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仗【H】

籍籍无名 作者:深树凉衣

硬仗【H】

      是真的很硬。
    挺进来的性器没有动,只是熨帖在她不停收拢的穴里。因为体积太大把穴壁撑得发白通透,温籍甚至不敢睁眼去看两个人下身是怎样的情色风光。
    只觉得自己身体里那一根火热的肉棒实在是让人害怕。因为贴合得紧,她甚至能感觉上面跳动的青筋和自己不断讨好对方而吮吸的穴肉。
    李烨阳还是没有动,舌头顺着她的脸皮舔弄上沾满泪水的眼睫。
    他用那根坚挺的性器把人钉在身体上,空出来的手一手虚抱着温籍,跟着前面作乱的另一只手轻轻把人往自己身前按。
    于是温籍已经饱和的下身,只能被迫把对方的性器吃得更里面。
    “看看我们小公主,这不都要哭了,吃不下哥哥的大肉棒不是。”
    李烨阳还要凑在她耳边说,热风顺着耳道往里爬,温籍怕痒,忍不出瑟缩了一下,连带着下身也绞了一下,又像是因为吃不下在给哥哥道歉。
    温籍终于睁眼瞧了李烨阳,本来应该是一记凌厉的眼刀因为带了被情欲折磨的眼尾红,反而变得含羞带怯,像极了小猫像主人撒娇。
    李烨阳捏了温籍的手用舌头舔舐她的指缝,略带色情的暗示让温籍的脸重新又浮上红色。他的桃花眼里水色潋滟,看人的时候总是含情脉脉,偏偏结合在一起的下身保持着平静,虽然穴里已经饱胀着,可是温籍还是感觉空虚,想要被填满。
    “你动动嘛。”温籍承认自己还是被狠狠拿捏了,毕竟这不能怪她,都是对方太会钓了。
    李烨阳给了她一个深吻,舌头退出对方口腔的时候温籍已经被亲的有点缺氧。只是晕晕乎乎的感觉李烨阳把自己狠狠按在了他身上。然后,动作开始激烈起来。
    硬直的性器完整地挺进小穴里,碾开每一处堆迭在一起的嫩肉,直至把汁水捣出来才往后撤,在每一轮动作的结束李烨阳都要往上顶,搂着温籍腰身的手用力往下压,把两人嵌合得无比紧密再慢慢退出甬道,享受着嫩肉对他的依依不舍,然后再狠狠进入,直到小腹印出一根他的形状才罢休。
    李烨阳肏的深,但不快。两人交合的下身淋下来没来得及捣成泡沫的水液,温籍感觉每次都快把她撑得快受不住了,在李烨阳更加放肆的动作里呜咽着上了高潮。
    她哭的声音都打颤,气不顺就变成了哭嗝。李烨阳本来还在享受着高潮时期穴里嫩肉的收缩,听见温籍的哭嗝忍不住笑出声来。
    温籍恼,作势从他身上爬开。本来女上位就容易进的深,李烨阳还总是坏心眼地按她,好几次都差点肏进宫口了。
    李烨阳干脆顺着温籍的动作把人翻了个面,性器在她体内转了一圈,把敏感点都照顾了一遍。温籍抖着腿下身又泄出水来。
    于是现在就变成了她面对着电脑,背对李烨阳坐在了他怀里。
    李烨阳咬着她的耳朵,握着她的腰肢在自己身上上下套弄。温籍真是觉得这人耻度破碎,不肯乖乖被摆弄,用手扒着电脑桌的边缘想要逃离。
    李烨阳轻佻地吹了声口哨,视线顺着她背脊往上爬,突出的蝴蝶骨微微颤动着,反映主人此时波动的情绪。李烨阳没忍住,掐着腰的手用力往下拉,咬着温籍的后脖颈留下一个带点血腥的吻。
    后入的姿势总是容易让人起了阴暗的情绪,李烨阳肏弄的节奏逐渐加快,配合着节奏去扯温籍的乳尖。
    疼痛伴随着快感一起冲刷着她的身体,温籍感觉自己又要被顶上高潮。
    思绪恍惚之前,身下一空。
    是李烨阳把性器拔了出来。脸上被淋上了微凉的粘稠液体。
    温籍下意识伸出红艳的舌头去舔,然后听到李烨阳饱含情欲的,咬牙切齿的声音。
    “真是欠操。”
    短短一千字,我写了一小时。
    炖肉好难。
    --

硬仗【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vip