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ǔshǔщǔб.cом 秦宫上十八甘罗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χyǔshǔщǔб.cом 秦宫上十八甘罗

      忘机懒洋洋的躺在嬴政怀里,沐浴完毕的两人都是一阵神清气爽,虽说有些不愉快的小插曲,但大目的得到满足的男人心情还是相当不错。
    “我不想让旁的不相干的人知道,没问题吧~”忘机闭目养神,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嬴政给她揉腰捏肩。
    “王宫已经在影密卫的掌控之下,罗网的手伸不到这里来。”嬴政搂着忘机,怎么看怎么舒心,挑了挑眉,“怎么?我们的关系这么见不得人?”
    忘机睁开眼,美目微嗔,瞥了一眼男人,“少在我面前装傻,时机,身份,情况以及我本人都不允许。”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有一个可塑的少年天才,对你可谓是忠心耿耿,值得一用。”
    “吕不韦家的甘罗?也对,你去相国府应该能见到那小子。”嬴政想了想,“怎么,入你的眼了?”言语之间颇有些不屑。
    一听嬴政的形容词,忘机便觉得这事悬了,有些无奈,“他入吕不韦门下不过六岁,哪里知道你跟他之间有如此深的仇恨,甘家的荣耀门楣全系于他一身,不得已而为之。”
    嬴政淡淡道,“我知道他有经世治国的韬略,但我不敢赌,吕不韦视他如孙。扶苏如今才六岁,甘罗已经十二有余,人心莫测,我与吕不韦是彼生此死的关系,焉知数十年后,他之于扶苏,会不会如同吕不韦之于我。”
    “就算你不打算用他,也不要逼他成为你的仇人。阿政,凡事可以留一线。”忘机深知嬴政的性格缺点,多年隐忍反弹下的暴戾,不是那么好改变的,“甘罗于五行之术天赋异禀,阴阳家曾找过他,背后别有图谋。”
    “阴阳家么,他们也找上我的门来了。”嬴政皱眉,想起了那个紫发女人对他说得话,“他们说我身负真龙气运,愿尽心竭力助我一统七国,为求百家以尊阴阳家。念念,你怎么看?”
    “动机,目的,都有迹可寻,连我都能算出来你的不同凡响,阴阳家的占星律能算出来,也很正常,但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姑且可以合作吧。”忘机想了想,慎重的说道,“阿政,不要透露夜星的存在,更不要透露我的存在。否则,我必定与你背道而驰。”这对忘机来说,就意味着背叛。
    嬴政沉默了一下,意味深长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两只手臂搂得更紧了,下巴贴着她的额头,不再说话。
    忘机微微叹气,像是生气似的捏了捏男人的脸,“我不会骗你的,相信我,阿政。”简单的几句话却让这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男人平静下来。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相国大人,请再让甘罗试一试吧!”甘罗睁大着眼睛,真诚地对着祈求着面前的老人,“我绝对会让秦王重新信任我的!”
    “唉,那天我转告王上对你的评价,你没有听进去吗?”吕不韦也是不忍心一再打击甘罗,“也罢,明日你便随我一同上朝吧,不要强求,切不可触怒王上。”
    看着少年兴奋离去的背影,吕不韦微微叹气,为了重振家族成为像他爷爷一样的人,不仅要一刻不缓的学习,还要面对朝廷内错综复杂的关系,对于这个年纪的他,太过沉重了。
    大殿上,嬴政看着吕不韦和他身边的少年,淡淡吩咐道,“吕相国,关于张唐出使燕国一事,我命你陪同前往,不得有半点闪失。”
    吕不韦恭敬地俯首,“臣遵旨。”话音刚落,甘罗便开口道,“大王,关于出使一事,可否由在下先行前往赵国,为张将军打通门路?赵国憎恨张将军,此次出使必定不太平,由我先行与赵国交涉,可以铲除不必要的麻烦。”
    张唐当初之所以不愿出使,也是因为赵国憎恨他已久,愿以万金悬赏他的项上人头,而出使燕国,赵国又是必经之路,的确是一个大问题。
    “你?”嬴政隔着白玉串珠,审视着自信走上前的少年,也听见群臣议论纷纷“自视甚高”“太自大了”,慢慢道,“不必了。”
    甘罗面露不甘,明显还想说什么,却被吕不韦一个眼神制止了,嬴政看着又是一阵了然,此时典客何于生站了出来,“启禀王上,臣以为先行与赵国交涉一事或有必要。”典客一职司掌外交一事,他出面也合情合理。
    何于生一席话让甘罗重新燃起了希望,他努力克制自己的表情,等待着嬴政的答复。
    “哦?何于生你的意思是赞同甘罗出使一事?”嬴政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何于生顿时冷汗直流,立刻跪下大声道,“臣,不敢!甘罗年纪轻轻,未免不孚众望,但又是吕相国门下的少年天才,臣以为,若吕相国能够出面作保,王上可以给甘罗一个机会。”
    嬴政并不在意小小甘罗的价值,但若能借机削弱吕不韦,或是挑拨二人的关系,那倒是不错,“吕相国怎么看?寡人尊重你的意见,可愿为甘罗作担保?”
