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十二流沙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十二流沙

      “你的血还是别人的血。”忘机闻到了卫庄身上淡淡的血腥气,快步走到他身边。
    银发男人靠在一旁的树上,双手放在胸前,鲨齿剑虚握在手里,神色有些疲惫,“一群蝼蚁罢了。”
    “呵,那还不是被咬到了。”忘机冷笑一声,一听这话便知道卫庄受伤了,就算不是一个人对抗那么多骑兵,他想毫发无损拦掉所有的漏网之鱼,怎么可能。
    卫庄身上搭着秋骊剑的佛尘,他感觉到一股浑厚的生机传来,身上隐隐作痛的伤口麻麻痒痒,已经有了愈合的趋势,他带着淡淡的安慰,“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见不得她受伤。
    忘机冷哼一声,收回了秋骊剑,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我都把剑带出来了,你非要逞能。”为了掩人耳目,她素日都不会把秋骊剑带在身边的。
    她来到韩非身边,看着忙前忙后的人群勤勤恳恳的在搬运黄金,感觉胸口有那么有一点疼,“要提前恭喜你得到司寇一职了,留一枚金币是为了气姬无夜么。”
    “不止,等子房把军饷交回去,我还会让张家请旨,赏姬无夜黄金千两,以嘉奖他找回军饷。”韩非心情十分不错,“我在他面前玩的那个分金游戏,可不是白玩的,我要九十九,那剩下的一就给他了。”
    如此一来,倒是比忘机一开始设计抢走军饷更能激怒姬无夜,她的心情也变好了,“姬无夜怕是伤心之余,还要被你气个半死,比记恨与他作对多年的张家,更要视你为死敌呢。”
    韩非眉毛微挑,头往忘机的方向靠了靠,低头轻声道,“今晚伤心的,不止姬无夜一个人。”不顾背后传来的焦灼视线,他继续道,“还有我。”
    “你伤什么心?是很喜欢那个杯子吗?”忘机不解风情,犹豫了一下,“要不然,我把你换给我那个杯子,还给你?这样你会不会好受一点,算是代他给你赔礼。”
    “他那个人就是闷闷的,不会说话,我也不知道他干嘛摔杯子,你别生他的气。”忘机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卫庄,逼音成线,“好不好?”
    韩非郁闷无奈,“别还回来,你,你好好爱护那个杯子,我就高兴了。还有,我怎么敢生卫庄兄的气,你想多了。”他倒是更生面前这丫头的气了,她替卫庄赔什么礼?她跟卫庄到底是什么关系?
    “噢你要是不生气,我就去找子房了。”忘机说完便瞬间消失。
    “不,不生气”韩非话还没说完,少女就已经消失了,他心中叹了口气,耳边却传来的熟悉的低沉男声。
    “你对她的关注,似乎有些明显。”卫庄淡淡道,慢慢的走到韩非身边。
    韩非眼神暗了暗,嘴角挂着微笑,“卫庄兄身边的人,我都很感兴趣。”
    卫庄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杀意,“包括我?随意探究别人的过去,是很危险的。”
    “想要了解自己的朋友,有什么问题吗?”韩非并不畏惧,直视着卫庄的眼睛,神色轻松。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坐在将军府里,内心焦虑的姬无夜终究只等来军饷失窃的消息和一张韩王圣令,他一脚踹开报信的士兵,大喊一声,“来人。”
    突然,无数黑色的乌鸦在大殿上方汇聚,墨鸦一个闪身半跪着姬无夜面前,他看着暴怒的姬无夜冷淡的低下头行礼,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姬无夜。
    “墨鸦,去把那个传令使带来。”听到姬无夜的命令,他淡淡说了声,“是。”平静的语气一如往昔。
    就在墨鸦走出大殿的瞬间,一个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脚步声出现,白色的羽毛翻飞,身着深蓝色紧身衣和一袭白色无袖布袍的白凤出现在殿内,表情沉静。
    摆在张良面前的是无法预料的险境,他却并不紧张,一是因为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二是因为临行前某位少女的一番话,她笑着说,她陪他一起潜入将军府,如果张良失败了,有意外,她一定会救他出去。
    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这些,韩非和祖父只会用信任的眼光告诉他,他可以。张良自己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他不会失败。
    张良本该拒绝这样危险的提议,或者,是骗她此行并不危险,毕竟,他不能连累其他人。但望着她那张认真的脸,张良心中波澜不惊的湖泊,好像突然被投进了一颗石子,并不大,却足够激起涟漪。所以他只说了一个字,这一次,没有挂上他一贯的微笑,而是认真的看着她,“好。”
