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四十叁保护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韩梦四十叁保护

      驱尸魔可以控制人的尸体,普通的韩国士兵对天泽他们来说,就像一只只蚂蚁一样,轻易就会被杀死,所以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韩非并没有安排人跟着,这一瞬间,他却痛恨起自己一贯喜欢的,游走在危险钢丝上的行为。
    有些卑劣的念头升起,就算是让他们去送死,也好过她受伤。
    如果只有他自己也就罢了,偏偏他带了念念来,即便她再怎么强,他怎么能把压力放在她身上去赌?念念明明比红莲还要小,保护自己的妹妹,却不去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吗?万一,万一她受伤了...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可能性,韩非也不想看到。
    他想站在念念前面,不是被她保护的韩非,是保护她的韩非!
    天泽在急速的前行中猛地抬起头,在漫天碎石中,一个男人半跪在残垣断壁之上,他隔着昏暗不清的战局,对上了这个男人的眼神,虽有一层眼罩,天泽依然感受到了男人眼里深沉的怒火,随之而来的是庞大的杀气。
    他知道,自己必须停下冲向忘机的动作,否则,必定会被这个男人重伤,天泽瞬间跳到一边,蛇骨锁链收回,盘绕在周身,不露丝毫破绽,下一秒,男人诡异的一跃出现在了他正前方,手中正握着一把支离破碎的剑。
    白色的雾气充斥在二人周围,其他人的身影都黯淡了,唯有忘机,看似格格不入,却十分和谐的融进了这个神秘的场景。
    “我能保护好韩非,你可以回去了。”她毫不客气的对着逆鳞说道。
    逆鳞不为所动,默默道,“...保护你。”
    “那么,是他想,还是你想。”忘机直直的看着逆鳞,似乎想从他冷淡的表情中读出什么。
    “...不重要。”逆鳞沉默了一会儿,她永远在思考一些让他内心产生波动的问题。
    她身边竟然有这么神秘的男人,没有活人的气息,却也没有死人的感觉,天泽冷冷的看着无视他的二人,不知为何十分生气,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是她利用的对象,是不是只要有价值,就可以让她温柔关心?
    蛇骨锁链瞬间袭向逆鳞,狰狞的蛇头大大张开,尖锐的牙齿朝着男人没有被盔甲覆盖的灰紫肌肤咬去,“现在不是你们说话的时候。”天泽一字一句说道。
    逆鳞横眉冷竖,嘴唇一抿,危险的气息悄然浮现,与跟忘机说话时判若两人,看似破碎的剑却坚不可摧,力道之大逼得天泽派出所有的蛇骨锁链才能旗鼓相当。
    “噌!”二人正面的硬碰硬,扬起翻天的气浪,震飞了周围的砂土碎石,他们下意识的同时看了一眼忘机,只见透明的水幕替她裆下所有攻击,才松了口气。
    剑锋直指天泽面门,逆鳞对眼前肤色诡异,穿着奇怪的蓝发男人没有半点好感,他的声音冰冷,“你的对手是我。”不知天高地厚,心思歹毒,竟然想对她动手。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天泽皱着眉头,跟忘机又有什么关系?如果自己在这里杀了他,会破坏她和自己的合作吗?决定这件事答案的,是自己跟这个人,在她心目中谁的价值更大,天泽觉得,她的底线值得一试。
    他想知道,自己在她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地位,不为其他,不为其他...只是想谋求更大的利益,只是如此……然而真正的心思,或许连天泽自己都想不明白。
    蛇骨锁链在天泽的控制下,如身使臂,灵活而又迅猛,从远处攻向逆鳞,惯性带上巨大的力量,逼的男人不得不数度转换位置,几个呼吸的时间,周围便没有一块完整的地面。
    不行,必须化被动为主动,逆鳞皱着眉头,时间是一个问题,越拖下去对越不利,他的身体完全浮空,瞬间出现在天泽身后,双手握剑由上而下斩向他的面门。
    天泽身子一侧,与剑锋擦肩而过,他牙关紧咬,用两条锁链缠上剑刃,制住逆鳞片刻,剩下的锁链极为聪明的拧成一股,巨大的蛇头盘旋着袭向男人。
    逆鳞闪避不及,被内力凝聚而成的庞大蛇头猛地一口咬住,重重的从空中砸向地面,一石激起千层浪,拖出一条长长的碎石坑。
    “结束了。”天泽收回蛇骨锁链,下意识看向忘机,她没有出手阻止,是不是证明…在她心里,自己的价值比这个男人更大?
