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二十九打赌二(H)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鬼谷二十九打赌二(H)

      盖聂双手握住忘机的纤腰,然后把她的后穴对准了自己的肉棒,慢慢的放下了她的两团臀肉……忘机的手撑在在他的腰上,屁股不自觉的想要逃离,嘴里不住地发出喘息,“嗯,嗯嗯~”……
    翘起的顶端慢慢没入粉红色的花朵里,一点一点展平了褶皱……忘机的后穴被盖聂那巨大的肉棒缓缓插入,脸上立刻出现难耐的表情,才插进去一半,她的声音就带上了哭腔。
    “啊啊~不要……好痛!屁股好胀~”忘机哭喊着,身体却无力拒绝,肠液不断分泌,努力润滑着两人的交合处。
    盖聂俊秀的脸庞上也挂满了豆大的汗珠,紧,实在是太紧了,肠道内壁的褶皱千回百转的紧紧箍住肉棒,让他爽的立刻想要释放出来。
    害怕少女受伤,盖聂强忍着快感,不顾抖如筛糠的忘机,双手稳稳的扶住她一点一点往下放,“师妹……是你自己说的,鬼谷,嗯~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忍一忍……”
    等到忘机完全坐在盖聂身上,绮丽的脸庞已经挂上前所未有的潮红,红润的双唇被牙齿紧咬着,半紧闭的眼框含满泪水……
    巨大的肉棒埋在自己身体里,久久没有做过的忘机只觉得全身烫的快要融化,不一会儿,满盈的填充感就变成了蚀骨的瘙痒。
    她的腰不自觉地扭动起来,屁股微微左右晃动着,俯下身子满脸都是迷醉,“好痒……动一动嘛,师哥~”她沉溺于升起的快感,遵从本心,说出露骨的话语。
    男人却毫无动静,其实他忍的也很辛苦,忘机看到盖聂带笑的眼神,明摆着是故意不满足她,她趴在盖聂身上,乳肉紧贴他的胸膛,小声说,“求你……师哥……肏我……”
    “啊,啊啊~”忍不住尖叫一声,忘机只觉天旋地转,背部紧贴床榻,两条腿分开被盖聂架在肩膀上,肉棒开始飞快进出。
    “啊啊~太,啊,太快了!师哥,慢一点~”忘机不停地哭喊着,眼前已经看不清楚,近在咫尺的盖聂的脸也一片模糊,只剩下越来越多的快感。
    “好快!屁股好烫~啊……啊!还,还要~”她的腰以淫荡的姿态摆动,无意识地迎合盖聂的动作,让他每次的插入都更加深入,狠狠的顶到肠道深处。
    肠壁越缩越紧,夹得盖聂舒爽不已,更加用力地抽插着,两人都喘着粗气,快感积累的越来越强烈。
    “啊,啊啊……要死了,师哥……太,太快了,好胀~”忘机泪眼婆娑的求饶,但盖聂沉默着又快又猛的肏着肠液水泛滥的菊穴,撞得她几乎受不了下半身传来的酸麻感,哭叫着扭腰摆臀。
    盖聂见状,突然放慢了速度,不紧不慢地九浅一深叁浅一深的肏干着,连带着身下少女哭喊的声音也慢了下来,小脸茫然,“为什么……师哥,怎么不动了……”后穴深处传来阵阵空虚……
    “真是饥渴……不是师妹自己说太快了?……放心,会满足你的……”盖聂用唇舌堵住了忘机小嘴,紧紧的缠着她的小舌,在她的口中搅风搅雨。
    直到他的肉棒戳到了一块软肉,察觉到身下的少女猛地一哆嗦,盖聂轻笑,他知道找到了,顿时对着那块软肉飞速肏干起来。
    “唔,唔唔~”忘机所有的尖叫都被盖聂堵在嘴里,她发出一阵阵闷哼,受不住的挣扎起来,却怎么也躲不开男人的肉棒。
    她只感觉屁股被肉棒塞的又涨又酸,花穴深处的软肉被男人的肉棒猛戳着,剧烈的快感由尾椎骨传遍了全身。
    “啊啊!要死了……啊~要去了……师哥,再快一点,肏我……”忘机双目失神,已经爽得语无伦次,无意识的收紧后穴,盖聂被她这么一夹,差点就射精了。
    “让师哥干死你,嗯?”盖聂咬着牙齿,用力掰开臀瓣,囊袋不断拍打在忘机粉嫩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这次的高潮来得太急,忘机几乎要被逼疯了,强烈电流一般的强烈快感直冲脑门,几乎达到接近疼痛的程度,“啊……啊……泄了……不行了!去了~去了!”
