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十八旧事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十八旧事

      “你想不想知道左司马府上发生了什么事?”韩非凑到忘机身边问道,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真的很有趣。”
    “不想。你去跟卫庄说吧,他应该挺想知道的。”忘机手托着下巴,漫不经心的说着,看也不看韩非一眼。
    “咳咳,我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是吧,子房?”韩非可怜兮兮地说道,还拉上了张良作证。
    “少拿子房当借口,他都告诉我了。人家不仅替你这个司寇大人查了刘意的资料,还提前帮你盘问了仆人,就连验尸,找密室,观察胡夫人,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你去干什么了?把人家温婉柔弱的胡夫人给气晕过去了。”忘机一脸嫌弃,每说一件事韩非就悻悻一分。
    “那个是意外,意外。而且能者多劳嘛,哈哈,能者多劳,子房……”韩非向张良递去了求救的目光,却只得到憋着笑的张良的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行了,箱子呢?我们没工夫在这儿浪费时间。”忘机没好气的说道,摆摆手示意韩非把东西拿出来。
    韩非迅速把箱子搬到忘机跟前,动作之迅速,能让人误会他是个轻功高超的人,韩非心中一阵窃喜,靠近她小声道,“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
    “呵。”忘机回了他一个微笑,韩非莫名一抖,她的眼神告诉他,事情当然没那么简单。
    忘机看着卫庄,“我突然手好疼。”捂着额头,“好像头也不太舒服”卫庄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走到箱子边上,飞快地按动起来。
    “错了,乾九,坤叁,离中满,兑上缺。这么简单,你怎么会弄错呢?一定是看我不顺眼,故意的,要是换成韩非坐在你旁边,肯定不一样,是不是?”她似笑非笑,毫不留情把卫庄的每一处试探都指成错误说了出来。
    卫庄闷着头按忘机的步骤研究机关,模样竟有那么一点可怜,他深谙此时不能反驳,在鬼谷,少女整整无视他一个月的惨痛记忆历历在目,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堵的他说不出话,他还不能生气的人。
    韩非则是灰溜溜的跪坐在张良身边,规矩的简直不像他,他侧向张良那方,“我本来想跟子房打赌,卫庄兄半个时辰内解不开。”
    “忘机奇门八卦之道的造诣,我完全看不出深浅,只是看卫庄兄的表情和动作,便能知道她未曾说错过一步。”张良轻笑道,韩非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再赌,“如此我又少赚一笔了。”
    “嘿嘿,她就是口是心非,看似无情,实则心软的很,说着无所谓还是把案子放在心上了。”韩非收起嘻嘻哈哈的表情,看向聚精会神关注机关箱的少女。
    “韩兄倒是很了解忘机的样子。”张良略带深意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那为何要与卫庄兄一起惹她生气。”
    “就是你想的那样。”韩非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子房,你可要替我保密啊”
    张良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轻轻点点头,眼神有些飘忽,韩非只当他是默认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谢。”
    “不必言谢。”这不仅是在帮韩非,也是在帮她,张良压下心头泛起的微微苦涩,她不肯声张,也就是默认以后会离开韩国的吧张良默默感叹,韩兄啊,韩兄,这不是他第一次羡慕和崇拜韩非,可唯有这一次,最为尤甚。
    只不过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伴随着“咔咔咔”的声音,箱子打开,众人第一时间看了过去,明明这是一个空空如也的箱子,他们的表情却并不意外。
    “其实从箱子的重量和手感来判断,里面应该是空的。”卫庄淡淡道,一旁走上前的韩非点点头,其实他刚才搬箱子的时候就猜到了,“所以我才更好奇,一个空箱子为什么会被保管在密室中。”
    “虽然是空的,但里面还是有东西的。”忘机看着那个血红色的符号淡淡道,“从痕迹的深浅与磨损来看,应该是最近新刻的,有人想要通过这个符号表达一个信息。”
    “所以,这个符号本身是什么意思呢?”韩非若有所思,看向张良,“子房,你是活典故,你来。”
    张良立刻回答道,“这是百越的符号,意味着生死承诺。”
    忘机凉凉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麻烦人家子房,就知道以大欺小,不就是仗着他喜欢你么,哪天子房认清你的真面目,有你好受的。”
    “咳咳咳,子房也是流沙的一员啊,这是分工明确,怎么能说叫麻烦呢?”韩非一脸委屈,嘟囔着,“喜欢什么的,这种话是能乱说的吗就算子房是个女人,我也不可能”他喜欢谁,他有什么真面目,她能不知道么?
    张良幽幽道,“请忘机姑娘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对韩兄只有崇敬之情,并且很庆幸自己是个男的。”他一激动连敬语都加上了,可见内心的惊吓。
    “子房见谅,是我唐突了。”忘机立刻诚恳的道歉,跟对另外两个男人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惹得韩非眼红不已,之前怎么没发现,念念跟子房的关系有这么好么?