    忘机静静地坐在房顶上,感知着屋内的一切,只要她想,没有人能发现她的踪迹。她在想,如果姬无夜执意对张良下杀手,那么她的计划会产生多大的变动,也许可以提前让他们离开。
    屋里和屋外的人,想着的都是对方。
    事情却也没有朝最极端的方向发展,忘机一个闪身离开了将军府,这下姬无夜跟韩飞的矛盾已经深入骨髓,倒是不需要她继续加码了,那,诱饵已经准备好,只等某个百里之外的人上钩了。
    张良走出将军府,松了一口气,不仅完成了任务,还多了一分收获,刚才姬无夜身边一黑一白两人应该是他得力的两个近卫,用忘机教给他的方法,画下来,也好方便手下的人认识。
    只是,张良站在马车前四处望了望,她人呢?心中不知不觉多了几分失落,在仆役的再叁催促下,只得踏上马车。
    掀开车帘,抬头,一抹倩影映入眼帘,张良心中惊喜,说不出话,脸上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子房是在找我吗?”少女的声音清脆,就像竹简与竹简发生碰撞的声音一样。
    他重重的点点头,“嗯,良第一眼就想看见你。”然后温柔的说道,“让你担心了,事情已经结束了。”
    忘机却轻轻叹了口气,倒在在靠垫上,“也许,只是开始呢。”
    张良一愣,看着上半身躺下的少女,露出了几分锁骨,神色微动,轻轻说道,“你说得对,不过及时行乐也是很重要的。”扬了扬手里的丝帛,“还是先去给韩兄报喜吧。”
    “子房小小年纪,竟然这般豁达,看不出来啊。”忘机开着玩笑,马车猛地一抖,眼看她就要撞到车壁上。
    张良正想说他可比她大呢,然后手比心快,下意识的就往忘机靠去,恰好让少女撞在了他腿上,又伸手拉她稳住身形,等到马车恢复正常。
    他看着腿上仰视着他的忘机,少女湛蓝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了张良的模样,仿佛眼里有星光,他呆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小小的马车里充斥着奇异的氛围。
    “少主人,刚才,刚才路上有一块石头,是奴的不是。”赶车的仆役惶恐的话打破了平静。
    张良慌忙着,“抱歉,刚才情急之下,良冒昧了。”他想挪开少女,可这样势必就要碰到她的脸或是肩膀,于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浑身僵硬着不敢动弹。
    忘机打了今夜的第叁个哈欠,现在差不多已经快卯时了,这群人还要在紫兰轩聚会,真是精力旺盛,她挪了挪身子,只有后脑勺一点靠着张良,“我睡一会儿,到了子房叫我,好不好。”
    少女的眼睛已经闭上,马车并不大,她蜷缩着身子看起来十分不协调,张良慢慢伸出手,替她挪开眼前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轻轻托着人的脖子,让她完全枕在他膝上,红着脸微微叹气,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违君子之道
    等到了紫兰轩门口,“少——”仆役刚说了一个字,便被张良打断了,“嘘!”让那人摸不着头脑。
    “唔”忘机睡眼惺忪,她揉了揉眼睛,“到了么?”
    张良点点头,对着门外的人淡淡道,声音却比平日冷漠了些,不熟悉他的人根本听不出来,“你先回去,夜深了,天亮你再让人来这里驾车回去。”
    忘机扯了扯睡得皱巴巴的衣服,笑着道,“我既然能不被他发现何时进来,自然也能不被他发现何时出去。”
    “是,知道忘机身手不凡,走吧,韩兄他们该等急了。”张良扬了扬手上的发簪,“闭眼别动。”这是他怕她睡得不舒服,悄悄取下来的,手脚很轻,她果然没发现。
    忘机摸了摸头,感叹道,“还是子房心细,不过你连女子发髻都会梳,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盖聂,卫庄除外,那是鬼谷生活磨出来的。
    张良心虚的说道,“良其实不会,只是感觉跟插花有点像。”
    “那你就当成插花试试吧!”忘机觉得他诚实的可爱,也不生气,任由少年小心翼翼在她头发间动作。
    ===========================================================================
    忘机一走进房间,就有两对灼灼的目光盯着她,“干嘛,你们看我干什么?不该谢谢这位大功臣?”她眉头轻皱。
    “自然是要感谢的,子房献计破案在前,斡旋安抚姬无夜在后,这才有了昨夜今夜的好戏。”韩非起身对着张良深深作揖。
    “你跟着去添乱的?”卫庄看着衣衫和发冠略略不整的少女皱着眉头,虽然没什么疑点,还是让他心生不爽。
    忘机转身就朝屏风后面的软塌走去,背对着所有人,故意气鼓鼓的说道,“你们就半点不担心姬无夜脑子抽风,拎不清楚,杀人泄愤?我反正也不会一直呆在韩国,由我出面,保护子房不是正好?我坐在房顶上吹了好久的冷风,你居然在这儿指责我?我要睡觉了!”
