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叁十六复仇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叁十六复仇

      天泽找的谈话地点很隐蔽,隐蔽到忘机觉得根本不可能找到,原因很简单,这里是他们人工开凿的山洞,藏在郊外的密林里,周围不仅没有人,甚至连只鸟都没有。
    不得不说他们很谨慎,动物经过训练的确可以用来传递情报,忘机猜天泽应该是用了特殊的药物,让动物远离了这里,她跟着天泽走进山洞,里面很黑,“堂堂百越太子,就住在这种地方,连灯也不点一盏,未免太不符合身份了吧?”角落里放着几堆干草,看起来像是睡觉的地方。
    天泽皱了皱眉头,若不是少女脸上的神情太过理所当然,那双纯净的湛蓝色眼睛里不含有任何恶意,他真的要怀疑她是故意说这种话的,毕竟…他早就是被“废”的人,他转身冷冷的看向她,“这里没有百越太子,只有赤眉龙蛇。”
    太子之位算什么?只要一天没有登上王位,还不是毫无用处,区区一个名头,他已经不在乎了!
    天泽用眼神示意焰灵姬,妩媚女人的手心中立刻浮现出火焰,照亮了这个昏暗阴冷的地方,他嘴角似笑非笑,“说吧,你有什么目的。”百毒王,驱尸魔,无双鬼,与焰灵姬恰好成合围之势,不近不远的将少女围在中间。
    “竟然让这么漂亮的姑娘给你打杂,真是不解风情。”忘机看着天泽这一手操作,已经节约到这种程度了?她凑过去对着焰灵姬小声道,“要不要考虑一下跳槽到我那里去,任务简单,报酬丰厚噢~”
    虽然不理解跳槽的含义,但焰灵姬聪慧自然能引申出含义,她勾了勾唇角,柔情似水道,“可惜,我能跟随的只有主人,你这样问,主人会不高兴的。”面对着堪称绝色的少女,她也很难恶语相向。
    上门正事没有一句,反倒是当着他的面挖人,她凑在焰灵姬旁边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碍眼,天泽突然觉得跟眼前这个少女交流是在浪费时间,他杀气外泄,“说够了?我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如果她的交易不够价值,这里就将是她的葬身之地,知道太多,他不会让她活着回去。
    “那就先从兀鹫说起吧,当年的断发叁狼之一,这个人你们不用找了,他的尸体已经被我毁掉了。”忘机看着天泽瑰丽暗红的眼眸里充满了愤怒,她笑了笑,“至于你们带回来的,那的确是李开,但从他身上,你们得不到有价值的线索。”
    忘机觉得天泽这样的性格也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会去检验真假,当然,合作交流起来会很麻烦就是了。
    “哼,我凭什么相信你?”男人用冷淡的语气说出了忘机意料之中的话,忘机看着油盐不进的天泽耸耸肩,“不信,那你大可以试试。”
    真是麻烦,忘机撇撇嘴,有够固执的,还是白亦非识时务,“你想要知道的,我知道,而我想要的东西,你有。我们两个交换,不是很合理么?”
    “有趣,你似乎很了解我的事。”天泽低沉着声音,看着胸有成竹的少女慢慢道,“但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随着他的话音,缠绕在他身上的蛇头锁链缓缓移动。
    忘机娇娆一笑,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她笑的毫无顾忌,十分肆意,“公平?这话从你嘴里说起来,尤其的可笑,毕竟你深有体会,不是么?”忘机从腰带里拿出小药瓶,“我以为有这个,这笔交易应该会谈的很快。”
    山洞里气氛一滞,天泽的杀气太甚,忘机周围的四个人都倍感压力,唯有她,像个没事人一样,还是那样笑意满面。
    “你在威胁我?”血红色的气息萦绕在骨头锁链周围,整整十年不见天日的牢狱,那段被人囚禁的日子,是天泽不可磨灭的痛苦,他感觉到愤怒在眼中燃烧,脸上的蛇鳞张牙舞爪,仿佛要活过来。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公平可言,但是,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忘机看着蓄势待发的蛇头锁链,反而向前踏了一步,她认真的仰头看向天泽,与他暗红色的眼睛对视,“我叫忘机,我不是白亦非,不需要用这种手段控制你。”
