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四十九伪装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韩梦四十九伪装

      忘机沐完浴,换好了衣服,捏住手腕,左右转了转,锁链的束缚感还残留在明显的红痕上,她皱了皱眉,“有点麻烦……”身子又酸又麻,可惜现在不是能休息的时候。
    她的内力蕴涵生机,因此自愈力惊人,只是…全身的痕迹太多了,忘机走到桌上的盆景前,指尖与碧绿的枝叶相接,一股淡绿色的气息环绕着她手臂盘旋而上。
    少女脖颈上,锁骨处,乃至所有裸露在外的红痕顿时消失不见,伴随而来的,是枯萎凋零的一盆灰烬,丝毫看不出它片刻之前的模样。
    “无形,把东西处理掉。我不在这两天,你盯好韩宇,让墨鸦盯好姬无夜。另外,帮我通知师哥他们,做好准备,记得别派自己人。”忘机快速的叮嘱完男人,天已经蒙蒙亮,她该去紫兰轩了。
    若是希声在紫兰轩里,一定能体会到紫女此时的心情,美艳的紫发女人看着梳妆镜里忘机那张脸,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下手易容,添一分,减一笔,都会破坏这份不似凡尘的美貌,这会让人生出破坏珍贵事务的浓浓愧疚。
    “紫女姐姐,别耽误时间了,再磨蹭,弄玉就要醒了。”忘机浅笑着提醒紫女,温婉而又坚定。
    像,太像了,紫女回过神一阵心惊,易皮容易,易神难,这并非忘机平日里的表情,而是与弄玉的神情姿态如出一辙,若真是换成弄玉的脸,只要不出声,怕是半点都发现不了,她这份功底是哪里......
    “好,你自己小心。”紫女顾不得分心,立刻拿出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覆在忘机脸上,再修修改改,最后,简直伪装的天衣无缝,忘机换上宫女的装束,顶着弄玉的脸,坐上了胡美人派来的马车。
    韩非轻声道,“如果不是以弄玉的名义强烈要求,恐怕胡美人不会答应这桩差事。”毕竟,若是出了什么事,她脱不了干系,以胡美人察言观色的能力,绝对会选择明哲保身。
    “哼,她若用本来的样貌进宫,胡美人绝对不敢让你父王看见她一眼。”卫庄冷冷的说道,甚至,绝对不会同意念念入宫,即使是为了收集情报。
    别说胡美人不敢,韩非也绝对不愿,他相信念念的容貌比之褒姒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神色复杂,她虽不以美色诱人,他喜欢的也并非她的外表,可为她心动大约会是男人的本能。
    胡美人一见到忘机就非常高兴,说跟她母亲很像,不仅嘘寒问暖,还亲自带着忘机,花了一天时间去过了她们能去的所有宫殿,带她熟悉地形。
    “弄玉,虽然姨母不知道你究竟要做什么,但是流沙答应过我,你只负责观察,不会去做任何危险的事,对吗?”胡美人含着笑,眼神切切,温和的看着忘机,似乎是全心全意在为她考虑。
    忘机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她来宫中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弄玉插手,也就是不能让流沙直接与白亦非对话,其余的,都是小事。
    偌大的韩国王城,其实是个很无趣的地方,然而,这里是潮女妖的藏身之地,只是去过一遍后宫,忘机便猜出了这条狡猾的“鱼”的真实身份,身份高贵的明珠夫人,身上永远带着一股异香,与那古朴小瓶,同出一源。
    那么,追踪这个人的行踪,或许忘机会有一些意外的收获。
    御香殿,潮女妖贮藏香料的地方,也是她最爱去的一处,忘机这两日没少跟着她来这里,果然,今天有了一些意外的收获。
    她隐匿气息,提前一步走进御香殿,藏身在层层的柜子后面,听见女人清脆的鞋跟声,以及...熟悉的男人声音。
    “非常时刻,你不该贸然叫我进宫。”白亦非半靠在竹榻上,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女人,淡淡说道。
