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十八岁的荒唐中

为人师表(高干) 作者:坑不死你

041十八岁的荒唐中

      乖女孩儿,真不乖起来,瞧着像个小艳鬼,真勾人魂。
    齐培盛叫她这么一咬唇,不光咬得嘴唇疼,连身下都跟着疼。
    “窈窈?”他叫着她的名儿,额头抵着她个额头,“晓得你做什么吗?”
    张窈窈移了嘴儿,粉嫩的唇瓣儿这会儿红艳艳的似染了最好看的胭脂,朝他努努嘴,眉心间还有些不耐烦,“我上课呢,你别烦我。”
    听听,这话儿说的,把齐培盛骨子里那点藏着的禁忌都给拽出来,还问她道,“你要上什么课?我听着。”
    张窈窈伸手就拍他的脸,也不管她跟前的这个是平时她见着都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老师的话你也敢问,胆子大了?”
    齐培盛还真没试过被人打脸,而且还是这个缠在他身上的女孩儿,“那老师教教我?”他身上被抵着这么个小尤物,胸膛贴着她鼓鼓的奶儿,这对奶儿还包在胸衣里头,老老实实地晃着他的眼睛。
    张窈窈还绷着脸,颇真有几分老师的架式,“你态度还成,我就教教你。”说着,她还挺了挺胸。
    齐培盛逗她呢,就腾个手去她胸前揉,把个肉坨坨揉在手心里,跟个知识欲特别旺盛的小孩子一样,“老师,是这样吗?”
    张窈窈给这么一揉着,脸上绷得更紧了,就训斥起来,“谁叫你这么干了?”
    “哦,那老师要怎么干呀?”齐培盛把个“干”字说重了点,颇有些别样的意味。
    张窈窈将他的手挪开,眉头还皱起来,“你别动。”
    “嗯,”齐培盛还真想上她的课,真就听了话,不动了,“嗯,我不动。”
    他说着双手就垂了下来,没再去托她的小屁股——她底下失了力,人就掉落了,得亏齐培盛还去捞了她一把,才把人捞起来,不至于往地上摔。
    她约莫是惊着了,一双眼睛愣愣的,跟个见鬼似的,瞪着齐培盛。
    齐培盛捞着她,见她这么般模样,就问道,“这喝了多少?”
    “没多少,”张窈窈回答得很快,又觉着自个这么回答不对,又瞪着齐培盛,手也指到齐培盛眼前,跟训孩子似的,“老师的事也是你问得的?”
    这娇娇的人儿,还用这口气真把齐培盛给闹得旺气十足了,在她眼前就露了委屈出来,“老师你真坏,这也不叫问?”
    张窈窈一下子给问得软了,气势也不那么足了,跟心虚了一样,撅着嘴巴,像是给了他天大的恩赐,“那你问嘛……”
    瞧她这副能屈能伸的性儿,齐培盛摸摸她的小臀尖,见她扭着身子想躲,一手就扳过她的脸,薄唇就吻上去,堵得她“哼哼”声,“喝了多少?”
    他嘴里的味道,跟她的不一样,她嘴里头都是酒味儿,还夹杂着女孩儿的诱惑。
    她冷不丁地被他放开唇,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粉嫩的舌尖还探出来舔了舔唇瓣,这举动惹得齐培盛眼神深了许多。
    她伸了手指头,在那里掰来掰去,也没拿掰出个所以然来——到是掐着腰,责怪起他来了,“数不清了,你还要问!”
    真是个活宝,叫齐培盛一时疼得不行,又将她箍在怀里吻,吻得特用心。
    张窈窈哪里晓得这个咧,她就怪他是个不听话的学生,她说什么,他都顶上两嘴子,可叫他给吻着,她就跟软乎乎的糊儿一样,都由着他了——但她不肯罢休的,毕竟是个老师,怎么能败在学生手里?
    她又扬手拍他的脸,这一晚上的也不是头一回了,齐培盛,这齐家的当家人,就让张窈窈给拍了两巴掌。
    非但不觉着恼,反而是给拍出了性致。她越拍他,他就越觉着有滋味,好像就觉得这打小以来缺的就是这么一味儿,俗称禁忌的滋味儿。齐培盛不光自个进了这禁忌之地,还非得拖着她也进,扳着她的脸,“我谁呀?”
    他问她。
    张窈窈手上拍了也拍了,这会儿被扳着正脸儿问,眼神迷蒙地似染上一层甜腻腻的霜,一时半会脑子还转不过来,到糊里糊涂地依着本能回了句,“舅舅——”
    这一声“舅舅”到真个千转百回的,将齐培盛的心都叫酥了,“嗯,你是谁?”
    这回张窈窈不糊涂了,她眼神儿晶亮,特大声地替自个回答,“张窈窈,张老师!”
    这声音特重,就连坐在楼下的吴晟都听得清清楚楚,他到是坐着呢,跟个没事人一样,好像上头舅甥相奸,同他没什么相干一个样。
    齐培盛还真是开了眼界,不由得叹气道,“你到底多想当老师?”他手上到是揉着她的小屁股,还用了点力,将她白皙的肌肤都给揉红了。
    岂料,张窈窈就跟打了鸡血一个样,“我是辛勤的园丁,我要灌溉祖国的花朵,一辈子为教育事业而奉献。”
    这真的是——
    齐培盛真让她给点亮了双眼一样,哄着她道,“乖,回头就让你当老师。”
    张窈窈个醉鬼,听着这话就不乐意,“我自个儿就能当的。”那意思就是无须别人帮忙,她自个也是行的。
    “嗯,你行的,”齐培盛低头咬着她的唇瓣,“乖,张张嘴。”
    张窈窈来了劲,不给他控制,反而是搂着他的脖子,哄着他道,“乖,张张嘴。”
    变成她啃他了。还真是啃,没个章法的,他扶着她的肩头躲开,玩得是欲擒故纵这把戏,嘴上还哄着她,“不成的,窈窈,这样子不成。”
    张窈窈沉浸在当老师的梦瘾里,哪管成不成的,只管自个儿咬上去,咬得津津有味,到是便宜了齐培盛。
    也就是啃,她也很快地就啃累,眉头还皱起来,嫌没味道,推着他,就往地下跳——就蹦蹦跳跳地朝着浴室里头冲。
    真个是扭着小屁股进去的,搅得齐培盛就跟着走,瞧她呢,一脚跨入浴缸里,一脚在外头,一手还扶着墙,一手就去褪小内裤,内裤底都是湿得透透的,她还不止如此,还将那薄薄的布料往鼻间凑——瞧瞧她,还深深地吸口气,真闻下来,又皱了皱小巧可爱的鼻头,将个薄薄儿一片的布料往浴缸外一扔,人便软瘫在浴缸里头了,还歪着个小脑袋,朝着外头跟进来的齐培盛招招手,“来……”
    ps惊不惊喜,又更新了哈哈,下章是重点,大家懂的哇
    --

041十八岁的荒唐中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