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ɡщ.Vǐρ 老公插我

总裁出轨记 作者:卧槽

po18ɡщ.Vǐρ 老公插我

      早上曹将刚到公司,谢特助就敲门进来,“老板下午来公司,届时请您过去。”
    “现在网上什么情况?”他捏了捏太阳穴,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这个事闹得他简直比敲一天代码还要累。
    “全都是支持夫人的,wb虽然控制了,全网都散开了。”他小心地汇报,昨晚一晚都在各大网站潜水,看这个动态。
    女朋友为此还跟他吵了一架,觉得他天天跟老板在一起,肯定是一丘之貉,没有好鸟,说不定也早都有女人了。
    好不容易回家一次,还被赶到客厅去睡。
    “夫人为什么突然发飙?”他始终想不明白,那件事发生以后,他也表了态,杨尔日也明确说会给他一次机会,不过要好好整理一下心情。
    “据我所知,是何小姐在网上发布各种信息内涵了夫人。”
    “shit……”曹将气的直接将手里的鼠标摔到了桌子上。
    谢特助平时习惯了总裁冰山脸,他这可是第一次当着下属的面发飙。
    “之前交代你的事继续找人去查,还有一会你在公司内网上以我的名义发个通知,这件事我不希望公司的人继续议论下去。”
    当曹将从老板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谢特助拿着手机在门口战战兢兢,要说昨天的事他以为已经是人生遇到的最操蛋的事了,没想到还有更操蛋的。
    简直可以和美股熔断相媲美了。
    曹将从容不迫走在前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网上说……”谢特助结结巴巴跟在后边,“网上说夫人……”
    他的手机直接被曹将抢过去,“耳朵,我回来了。”明晃晃的标题,是辛盛在机场接受采访时说的唯一一句话,配图还是那张令人讨厌的脸。
    有小报记者报道,辛盛是辛家太子爷,也是唯一的接班人。他口中的女人就是曹将的现任夫人杨尔日。
    当盛传年俩人都已经谈婚论嫁,后来突然分手,很多人还为此惋惜,金童玉女就这么断了。
    曹将的后槽牙都要被咬断了,心里明镜似的,或许这才是她迫不及待要离婚的原因。
    谢特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被总裁捏在手上,指间变白,那坚硬的手机仿佛下一刻就要支离破碎。
    “今天夫人出门了吗?”
    “出了……”
    “见辛盛了?”
    “对,不过应该是没有被媒体拍到,不然……”早都上热搜了。
    曹将进家门的时候孩子正在跟保姆在楼下玩,杨尔日身体不舒服在楼上躺着呢。
    “我不叫,谁都不许上来。”上楼冷冷地交代一句。
    天还没黑,透过淡黄色的纱帘屋子里还能透些余光,杨尔日穿着一袭红色齐逼吊带躺在黑色大床上,整个身子佝偻着像个睡美人,笔直白腿隐藏在毯子下。
    听见动静,她突然惊醒,迷离的眼神盯着他许久。
    “呵,把我当成老情人了?”  她不聚焦的眼神让他非常的不爽。
    事实上她近视,喜欢看人眯着眼睛,又勾人又骚气,他不知道有多喜欢。
    “我有老情人,你有小情人,咱俩半斤八两,都差不多。”看吧,有人在背后撑腰了,话都比以前多了,就算吵架她杨尔日都不屑多跟他说几句话的。
    曹将走到窗户那,大掌一挥拉上窗帘,顺便将自己衣服扒光。
    “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小脸一皱,还当真让人心疼。
    “干你……”说着他已经爬上床,一手抓住她乱动的手腕,另外一只手直接扒掉了内裤,伸进去。
    嫩穴外边干燥清爽,里边有湿气没有粘液。心才放下。
