色微动,“哦?你到鬼谷说的第一句话,又是什么?”
    卫庄挑了挑眉,“你猜?”盖聂语气肯定,“和我一样。”卫庄嗤笑一声,“这就是我的答案,决战那天,我们两个人必定会有一个倒下。”
    盖聂沉默了一下,“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同门弟子却要争个你死我活,被这样的门规驱使着的我们,真的能算强者?”
    卫庄冰冷地说,“师哥,我们只是对手。这是鬼谷历代相传选出最强者的方式,也是我们站在这里的原因。”他不想承认……盖聂在他心中,的确算的上一个朋友,他不会给自己任何心软的可能。
    “那忘机怎么办……”盖聂的语气变得温柔,“她会伤心吗?我从未见她因为什么事悲伤过……”
    “或许会,或许不会,她并非不知道鬼谷门规,但平日并无半分在意。亦或,只是我们都没有发现,她的悲伤深深潜藏在心底……”卫庄的神情也柔和下来。
    “我们不会一辈子都待在鬼谷,叁年之约还剩两年。”盖聂微微有些感叹。
    “的确,是死是活,是输是赢,两年以后便见分晓。”卫庄语气也复杂起来。
    “如果我赢了,我会带她回韩国,一辈子照顾好她。”卫庄自顾自地开口,他不会去考虑他失败的情况,因为败者没有价值,没有意义。
    盖聂沉默了半晌,“我还没想好,或许会带着她先周游列国,毕竟,师妹告诉我她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我想带她去看看。”
    盖聂想带忘机去多交些朋友,或许能让她更开朗些。他外出游历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荆轲的剑客,为人豪爽大方,还有一个疼爱的师妹。盖聂想把忘机介绍给荆轲,告诉荆轲,他盖聂也有一个全天下最好的师妹。
    “韩国,会变成七国中最强大的存在,那时,她想去哪里看都可以。”卫庄自傲的说,他不想落后于人。
    到这时,两个人心里都确认过了,无论鬼谷之战的结局如何,至少,活下来那个人也会好好照顾忘机,会在乱世之中保护她。
    “小庄,希望你能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盖聂并不怕与卫庄一战,他对于剑道,有着绝对的自信。他只是怕,怕卫庄爱忘机不如他,怕他死了,没人照顾师妹。
    卫庄有些愠怒,冷声道,“师哥,你我不是沉迷于情爱之人,但我能保证,我对她的在意,绝不逊于你。”
    两个鬼谷的天之骄子,一纵一横,便达成了铭刻于心的默契,今后无论二人的争斗如何,一不可牵涉忘机,二要履行自己的承诺。
    “走吧,叁月不见师哥,在你与她切磋前,我想好好跟你比一比。”卫庄扬了扬手中的剑。
    “好!”盖聂心结被解,胸中郁气一扫而空,微笑着,“小庄,让我领教一下你又成长了多少!”他们结伴向训练场走去。
    忘机早已练了多时了,她全神贯注地练习剑招,并未在意后来的两人。
    愈发神出鬼没的鬼谷子竟然也在,他看起来沧桑了许多,人也变老了不少,师兄弟二人都惊诧于自家师傅的变化,但强压下了疑问。毕竟,鬼谷子的神色并不像是要解释的样子。
    “聂儿,小庄,纵横剑法你们已经学的差不多了,来吧,让为师看看。”鬼谷子摸了摸新长出来的胡子。
    卫庄和盖聂走到训练场中间,两人神情凝重,拔出了自己的剑。
    不知何时,忘机走了过来,站在鬼谷子身边,看着场上打的难分难解的两人,他们的招式瞬息万变,杀机四伏。
    “卫庄师哥要输了。”忘机客观的评价,“他的剑太差了,远不如师傅你送盖聂师哥的那把青霜剑。”又补了一句。
    果不其然,在对了数百招以后,盖聂凌空转身向下砍去,卫庄横剑相对,剑身相接之下,他手中的剑却被拦腰折断,盖聂的剑锋顺势抵住了他的脖子。
    “……可恶。”卫庄有些难以接受,盖聂也是如此,这场战斗本不应该结束的如此之早。
    卫庄当下决断,“师傅,我想出谷一趟,有一把剑,我志在必得。”
    鬼谷子淡淡道,“我本给你准备好了,不过,既然你心中已经有了选择,那就去吧。”
    鬼谷中很快又少了一个人,卫庄动身极快,但至少还有一个人陪着忘机,盖聂空余的时间几乎都与她待在一起,他很珍惜来之不易的独处时光。
    忘机有时候在想,如果有一天鬼谷中只剩她一个人,她会不会感到一丝丝孤单?
    卫庄紧赶慢赶,也过了一个月才回来,带着那把妖异又奇特的剑——鲨齿。它有一半的剑身为齿型构造,一半为正常的剑身,锋利无比,比之青霜分毫不差。
    忘机觉得这把剑与哥哥的气质非常搭配,有一种邪肆的俊美,但鲨齿造型奇特,免不得让人联想,她一本正经的建议卫庄,可以试试用鲨齿打理他的头发,然后被银发少年按在床上整整一夜,让她再也不敢提这件事。
    但是马上,忘机便体会到一个人待在鬼谷的感受,因为鬼谷子给了盖聂,卫庄一个考验,两个人必须同时离开鬼谷。
    --

鬼谷二十四默契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