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H】

籍籍无名 作者:深树凉衣

花样【H】

      温籍对于性爱这方面的知识,来源大多是文字或者视频,在进入FKL之前也只是没有过性生活的小垃圾罢了。所以在和顾远之的床上运动中,对方高超的技巧一度让她叹为观止。
    到现在为止。
    只是简单地被打开了双腿,对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大腿内侧敏感区,舌面带点粗糙的颗粒刮过毫无遮挡的小豆子,就惹来了温籍一阵颤抖。
    她低低的喘,身体也带点抖,换来李烨阳一计略带警告意味的巴掌。
    “别动。”
    李烨阳叼着她那片贝肉细细的磨,随着吸吮的动作下身不断的分泌液体,很快在床单上洇出一小块湿迹。温籍抬手捂了眼睛,李烨阳又凑过来舔她的耳朵。
    “睁眼,哥哥带你看点好东西。”李烨阳在她耳边诱哄,低沉的嗓音带点沙哑,性感的不行,像是一尾钩子,钓着温籍就上了钩。
    “什么呀......呜!”她话音还没落,龟头已经破开了小穴,势如破竹地一整根捅了进去。好在温籍已经湿的彻底,才没被这突然袭击刺的晕过去。李烨阳还嫌不够,掐着她的下巴同他亲吻。嘴里勾勾绕绕缠绵的不行,下身力道却一点没收着。要不是李烨阳揉着她屁股的手足够使劲,温籍都怕自己被撞飞出去。
    真狠啊。李烨阳突然停住动作,终于能空出手的温籍揉弄着自己快要失去知觉的下巴叹息。一只手突然搭在她后颈,温籍抬头去看李烨阳。对方眯着眼冲她笑,满是不怀好意的味道。温籍脑中危险警报立刻拉响,还没来得及反应,猝不及防被按下去半个身体。
    男性充满侵略性的性器官完整出现她眼前。
    李烨阳也弯腰凑近她脸颊,落下轻飘飘的吻:“好好看着,哥哥是怎么操你的。”
    尺度太大,温籍脸上涌上红潮,可又忍不住睁眼看交合处激烈的动作。
    人类的本质大概就是真香吧。
    贝肉被摩擦的充血肿大,随着李烨阳动作更是带出红艳艳的穴肉,可怜兮兮地裹弄着那根硬物,对方抽离还发出轻微的声响。
    真是色极了。
    李烨阳戏弄够了她,才把人直接推倒在床上,架着腿恣意插弄。温籍娇娇的哼,快感上来的太刺激连声的喊不要,换来李烨阳的嘲笑,更是坏心眼地伸手去揉弄那颗涨起来的小豆子。双指掐着狠狠一拧,温籍抽搐着挺起腰肢,整个人失神被抛上云端,脑海里烟花不停地炸。
    温籍还在感受高潮,有温热的液体洒在脸上,带点腥气。她下意识伸出舌头去舔,身上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小公主你这样子,我是真的想搞坏你啊。”
    温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舌尖味道复杂的液体是什么。
    李烨阳这畜生居然玩颜射!
    温籍起身想捍卫自己作为一个野爹的尊严,被李烨阳掐着脸按在床上,那根依旧不见软化的硬物气势汹汹地抵着她的娇嫩。
    “乖,吃掉。”
    李烨阳伸出手指刮起白浊递在她嘴边,眯着眼翘起嘴角。
    她好惨,游戏里给中单做狗,现实里还要做舔狗。可是身下那根散发着凶狠气势的野兽不是假的,生活不易,温籍落泪。
    嘴里萦绕着奇怪的味道,说不上来的难受,温籍冲李烨阳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希望对方能放过自己。
    李烨阳裂开嘴角:“更想操了。”
    我的,怎么能对畜牲抱有幻想。
    温籍安详闭眼,一个温热的唇贴了上来。
    温籍一惊,李烨阳的舌已经撬开了她的齿关,像是巡视领地一般在她嘴里逛了一遍。对方嘴里有好闻的薄荷味,终于把口腔里的怪异全部驱散。
    一吻结束,李烨阳看着她的眼睛,露出讨好的笑来:“我们扯平了,好不好?”
    温籍看他黑漆漆的眼,倒映着窗外细碎的光,里面只有她小小的影子,思绪突然断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没等她回答,人被翻个面压在床上。那根穷凶极恶的东西又捅了进来,动作不留情面,直直往她穴里撞。
    “李烨阳!”
    李烨阳嬉皮笑脸:“哥哥等下再给我们小公主道歉。”
    温籍气得想哭,一张白嫩的脸涨得通红。可是打又打不过,还被摁着腿操,偏偏这人花样多还玩的好,她就只能边气边哼哼,愣是把李烨阳看笑了。
    温籍听到他笑声更气,突然暴起一口咬在了李烨阳锁骨。
    李烨阳“嘶”一声。
    温籍松开嘴,看着有点渗血的牙印,得意地冲他笑。
    李烨阳也不恼,轻轻拍拍温籍的脑袋:“小公主,我们慢慢算。”
    在已经数不清多少次高潮之后,温籍累到眼睛已经快睁不开的时候,一个结论深深刻在她脑海里。
    李烨阳,是真的畜牲。
    作者碎碎念:
    我不会坑的啦,我只是更的慢。
    --

花样【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