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宫上十五扶苏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秦宫上十五扶苏

      他也不知怎么,交接完任务,便去找府里的人交换了监视忘机的任务,对他来说实在是有大材小用的嫌疑,因为用不了多久,他便可以晋升天字级,统领一方。看着忘机闭眼打坐,内心的烦躁便立刻安宁下来,杀气消弭,气息也平静了,是他久久不曾得到过的安心感。
    她好像很喜欢安静,日日都在清修,丝毫不觉得辛苦,就是那个小鬼总是来打扰她,看着有点碍眼。
    不过这应该也是为什么她如此强大的缘故吧,忘机身上没有血气,他却能感觉到,她比他强,罗网的人崇拜强者。他成日待在院外的树上观察忘机,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在相国府一连待了数日,吕不韦同最近几代秦国君主一样,都爱好礼贤下士,对忘机的确是敬重有加,在外面不吝大肆称赞忘机,使得忘机的名声在七国都有所流传。
    自那天之后,甘罗几乎日日会借编撰一事拜访忘机,越是交流越深感自己的不足。
    “待在您身边几日不到,总觉得自己跟之前比起来,心里平静了不少。”甘罗手执黑棋与忘机手谈,他向来难逢敌手,却不想遇见忘机这个精通棋艺的后世之人,自然输的十分惨烈,忘机也不觉得自己是在欺负小孩子。
    “相国大人带话给我,王上说我虽然才智过人,但稚气未脱、年少轻狂、常目中无人,放任下去必成威胁。我本来并不这么觉得,如今想起来,似乎是有几分道理的。”甘罗明显心情不佳,任谁被自己信重的君主如此评价,都会伤心不已,他还是个半大孩子。
    忘机落下一枚白子,她的棋风如波澜不惊的深潭,任甘罗如何进攻,都看不透,摸不清,“有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告诉我。你忠于的究竟是王上,还是这个秦国。”
    甘罗的手指一顿,还未完全抓起的黑子落回盒中,“我,我......”脑中闪过无数画面,他咬了咬牙关,一腔赤诚,“我见过王上几面,我相信他,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君,我想追随他把秦国建立的更好!”
    “......也不必那么坚定,他没你想的那么好。”忘机没想到甘罗还是个嬴政的迷弟,淡淡道,“你这个年纪有这般能力,有几分骄傲怎么了?再合适不过。那些不如你的人,就该对自己的庸碌认命,可惜世人心中贪念太多,自视不清!儒家的礼制,害人不浅!”
    甘罗眼睛红红的,努力仰起头,不敢眨眼睛,生怕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如此放纵、略带霸道的话语,让他去骄傲。他听惯了别的话,甘罗你要谦虚守礼;甘罗你行事须得谨慎小心;甘罗你在门客中不可风头太盛,落人话柄......
    恭谦,克己,忍让,大方,明明是别人的错,甘罗却得揽到自己身上;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思虑周全,谨小慎微。他其实很想大大方方的展示自己全部的天资,肆意的显露少年的朝气,却不得不主动给自己磨平所有的棱角。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记在心里,不可外传。”忘机确认了周围的眼线,起身后整个人前倾,嘴唇几乎要贴在甘罗耳朵上,让少年的脸瞬间通红,不敢随意动弹,气若晨霜,“他说的话都是骗人的,不肯重用你,是因为你进相国府太早,是吕不韦的人,他心眼小的很,所以没你想的那么好。”
    甘罗顿时如坠冰窟,嘴唇霎时没了血色,如果忘机说得是真的,他当然懂是什么意思,自己绝无半分可能,得到嬴政的信任。是他错了,一开始就错了,没想到吕不韦跟嬴政之间的嫌隙已经如此之大,没想到嬴政对吕不韦的戒备竟然如此之深。
    “......我不该怀疑您的话,不该亵渎您对我的信任,但是!”甘罗不去想为什么忘机知道这些,又为什么告诉他,他握紧拳头,清脆的少年音已经变得沙哑一片,“我还是想亲自试一试,等下次上朝的时候,我会用我自己的办法去验证。”
    “去吧,放心,你在我这里,有尝试、犯错的权力。”忘机坐回位子上,好整以暇的望着甘罗,“该你落子了。”
    他明明一口气有些不顺,却突然一下笑了出来,忘机浅湛色的眸子,是他这辈子见过最让人安心的颜色,他渴望漂浮其中,鼓着脸嘟囔了一句,“您自己说的,只比我大一点,也没那么老。”怎么相处起来那么像大了好几轮的长辈。
    “能说出这话,说明你心情还不错,快点。”忘机微微扬了扬头,眼神指着棋盘,她也好久没遇见能坚持这么久的对手了。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终于,一卷王上诏令请忘机入宫,教导皇长子扶苏一段时间,为他解惑。为此吕不韦心中很是费解,一个六岁孩子能懂多少?与他论道岂不是浪费忘机的时间,不过他也不好在这些琐事上打扰嬴政,只是猜测这或许是嬴政对他表示不满的方式。
    “吕相国,告辞。”忘机平日无事,除了接待一些门客,都待在院内静心打坐,半点不关心相国府,监视她的人也如实向吕不韦汇报了,让他很是放心与忘机相交,“大师保重,待日后此书编撰完成,一定与大师分享!”