    吕不韦心中暗骂何于生,这个老狐狸,怪不得会帮甘罗说话,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眼睛微微眯起,“臣自然愿意。”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但是甘罗与臣非亲非故,虽说是臣的门客,但臣并未教过他什么。以老臣作担保,怕是不足以让他慎重。”
    “不如,以甘家上下作保,若是逾期不归,或是办砸了此事,再当处罚不迟。”吕不韦缓缓说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他给摘出去,嬴政对他的猜忌之心越来越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他的大业面前,其他人都不值一提。
    甘罗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吕不韦,丝毫不曾想到自己敬爱有加的相国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捏紧拳头,在朝臣和嬴政的注视下,咬着牙关说道,“甘罗,领命!必不负王上所托!”
    “十五日,甘罗,以你的才智和对大秦的效忠,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放心,只要你好好完成此事,便可顺利进入朝堂,家人也不会有事。”退朝后,吕不韦淡淡说道,“老夫也有自己的难处,你要体谅。”但他没有回头,并不知道身后的少年眼神里充满了失望。
    甘罗扯了扯嘴角,尽量平复心情,“相国大人说的是,甘罗不会让您失望的,请您先回府吧,我想私下准备一番。”拜别吕不韦的车架后,他浑浑噩噩的朝着宫门走去。
    这一切都被忘机看在眼里,但她并不准备此时提点甘罗,有些东西,只有亲身体会后才能明白,而且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来的要好。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盖聂处理好阴阳家的事,便马不停蹄地往王宫赶,一是情报事关重大,需立刻拿给嬴政过目,二是恰好错过忘机的生辰,他想尽快为她补上。摸了摸怀中的灵犀琥珀,此物是尝过百种毒草的动物灵犀,死于天然蜜蜡之中,历经数十乃至上百年形成的辟毒圣物,一旦有毒之物靠近便会自然发热,变色,是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宝物。
    自家师妹行走江湖,纵使武功超群绝伦,也架不住小人有心暗害谋算,盖聂找了好久才在隐秘之地找到这么小小一枚,准备送给忘机防身。
    待他回到王宫,来到嬴政的书房,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有些心绪不宁。嬴政坐在书案前奋笔疾书,忘机在不远处的软塌上小憩,画面一派岁月静好,二人之间也有着十分亲密和谐的气氛。
    盖聂俯首作揖,小声汇报,“王上,情报都已带来了,请您过目。”又看了看忘机,“师妹她?”
    嬴政将食指放在薄唇上,对着盖聂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眼神略带警告,语气却轻柔无比,“别吵到她睡觉。”忘机夜间被他折腾了大半宿,用过午膳便困倦的不行,情窦初开,他不舍得少女离去,便让她睡在自己的塌上,奏章看累了,便瞧瞧她静谧的睡颜。
    盖聂愣了愣,迟疑着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情报悉数递给嬴政,退到一边打量着熟睡的忘机,目光灼灼,他的观察力是何其敏锐,片刻便发现了白玉脖颈上刺目的点点红痕,那是
    在他年少时,就已经能很好地收敛气息,更不要说是慑人的杀气,现下却惹得殿内另外两人侧目,不说本就警觉异常的忘机,就连不会多少武功的嬴政都感受到了,“盖卿?是不是奔波赶路太累了,你下去休息吧。”
    “唔,师哥回来了?”忘机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刚才那瞬间泄露的气息让她立刻醒了过来,反应过来是盖聂后,浓浓的疲倦感又一次袭来,不自觉的撒娇道,“你们两个别吵我睡觉,我好困的。”说完,打了个哈欠又躺了回去。
    “对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不要对甘罗的家人动手。”忘机突然睁开眼对着嬴政说道,看见男人宠溺的点点头,才真正放心的睡去。
