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七十出手

[秦时+天九]忘机(H) 作者:魂子

韩梦七十出手

      漆黑的暗巷中,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悄然出现,静静地分列在忘机两边,脸上担忧的神情与张良如出一辙。
    “他就那么重要?”白凤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清亮的蓝紫色眼瞳执着的看着忘机,却小心翼翼的只敢握紧她的衣袖,语气有些酸涩,“我我只是担心你,没有别的意思。”
    墨鸦心思成熟,并不想在忘机面前正大光明的暴露出对卫庄的那份敌意,但是由白凤说出口,就显得很正常,不是么?他眼神微暗,如此重要的羁绊之人,真是碍眼的存在,既然注定与她背道而驰,就不该再站在她身边。
    “按照计划,那边已经在等着动手了,要改吗?”墨鸦说着,心中却微微叹了口气,看来是劝不住忘机了,少女的眼神充满歉意,却依旧坚定。
    她不能让卫庄出事,否则那才是计划最大的改变,忘机曾经犹豫过,然而万法自然,她既顺应大道,就不该再去想虚无的假如。
    “是我的疏忽,小看了八玲珑,倘若只是天字级杀手,我还能放心的一走了之,但那个人是玄翦,他的实力,远不止于此。”忘机认真的看向墨鸦和白凤,“剩下的计划,就交给你们了,万事小心,还有谢谢。”
    墨鸦哑然失笑,他突然伸手揉了揉忘机的头,“偶尔也试着依靠我们一下吧。”他很早就想这么做了,果然手感极佳。
    “我们不会让你一个人。”白凤点头,他虽然一直把忘机当做仰望的对象,却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站在她背后的人,他的愿望,是成为少女披荆斩棘的利剑,是成为守护她的人。
    不必再说多余的话,墨鸦和白凤赶去城楼,忘机浅浅一笑,身影瞬间消散,夜空中飞舞的透明梦蝶,殊不知这样奇异的景象,被一个白发男人再次尽收眼底。
    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捏着酒杯,其力道之大,青铜器皿上浮现的裂纹可见一斑,白亦非的眼神冰冷,绯红色的眼瞳里一片深沉,梦蝶之遁,道家的秘技,围绕着紫兰轩两次出现,难道是那只小狐狸?
    真的把他白亦非当作傻子,可以任凭她随意戏弄?被欺骗的背叛感顿时涌上心头,整个酒杯连同里面的每一滴液体,都被白亦非快要凝成实质的怒气,下意识冻成坚硬无比的寒冰。
    姬无夜感受到脊背处的一丝阴冷,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白亦非,“侯爷,情况一片大好,你怎么看起来心情不佳?”紫兰轩那里剑气横飞,战况激烈,宫里想必也得手了。
    白亦非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克制住自己对那只小狐狸的愤怒,深呼吸一口气,姑且再给她一次机会,道家虽然人丁不兴,但弟子也不在少数,如果不是她,自己这些情绪反倒多余得很,若是贸然误会她,恐怕那妮子要生气许久,“没什么,将军多虑了,我只是在想紫兰轩的战况。”
    =============================================================================
    书架,案几,屏风,一切可视的物件都化作碎片散落,房间比刚才忘机带着张良离开时,大了两倍不止,原因只有一个,战斗波及的范围甚至超出了场地原本的大小,卫庄死死捏着鲨齿,不止是虎口,他的手臂,全身的肌肉都在隐隐作痛,背后狭长的伤口不停的渗出鲜血。
    “你,已经沦为剑的奴隶。”但示弱,从来都不是卫庄的风格,刚才一根横梁砸下,二人顺势分开。
    玄翦已经沉眠了太久,难得苏醒,他愿意陪将死之人说上两句,“剑是为了达成杀戮的手段,你若成为我剑下的亡魂,你的剑和我的剑,两者又有什么差别。”
    “差别很大,这样的剑,不配杀我。”卫庄调动全身内力,平稳气息,以剑锋直指玄翦。
    玄翦嘴角微勾,双手竖执黑剑,白剑,纵身一跃,猛地挑起下劈,卫庄没有选择硬接,避其锋芒,瞬间后跳,地板露出巨大的空洞,而玄翦的速度比卫庄更快!