    奇迹般的,在忘机澄澈眼眸的注视下,天泽居然慢慢平静了下来,但这不代表他放松了警惕,少女太过神秘,谁知道她跟白亦非是不是一伙的。
    “蛊母我可以给你,算是我从白亦非手上抢过来的。”忘机轻轻巧巧的捏着小瓶子,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看得一旁的百毒王,驱尸魔,焰灵姬等人心惊胆战。
    “我知道东西在你手上,火雨山庄的宝藏可以给你,但‘钥匙’必须给我。”忘机的语气不容置喙,金钱财宝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藏在宝藏里的一把“钥匙”。
    不等忘机说完,天泽冷笑了一声,内力在手中积蓄,六条蛇头锁链分别攻向忘机上方和下方,似乎一点不在意自己的四个属下,“蛊母我要,‘钥匙’我也要!”他作为子蛊,已进感受到了母蛊的气息,她没有说谎。
    四个人瞬间跳开,他们跟天泽有特殊的联系,配合默契,将战场空了出来,并未受到波及。
    忘机的身影瞬间消失,锁链一击落空,天泽敏锐的感知到这一点,立刻警惕的看向四周,蛇头锁链回笼,防护着四面八方可能袭来的攻击。
    山洞不住地摇晃,落下的碎石制造出了无数烟尘,忘机今天没有带秋骊剑,因为她原本就不需要,无形的剑气在她手中凝聚,她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天泽应该感到荣幸,他是这个江湖上,第一个见识到这套剑法的人
    半晌,“咳咳!咳!”天泽半蹲在倒塌山洞外的空地上,不住地咳着鲜血,本就苍白无比的肤色,显得更加虚弱,其他四个人也是气喘吁吁,他们只是被点了穴道,却没有受伤。
    这无疑更凸显了忘机实力的可怕与恐怖,五个人联手围攻她,即使另外四人只是从旁辅助,她依旧是从容不迫,只伤了天泽,没有伤到另外四个人。
    忘机走到天泽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她没有忽略男人眼神中稍纵即逝的一丝恐惧和深深的忌惮,她冰冷道,“你的答案。”
    “哼,我有得选么?”忍耐,只不过是忍耐而已,他已经忍了十年,天泽微微低下头,就像她说的,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公平。
    一股温和醇厚的内力突然从右肩上传来,天泽眼角的余光看到,一只柔软无骨的玉手正搭在上面,是很温暖的感觉,他瞳孔微缩,她是什么时候靠近的,怎么自己一点反应没有,甚至蛇头锁链都没有攻击她。
    忘机看着天泽裸露的右肩,又看看自己的手,嘟着嘴不满道,“都跟我一样白了,是不是男人呀。”其实是不一样的白,他是不健康的苍白,她是温润如玉的透白。
    “你在干什么?”天泽的语气有些复杂,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内伤一点一点被治愈,甚至以前留下的暗伤都好了不少,如此耗费内力的行为,有必要么?
    “呼~好了。”忘机收回手,看着神色晦暗不明的男人,慢慢蹲下身,又恢复了跟他的对视,“干嘛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我又没欺负你,要不是你先动手,我才不会打你。”
    望着少女夜昙一般的笑靥,她如天空般湛蓝的眼睛里正倒映着他的身影,他被关在地牢里,最想念的就是天空,天泽慢慢道,“你不怕我。”
    有多久没有人对他这么笑过了?他是赤眉龙蛇,天生异相,百越,韩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恐惧他。
    “扑哧!”忘机觉得眼前的男人不愧是她觉得蠢的人,确实傻傻的,“我都把你打成这样了,难道不是你该怕我么?”
    怕她?小小的娇俏模样,怕是还没长大呢,却拥有如此高深的武功,天泽忽然有些走神,是什么地方才能培养出忘机这样的女孩子。
    “喂,你不会在生气吧?”忘机伸出手在男人面前晃了晃,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眉眼,薄薄的嘴唇,本该俊美邪肆,却因为飘忽的眼神,理所应当的冒着傻气,“什么呀!你先动的手,我给你把伤治好了,还要帮你,你居然要生气!”
