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叁十四尸体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韩梦叁十四尸体

      “说不也没用,只要打破这里,你就必须回去。”忘机娇哼一声,自顾自走到一边背对着逆鳞,让他摸不准她的心情。
    “...哦。”逆鳞微不可见的低了低头,他虽然能力特殊却并非无敌,只要能量超过空间的承受能力,他就不得不回到逆鳞剑里,她很强,如果她想离开,他拦不住。
    忘机听出了他干巴巴话语中的不情愿,微微叹了口气,“这个时候,我又觉得你跟他一点都不像了,韩非为了达到目的可是脸皮厚的很,你倒好,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可能是习惯了沉默,因为不知道能够跟谁说,因为说出来也没有意义,逆鳞身边,都是需要他保护的人,没有流沙这样的存在,更没有忘机。
    但是逆鳞莫名的对忘机有信心,他有些固执的说道,“你知道。”她能读懂韩非,也能读懂自己,这是他通过韩非的记忆,通过自己与她寥寥的相处中,得到的答案。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其余的我才不关心。”忘机抿抿唇,语气天真单纯,眼神却晦暗不明,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把逆鳞送到韩非身边,而这份力量…是否又跟她的故事有关?
    逆鳞沉默,如果他能够做到,并不是不能告诉忘机,可惜的是契约必须对这份神秘力量保持缄默,他不想看见她失望的眼神,手慢慢抬起,摸了摸忘机的头,“抱歉…别生气。”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蛮不讲理,连这种事都需要你道歉?”忘机也没有挣脱男人放在她头顶的手,只是无奈的说道。
    他看着她那双碧蓝的眼眸,认真的说,“不是。”逆鳞不会因为某件事道歉,但因为面前的忘机,他会因为每一件不好的事而歉疚,逆鳞努力回忆过去自己是怎么夸奖妹妹的,僵硬道,“你最漂亮,最可爱……”
    “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就这么夸我?”忘机舔了舔唇角,粉嫩的嘴唇上闪着晶莹的水光,她捏着逆鳞的下颌,毫不犹豫的啃上了他冰冷的嘴唇,温热的脸颊紧紧贴着他,声音带着强烈的暗示,“……不想在院子里,等我…只有我们两个……”
    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落荒而逃,逆鳞难得狼狈,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其实并没有想到那一处去……他只是想跟她单独说说话,是他太寂寞,是她太特别,那些幻梦中的遐想,真的能够实现么?隐秘的期待再次爬上冰冷的躯壳里。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这是紫兰轩特调的安神茶,夫人今天受惊了,不妨试试效果。”紫女端着一杯热气袅袅的清茶,走到倚靠在凭栏边暗自神伤的胡夫人面前。
    胡夫人轻轻摇了摇头,她不明白韩非请她到紫兰轩来的用意,对她来说即便韩非只是奉命行事,不得已而为之,终究是逼死了李开,是他说有关于李开的要事,她才来的,否则她并不想见到韩非。
    “失去亲人的痛苦,我也曾体会过。”紫女对着胡夫人微微一笑,“冒昧一问,夫人是否还有别的亲人。”
    看着紫女鼓励的眼神,胡夫人像是读懂了什么,她捂着嘴,潸然泪下,“当年韩军占领火雨山庄,我与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失散,难道!难道!”
    转过身的一瞬间,看着面前那个陌生的温婉少女,血缘带来不可磨灭的熟悉感,胡夫人哽咽着说不出话,“你,你……”她看着少女腰间的火雨玛瑙,便什么都懂了。
    紫女觉得,胡夫人应该不需要这杯安神茶了,她笑着说道,“弄玉,你还不愿意相信吗?”