    “怕我给你带绿帽子?”杨尔日淡淡的嘲讽从她樱桃小嘴吐出来。
    “你要是敢戴,我就插死你,日夜夜让你下不了床。”曹将用挫骨扬灰的语气说完这一句,脖子青筋暴露。
    杨尔日的小腿在空中晃荡,试图让他放开自己。曹将从嫩穴里抽出手够到腰带,给她双手腕直接系上。
    挣扎无望,杨尔日哪还有往日的清冷,发飙了,“曹将,你这是强奸,你少碰我。”
    曹将这回从下往上,舌头在她的脚踝上啃食,痒痒的像被蚊子咬了似的,酥酥麻麻地通过神经传到嫩穴里,里边的嫩肉不自觉一动,她湿了。不仅湿了,她还很空虚,好像一个洞,需要什么来填满。
    杨尔日咬着嘴唇,死活不肯发声,被绑着的手死死攥在一起,不想让曹将得逞。
    根本于事无补……
    他的嘴唇一路向上,她扭动着身体既希望他马上亲亲嫩穴,又不希望。
    “老婆,想不想要大鸡巴?”听到鸡巴两个字她的嫩穴更湿了。
    已经好久没用到的,又粗又长又硬红彤彤的鸡巴,插到嫩穴里,合二为一,在里边横冲直撞,巨大的龟头撞击嫩肉还有小豆豆,刺激她的神经都要爆掉了。
    安静的房间,她急促的呼吸出卖了她,曹将突然起身扶着几把在她嘴边顶了几下。
    “老婆,帮我含含。”
    “你要是不怕我给你咬掉你就让我含。”怕他不信,张口就要咬。
    曹将怕她真干啥事,自己撸了几下,坏笑地看着她,“一会千万别喊。”
    鸡巴大了一圈,直接掰开她的双腿架在肩上,嫩穴好像含苞待放的花,自己就开了,水淋淋的欢迎他的进入。
    鸡巴自己跳动了几下,好几个月没有进入了,想的鸡巴都疼了,横冲直撞,对上嫩穴一顿点头问好。
    嫩穴也很兴奋,随着鸡巴的抽插,水越流越多,里边滑溜溜的,鸡巴直接从洞口里滑出来了。
    “卧槽,老婆,你的水怎么这么多?是不是也想念老公的大鸡巴了?”
    刚才差点没一激动就直接射在里边了。
    想第一次跟老婆做爱,以前无数在梦中出现的嫩穴,带着骚气出现在他面前,每呼吸一次,他的鸡巴就硬一点,到最后刚跟小穴草上直接射了。
    杨尔日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紫了,被大鸡巴插的感觉太爽他的手指会直接摸豆豆,还是太细了没有鸡巴来的充实。满满的一根,都快顶到子宫里了,嫩肉随着抽插不断吞吐,屁股一点点夹紧,就想鸡巴再深一点。
    正干的热火朝天,曹将突然将鸡巴抽了出来,在距离她连叁公分的位置晃悠,骄傲的像一个将军,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嫩穴一直张着,就等他大鸡巴插呢。
    她偏过头,闭了眼睛,默念一二叁四五,转移注意力。
    无奈嫩穴根本不受控制,空虚的好像吸进去一个手臂。
    终于松开嘴唇,羞耻地喊道:“老公,我要。”
    “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她正过头,睁开眼睛,直视那根大鸡巴,“老公,要大鸡巴插我。”
    “插谁?”
    “老公大鸡巴插老婆的嫩穴。”
    曹将低头亲她一口,“这就插你,小骚货。”
    鸡巴说干就干,一查到底,杨尔日觉得整个世界都圆满了,现在什么事都抛到脑外了,嫩穴被干的发出“噗噗”声。
    “老公,好大,好大……”
    男人抓着一只腿举起,另外一手摁在耻骨上,半跪在她腿间,挺着鸡巴使劲撞击,直捣嫩穴带出一丝淫液,拉的老长。
    “骚货,还要不要了?”曹将对她不想要自己还耿耿于怀。
    “老公要……”
    “插的你爽不爽?”
    “爽。”
    “谁在插你?”
    “曹将。”手腕仍被绑着,她就只能挺着屁股往上靠,想离得鸡巴更近一点。
    --

po18ɡщ.Vǐρ 老公插我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