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五十二合作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韩梦五十二合作

      “饿了没有,这里有些吃食。”白亦非丝毫不介意忘机身上布满各种混合体液干涸后的痕迹,十分愉悦的对着枕在自己腿上,幽幽转醒的少女说道。
    二人身旁的矮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食物,数量远不止“有些”,笼子里已经焕然一新,唯独她身上保持原样。
    忘机羽睫微闪,看见了一边穿着妥当的白亦非,而自己依旧是之前那副妖艳打扮,她肚子胀的难受,前后两个甬道里插着更加粗大的玉势,扣在链子上,牢牢的堵住了里面的液体,幸好,手腕上的搭扣被解开了,她用手撑着毯子想要坐起来,被男人不动声色的扶住。
    “你的宅子里难道连一处给我沐浴的地方都没有?”忘机的声音充满着情欲的味道,她看着男人紧紧环住自己腰间的手,却也没有明显的抵触,这让白亦非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自然是为了让这些痕迹多留存一段时间,最好能孕育出他们的孩子,那…白亦非对控制忘机便又多了几分把握,可是这样的心思,他心知肚明,不能拆穿,以免她恼羞成怒。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白亦非已经敏锐的发现,床下的她远没有床上放浪,清冷许多,吃软不吃硬,这样的反差让人兴味十足,他享受这种给小狐狸顺毛的感觉。
    “如果我说,是为了让你多休息一会儿,你信吗?”白亦非挑了挑眉,慢条斯理的说道,冷峻的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
    忘机稍微一动,就发现自己身体里残留的快感被勾起,食髓知味的身体显然不太受理智的掌控,“白亦非,你觉得呢?”她看见了脚踝处粗粗的链子,延伸向了笼子的底座,“这就是你合作的态度?”
    “哼哼,我以为,我已经足够有诚意了。你说过,你只为了那个东西而来,那么,我不仅放弃了跟你争夺,还会帮你解决你身后的势力。”白亦非的手在她腰间来回抚摸,感受着白嫩肚皮下的晃荡液体,轻柔小心,不带任何力道。
    “别,别摸……”忘机一把按住男人不安分的手,喘息着,“我永远不会把自己作为筹码,去交换任何东西,所以…谢谢你,白亦非。”她说得很轻,但无比认真。
    忘机靠在白亦非怀里,仰起头,他赤色的眼眸如墨一般厚重,在他深邃的眼波里,她读到了比初见时更清晰,更深刻的感情。
    “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个,真的,很谢谢你。”忘机轻描淡写的语气,让白亦非下意识收紧了指节,把她抱的更紧,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一分干涩,“乖乖待在我身后,不好么?忘机……”她分明就是动摇了。
    “…叫我念念,这是,是我的小字。”忘机难耐的呻吟着,给出了她原本的答案,“我解决太子,韩非,还有姬无夜,你解决韩宇,那么你会是韩王唯一的选择。”
    所以…叫人念念不忘么,白亦非低头堵住了少女那张讨人厌的小嘴,漫不经心的想着,也罢,到那时,他掌控了这个国家,她还跑得掉么?他不会放过她的。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白亦非翻来覆去的蹂躏玩弄,不知道这两天要了她多少次,精力旺盛的差点让忘机觉得走不出那个宅子,幸好,餍不知足的男人还没有失去思考能力,让忘机能完成关键的计划。
    她告诉白亦非,韩宇已经向姬无夜递上了合作的信号,这个筹码姬无夜一旦得手,会变相的削弱他跟将军府的联系,然而,白亦非不但不能阻止,反而还必须帮韩宇,给他加一把火,因为配合上她的釜底抽薪,会是一石叁鸟的绝妙计划。
    忘机行走在夜色中,即使已经沐过浴多次,身上黏腻的极致快感还是挥之不去,白亦非强势凶猛的侵占,几乎要超过纯粹生理的限制。
    等她回到紫兰轩,迎上来的便是一个眼圈乌黑,神情激动的韩非,张良落后他半步,满脸疲惫,气色差的不逊于前者,卫庄站在一边,看似神色如旧,然而眼底密布血丝。
    “念念!没受伤吧?你吓死我了。”韩非拉住忘机的手,再叁打量,情急之下顾不得保持距离,下意识叫出了亲昵的称呼,任务算什么,宫中传来消息说她失踪的时候,他都快急疯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张良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但颤抖的声线却无法隐藏,“忘机姑娘,没事就好,你突然没有消息,大家都很担心。”他心中反复咀嚼韩非口中的音节,念念?是她的闺名么?他的嘴唇微不可见的动了动,与韩非的分毫不差,念念,你还好么?“我去求了祖父,可惜进不去王宫。”
    “进不去是正常的,我无意中发现,明珠夫人很可能就是潮女妖。”忘机言简意赅,拿出手中摆脱白亦非伪造的小紫瓶,“我跟踪了她好几次,正好撞见她找血衣侯进宫,于是将计就计被他们发现,最后在血衣侯府的密室里找到了蛊母。”
    “事出突然,机会难得,所以没来得及通知胡美人就行动了,让你们担心了,抱歉。”忘机露出了微微歉疚的表情,这并非她的伪装,只是逐渐学会了喜怒哀乐的她,竟然对无可避免的结局感到了一丝丝悲伤。
    卫庄语意不明的冷声道,“你学师哥倒学的好,我的话忘的一干二净。”谁让她学盖聂的先择后决?她的价值不比一个太子重要?真以为他听不出,她故意把最危险的被人带走那段含糊带过么,万一被人下蛊怎么办?