    弄玉觉得这好像是在做梦一般,短短一天,便见到了父亲,也见到了母亲,她冲进胡夫人怀抱中,“母亲!”母女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十分温馨。
    忘机站在隔壁房间,她听见了二人浓浓的互相关切,听到了紫女悄悄走出去关门,为胡夫人和弄玉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母女情深,真好。”忘机轻声道,侧着头看向一旁,“这才是久别重逢该有的样子,你说是不是?瑶光。”偌大的房间里,她身边空无一人,这话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哗!”门被拉开的声音,“好黑,怎么了,不点灯,你…是心情不好吗?”张良在黑暗中勉强看清了忘机的背影,带着深沉的寂寞与孤单,他下意识的想要靠近她,却忘了看脚下的路。
    “子房?”话音还未落,忘机瞬间出现在失去平衡的张良面前,抱着他的腰帮他稳住身形,“怎么这么不小心?太黑了,你应该让我点完灯再进来。”
    张良没说话,他不想让自己的隐藏的心思暴露,他并不是不会武功,刚才…其实完全可以自己稳住平衡,他只是…相思入骨,药石无医。
    少女身上清冷的幽香窜入张良大脑中,看似冷淡疏离的味道,却有致命的吸引力,轻而易举的让他失去自制力,这样亲密的距离,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他总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看着韩非跟卫庄因为她生气,因为她高兴,看着他们日日亲密。
    两个男人互相心知肚明对方的存在,只是并没有说穿,谁都没能完全拥有她,那为什么他不可以去试试,为什么只有张良不能告诉她心意?他一遍又一遍的警告自己…张氏一族少主张良,就是不可以……
    可是无论怎样严密的心理防备,在她靠近的那一刻都会立刻崩塌,反正…这里只有他和她,鬼使神差的,张良伸手回抱住忘机,他虚虚的搂着,根本不敢用力,却已经感到满足。
    “子房?”忘机不解的问道,他的行为有些反常,不像是他平常的模样。
    “…我只是觉得,你刚才很需要一个拥抱。”张良松开手,并不慌乱,又装作微微疑惑,“韩兄,卫庄兄,他们都没有陪你吗?”
    心中滑过一股暖流,只是忘机摇摇头,走到一边掐了个火诀点燃了所有的灯笼,“我并不需要人陪我,况且我希望他们去做更重要的事要,比如帮着新郑城善后。”
    因为天泽作乱,一场大火让无数平民百姓被烧死在睡梦中,惨绝人寰,他们才是整件事中最无辜的人,忘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张良愣了愣,他没想到她竟然在想这个,“忘机...是在为这些人难过吗?”
    “不算是。”正确的答案应该是,不仅是,只不过她不想说这个,忘机看着灯火通明的房间,复仇的火焰如果烧的足够大,会吞噬一切。
    “没有人不会难过。如果忘机把良当做朋友,那么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良都愿意陪着你。”张良轻声说道,“就算陪在你身边的人不一定是我,但你难过的时候,我会一样难过。”已经算得上有些露骨的话,但因为他自己平日里的言行,完全不会让人误会。
    “有那么明显么?你看出来了。”忘机浅浅的笑了,她倒是没想到在张良心里自己这个朋友这么重要,“谢谢子房。”
    礼尚往来,她也该好好关心一下张良才行,“对了,韩宇要你许了什么条件?”
    “良的一个人情。”张良看着烛光下忘机舒展开的眉头轻声说道,“不出忘机所料。”
    “就怕韩宇要的不止是子房的人情,还有张家。”忘机漫不经心道,“韩宇城府颇深,图谋甚广,恐怕他要的是你站队,这个人情还是早点还了为好。”
    张良眉宇轻皱,微微叹了口气,“可是韩宇手中势力雄厚,除了储位之争,我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能抵得过这个人情的。”
    “放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解决的。”忘机眼睫微阖,语气平静,这让张良高兴之余又有些奇怪,她似乎很肯定......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兀鹫不知所踪,李开又有死而复生的前例,这让姬无夜很难放心,他一要检验李开尸体的真假,二要找到兀鹫的行踪,所以他不仅派了士兵去乱葬岗检查,同时派出了墨鸦和白凤跟踪在后,可惜他算不到,这一切正中忘机下怀。
    墨鸦,白凤隐匿身形站在一旁的树枝上,看着一个带着黑色兜帽的男人坐在诡异的木轿上,抬轿的是几个浑身青黑,黄纸覆面,不知生死的“人”,幽绿色的灯笼,回荡的银铃声,衬的坟茔更加阴森。
    白凤手指微动,锋利的银刺闪烁着森冷的光,却被墨鸦两指轻轻按住,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墨鸦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下面的“人”似乎有所察觉,一边向前走,一边齐齐转头看向白凤,让他眉头紧皱,不禁想知道这些到底是人还是什么?
