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月

籍籍无名 作者:深树凉衣

追月

      宋清野回房的时候喻言还没睡,卧在床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宋清野露出一个带点嘲讽的笑。
    得到了再失去,和从未得到过,到底哪一个比较痛苦呢?
    喻言看他:“谈完了?”
    宋清野点头,把自己摔进床里。
    宋清野说:“温籍说她有喜欢的人了。”
    喻言怔住了,手里不自觉地用力,笔在纸页上重重的划出去,割裂了他刚写下的文字。
    喻言阖上笔记本,深呼吸:“顾远之?”
    你看,就算闭上嘴,喜欢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你在看桥下的风景,也总有人在看你,偏偏大家还要装成相安无事,借口说只是仰慕。
    自是自欺欺人而已。
    宋清野不喜欢这样。
    他打开手机聊天界面,屏幕还是那张温籍睡着的照片。手指触上去已经感受不到那天肌肤的温度,但他贪心地想留住。
    宋清野熄灭屏幕:“我说,我们合作吧。”
    只有他一个人的话撼动不了温籍的喜欢,那再加一个喻言呢?披着乖巧弟弟的外衣,想来她不会过多防备。最后再把她嚼碎了吞下肚,她就不会再说些伤人的话把自己推开。
    这倒是个好想法。
    宋清野转头去看喻言,后者熄灭了灯,房间里一片黑暗。
    “早点睡。”
    别做梦。宋清野听出了喻言的话外之音。
    所以他才讨厌这种善良的喜欢。说些只要她能幸福我无所谓的假话,明明心里燃着凶恶的火焰,却只假装平易近人。
    宋清野带着气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队员们都聚集在餐厅等着享用今天的美味。
    阿姨做了宋清野最爱吃的可乐鸡翅。
    他啃着鸡翅气鼓鼓地瞪着温籍。
    温籍被宋清野凶恶的目光刺的一激灵,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顾远之看了温籍一眼,又斜了一眼宋清野。直接出手把那盘可乐鸡翅全都夹进了温籍碗里。
    围观群众都很难过,叶景逸的筷子僵在了空中,李烨阳护住自己碗里仅存的硕果。
    “老顾,做人不能太偏心。”
    叶景逸放下筷子,摆出一副大家长专用表情。
    顾远之忙着给鸡翅去骨头也不抬:“温籍是病号,吃点鸡翅怎么了。”
    温籍咬着顾远之剃下来的鸡肉,脸上烧起来颜色。
    李烨阳看着顾远之娴熟的动作,心里有点酸酸的:“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对过我。”
    顾远之给温籍打好一碗排骨汤,露出个有点嘲讽的笑容:“你是我儿子吗?”
    只是儿子呀……
    温籍喝了一口汤,感觉舌尖上绕着点苦味,不肯再喝。
    一餐饭就这么各怀心思地吃完了,大家回到训练室继续工作。下午的时间除了约好的训练赛之外都是私人时间。李烨阳和叶景逸直播,温籍和顾远之研究新套路,宋清野则拉了喻言双排。
    连着三连败之后宋清野关了游戏。
    喻言明显不在状态。
    刚准备起身去厨房喝点水,喻言突然转头看他。
    “我答应你。”喻言说。
    一生之中总会失去一些人,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人,突然闯进你的世界,给你留下最美好的回忆然后离开。
    这光芒太耀眼了,你除了放她走,没有更好的办法。
    喻言原来一直是这么想的。
    可他反悔了。
    你见过光明,你就无法再凝视深渊。
    月亮不属于我,我只好抓住月亮。
    作者碎碎念:我觉得自己不够有趣,所以准备再增大一些阅读量,暂时改成每天零点更新一章!
    --

追月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