    黑剑与白剑在空中旋转斜劈而下,玄翦借力用力,能够将自身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不间断的挥剑,每一次的剑气都会更强。
    卫庄能够完美的接下每一剑,然而,仅仅是接下,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意味着,没有第二次机会,他节节后退,最终重重的撞在墙壁上,被迫猛地咳出一口血,却丝毫不能有喘息的机会,一个翻滚转身,躲过了玄翦接踵而至的剑锋。
    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啊,玄翦眼神暗了暗,也罢,那就结束吧!黑白两色的气息环绕他周身而动,再缠绕上手中交迭的两柄剑,目标尽在眼前,必杀的一剑,眼前之人,已无法躲过!
    目力所及,忘机只觉得大脑一瞬间空白,“咚!咚!咚!”心跳声无比清晰,秋骊剑瞬间出鞘,剑刃化作一道流星寒芒,忘机握着秋骊,飒沓而至,瞬间袭杀至半空中的玄翦面门,逼得他不得不主动扭转身姿,再以双剑格挡。
    “叮!”剑鞘深深没入墙壁之中,少女手握利剑出现在他眼前,剑刃相撞,逼得失去平衡的玄翦猛地后跳,单膝跪地以作稳定身形。
    她绝色容颜上的神情凛然而坚定,看似娇小柔弱的少女身躯,但玄翦知道其蕴含了多么强大的力量,她紧紧握着剑,站在比她高大许多的男人身前,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
    玄翦敏锐的看清了卫庄冰冷眼瞳中的情愫,这样的眼神他似乎曾经拥有过,这样的情景他似乎更是亲历过!无数画面在脑中一闪而逝,在他黯淡无光的眼神中,两个女子的身影渐渐重合,男人头痛欲裂,脚步陡然一滞。
    环视四周,看来刚才战况激烈,忘机眉头微皱,面对玄翦,她无法分心去察看身后卫庄的情况,只得闷闷扔下一句,“这么狼狈,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我碍手碍脚,我要是不回来,恐怕你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卫庄眼神复杂,却难以掩盖住其中的温柔,终究无可奈何的冷声说了一句,“闭嘴,不要分心。”
    虽然不明白玄翦为什么突然停止了动作,但没工夫想这些,时间宝贵,忘机左手迅速掐起手诀,至纯至和的内力一边萦绕在卫庄周身,替他稳定伤势,一边化作无数半透明的字符萦绕在自己身边,她握紧秋骊剑,瞬间袭上玄翦。
    玄翦虽然处在微微失神的状态,但身体的本能尚在,依旧下意识的接上了忘机四面八方袭来的剑风,两仪剑法与叁才剑法变幻莫测,出自道家正统,刚柔并济,与玄翦从无数的杀戮中磨砺出来的风格相差甚远,一时之间,玄翦被忘机频频压制。
    卫庄见状,一个箭步闪身出现在玄翦身侧,这种时候,所谓剑客的尊严在生死面前,不值一提,鲨齿猛地刺向玄翦肋上两寸,杀机四伏,旨在一击毙命。
    玄翦以白剑挡住忘机如大海般连绵不绝的攻势,以黑剑护住自己心脉命门,只是堪堪被卫庄滑破腰间,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这种伤口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剑刃磨出剧烈火花,他离忘机极近,眼中倒映着她的模样,玄翦的眼神愈发清明,他骤然加大力道,猛地弹开忘机和卫庄二人。
    “锋利的剑,只为掩护脆弱的心,你,依然那么软弱。”卫庄被震开数米,鲨齿插入地板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忘机内力深厚,并不至于受影响,只是为了配合卫庄行动,趁势重新与玄翦拉开距离。
    “够了!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玄翦咬牙切齿道,死死的盯着卫庄。
    卫庄冰冷的声音刺进玄翦心里,“看来,你什么都忘了,可悲的家伙,那你又在透过她看谁!”破绽!话音还未落,卫庄瞬间冲向玄翦,横贯八方!“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剑气,比刚才强大数倍!不!等等!忘机心中一颤,可这个时候阻止卫庄已经晚了!