    “幽冥阴阳,生灵退散,黄泉碧落,百鬼夜行。”墨鸦轻声道。
    “百鬼夜行,世间真的有那种东西?这就是她要让我们找的人?”白凤侧着头看向墨鸦,有墨鸦在,他立刻没那么紧张了,有些好奇的问道。
    墨鸦不置可否,淡淡道,“这世间妖魔鬼怪已经很多了,也不在乎多一个装神弄鬼的。她找这个家伙传话,是为了他背后的人,走吧,跟上。”
    他们两个运起轻功在树丛中跳跃,不留痕迹的紧紧跟在木轿的后面。
    两个士兵挖开坟茔,动作利落的查看尸体,“脸上毁容的伤口和年龄,身形都是吻合的,全身只有一处致命伤,在脖子上,没有易容的痕迹,看来这就是李开的尸体。”
    “那兀鹫呢?乱葬岗都快被我们翻遍了,还是没有下落。”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决定如实回禀姬无夜。
    突然,两个人背后的李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两只手十分有力,趁其不备瞬间掐死了这两个人。
    木轿上的人跳了下来,声音诡谲,“你的第二条命可是我给的,不甘心?可惜你挣脱不了主人的控制。”
    李开的手指,躯体关节扭曲,发出干涩的嘎吱声,那个男人手指一翻,挂有铜铃的木杖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插在地上,以他为圆心,周围出现绿莹莹的虫子,他嘴里念念有词,“肉归于地,气归于天,血归于水,筋归于山,呼吸化为亡灵,尽归于幽冥之间,起!”
    莹绿色的虫子瞬间钻入地下,整个乱葬岗的土石动摇起来,越来越多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白凤看着眼前的画面,若有所思,“这是,起死回生之术么?”
    远处的男人勾了勾唇角,周围的尸体顿时齐刷刷地转过身,朝墨鸦和白凤的藏身之处走来,他们的速度极慢,并不被两人放在眼里。
    墨鸦并不惊讶,从怀中掏出一个形制古朴的小小药瓶,朗声道,“驱尸魔阁下,奉命行事,有人希望能见太子一面。”
    “这是!”驱尸魔眼神里一闪而过震惊,他戒备道,“哦?你们难道不是姬无夜的人?”这两个人不是夜幕的统领么,药瓶怎么会在他们手上,难道他们是白亦非的人?
    白凤深蓝色的眼眸似乎是看穿了驱尸魔的所想,他冷哼一声,“不是姬无夜,也不是白亦非。”
    “诚意在此!”墨鸦挑了挑眉,手一抛,兜帽男人不得不全神贯注去接那个药瓶,“相信太子是个聪明人,懂得这东西的价值。”
    “呵,就不怕我们告诉姬无夜和白亦非,你们两个是叛徒的事?”驱尸魔还在试图占得一定先机,但他们都心知肚明,在药瓶面前,这些什么都不算。
    墨鸦跟白凤没有说话,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完全停下了动作的尸群,他们并不着急,掌握主动权的,永远都是夜星。
    “...好,时间地点。”驱尸魔恨恨的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管回去主人如何处罚他,面对着药瓶,他也必须答应下来。
    “这个不用你关心。”白凤看了驱尸魔一眼,淡淡道,潜台词就是,无论天泽的据点在哪儿,他们都能找到,这无疑是在彰显实力,“她自会来见你们。”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韩非吃肉]逆鳞:他是他,我是我,不一样
    [逆鳞吃肉]逆鳞:他消耗一点精力又何妨,反正他就是我,一样的
    张良,总是不自觉的说出绿茶言论
    还是没写到天泽正面出场,下一章,下一章
    --

韩梦叁十四尸体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