    忘机朱唇微勾,神色轻松,淡淡道,“是吗?轻敌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一块细小的剑刃擦过天泽的脸颊,蛇骨锁链居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若不是他身体本能的闪避,擦过的恐怕是他的眼睛,“碎片!”话音刚落,无数碎片防不胜防的袭向天泽,除了全神贯注的闪避,他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一对巨大的黑翼从逆鳞背后升起,让他高悬于天泽上方,逆鳞剑碎片散发出莹蓝色的光芒,随着他手握剑柄,纷纷从天泽周身汇聚而来,逆鳞绝对不会轻敌,因为他身后站着她。
    看在天泽没来得及伤到她的份上,逆鳞可以给天泽留个全尸,让他死的体面一点,韩非想跟天泽合作对付姬无夜,关他什么事?自己当年一个人,还不是做到了一切,这个盟友没了,韩非想办法换一个即可。
    敢对着她动手的,都是逆鳞的敌人,无关韩非与他契约,这是…出于他自己的意志。
    天泽用蛇骨锁链缠住了周围的断柱,以此增加力量对抗逆鳞的进攻,那把诡异的断剑就像他的锁链,能跟随主人的意志行动,逆鳞因此解放了双手,又有体重加持,每一脚,每一拳,打在天泽身上,都坚沉如铁,因为内力的灌注,甚至还激起炽热的烈焰,让他眉头紧锁。
    逆鳞却发现天泽并不是单纯的无力招架而四处逃窜,他以蛇骨锁链缠身,肉体直直的对上逆鳞的攻击,却并未落多少下风,逆鳞神色凝重,猜不透其中的奥秘。
    “我活到今天,是因为我所承受的痛苦,还不足以杀死我。”天泽扯了扯唇角,冷冷的说道,他忍辱负重关了十年,扛过了无数蛊毒折磨所得到的体质,拥有超强的恢复力,而且他还吃下了忘机给的蛊母,实力已经完全恢复。
    她没有骗他,在天泽没有付出任何东西的时候,她就给了他蛊母,自己不是断发叁狼那种货色,百越人最重视生死承诺,忘机太特别,如果一定要跟人合作,天泽只会选她,如果还有谁能让他有一点儿信任,也只有她。
    两个人打了这么久都不分胜负,彼此心里也摸清楚了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的对手,这样打下去是没有结果的,只能两败俱伤。
    忘机素手微抬,她想,也该结束了,庞大的水流冲着天泽袭去,让他躲避不及,硬生生受了忘机一层掌风,“流沙是一个不错的盟友,哪怕是暂时的,好好考虑。”她在提醒他。
    “算你们走运!”天泽捂着胸口,猛地一咳,带着驱尸魔转身离开了冷宫,背对着众人,他的心情竟然有些愉快,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吓得一旁的驱尸魔心神不宁,主人这是糊涂了?天泽在想这份伤,她准备怎么补偿自己,他又能借机交换什么?
    忘机看着逆鳞飘在空中的身影,轻哼一声,“不准走,把话说清楚。”
    逆鳞无奈,闪身出现在她身边,“他想,但他不能。”犹豫了片刻,还是低低说道,“…我也想。”
    “也想什么?不准骗人,不准说违心话!”忘机不依不饶的抓住逆鳞的手腕,即使经过一场大战,还是冰冷刺骨,但她不在意,似笑非笑的看着男人。
    “…想保护你,不想你受伤,你要我随叫随到,却从来不找我,遇到危险没有想起我,就算韩非不召唤,我也要想来,满意了吗?”逆鳞破罐子破摔,干脆利落的说了一长串的话,然后微微别开脸,幸好,他已经脸红不了了,他不敢看忘机一脸得逞的娇笑。
    忘机踮着脚,捏着逆鳞的下巴,霸道的吻上了他的薄唇,把比他的攻击更加炽热的温度传递给了他,话语夹杂在细碎的吻中,软软的撒娇,“你跟他…唔…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唔唔,你有自己的…意志,所以,唔,我要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忠实的履行契约保护韩非,至于别的,逆鳞不想插手,也不能插手,他把自己当作一把剑,冷漠,锋利,只看,只听,是旁观者,也是见证者。
    忘机却打破了这一切,逆鳞轻轻托住她的腰,不着痕迹的减轻了少女的负担,怎么有这么霸道的女孩子,要他随叫随到,还要知道他脑子里的想法,不许他骗人,偏偏…又让人喜欢的不得了。
    他能想什么?还不是只有她,沉眠中偶尔清醒的时光里,全是她的音容笑貌,反复想起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她的温度和吻,在这漫长的岁月长河里,他忘却了太多记忆,也学会了放下一切,唯有对着她才会驻足片刻。
    逆鳞空荡虚无的大脑让他习惯了沉默,所以对着她才会不知所措,爱是她带来的陌生感觉,空白浅淡的心因她而出现色彩。
    笨拙的回应着忘机的靠近,逆鳞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温柔的缠住她,在她柔软的口腔中汲取津液,然后放开了少女,“…他消耗太大,我要走了,抱歉。”
    “不能别的人给你提供能量么?”忘机抓着他的衣服,语气有些失落。
    逆鳞摇摇头,“…不行。”暂时是不行的,至于以后,逆鳞心中没有底,也不愿意随意许下承诺,如果可以,他当然想陪在她身边,世间种种对他已经是过眼云烟,眼前的,能拥有的,只有她一个。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作者:还是熬夜写完了,有点停不下来,估计再写一点准备开车,天泽还是逆鳞,选择困难。
    韩非+逆鳞,3p+时停,我好心动。天泽锁链捆绑play,我也好心动……
    --

韩梦四十叁保护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