щχ⑤⒈νìρ 韩梦五十八一起一(H)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щχ⑤⒈νìρ 韩梦五十八一起一(H)

      忘机在紫兰轩里当然是有自己的房间的,方便她偶尔留宿,这夜发生了许多事,以致于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她跪坐在梳妆台前,右手刚刚取下一只镶珍珠贝母的银钗,熟悉的气息便自身后而来,让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纤细的皓腕被捏住,十指交握,“叮!”簪子落在地上。
    “师哥,你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都不怕吓到我。”忘机不去问为什么盖聂知道她的房间在哪儿,除了卫庄能告知,还能有谁?他们两个的关系,一向成迷……
    盖聂另一只手揽着少女的腰,让她倚靠在自己身上,薄唇贴着忘机微粉的肉肉耳垂,“那念念被吓到了?”
    “不会,要是被吓到,师哥还能像这样抱着我?”忘机挪了挪身子,更加舒服的躺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嘟囔了一句,“……就是没想到你会来。”
    这样的时机和情形,似乎并不是盖聂会出现在这里的样子,他明明…应该很理智的。
    盖聂低低的笑着,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轻叹一声,“我说过,很想你,念念。”与她十指相扣的手,不自觉收紧,“现下,还不信吗?”
    浓烈的,深沉的感情,盖聂是个内敛的人不假,但他太懂她,如果不直截的表现出来,念念是不会懂的。
    忘机仰起头,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神,睫毛扑闪,左手的指尖一点一点覆上盖聂棱角分明的下颌,“信。”她浅浅的笑着,侧过头吻了吻他的喉结,有一点点用力,晕开了一丝红痕。
    她趁着盖聂喉结微动的片刻,主动翻过身,跨坐在他身上,衣衫有些许的凌乱,忘机的脸蛋粉扑扑的,眼神带着一丝神化的迷幻,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又像摄人心魂的妖物,“给我,师哥。”
    这么明目张胆和直白的引诱与求取,盖聂的分身瞬间又硬又胀,高高挺立,抵在忘机的小腹处。
    盖聂一直很喜欢这个姿势,面对面,掐着她的纤腰,一次又一次上下,不会错过她因他而生出的每一处媚态,黑发迤逦,眼眸水灵,眼尾红的能滴血,粉舌微露。
    他一只手按住她的小小的脑袋,低头吻了上去,舌头勾拢着她的口腔中每一寸软肉,不断汲取津液,另一只手探进了她的腿根,声音低哑而富有磁性,“…湿成这样,是不是早就想要师哥干你,怎么,小庄平日没有喂饱你?身子这么饥渴。”
    手指触碰到的亵裤湿润程度并不一样,有的地方已经半干,有的地方才刚刚被浸湿,这让盖聂非常满意,很明显,在城楼上忘机就已经动情。
    “唔唔,唔,唔~”嘴唇被牢牢堵住,忘机没办法说什么,只有细碎的呻吟伴随着津液从唇缝里露出。
    微不可闻的脚步声再次出现,低沉而蕴含着微怒的熟悉男声出现,“喂饱?呵,怕是不需要我来满足她,十天半个月才肯乖一会儿。”卫庄冷眼看着交迭在一起的两人。
    盖聂眼神微闪,心中有所猜测,即使生出愠怒,也不打算表露出太多,“十天半个月?小庄,念念已经很乖了。”看着少女委委屈屈的眼神,他不露声色道。
    卫庄冷哼一声,熟悉他的二人却知他的心情明显好多了,显然是因为有盖聂的存在作为对比,让他满意了些许。
    他慢条斯理的走到忘机身后,略带不满的从背后拉下她的衣襟,衣裙半褪,裸露一大片冰肌玉骨,让白嫩乳肉上的色艳朱果若隐若现,卫庄低头略带惩罚性的咬上她圆润的肩头,惹得少女那精致的锁骨猛的一缩。
