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四十敏锐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韩梦四十敏锐

      忘机呜咽着咬紧嘴唇,她紧紧的贴在白亦非身上,两团乳肉挤的平坦,淫靡的分开大腿纠缠住男人,两瓣贝肉翻进翻出拼命吮吸肉棒
    突然她的脊背弓起,两片蝴蝶骨凸出分明,香汗淋漓,泪花飞溅,四肢不受控制的狂颤抖动,那一瞬间,大量的阴精从子宫里再次涌出,浅色的尿液随之一同激射,灭顶的快感凶猛的袭击了她,瞬间让她歇斯底里地晕死过去,“呜呜,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这一幕刺激更加刺激白亦非的野性,他飞快地耸动胯骨,喉咙里迸发出沉闷的低吼,最终在忘机不受控制绞紧的子宫里狠狠射精,猛烈如水柱般的白浆射满柔软的宫腔,喷的忘机苏醒过来,“啊啊啊啊!太烫了,呜呜呜……不要,不要射了!啊啊…满了!装满了!啊啊啊!”
    忘机原本就胀鼓鼓的小腹更加突兀,从马车里射过又一路走进房间,她与白亦非亲密相连,不曾分开片刻,除去因为抽插耸动顺着大腿流下的混合液体,大部分都装在她宫腔里,填的满满当当。
    白亦非依旧维持着姿势,抬着她的屁股走进室内的奢华浴池,望着怀里浑身瘫软,布满指痕红印的忘机,他根本生不起叫侍女来服侍的心思,她的这幅模样,不该被任何外人看见。
    高高在上,从未伺候过人的白亦非,如今却亲力亲为替她沐浴,他轻松的扯开她松垮的腰带,本就勉强挂在身上的衣服滑落在地,却不想完全脱下自己的衣服,即使上面沾满了各种混合的体液,因为这样势必要放她下去。
    私心里,白亦非想让精种在她身体里多待一会儿,他解开里衣,上半身裸露出精壮的肌肉,走到浴池里坐下,少女发出了满足的嘤咛声。
    在一片袅袅的热气中,两个人的身影若隐若现,紧紧贴在一起,“好累...别弄我了...白亦非,你做点正事行不行,你把我拉走就是为了这个?”忘机试图撑起身子离开。
    “我倒是觉得挺重要的。”白亦非的声音低沉,透露出慢慢的愉悦,“天泽抓太子是为了换你手上的蛊母,太子对我来说无用,你大可以留着去换你想要的。”
    “是吗?可是姬无夜不这么想,你就不怕他责怪你?”忘机哼哼唧唧的,她忍着酸软刚刚坐起来一点,又被男人按着肩膀拉了回去。
    “他只不过是一个挡箭牌,我如果兵权太甚,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白亦非捏了捏忘机娇嫩的脸蛋,漫不经心道,“你不是说,我想当韩王也能帮我么,想怎么做?”
    忘机的头枕在他锁骨上,鸦色与雪色,无声的交织在一起,明明是完全对立的存在,出现在一起,却异常的和谐,“你什么都不用管,耐心的等,一切都交给我。”
    白亦非的手指插进肩膀上那个小脑袋的青丝中,按着忘机的头,低低的说了一声,“再来一次吧......”说罢,放下少女,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她趴在浴池边,握着她浑圆的臀肉,肉棒重新插了进去。
    不顾她的哭腔,他又一次把她干晕了过去,等把人抱到床上,白亦非看着那张安静的睡颜,手指不自觉的掐上了她布满红痕的脆弱脖颈,此时此刻,杀了她似乎是一件很轻易的事,他...却下不了手,一定是因为她打在他身体里的那道内力,如果她没有骗人,那么她死了,白亦非活不了。
    算了,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先不能动她,白亦非绯红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忘机,她嘟囔着嘴,轻轻蹭了蹭他的手臂...一种奇异的感觉,他皱了皱眉头,她怎么这么没防备,天宗的人隔绝世事不假,怎么会这些都不教她。
    同床共枕,又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没有女人有资格在他从床上过夜,白亦非看着怀里紧紧蹭着他胸口的忘机,手还搭在他腰上,脸上挂着餍足的酡红,怎么偏生有了她。
    等忘机醒来,看见的就是穿戴整齐的白亦非站在窗边,她一丝不挂的身上盖着薄被,没等她发问,男人便淡淡道,“这里是我的一处别院,你若是找的临时住处,不妨搬来这里。”这是为了方便他监视,不为其他。
    忘机穿上床边的衣服,一身绯色,用银白丝线绣着雪莲的花纹,鲜艳夺目,她打量了一下房间,除去男人一贯的蝙蝠装饰,两旁置物的木架吸引了她的目光,她拿起那颗琉璃珠子,觉得分外眼熟,其他金器,玉石,也是如此。
    突然,她反应过来,这些...都是她那晚为了误导白亦非,在每个房间里翻找时,假意爱不释手的东西,忘机咬了咬嘴唇。
    白亦非不知何时,早已转过身来,他看着穿上妖冶红衣的少女,纤腰素束,青丝如瀑,面若夹桃,冰肌玉骨,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果然,这衣服很适合她,“还有一些,放在妆匣里了。”她看着东西呆呆的模样,让他不知不觉勾起了唇角,她打扮的太素了,华美的衣饰才能彰显她的清艳。
    忘机打开案几上的妆匣,每一个,每一层里面都装满了琳琅满目的金银珠翠,她随手拿了一根丝带束起头发,“白亦非,我,我不能要,下次再来找你。”她说不出心里复杂的感受,感动?还是该怀疑。
    反应过来,她想到了里面大概率有些东西,出自韩国王室工匠的手笔,她若带了,不说别人,紫女绝对能察觉到,包括身上的衣服。