    “人不知而不愠,不必记挂,别再提便是。”张良微微一笑,君子风范一览无余。
    忘机立刻看了一眼韩非,看的他立刻自我怀疑还有什么不对,她又看了看张良,娇哼一声,“子房比你更适合去小圣贤庄求学。”虽然她不喜儒家的束缚,但无疑张良是完美符合儒家君子有九思定义的人,让她非常欣赏。
    韩非苦着脸,求饶的看着忘机,桃花眼耷拉着没什么精神,“还是说正事吧”忘机眼神游离,立刻暴露出她心软的事实,让卫庄瞥了韩非好几眼。
    “来自百越的箱子中刻了一个来自百越的生死承诺,刘意又是当年攻打百越的将军之一,他死在了箱子面前,一切都逃不开百越二字。”还有胡夫人腰上的火雨玛瑙与弄玉腰上那块,明显有所关联,但二人毕竟是柔弱的女子,在事情明了之前,韩非不想把她们牵扯进去。
    许久没有说话的卫庄淡淡道,“我去查看了我曾瞥见的那个神秘人站的位置,能够看到弄玉的房间,附近的屋顶上也有痕迹,地上还有血渍。”
    韩非眯了眯眼睛,“事情似乎变得合理起来。”找到这个神秘人,也许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合理并不代表事实,没有根据的猜测,反而会被误导。”卫庄转过身,淡淡的提醒道。
    “额,你也成功的打击到我了。”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怎么轮流在说他,韩非已经有些麻木了,但看到忘机眼里的笑意,立刻顿悟,好你个卫庄,居然转移仇恨!
    张良替韩非解了围,“既然有人死亡,证明这个生死承诺已经被打破。”
    “这个承诺必定与箱子里的东西,刘意,杀手,甚至与弄玉,以及那个神秘人有关,我还能更大胆的猜测吗?”线索几经组合,在韩非脑中形成一股脉络。
    “你站在这里想的再精彩,再完美,也没有实际的价值。不如想想哪里能得到有用的线索。”忘机托着下巴,可不要让她失望呀
    卫庄想了想,慎重的说道,“我知道一个人,或许能给我们提供足够的线索。”
    “我陪你一起去吧。”忘机扯了扯卫庄的衣袖,大有他不答应,就不放手之意。
    “既然不想留,就不要牵涉太深,我要见的人,消息足够灵通,我不希望他知道太多事情。”卫庄沉默了一秒,便毫不犹豫的拒绝。
    忘机想知道卫庄要去见的,是她希望他见的人,“我太无聊了,就远远看着,好不好?你该不会以为有人能发现我吧?”她不能说出七绝堂的名字,作为一个不谙世事的天宗传人,不该对韩国的隐秘的势力了如指掌。
    卫庄无奈,她用湿漉漉的眼神盯着他,然后一句话不说,假如她对自己的容貌有自觉,哪个男人能拒绝她?“这两天出去的时候可能有雨,别着凉。”他只得吩咐人给忘机准备一件与他同款的兜帽。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忘机站在高处的屋檐上,淅淅沥沥的雨打在兜帽上,顺着防水的油封层流下,她看见卫庄一个垫步闪身便出现在了石桥上,站在了唐七身边,黑色的兜帽掩盖了他的神情。
    他们的对话躲不过她的耳朵,忘机静静地看着,卫庄很会挑地方和时间,上个月的这一天,唐七的替身恰好在一座桥上遇刺身亡。
    在聪明人的交易中,唯有价值相等的利益交换,能让他们放心,唐七告诉卫庄情报,卫庄替他除掉对手,这很公平。
    “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事我可以选择不做。”唐七打着伞,语气深沉。
    “有原则固然是好事,但是很可能,你会死的更快,除非想要你死的人先死了。”卫庄转身朝桥下走去。
    “这种好事,不知道哪天能发生呢。”唐七似乎不以为然,笑了笑。
    “如果你能告诉我这个是什么,也许你期待的事情就会发生。”卫庄掏出了一张白绢,上面画着箱子中那个符号。
    接下来的话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因为唐七告诉卫庄的,都是忘机希望他知道的,在紫兰轩的情报交换中,忘机知道他们已经清楚李开的存在,甚至可能已经猜到了李开的身份了。这个时候,是该唐七出面提供证据了。
    唐七说的很多,忘机要的就是流沙知道的越多越好,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因为卫庄的秘密,即便他知道了韩王安与百越的旧事,他也绝不会主动告诉韩非,但她并不担心。
    忘机清楚韩非的个性,越是不让他做的,他反而越想要去完成,与绝对理智的卫庄不同,他享受在刀尖上行走的感觉。
    她静静地等待着,直到雨过天晴,卫庄和唐七才结束了他们的对话,男人的心情似乎很好,自然而然的拉着她的手一起,“走了。”似乎已经不再担心会有身份泄露的问题。
    等回到紫兰轩,韩非告诉他们,他已经从紫女那里得到了情报,决定两天后借看戏的机会,去胡夫人的妹妹那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胡夫人隐瞒的事实。
    “我倒是挺想见见你妹妹的。”忘机打量了一下韩非,好奇那位红莲公主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韩非微微一笑,“那,要不要赏个光,陪非去看一出好戏?顺便介绍红莲给你认识,她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个很好的孩子。”
    “那里是王宫贵胄的出入场所,而且我对看戏并不感兴趣。”忘机歪了歪头,“希望你们能得到有用的线索。”
    忘机好整以暇的坐在紫兰轩中发呆,她现在最期待的事,莫过于这位血衣侯的到来,他可是关键的不能再关键的人物
    ===========================================================================
    作者:
    补26号的更新。我6.30-7.2又要出门,当然不是停更的意思,就是更新多半在半夜回酒店发,大家莫等。7.2回来就真么事了,日更一万不是梦。
    接下来好像乙女game啊,选择一非非逆鳞,选择二墨鸦二庄。这四个在同时间出场,没办法。不过不是有肉的意思,是跟忘机的对手戏会多一些,最多有汤
    而且两条线后续不一样,我的脑洞很神奇,一虐非非,二虐卫庄  ????选谁虐谁???
    反正并不影响案子的最终结局,类似与两条分叉线路最后会合并,因为火雨玛瑙这件事本身就只是引百越出来的工具
    呜呜呜,好想要有分身术啊。天秤座太难了,你们选一下。
    --

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十八旧事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