    “是我没考虑周全,幸好,血衣侯是个极度自负的人,我真的没事,哥哥~”忘机走到卫庄跟前,拉了拉他的衣服,她怎么会不知道这男人有多口是心非,满大街都是七绝堂的弟子在找她,他一直都是这样。
    紫女在一旁看了许久,出来打了个圆场,“让忘机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王宫在潮女妖的掌控下,交换太子一事不宜久拖,现在姬无夜跟韩宇互相牵制,我们最好立刻联络天泽。”
    忘机适时宜的打了个哈欠,叁个男人于是催促着她去休息,明明他们也几夜不曾合眼,却更不愿在她面前曝露分毫。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不带上你的帮手,你似乎很有自信。”天泽看着自信前来的韩非和张良,挑了挑眉,那个女人怎么没来?她又跑到哪儿去祸害人了,该不会去找野男人了吧?
    “我是你打开囚笼的钥匙,与我为敌,只会让你身上的锁链越缠越紧。”韩非迎上天泽玩味的眼神,破有深意的说道,摊开了掌心,露出了手中的药瓶。
    天泽却觉得有几分兴趣缺缺,她才是他的钥匙,因为她,他早已经打开了囚笼,而他身上的锁链,会杀死他的敌人,会紧紧的缠住的只有她,缠住猎物。
    “你怎么确定,这就是我要的钥匙?”那天,以及现在交给他太子,她都是在保护韩非,让天泽觉得眼前的男人异常的碍眼,他凭什么被她如此用心对待?即便她目的不纯,天泽也非常的不爽。
    “天泽,你承担不了失去它的风险,别无选择,你只能相信我。”韩非神情凝重却又无比自信,他想不出天泽拒绝交易的理由,药瓶可是他抛过来的合作信号。
    这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与那个狡猾的女人如出一辙,天泽冷笑一声,突然想让这些聪明人尝尝意外的滋味,毫不客气道,“韩非,那你又能承担失去太子的风险么,大不了,我还有重新回到笼子里的价值,而你,别忘了,钥匙不是你的。”
    言下之意是他还可以继续听夜幕的,白亦非可以培养新的蛊母,至少性命短时间不会有问题,但韩非就不一样了,救不出太子,他就会失去眼前拥有的一切。
    他没听错吧?韩非惊愕,以他对天泽的判断,此人心高气傲,怎么可能甘愿受制于人,当夜幕的手下,绝对不会说刚才的这番话,可他确实又说了,“你想怎么样?”他冷静道,卫庄已经在一旁准备好了,若事情有变,只能选择下策。
    天泽眯了眯眼睛,嘴角挂着恶劣的笑容,不能演过头了,否则那个女人生气了,又不愿意让他碰怎么办,床下顺着她一点,床上她才会乖,“无双鬼还在大牢里,加上他,这就是一笔让我满意的交换。”
    “一言为定。”韩非想了想,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天泽复仇的首要目标是夜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Pó①⑧ω.vīP(po18w.vip)
    作者:天泽真没有暗示,药瓶在文里是女儿掏出来给流沙的,他只知道要把太子先交给韩非,然后就无所谓死活可以动手了
    好了,下一个部分谁会来,懂得都懂!二庄这里还念叨呢,马上正主就来啦
    --

韩梦五十二合作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