    望着少女似乎落荒而逃的背影,白亦非并不生气,他很敏锐,敏锐的能察觉到忘机并不是不喜欢,那就是有别的理由,是不能要,而非不想要,为什么不能?因为这些东西代表着什么,代表了...韩国王室,她有不能跟自己扯上关系的理由。
    有趣,顺藤摸瓜下去,是不是...能找到用来威胁她的人或者事?又或者,能找到更多关于她的秘密。
    ===========================================================================
    “恭喜公子,独揽大权,四公子,姬无夜,都唯你马首是瞻。”紫女坐在一旁笑眯眯的说道。
    韩非脸色一苦,叹了口气,“紫女姑娘,我要的是安慰,不是伤口上撒盐。”
    “安慰这种事我不擅长,你应该找她。”紫女看向一旁的忘机,少女娇俏的坐在一边,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似乎那夜冷言冷语的影响已经消失。
    韩非看着忘机的笑靥,眉头不由自主地舒展开,眼神温柔,本来也没什么顾忌,像他这样未来结局不可知的人,深谙及时行乐的美妙,自从卫庄知道以后,他就更不在意了。
    弄玉细心的端来了一杯酒,俯身递给韩非,他却摆了摆手,笑着说,“谢谢弄玉姑娘,不用了。”有忘机在,他才知道酒的滋味不过尔尔。
    “有一只猴子,想吃在火上烤熟的栗子,但是又不敢去拿,于是哄骗猫去拿,这个栗子很烫手。”卫庄打断了韩非的思绪,盯着他。
    “额,所以需要想个办法。”韩非挠挠头,看见了卫庄的黑脸。
    张良抱了一大堆竹简卷轴放在桌上,他打开各种卷轴,指给众人看,“那座不存在的监狱里发生的越狱,应该是是难民案和太子被绑这整件事的开始,我查阅了各种史籍归档,对照了年表纪要,发现有一段空白的时间。”
    “辛苦子房了,韩非你好像又没干什么事。”忘机调笑了一句韩非,男人却对她熟稔的语气非常受用,可怜的看着忘机道,“我被父王叫进宫去,轮流被四哥,姬无夜,张相国谈了个遍,挨了顿骂不说,还得被迫接受案子,有人问过我的感受么?”
    “时间的空白往往是用来掩盖不为人知的真相。”忘机托着下巴轻声道,然后挪到韩非身边,凑过去悄悄说道,“你要是平安解决,我就送你一个礼物。”
    韩非兴奋的点点头,小声道,“那我自己选好不好?念念。”
    忘机瞪了他一眼,本想继续反驳,却被张良清雅的声音打断,卫庄的眼神也很不善,只有紫女和弄玉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她讪讪一笑,觉得现在的确不是聊天的场合。
    “百越太子名为天泽,虽然贵为王胄,但是天赋异禀,精通百越巫术,喜欢招揽能人异士,又因生就异象被称为赤眉龙蛇,或赤眉君。”张良慢慢说道,“百越王族在遭遇韩,楚军队平叛时也遭殃及,其中原本应该幸存的重要人物,这位被废的百越嫡太子却被一笔带过,神秘失踪。”
    “神秘的失踪与神秘的越狱,看来凶手已经有结论了。”韩非摸了摸下巴,杀死百越难民的人,应该就是太子天泽,他这么做的理由......
    紫女喝了一口茶,优雅的总结,“看来这位赤眉君一直被关在都城的秘密监狱里。”
    弄玉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她犹豫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她已经加入流沙,自然要尽心尽力,“那是谁把赤眉君关起来,这次又是谁把他放出来的呢?”
    “这是一个好问题,那依弄玉姑娘之见呢?”韩非赞许的点点头。
    “既然是空白,也没有人知道他被关押,那么放他出来的人,就是当初关押他的人。这样一个人释放出来,也不怕他报复?”弄玉微微一笑,有些不解道。
    紫女嘴角勾起,如有荣膺,弄玉不愧是她看重的好苗子,“仇恨就像毒药,沉浸的越久,毒性越强,报复已经开始了。”
    “只是很奇怪,将军府与太子殿下原本是一系,姬无夜力挺太子,怎么会复仇的第一个对线就挑太子呢。”张良顺着紫女的思路继续想下去。
    “确实,这样看来,受益者反而应该是四公子韩宇,和九公子你了。”紫女沉声道,说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卫庄冷笑一声,讥讽道,“他是替人火中取栗那那双手。”但其中暗藏的关心,了解他的人都能听出来。
    “你的话每次都很有道理,但为什么听着让人戳心,卫庄兄。”韩非苦着脸,怎么谈完心以后,卫庄兄踩他踩得更不留情面了。
    忘机捂着嘴笑出声,帮卫庄说话,“因为这是事实呀,他可不是故意的。”
    “以太子为人质,这么重的筹码,对方的要价可能不同寻常,又或者,其实连姬无夜都没有算到。”韩非眼神微闪,心思敏锐,脑子里闪过无数计谋,百越,天泽,监狱,似乎并不是不可以拉拢的对象......
    ===========================================================================
    作者:韩国除了墨白,其他几个男人真的好难写结局,无脑HE的话OOC的程度会很高,必须要虐一下他们,别拍我
    老男人还在自欺欺人,没有动心。
    在说完更新很累以后,又马不停蹄来了一章写完侯爷,魅力太大......这就是美男的魅力吗?
    今天是努力的一天!
    --

韩梦四十敏锐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