    她脑中一片空白,就这么被肏到了高潮,后穴一缩一放间,肠液如潮水般狂泄而出,全淋在盖聂的肉棒上,激得他停一下后,才提起腰又狂干起来。
    在高潮后又紧又湿的肉壁里猛地冲刺了几十下,盖聂不再忍耐,“全部吃进去,都射给你……师妹……”将精液尽数射进少女肠道深处,已经受不了极致高潮的忘机被又烫又多的精液一激,忍不住战栗,差点晕过去。
    射过一次的肉棒半分不见疲软,盖聂也没有抽出来的意思,依旧让它深深埋在少女体内,堵住了混合在一起的精液和肠液。
    “不要……不要了……求求你……”连着两次高潮的忘机气若游丝,被搂在盖聂怀里,发出无力的哀求,小穴时不时抽搐着,吸得盖聂又是一爽。
    盖聂拨开忘机被汗水濡湿在一起的黑发,眼神充满爱怜,可他并不满足,“你摸摸看。”拉着忘机的手就到了两人的交合处,把她的小手放在了他露出的一点肉棒旁,上面满是青筋。
    忘机被指尖的肉棒烫的一哆嗦,想要离开,却被盖聂死死的按住,稀里糊涂的被他的大手带着,在男人的肉棒和自己的贝肉上来回抚摸着。
    “以后还有时间……师哥……”忘机贴在男人被汗水打湿的胸膛上,又用手替他抒解了一次,白浊的液体从两人交合处潺潺流出,盖聂说什么也不愿意拔出来。
    “今天先放过你了。”盖聂心情很好,低头吻了吻忘机的头发,拍打着少女的秀背,“睡吧……”身心疲惫的忘机只得含着自家师哥的肉棒慢慢睡过去。
    忘机是被胀醒的,屁股后面又胀又痒,“唔……”她刚有动静,就被盖聂按在怀里,“你别动。”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
    盖聂小幅度的抽动了一会儿,又把少女搞得面含春色,身下淫液不止,才恋恋不舍的拔出了肉棒,抱着她去沐浴。
    第二天一早,盖聂迎头便撞上一个人,卫庄看着春风得意的盖聂,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脸冰冷不想说话。“小庄,我说了,如果你败了,会不会很伤心?”盖聂不介意戳戳师弟的痛处。
    卫庄冷笑一声,“伤心?怎么可能。师哥,她的第一次可是我的。”他毫不犹豫地针锋相对,却难以掩盖心下微微的失落,转身离开。
    忘机不得不说,在药浴和顶级道家心法的加持下,晚上做那种事不仅不会对她造成影响,除了疲惫,对功力反而还有不少益处……
    只是奇怪,忘机一整天都没有看见卫庄,好像他在故意躲她一样。
    “砰砰砰!哥哥,你在吗?”忘机敲着卫庄的门,不管怎样,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总不可能再躲她了吧?没有得到回应,但忘机明明感知到屋子里有人,她便径直走了进去。
    忘机看着卧室里躺着的男人,走到床边,失去了发带束缚的银发随意散落,少了几分冷漠,卫庄闭着眼睛,眉头紧锁,让忘机忍不住轻轻抚平。
    “哥哥,竟然也会装睡……我在门外你就醒了吧……”忘机坐在床下,手撑在床上托着脑袋,盯着卫庄的睡颜。
    男人依旧闭着双眼,不理忘机,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对不起,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是我太笨,你告诉我好不好?”
    卫庄眼皮微动,银灰色的眼瞳盯着她,淡淡的说了一句,“明明是你太吵,我才醒的。”
    忘机跳到床上,躺在卫庄身边,隔着被子紧紧抱着他,低声说着,“还说没有,我一听就知道,你生气了,白天故意躲我的。”
    “起来!”卫庄冷冽的声音让忘机一顿,慢慢起身,有些委屈,“对……对不起,哥哥,我现在就走。”说完便想转身下床。
    卫庄掀开薄被,一把拉住少女的手臂,将人拉到自己怀里,再把被子搭在她身上,满脸无奈,“我是让你进被子里来,夜里凉,你想到哪儿去了,蠢丫头。”
    忘机紧紧搂住卫庄的劲腰,把头贴在他温热的胸膛上,“我以为你真的生气了。”又急忙解释道,“我昨天就想来看你的……”只不过师哥玩弄的太过分了。
    “那你为什么没有来。”卫庄看似平静的问道,却压抑不住微微的酸涩与失落,体会着这两种本该与他绝缘的情感。
    忘机认真的说,“我不知道怎么选……抽签抽到师哥,我就去找他了……”卫庄忍不住用力扯了扯她的小脸,又好气又好笑,心底还有一丝丝愉悦,“你真是——”摇摇头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这时忘机才后知后觉,试探性问道,“所以,哥哥你不高兴,是因为……我先去找了师哥?”
    “自然不是。”卫庄傲娇地瞥了一眼忘机,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让人听不出半点心虚。
    “哦,那哥哥为什么生气?”忘机相信了,既然不是这个原因,那总有别的原因吧?她继续追问道。
    “我没有生气。”卫庄特意强调了没有两个字,心平气和的说,现在他是真的没有了,心情反而相当不错。
    忘机表示怀疑,“骗人,之前明明就——”却被男人有些粗暴的堵住了双唇,“唔唔,唔~”舌头被搅动着,只能发出细碎的呻吟。
    “需要我证明一下吗?”卫庄充满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忘机耳边,男人的手已经不安分的探进了衣衫里……
    --

鬼谷二十九打赌二(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