    卫庄哑口无言,只能摆出冷冷的表情,捏着酒杯,半晌才挤了一句,“说话小声点。”都以为忘机不是真的睡觉,卫庄这句话已经是表明他服软了。
    只有张良知道,她是真的困了,方才在马车上睡得沉沉的,半点不对他设防。
    韩非连忙也对着卫庄一拜,“如果没有鬼谷传人的帮助,这个案子我破不了,军饷也拿不回来。”
    张良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轻声道,“恭喜韩兄得到司寇一职。”
    最后韩非对着屏风作揖,“还要感谢忘机姑娘的处处提点和绝妙的夜光粉,否则韩非没办法骗出军饷藏匿的地点。”
    “你已经得到了法刑大权,再来说这些,不觉得虚情假意么,我没兴趣。”卫庄自然不是来听他说这些废话的,起身朝屏风后走去,紫女也淡淡的跟着起身。
    韩非眉头一挑,感谢的话还是必须说的,毕竟他说完,屋子里的气氛好多了。他也知道张良此行十分危险,但韩非除了张良以外别无人选,即使是张良自愿被他差遣,他心里还是又不安,所以忘机能去保护张良,他对少女又多了几分感激和喜爱。
    “我知道卫庄兄不喜欢听这些,所以,不废话,姬无夜此人,卫庄兄如何评价?”韩非看着卫庄的背影。
    “他能活到现在,还能执掌大权,可见你父王的昏庸无能。”卫庄嗤笑,那个人居然会败给这种废物,也不知是怎么生出他的。
    “我邀请卫庄兄帮一个忙,姬无夜不除,韩国必亡。”韩非等到了卫庄的转身。
    “你想让我帮你杀了他?”卫庄侧着脸看着韩非。
    “我既然执掌刑法,推崇法,当然明白杀人是犯法的。而且单纯的杀了姬无夜,韩国也会亡。”韩非走到卫庄身边,“这个忙是在帮你自己,我想让你取代姬无夜,这不也正是你想要的吗?”
    忘机在屏风后冷眼看着诉说着美好理想的韩非,听见男人自信的说道,他要建立全新的韩国,这个韩国没有姬无夜,安平君,龙泉君那样的人,七国的天下,他要九十九。
    可是,天下不是分金币这么简单的,就像姬无夜可以杀死那叁个分金的姬妾一样,全新的秦国不会给六国机会。
    这样美好的宏图霸业,像极了现代那些给员工画饼的创业公司老板,或许在场所有的人都会被他吸引,包括忘机,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觉得更悲哀,这是注定破灭的理想,如果韩非早生十年,他或许可以拯救这个韩国,但如今,他没有时间了。
    忘机也不会给他这个时间,韩国的这盘棋,注定被她搅到局势混乱不堪,然后,她会一把掀翻。在此之前,她会好好帮助流沙的,有形的生命脆弱,无形的生命强大,天地之法,执行不怠,忘机喜欢这句话。
    “首先,你要先活下来,在姬无夜的背后,有一股遍布七国的势力,韩非,你已经上了他们的死亡名单。”卫庄淡淡道。
    韩非脸上写满了无所畏惧,“我走的每一步,都是命悬一线。”然后嘿嘿一笑,“这不是有卫庄兄吗?还有,忘机?”他看向了屏风,等待着从刚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的少女的答案。
    “在我离开韩国之前,我会帮你们的。”忘机给了韩非一个承诺。
    这就够了,韩非浅浅一笑,他知道他留不住少女,但活在当下,本就是一件幸运的事,他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我觉得,我应该知道那把剑的名字了。”只有忘机能听懂。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作者:比赛输了,心情贼差贼差,勉强写了一章,终于写到流沙成立了。
    天九更新太慢了,从火雨玛瑙开始我就要大量魔改剧情了
    不出意外,下一章应该是肉?
    6.20见,这下是真的停更了,为了控制自己更新的欲望,专心复习,决定少上popo,希望下次登录的时候能看到有趣的留言,或者是给我提的意见(不要怕,帮助我进步),因为感觉收藏数真的好假啊=  =明明就没几个人看,怀疑popo会自动涨收藏
    没有留言反馈让我觉得一定是文有问题,让人没有评价的冲动
    --

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十二流沙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