    盖聂不赞同的看了一眼卫庄,“别弄疼念念。”但并不阻止这个行为本身,毕竟,他们都喜欢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一点点小小的疼痛,一会儿会让她更爽。”卫庄挑了挑眉,迎上盖聂的眼神,“念念喜欢这样。”
    卫庄双只大手隔着薄薄的衣物揉捏忘机浑圆紧致的臀肉,时不时往两边掰开,让臀缝中小小的花穴吐露出更多的花蜜,完全沾湿了盖聂的手指。
    “啊哈,啊,啊,别,别揉~哥哥~”忘机的嘴唇在盖聂开口警告卫庄时被放开,她轻轻咬着下唇,克制的低声道,“痒~呜呜,好痒,师,师哥~”
    盖聂的手指隔着完全被蜜液浸透的布料搔刮着两片贝肉,时不时戳进去一点,时不时顶弄微微凸起的阴蒂。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动作,一言不发却无比默契,轻而易举点燃忘机的欲望,她浑身燥热难耐,只觉得小腹处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被卫庄掰开又压拢的臀肉带动着窄缝里的贝肉一张一合,配合着盖聂指尖的动作,有几分模拟花穴含弄的意思,阴蒂被又捏又揉,红肿充血,胀大如小豆,“呜呜呜!好热~好热~痒…给我…好痒!别,别弄了~插进来,呜啊!啊哈~啊哈!”忘机动情的低求道,整个人无力的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
    虽然忘机的身子敏感且包容性很强,但盖聂和卫庄分身尺寸惊人,而她的甬道又极为紧致的,所以每次前戏必不可少,当然,欣赏她平日难得的媚态与淫靡的话语,也是两个男人的情趣。
    盖聂送了两根手指进汩汩冒水的粉嫩软肉里,贝肉颤巍巍,粉嫩嫩,汁液流个不停,他看着碍眼的衣裙,用眼神示意自家师弟,卫庄会意的一勾唇角,同时用力,华美的衣裙顷刻变成破碎的几片布料,可怜兮兮。
    忘机肤若凝脂的胴体曝露在他们眼前,并紧紧的贴在他们各自身上,股缝间的两朵小花一张一合,渴望更粗暴的对待。
    不知何时,卫庄也悄然探了两根手指探进忘机的蜜穴中,小小的甬道瞬间挤进了修长的四根手指,忘机双腿不自觉的夹紧,“啊哈!啊哈!好,好胀,呜呜呜,太,太多了,不要!呜呜!”
    “啧,别夹,手都要给你夹断了。”卫庄一边没好气的说着,一边毫不顾忌的又没入了两个指节,完完全全插进湿热的媚肉中。
    盖聂一只手拨开忘机被汗水濡湿后紧紧贴在脸蛋上的秀发,另一只手不甘示弱的抵进花穴中,搅弄起敏感软肉,爱怜的说道,“念念乖,留点力气。”
    卫庄和盖聂的手指从不同的方向抠挖,大张旗鼓的寻找忘机敏感点,手指既灵活又修长,轻而易举的就把忘机送上高潮,“啊啊啊啊!去了!去了!要高潮了!呜!啊啊啊!”
    就在她腰肢猛颤时,盖聂拇指快速的揉搓红肿的阴蒂,卫庄另一只手则猛的探进菊穴,给予少女更加强烈的刺激,更延长了她的快感,她呜咽着,“要死了!要死了!呜呜呜,不要!不要再玩阴蒂了!后面,后面不要!”
    透明的阴精从花穴深处一泻而下,把两个男人大腿处的衣物浸透,勾勒出两根粗壮硬物的形状,他们对视一眼,也不客气,飞各自快解开腰带。
    “别让她久等了,师哥。”卫庄眯了眯眼睛,勾起一抹斜笑,语气炽热,手已经掐住了忘机的纤腰。
    盖聂挑挑眉,“我先来的,不是么?小庄。”默默的架起忘机的两条腿心。
    “叁个人,每次都是你先,不觉得没意思?”卫庄面露深意,饶有兴致的看着盖聂,“不如…一起?”
    被两个男人钳制住半分都动弹不了的忘机猛的抬起头,不敢置信的扭头看了一眼卫庄,又看了一眼点头默认的盖聂,语带惊羞,忙不迭的握住两个男人的手,“不,不行!不行,会坏的,呜呜,太大,那里,那里吃不下的……不要,好不好?”
    卫庄掐着忘机的腰抱她起身,让她整个人微微悬空,盖聂抬起她的腿尽力往两边分开,回答她的,自然是抵住花穴的两个硕大顶端,炽热的两根肉棒相互紧贴着,顶端微微陷入贝肉中,这种感觉,太奇异,叁个人太默契,包括性事,以致于所有人的快感都是成倍增加。
    --

щχ⑤⒈νìρ 韩梦五十八一起一(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