    女人娇媚的笑声在他听来十分刺耳,这几日白亦非的心情并不好,他又一次失去了忘机的行踪,比狐狸还要狡猾的少女,野性难驯,从他身边毫无留恋的逃走了。
    “怎么,你害怕了?表哥~”明珠调笑着看向白亦非,故意拖长语调,但她也敏锐的看出了男人的不耐烦,“弦一直绷着可不好,你不妨像王上一样,用熏香醒脑。”
    明珠拿起一旁的香饵罐,一边用木签取沾,一边走向白亦非,“这个百越之香,可是王上的最爱呢,若加上其他香料加以调和,效果会更加。”
    她的头靠白亦非极近,一只手撑在软榻上,一只手捏着木签,整个人俯下身,胸口两团乳肉呼之欲出,露出深深的乳沟,明珠的衣着一向暴露,香肩毕露,腰腹处大量镂空。
    白亦非当然懂女人的心思,无非就是希望他像王上一样对她......他知道从小明珠便爱慕自己,哪怕把她送到了韩王身边,也依旧如此,若是在过去,为了掌控这枚好用的棋子,白亦非不介意给明珠一点甜头,好让她更死心塌地。
    然而现在,他只觉得厌烦,她已经年过四十了,经历过那么多腥风血雨,脑子里还是充满情爱,整个人愚蠢而又无趣,一眼就能让自己看透她,“下去。”白亦非不耐烦道,声音冷的像冰渣子。
    明珠整个人瑟缩一下,她对白亦非有着爱慕不假,更有着浓浓的恐惧,立刻乖乖的从男人身上下来,站到一边。
    “蓑衣客带来消息,大将军跟四公子走得越来越近了。”白亦非希望权力能够让这个女人的脑子清醒一点。
    “权臣和公子都觊觎着至高的王位,却不知离王上最近的人,只在这深宫萧蔷,表哥你放心。”只要听从白亦非的命令,明珠相信最后胜利的人会是他们,她全心全意服从这个强大的男人。
    白亦非站起身,朝外面走去,“在权力的争夺游戏中,每个人,每一步都会影响最后的结果,别让我失望。”小狐狸主动露出了尾巴,就算明知可能是陷阱,他怎么舍得不踩进去,“你先走吧,有些意外的收获。”
    明珠点点头,轻笑一声,率先朝门外走去,“那就交给表哥了~”
    等到两个人的脚步都消失,忘机才悄然显露身形,后退着推开门,与那一晚的情形几乎是一模一样,不过不同的,这一次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白亦非靠在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忘机,这个男人毫不避讳的凑了过来,也像那一天一样,她瞬间失去了意识。
    陌生的脸庞,朴素的宫女打扮,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个人,跟伪装是否露出破绽无关,就是白亦非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是她,是他渴求的忘机。
    他伸手抱着少女,像找到了失而复得的珍宝一般,用手摩挲着她的脸蛋,自言自语道,“有点碍眼。”不过不易容的话,她还是不要出现在外人面前的好。
    明知道忘机这只小狐狸是故技重施,故意露出气息让他发现,故意不做抵抗以免引人注意,好让白亦非能带走她,尽管不清楚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但冲着最后一点,他就心甘情愿的踩进去。
    白亦非打横抱起少女,准备带她回私宅,他可是准备了好久的“礼物”,希望她醒过来以后不要太惊喜。
    用特制的工具取下忘机脸上的面具,白亦非用浸湿的丝绢替她擦拭掉粉末,黑色的指甲滑过额头,指腹蹭了蹭粉色的唇瓣,“果然,还是这样赏心悦目。”
    又慢慢的替她褪去在他看来粗制劣造的衣服,直到那绝美的胴体暴露在白亦非面前时,浑身冰冷的气质立刻被怒火替代,很好...很好,他的“礼物”果然没有白准备。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作者:嘤,后面是计划好的,之前老男人的肉完全是临时产物
    不会觉得无聊吧?要是不想看,我就挪到后面的番外去。直接跳过写剧情
    --

韩梦四十九伪装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