    少女叽叽喳喳异常跳脱的个性,跟他应该是不合的,天泽这么想着,他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只需要一个眼神,下属便会畏惧着按他的意思做。
    他站起身,不置可否道,“帮我?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利用吗?他已经做好准备去杀人了,白亦非,尚且有权力,地位可以要挟,倒是不知道该用什么筹码跟忘机交易,毕竟主动权在她手上。
    蹲在地上的少女久久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天泽眉头轻皱,“你”然后传来少女弱弱的声音,“那个拉我一把,我好像,腿麻了?”她抬起头,眼神湿漉漉的,像小鹿一般无辜。
    这种理由能骗谁?习武之人,蹲一会儿会腿麻,以为他会信?天泽有些恶劣的一笑,故意伸出了他那只布满红色蛇鳞的手,这是他修炼的功法所致,见者无不色变,谁知少女毫不犹豫的便握住他的手站了起来。
    忘机顺势打量了一下,然后评价道,“你的手挺凉的,可能伤还没好吧,多喝热水。”红色的纹路有着怪异的美感,可惜她不准备尝试。
    天泽看着不按常理出牌的少女,顿时生出一种无力感,算了,他还是少说话少动作,等忘机说正事,不然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不过,明明轻而易举那只红色的手却一直没有主动挣脱开束缚
    “我说过,会给你一个公平。”忘机正色道,“我跟你想找的是同一个东西,你为了复仇才想要,但,我猜你一点也不了解它,只是听说过而已。”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是不可调和的冲突。”天泽冷冷道,东西只有一个,她拿走了,那他就没有了。
    忘机神秘一笑,凑到天泽身边将装有蛊母的瓶子给他,“我可以帮你复仇,保证会比你得到那个东西更有帮助。”
    天泽没有急于拿走瓶子,莫名的,他这个从不相信任何人,下意识的竟然开始信任她,“是么?”
    “你不觉得你的复仇很可笑吗?”忘机放开了男人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吐露着残忍露骨的事实,“就像小孩子一样的虚张声势,毫无威慑力,毫无意义。”
    她迎着男人再度冰冷的眼神,分毫不让道,“我猜到你打算绑架太子去跟白亦非换解药,打算恐吓韩王,打算摆脱夜幕的控制,如今你不需要交换解药,我让你去刺杀韩王,去刺杀白亦非,你能吗?就算你得到了那份力量,白亦非跟姬无夜加起来有十万兵马,你再强大,以一敌百,那么以一敌千呢?”
    “闭嘴!”天泽厉声呵斥,他气血上涌,脸色十分难看,让一旁的焰灵姬十分担心,她狠狠的瞪着忘机,“主人,我们会成功的,你放心。”
    忘机摇摇头,眼神冰冷,“天泽,你控制不了你的愤怒,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他没有成为一国之主的气量。
    “你成功了,你杀了太子,杀了韩王,那又如何?当初,就算不是韩王安想借机上位,还有其他公子,无论是谁想当王,弱小的百越都会被找借口灭掉,所以,毁灭百越的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定的人,是整个韩国,弱小并不是一种错误,是这个世界如此。”忘机轻声道,“可天泽,你能靠自己杀光所有人吗?如果不能,这样的复仇难道不是个笑话吗?”
    忘机的话就像她的剑一般锋利,冷酷,而无情,直直的插进他心里,如果压下心头的愤怒,天泽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并且,这是他没有考虑到的,复仇就像毒药,冲昏了他所有的理智,可她又重新把他的理智唤了回来,“说够了没有。”
    “该质问的人是我,你听懂了没有。”忘机冷淡道,“给我‘钥匙’,我给你蛊母,给你一个领兵攻打韩国的机会,给你一个让韩国彻底消失的机会,这足够公平,贪心是没有结果的。”如果天泽还有那么一丝聪明,他就知道该怎么选,否则,她不介意杀了他。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让韩国彻底消失天泽很想仰天大笑,如此,如此野心勃勃,甚至有些痴心妄想的言论,由忘机说出来,却让他由衷的想要相信,她比姬无夜,比白亦非更加可怕,她的眼睛里有着更深沉的东西,让人恐惧。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作者:
    我的读者都好可爱,虽然我咕咕咕了,居然没有一个生气骂我的,哈哈哈哈,你们这样会把我放野的~
    对手戏后面还有一点点,这应该是第一个被女鹅打到重伤的男人吧不打一顿完全听不进话。
    对女鹅来说,天泽就是工具人,算计的明明白白,攻打韩国的时候不怕他不卖力,而且也不怕狼狗背叛,有复仇的诱惑在,要背叛肯定得打完韩国再说,那个时候大狼狗早就化身哈士奇了。
    --

χyǔshǔщǔб.cом 韩梦叁十六复仇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