    若是盖聂还没有感觉到自家师妹和自己追随的王上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他鬼谷传人的身份真的可以换人了,死死地捏着怀里的琥珀,他想说话,对上嬴政了然,冰冷的眼神,便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只能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甘罗坐在疾驰的马车上,周围还跟随了数辆马车,随行的内侍不解地问道,“照现在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了,不过奴才不明白为什么要派遣这么多马车?平日里也只有大人物才会用上这等排场。”
    “关于这个呀,这是个简单的道理。平日造访他人,手里难免会戴上点慰问品以表礼节,大排场也与此同理。赵国见了就会明白我们对他的重视,特别是君主之人,喜欢的就是博得天下人的景仰和尊重。”甘罗微笑着解释道。
    还有一个私心便是他总有预感此行不会很太平,若是真到了那个地步,这多出来的几辆马车便可起到迷惑的作用,以便甘罗能及时脱身,赶回秦国。
    赵悼襄王接见了甘罗,略过简单的客套,便邀请他手谈一局,甘罗不疑有他,便应承了下来,下着下着,赵悼襄王话锋一转,“听闻,秦国要派张唐到燕国任相。如果秦国和燕国走的太近,寡人可是会很头疼的。”
    气氛瞬间冷凝下来,一国之君的威亚扑面而来,赵悼襄王看起来憨厚无害,说话却意外的清晰直截,“所以,秦国所想走的这条路,是行不通的!请回吧!”
    回去!回去?开什么玩笑!甘罗想象着叔父,伯父,母亲他们被处死的模样,所有的胆怯和害怕立刻就消失了,他勾起一抹微笑,冷静地说道,“其实我秦垂涎赵国河间一带的领土已经很久了,只要与燕国联手,不只是河间的领土,拿下赵国也绝非痴人说梦。”
    赵悼襄王身边的侍卫大怒,冰冷的刀锋瞬间架在甘罗的脖子上,“黄口小儿,大胆!无礼放肆!”这样的说辞却引起了赵悼襄王的兴趣,“退下,你继续说。”
    “其实要解决眼下的情况很简单,只要反其道而行之就可以了。”甘罗侃侃而谈,言语之间诚意十足又非常自信。
    “此话怎讲?”赵悼襄王淡淡道,他忌惮秦国庞大的势力,也不愿轻易与秦结仇。
    “既然矛头是河间一带的土地,大王不如就把这土地送给秦王。秦国收了这莫大的礼,自然不会再与赵国针锋相对。两国建立了邦交,到时帮助赵国攻打燕国又有何不可?送出去的土地,又能成倍回到大王囊中,何乐而不为呢?”甘罗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虽然表面上胸有成竹,实则背心已经汗湿。
    “高!实在是高!本王就以你而言,反其道而行之!来人啊!把寡人的诏书拿来,就送秦国河间地带的五座城池!”赵悼襄王似乎非常高兴,采纳了甘罗的意见。
    待事情落定,两方人马心中都落下一口气,“我已命人把诏书送出,你大可放心!助赵一事就有劳秦国了。一开始寡人以为秦国是看不起我赵国,所以才派你一个少年来。同你下棋我是想刁难一番,倘若你败给我,或是故意输给我,我都会杀掉你,然而无论是智谋还是胆量你都十分出色!还想出了如此精妙的计谋,后生可畏啊!”赵悼襄王似乎非常高兴!
    好不容易推辞掉赵王回宫摆宴,大请秦国使臣甘罗的计划,他终于可以踏上归程了,赵王的招揽收买之意显露无疑,但他为人豪爽,与嬴政完全不同,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君主,可惜甘罗心里只有秦国。
    “好个甘罗,仅凭叁寸不烂之舌,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赵国五座城池,赏,寡人要大大的奖赏!”嬴政看着手中赵国传来的加急诏书,喜不自胜。
    盖聂回宫后自然很快就从手底的影密卫那里得知了一切,他皱了皱眉,“赵国的信件已到,但甘罗并没有回来。”
    是啊,甘罗怎么还不回来?
    嬴政收起欣喜,“她似乎是去处理此事了,也罢,若能按时归来,寡人便加赏于甘罗,若是未能遵守诺言,到时候再说吧。”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作者:不仅晚了一点,还没有写完甘罗and星魂
    QAQ,明天继续码字,尽快把这一卷完结掉。
    盖聂: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接吻也好,拥抱也好,还是喜欢上念念也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名台词既视感
    --

χyǔshǔщǔб.cом 秦宫上十八甘罗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