    嬴政知道忘机不喜繁杂琐碎的礼制,只是她骤然声名鹊起,秦国又向来不为诸子百家所喜,自然半点不能怠慢,以彰显秦国对人才的重视。
    好不容易在大殿里应付了不少旁敲侧击,终于以忘机的一句,“我下山周游列国,无意其他,若秦国执意强留,我也只能另寻他处。”告终,嬴政见她的脸色很不好看,最后让内侍直接带着忘机去了扶苏宫殿里的书房。
    忘机打量了一下,宫室规模比不上嬴政的书房,对于一个六岁孩子来说大的有些过分了,但胜在竹简的种类齐全,儒家,法家,道家,名家,兵家都有所涉猎,儒、法两家稍多,却也不失平衡,不似嬴政那里,偏向性极强,看来他还是期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局限于一家之言。
    她只是跪坐了片刻,便感知到有一个小孩子迈着小短腿从远处匆忙赶来,身后还跟着刻意控制步幅,走起来颇为费力的内侍,“公子,扶苏公子,您慢点,当心脚下!”
    扶苏的声音还有些奶声奶气,“这是父王好不容易请来的道家大师,不可以怠慢。”
    忘机看着从远处走来的小人,脚步虽然匆忙,神色却控制的很好,呼吸也不紊乱,礼仪气度堪称完美,不愧是未来大秦帝国的默认继承人。
    扶苏走到忘机面前,微微作揖,强行压下运动后的喘息,小大人似的说道,“见过忘机老师。”
    “扑哧!”忘机有些糟糕的心情变得明亮起来,实在是,扶苏的相貌和嬴政至少有六分相似,只要见过他们的人,一看五官便能联想到二人的关系。
    扶苏的动作被她代入到某人身上,骤然看见一个团子版嬴政在自己面前这幅模样,让她都失态了一秒。
    “......老师,孤有哪里做的不对吗?不,我有什么需要老师指点的地方?”扶苏慎重的问道,嬴政在他来之前,特意嘱咐过他要好好尊敬老师,他不想第一面就给老师留下不好的映象。
    扶苏藏在衣袖里的手把丝织的里衣扯得皱皱的,努力保持冷静,但是心里已经有点慌乱了,他不想让父王失望。
    “寡人也想知道忘机大师为何突然如此高兴。”伴随着重重迭迭的人声,嬴政大步走进殿内,声音听起来凉凉的,颇有些玩味。
    扶苏立刻行礼,挑不出半点错漏,“儿臣见过父王。”
    “免礼。你们都退下。”嬴政摆摆手,让无关紧要的内侍退出殿外,书房里只剩表情各异的叁人。
    小点儿那个一脸沉重,像是正在等待审判,眼皮耸拉着,不敢完全睁开看忘机,大点儿那个一脸轻松,眼睛直直地望着她,满脸笑意,在等她的答案。
    “扶苏公子长得跟王上极像,我有些惊讶,并无别的什么。”忘机瞥了一眼高高站着的男人。
    嬴政听见王上两个字,眉头微皱,迎着忘机的眼神,倒也没有置喙什么,“寡人还有事,扶苏,务必跟着老师好好学习,不要让她烦心。”伸出手拍了拍扶苏的肩膀。
    头本来还有些低低的,扶苏立刻精神起来,脸上压抑不住笑容,重重的点头,“父王慢走,儿臣一定谨记。”
    等到嬴政离开,室内重归于平静,忘机不开口,扶苏便坐着一动不动,背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视,端庄老成的可怕。
    “不用这么拘谨,在我成为你的老师之前,就认识你的父王了。”忘机真的很想知道嬴政是怎么教出这么乖的孩子的,乖的甚至让人觉得压抑,微微叹气,“他怎么把你教的如此严肃。”不管怎么样她对这种压抑小孩子天性的感觉都喜欢不起来。
    忘机并没有伸出手去拍弯扶苏小小的挺直的身躯,“但是我很敬佩你,仅仅是对你,扶苏。”她不会站在外人的角度去改变什么,原本就是这孩子自己的选择,并为之付出了许多努力,只有他自己才能决定改变与否。
    “在我的课堂上,你可以自由选择不那么拘束。因为你的老师我,不喜欢琐碎的礼仪,这是我的建议,并非命令,你能够理解吗?”忘机笑着轻声问道。
    扶苏认真的听着忘机说话,然后慢慢消化了内容,他想了想说,“老师,这也是值得敬佩的吗?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只是做到了基本的礼仪,而且我也习惯了。但是累的话我会告诉老师的,可以吗?”