    在与黑白双剑交织的一瞬间,卫庄暗叫一声不好,难道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玄翦的剑,更快了,他变招的速度,胜过方才太多,呼吸之间,玄翦的剑气错杂,扫过自己,卫庄顿时朝着屋顶撞去。
    她几乎是没有思考的,瞬间飞身至卫庄身前,他刚才已经伤的很重,再接下这两道剑气,恐怕连鲨齿都握不了,全身动弹不得,但以她的内力修为,帮卫庄硬接半招应该没有大碍。
    大半个屋顶瞬间被打破,少女的身躯重重的撞碎了瓦砾,她起身后,不得不单膝跪在横梁上,以秋骊作支撑,清冷的月光撒进屋子里,但两个男人根本没有半分逗留的心思,瞬间出现在屋顶之上。
    “咳咳,念念!”卫庄瞳孔微缩,瞬间冲到忘机身边,握剑的手指微微颤抖,过于急促的语气牵动了他的伤口,他几乎说不出别的话来,也不想再回忆刚才那一刻的心情,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绝望是这种感觉,卫庄甚至一瞬间理解了玄翦的软弱。
    玄翦猛地挥下双剑,半是疯魔半是柔情,他愣愣的看着忘机,她真的好像纤纤,无论是眉眼间的依稀,还是她的眼神,玄翦自言自语,不停的质问着,“你你为什么要救他?他不值得!他不配!他不配!他不配你为他而死!他该死!他才该死!”
    黑白玄翦,正刃索命,逆刃镇魂,玄翦高高举起双剑,脚下无数的瓦片碎裂,八玲珑的残影环绕,爆发出强大的杀意,朝卫庄袭去。
    卫庄膝盖微曲,他感受到全身的沉重不堪,但没有任何怯色,举起鲨齿准备迎接攻击,却有一道倩影比他举剑的速度更快,像不可捉摸的风,留下了一句影子,“人都是会死的,只不过,我不是为了谁。”
    剑意一旦成型,剑招一旦出手,剑势便是不可停的,玄翦看着那道迎上来的身影,眼中是不可置信,却又充斥着了然,这就是纤纤会做的事啊!痛苦充斥内心,他在做什么?他在伤害纤纤!
    ===============================================================================
    “越王八剑,黑白玄翦,还真是没让我们失望,罗网这次可是借了一个好帮手,天杀地绝,还真是杀意绝伦。”姬无夜冷笑一声,突然眼睛一亮,“那个女人是谁,韩非身边竟然还有此等绝色,可惜了,不能活捉她。”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明里暗里在姬无夜旁边的男人,都脸色一变,直到那道熟悉的身影重重的摔在屋檐上时,他们再也坐不住了。
    墨鸦和白凤早已假借完成任务之名回到了姬无夜身边,他们拳头紧握,眼中的杀意几乎凝结成实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立刻,马上,结束一切,然后回去帮她,刚才,他们就不该让她一个人离开!
    天泽隐匿身形站在一旁的城楼顶上,身上的蛇头锁链躁动不安,那个女人,该死的,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不是说很有把握么,居然能被伤成这样,底下这两个男人怎么还不动手,白亦非在又如何,她那边决不能出事!
    “怦!”这一次,杯子几乎是瞬间被冻结,然后连同液体化为粉碎的尘埃,即使相隔甚远,白亦非也能一眼认出忘机的身影,他瞬间起身,握紧一红一白双剑,她的诸多算计,他都可以原谅,无论背叛还是欺骗,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都不重要了,白亦非的身影瞬间消失。
    免*费*яóūωēǹωū.dē(rouwenwu.de)
    --

韩梦七十出手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