    “当然。那么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无论什么都可以。”忘机颔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本中的知识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我希望你用不同的方式去感知这个世界。”
    忘机的采用的并非主流的教育方式,但也并不鲜见,“我不会为你安排,也不会为你准备什么。我们学习的内容,取决于你问我的问题。”
    只是身处王宫的扶苏还未曾接触到,所以他显得有些新奇,试探性的问了一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老师,我最近几个月一直在诵读《礼》,里面常常告诫人要做圣人,到底什么是圣人呢?像孔子那样的人吗?是像父王那样的人吗?”
    要不是扶苏还小,旁人听了只怕当他是来拆台的,毕竟眼前的可是道家大拿,小孩子是需要鼓励的,忘机先是称赞,“很好。人有通圣者,无不能者。智仁圣义忠和,六德敎万民。不止是《礼》,许多书里都提起过。”
    “但我今天要告诉你,这世上是没有圣人的,孔子不是,你父王也不是。这是一种不断追求的过程,人只能努力向圣人靠近。你做不到,也不要对自己过于苛求。”忘机揉了揉扶苏的头,“去学习公认的优秀品格,便可以向圣人靠近。”
    “谢谢老师教诲,扶苏会努力的,先向父王学习!”扶苏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一点头绪了,虽然还不是完全能理解。
    ......忘机其实很告诉他,你父王有很多品质是不能学的,开国之君与治世之君的要求并不相同。
    在一同用完午膳后,扶苏与她的关系又拉近不少,除了文课,他还需要为学习骑射练习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强身,她这个老师在嬴政的安排下成了扶苏的全天候伴读。
    扶苏确实没什么武学天赋,在看完他打拳后,忘机表示自己六岁的时候应该可以打起码二十个他,无法修习内力的身体确实没办法。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忘机微微行礼,还是那般沉稳,“老师,我们回书房继续吧。”
    “你父王连半点休息时间都不给你?”忘机是偶然见过扶苏挑灯夜读的场景的。
    扶苏小小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眉宇间的坚毅跟嬴政如出一辙,该说不愧是父子俩,“我不想浪费时间,我是父王的长子,一定要更努力才行,要给弟弟妹妹们做好榜样。”
    忘机没说话,伸手拎起扶苏的后衣领,将人抱了起来,内力化为涓涓细流,滋养着经脉,“下午可以多学一会儿,晚上不许熬夜。”
    扶苏的脸一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一是从他学会走路起,为了彰显男子气概,就不曾被人抱过了;二是他悄悄熬夜的事是怎么暴露的?
    看着自家老师的侧脸,久违的让他想起了,其实根本记不清长相,也没有什么回忆的早逝母妃,或许是太过劳累的缘故,又或许是怀抱太过温暖,不知不觉他就睡着了,说好的加课便不了了之。
    她的住处被安排在了离扶苏宫殿不远的地方,同样地,忘机走在宫道上看着熟悉的环境,好像离嬴政的宫殿也不远。
    “我特意让人整理出来的,恰好在两个宫室之间。”早就坐在宫殿里的嬴政笑眯眯的说道,颇有邀功之意。
    “你来这里干嘛?”忘机不解,“师哥呢?怎么没跟着你。”
    嬴政坦荡的说道,“他有紧急事务要处理,正好你进宫了,我来这边睡安全一点,放心,寝宫里还有个替身,都是我的人。”
    忘机面无表情地指着外室的软塌,“可以。床是我的,你睡那个。”
    “为...咳咳,可以,当然没问题。”嬴政都做好被拒绝,然后死缠烂打的准备了,没想到忘机竟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顿时心里一窃喜蜜,本来想慢慢来的,没想到竟然正大光明的登堂入室了。
    嬴政躺在相对于寝宫的大床窄的可怜的软塌上,却一点不觉得难受,他是吃惯苦的人,勾起唇角听着内殿里均匀的呼吸声,一边默着明日的安排......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作者:5.13是最后的倔强,能写多少写多少,之后10天都没时间......
    扶苏肯定是要piao的,但是长大之前大约,应该不会有特殊感情?最近作者在追一本小ma文学,可能有那么一点点歪,就那么一点
    未来脑洞:扶苏把忘机按在角落,语气危险,慢条斯理的说着,“我杀了父王。”两只手紧紧抱着她,“我是他儿子,可以继承王位。你不喜欢他拘着你,我跟他不一样。”
    --

秦宫上十五扶苏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